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突然被解雇

靳少狂妻太霸道小说:第24章 突然被解雇

编辑:青梅佐酒更新时间:2021-05-05 12:05:54
靳少狂妻太霸道

靳少狂妻太霸道

被狠毒婆婆下了药,才知他们靳家竟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被软禁,却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脱牢笼,叶欢我以为获自由的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作者:绮绮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叶欢的内心很复杂万千,商场如战场,她总不能够真的其要求别人因为她这个小员工作出什么牺性吧。叶欢也有些释然,总而言之也不是因为宫艾丽在背后说了什么就行。心里想她是被气昏了头脑叶欢也有些释然,总之不是因为宫艾丽在背后说了什么就行。。...

精彩章节

叶欢的内心复杂万千,商场如战场,她总不能真的要求别人因为她这个小员工做出什么牺牲吧。

叶欢也有些释然,总之不是因为宫艾丽在背后说了什么就行。

想着她也是被气昏了头脑。

宫艾丽就算在怎么不喜欢她,最多就是为难她一下,当面说一点讽刺的话,其他的不说,就是背后说她什么坏话也是没有过的。

“我知道了,我也不怪你,以后要是有机会的再合作吧。”叶欢拎着自己的包,向王林起伸出自己的手。

王林起倒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起来,到头来,竟然没有一个小丫头片子光明正大。

在叶欢要走的时候,王林起忍不住说:“注意一下叫苏晴的人吧。”

叶欢顿了顿脚步,转过头来问他是什么意思。

王林起只觉得羞愧:“她说她是靳浔靳总的未婚妻,解雇你就是她让我做的事情。”

王林起说完之后,不管再怎么问,其他的事情都不肯透露分毫。

最讨厌说话喜欢说一半便再怎么也不肯说下去的。

要么完全不知道,活在鼓里,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烦忧;要么全都知道,就算真相不一定是自己能接受得了的,也图了一个利落和痛苦。

就唯独这话说了一半,冰山刚刚显露了一角,心里面的好奇心闹得人就和猫抓了一样,却又不给你挠挠,就让你那么忍着。

受了一肚子的气,叶欢还得回去将自己的东西收拾好离开。

进了自己的办公室,宫艾丽就像特地等着她回来一样,仍旧在她的椅子上坐着。

叶欢只觉得丢了面子,刚刚在宫艾丽的面前信誓旦旦地自己会讨要一个说法,现在说法没有讨到,反而自己证实了自己被解雇的事情,还真的是有一些丢脸啊。

叶欢不做声,自己收拾自己的东西,实在是受不了盯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有些不耐烦地说着:“想笑话就笑话吧,反正我以后也不再公司了,你以后见到我都难。”

这幅样子看来是真的要走了,宫艾丽的心里反而不舒坦起来。

两个人斗了这么多年,就算是吵架找茬,也是彼此说话最多的人,宫艾丽嗫嚅着,说话依旧是不好听:“一看就是被赶出去的吧,要不要我发发好心,重新替你介绍一份工作,工资比这边也差不了多少。”

叶欢倒是觉得惊奇了,“你今天没有事情吧,怎么突然这么好心起来。”

宫艾丽觉得这么说话也有点别扭,顿时趾高气昂了起来:“就是我可怜可怜你,当做是胜利者赏赐给你的。”

叶欢摇了摇头,“暂时不了吧,我现在没有考虑好接下来做什么事情。”

“不要拉倒。”宫艾丽白了她一眼。

叶欢也没有多上东西想要带走的,整理了一个纸箱子就装走了所有的东西。

末了的时候,叶欢倒是很大方,张来了手臂对着宫艾丽说:“吵了这么多年的架了,临走来个拥抱吧。”

宫艾丽有些不情愿,别别扭扭地说着:“你是失败者,我是照顾你的心情才和你抱抱的。”

“是的是的。”

叶欢一把抱住她。嗯,胸好像是挺大的。

她突然发现,这个吵了这么多年架的人也不是这么讨厌。

突然因为一些乱七八糟的事情被解雇,叶欢的心情不是很好,找了一家经常去的甜点店发泄发泄情绪。

她一不高兴的时候就喜欢吃甜食,这件事情除了亲近的人谁都不知道。

她点了一大堆的小蛋糕,要了一杯奶茶,就在一个靠窗户的桌子上坐下来开始大快朵颐。

苏晴?这个人到底是谁?靳浔的未婚妻?为什么自己一点都没有听说过这件事情?其他的不说,就算是靳浔的未婚妻,关自己什么事情,为什么要过来针对自己,害得自己丢了工作。

叶欢觉得心里不舒服,抱着试试的态度在一个搜索引擎上搜到了“苏晴”的名字。

总归是靳浔的未婚妻,怎么着也该有一点名气的吧。

没想到,还真的给她搜到了。

叶欢耐着性子看下去,越看越觉得不淡定起来。

要是这个“苏晴”就是那个“苏晴”的话,这完全就是神一般的对手啊。

高二之前苏晴还是比较普通的,叶欢昧着良心这么觉得,不过是比别人多了一张钢琴十级的证书和一张古筝十级的证书,开过几次个人音乐会而已。

高二以后,苏晴的人生完全就是开了外挂,因为奥数一等奖直接被保送进了国内最高学府,在大二的时候,成绩优异和综合素质过硬,直接争取到公费留学交换。大三的时候转换了学习方向,在国外学习了两年的服装设计之后,就自己创办了工作室,一手建立起高端奢侈品公司“S”。

