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3章 不要脸的男人

靳少狂妻太霸道小说:第23章 不要脸的男人

编辑:青梅佐酒更新时间:2021-05-05 12:05:54
靳少狂妻太霸道

靳少狂妻太霸道

被狠毒婆婆下了药,才知他们靳家竟然要借腹生子!叶欢被被软禁,却大伯救了她,他对靳家的人说:“她是我的人。”逃脱牢笼,叶欢我以为获自由的身,靳浔却将她逼到角落,“女刚进门便闻到一股中药味,熏得叶欢胃里翻涌。。

作者:绮绮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你让我睡沙发?”靳浔似笑非笑地望着她,扳开她的手:“要睡你睡去,我这辈子就也没睡过沙发。反正,你没见过让客人睡沙发自己睡床的吗?”叶欢心里诽腹着,你这也要有点儿客叶欢心里诽腹着,你这也要有点客人的样子才行。她挡在男人的面前,理直气壮地说着:“那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呢,你就不能让让我吗?”。...

精彩章节

“你让我睡沙发?”靳浔似笑非笑地看着她,扳开她的手:“要睡你睡去,我这辈子就没有睡过沙发。再说,你见过让客人睡沙发自己睡床的吗?”

叶欢心里诽腹着,你这也要有点客人的样子才行。她挡在男人的面前,理直气壮地说着:“那你是男人我是女人呢,你就不能让让我吗?”

靳浔看了她半会,薄唇里幽幽地吐出几个字:“你要是承认你是我女人我就让。”

叶欢:“……”

叶欢弯着腰,做出服务生的姿态朝靳浔说着:“大佬,你厉害,你赢了,我祝你今天晚上噩梦连连。”

靳浔忍着唇边的笑意,“我会的。”

叶欢气得吐血,心里把靳浔的祖宗十八代全部都问候了一遍,才会灰溜溜地窝在沙发里,裹着条毛毯准备睡觉。

她心里还是对靳浔有着那么一点点的小信任的。想着他一个大男人不会真的和自己计较什么,到时候肯定会让自己睡在床上的。

现在不都讲究什么暖男吗?

叶欢抱着这种想法等啊等,一直没听见房间里有什么动静,后来就在对靳浔的诅咒之中,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叶欢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自己的腰有点勒得慌,看了一下横在自己腰间的手,淡定地将身后的男人吵醒了。

然后看见自己身下的沙发有些淡定不起来了,“你怎么在这里。”

早上刚起来,靳浔的声音里面还带着一点暗哑:“床睡的有点不舒服,还是像这样舒服。”

叶欢瞬间就炸毛了,“你要是喜欢沙发的话,你就把我叫醒啊,我去睡床啊,实在不行你吧我抱到床上也可以啊。”

靳浔往她的身上蹭了蹭,“我是觉得抱着你睡比较舒服。”

叶欢真想骂他没有脑子:“那你就不会把我抱到床上去睡吗?”

“哦”靳浔意味深长地拉长了语调。

叶欢自觉失言,愣是装作一副什么都没有说过的样子,起身去洗漱。

收拾整齐之后,叶欢就出来了,看见靳浔刚好端着早餐放在桌子上。

靳浔看见她呆愣的样子,“过来吃饭吧。”

“噢。”叶欢感觉自己就像是活在梦里。靳浔他会做早餐?她深切地表示怀疑。

叶欢小心翼翼地用右手的食指按着刀柄,切下来一小块三明治。唔,味道还不错,比她做的好吃多了。

叶欢放心下来,很是欢快地开始大快朵颐。

吃着吃着,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看着对面的靳浔。

沐浴在晨光之中,靳浔一张俊美无双的脸显得越发立体,就像是上帝手中一件完美无双的雕刻品。他穿着平整的黑色西装,一丝不苟地系上了领结,整个人透露出华贵矜持的禁欲气息。

叶欢瞧了他半天,也不知道心里面的那种怪异感来自哪里,也没有深思,吃完早餐之后就跟着靳浔的车子去上班。

车子快要到公司门口的时候,叶欢突然想了起来,“你早上换了衣服?”

叶欢眼尖,看的出来这绝对不是他昨天晚上穿的那件衣服。

“嗯。”靳浔倒是没有反驳,末了解释了一句:“车子上一般都会有备用的西装的。”

叶欢根本不信他,只觉得自己遭到了别人的算计,衣服都带上了,他一开始就存了在她家过夜的心里。就她还傻乎乎地把人领进门!