叶欢偷偷地看了一眼文字下面的图片,只要是不瞎了眼,都能看出这妥妥地就是一个大美女,还是气质型的。

她的心里开始泛起了酸泡泡,只有这样的女人才有资格站在靳浔的身边吧。

叶欢愤愤不平地戳着面前的蛋糕,自言自语着:“都这么优秀了还专门来欺压我这种小老百姓做什么。”

“老板,再给我一份抹茶味的蛋糕。”吃完了桌面上的东西,叶欢朝着店主说着。

门上面挂着的风铃突然发出清脆悦耳的声音,一个穿着米色风衣的男人走了进来。

叶欢本能地抬头向他看了过去。

叶欢一眼注意到他的并不是因为他出众的外貌,更多的是因为他身上的气质。平淡温润,有种出尘世外的淡然,却又让人过目不忘。

她很难形容出这样的感觉,用别人来比喻的话,靳北像是披着假面的民国贵公子,矜持斯文,却有点惺惺作态。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他的温和似乎是渗透在骨子里的,没有丝毫的违和与做作,让人感觉到很舒服。

不知道他和店家说了什么,他朝着叶欢看了过来,眉头几不可闻地皱了皱。

叶欢只当没有看见,低头把玩着面前的咖啡杯。

突然,叶欢的面前出现了一双黑色的皮鞋,叶欢抬头一看,刚刚那个男人就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叶欢挑挑眉,等着他开口。

苏毓骁也觉得有些尴尬。

他本来就是被妹妹央求着过来买蛋糕的,可是刚刚店家说,最后一份抹茶蛋糕被这位小姐预定了。如果想要的话,可以同这位小姐商量一下。

他想了想妹妹日益见长的磨功,硬着头皮看看能不能用三倍的价格买下来。

苏毓骁礼貌地说着:“小姐,我想……”

还没有开口,叶欢就皱着眉头打断了他的话:“你别叫我小姐,感觉膈应。”

叶欢以为他就是过来搭讪的,心里面还想着,这么一个斯斯文文的男人也学的这么猥琐。

苏毓骁被这么一抢白,也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她,嗫嚅了半天才说:“这位女士,刚刚听店里的人说,你点了最后一份抹茶蛋糕,我想着你能不能把他让给我,我可以出三倍的价格。”

叶欢刚刚被人用权势打压丢了工作,现在听不得别人说钱的事情,顿时眉毛上挑,怒着:“我看上去就是这么缺钱的人吗?为什么你们有钱人都是这个破脾气,遇到什么事情都想着要用钱来解决?”

“不好意思,因为我的妹妹很喜欢这家的抹茶蛋糕,一开始就拜托我给她带一份,所以我就想来问问看,你能不能让给我。”苏毓骁依旧好脾气地解释着。

叶欢咬着这件事情不放,也不知道实在说这个人的妹妹,还是在说那个还没有见过面就让自己没有了工作的“苏晴”。

“这是我先买的蛋糕,我为什么要让,什么事情都要讲一个先来后到吧。难不成你妹妹一发脾气,全世界的人都要顺着她的意思吗?就是因为她有钱,她漂亮,她温柔贤淑什么都会,所以就可以随便干扰别人的生活,插手别人的人生吗?”

这话根本就是在无理取闹,就算是好脾气的苏毓骁也冷着脸,“我没有冒犯你的意思,你也用不着攻击我的妹妹,她怎么样,我清楚就好,用不着你连她的名字都不知道就对她做出评价。”

“你不就是在说我无理取闹吗,用得着这么拐弯抹角吗?”

叶欢一张巴掌大的脸变得煞白,衬地眼睛越发的水灵,像是初生的小鹿,雾蒙蒙,湿漉漉的,在阳光下面显得更加地纯洁。

苏毓骁很难对这样的女孩子说出什么重话来,极其绅士地回答着:“我没有这个意思,要是不愿意的话就算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叶欢心里的气没有刚冒出了一点又被掐灭了,整个人的心里就像压了一块大石头一样,沉甸甸地,有些喘不过气来。

苏毓骁出门就接到了自己妹妹苏晴的电话,他有些无奈地解释着:“刚从那家点出来,你要的抹茶蛋糕已经没有了,要不要我帮你带一点其他的东西?”

苏晴正往靳浔的办公室走去,“没有就算了吧,我刚刚和靳浔说好了好去找他,现在人已经在靳氏了。”

“你是真的打算要和他订婚吗?靳氏有点复杂,前几天靳浔不是还传出和自己的弟媳妇有什么吗?”

“哥。”苏晴呵止他,“那个女人就是一个小插曲,对于我和靳浔来说什么都不是,你不要提这件事情了,我先不和你说了,我已经到他的办公室门口了。”

苏晴因为别人在她面前提起那个女人心情有点郁闷,进了门之后,脸上又恢复那个在靳浔面前惯有的笑容。

靳浔看见她来也没有多少的在意,头也不抬地说着:“怎么突然想起来要到我这里来看看啊。”

苏晴熟稔地侧坐在办公椅的扶手上,手搭在男人的肩膀上,似真似假地抱怨着:“看见你和其她的女人一起出现在新闻上,心里面有些不高兴。”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