叶欢气得不想和他说话,车子停下来的时候,拉着车门就像要下车。

拉了半天发现车门打不开了,她气恼地看向靳浔,问他是什么意思。

靳浔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一本正经地说着:“看在我这么辛苦的份上,你是不是要给我一点奖励。”

叶欢青筋突起,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

她咬牙切齿着:“靳浔,你不要太过分了。”

靳浔的手指在方向盘上极其有耐心地敲着,“那我们就在这里耗着吧,我无所谓。”

她有所谓啊。

叶欢看着手上的表,还有五分钟就快迟到了。

她狠狠心,快速地偏过头去,在男人的脸上亲了一口之后,防备地看着靳浔,“好了吧,让我下车。”

靳浔永远都是得了便宜还喜欢卖乖的那一种,强忍着笑意点了点头,“嗯,不错,记得下次要亲出声音来。”

滚蛋吧,绝对不可能再有下次的。叶欢气鼓鼓地下了车。

叶欢刚到公司的时候,就看见宫艾丽稳稳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拿着小镜子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她心里面有些不喜,本来就和她关系不好,现在也不用装什么的,直接将包直接砸在桌面上,冷声冷气地说着:“这是我的位置,麻烦你滚蛋。”

宫艾丽抬头看了她一眼,身子一点都没有动,装作极其无辜的样子,“这个位置是你的吗?我怎么不知道。”

叶欢毫不客气,“那估计是你的脑子坏掉了,建议你去看一下医生,毕竟在职场上,没有脑子是一件特别恐怖的事情。”

“你!”宫艾丽眼睛一瞪,瞬间想到了什么,面上露出一个幸灾乐祸的笑容来。

她照着镜子,正眼都不看叶欢,声音能嗲出水来:“哦,不好意思,我忘记了你还不知道你刚刚被解雇的事情。不过也是,公司时绝对不会允许人品不好的人存在的。”

说完睁着画着浓重眼线的大眼睛,看着叶欢,“以后虽然你不是公司的人了,但还是欢迎你经常过来找我们这些老同事叙叙旧哦。”

叶欢冷眼看着她,根本不相信宫艾丽的话。

她在公司也有这么多年了,是看着公司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位置。她虽然说不上是什么开国功臣,但也是元老级的人物,为了公司也做出不少的贡献,这也就是她敢直面宫艾丽的底气所在。

她不相信公司为了这么一个天天露露大腿,玩一些裙带关系的女人就这么把自己开除了。

宫艾丽是昨天晚上挺起尹柯说这件事情的,她听到这个消息也是吃惊了一小下,满心以为是自己将尹柯侍候好了,他心疼自己将叶欢赶了出去。于是更加卖力地讨好尹柯。

叶欢一走,公司就再也没有什么对手了。她心情颇好,也不去计较叶欢对自己的大呼小叫,就当这是对自己胜利的一种欢呼声。

“不信就拉倒呗,反正我是告诉你这个消息。哦,对了,”宫艾丽从抽屉里拿出一份文件,直接扔到了叶欢的身上,“别说我骗你,这是公司出的解雇函,好好看看,要是不认识字的话,我就勉为其难地读给你听好了。”

叶欢半信半疑地拿了过来,快速地拆开,看着信上面的内容,再三确认之后,才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是被解雇了。

宫艾丽究竟是有多大的本事,可以怂恿着上层对自己这种老员工下手?!

叶欢气不过,对着宫艾丽说:“别以为这样子就可以把我赶出去,我去找张总,把事情说清楚,谁都不能无缘无故得解雇员工,总有人要为这件事情负责。”

宫艾丽有些慌张,但还是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说:“你去呗,自己不死心非要去确认一遍,我不拦着你。”

叶欢等了她一眼,直接转身上了十九楼。

前台的秘书礼貌地拦下了叶欢,“叶姐,之前和总裁预约过了吗?”

叶欢面色不虞,挥了挥手上的文件夹,摊了摊手,“我刚刚发现上个季度的财务报表有些问题,向总裁汇报一下怎么处理。你知道我们这个部门管着资金,一点点的乱子都不能出的。”

叶欢被解雇的事情没有多少人知道,如果不是宫艾丽和尹柯有些不正当的关系话,也不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秘书没有留心,就说,“我先打电话进去问问总裁吧。”

叶欢点点头,趁着她打电话的时候就自己推开门进去了。

王林起接到秘书的电话,指示着:“就说我现在在会客,没有时间见她。”

叶欢站在门口,看着空旷的办公室,嘴角强牵起一丝笑容,“王总,你这办公室里哪里有什么客人。”

王林起尴尬地笑了几声,亲自请林欢坐下,笑得就像一尊弥勒佛一般:“小叶啊,今天怎么上来了。”

经过刚才的那一幕,叶欢就知道自己解雇的事情八成是真的。心里面涌起了怒火,更多的是被人舍弃的憋屈。

她问王林起,“王总,你说说我进公司多少年了,不说有人么功劳的话,至少也没有什么过错啊,现在就这么任何理由都不给,就要把我解雇掉?”

王林起也有些心虚,陪着笑:“我知道你进公司很多年了,也看着公司发展到今天,为了公司的发展做出了很多的贡献。你要是不满意解雇金,直接告诉我,要多少都可以。”

人家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叶欢的满腔怒火都没有地方发。

叶欢一毕业就进了公司,王林起也是一个厚道的人,对她们这些人都是颇为照顾,职场上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在她们身上。

叶欢对王林起,多多少少是存了一些感激的心理。

如今,她只能憋屈地说着:“你总要给我一些理由吧,这么多年,我也把公司当成是家,总要给我一些解雇的理由吧。”

王林起知道这件事情的确是自己做的不厚道,想着那个人的交代,也只能硬着头皮说:“那天发生在公司的事情现在闹得很大,网上都是在谈论这件事情,对公司的影响很不好。”

“你知道我的为人的,这些事情都不是真的。”叶欢为自己辩驳着。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但是你也要体谅我是不是。”

王林起的声音淡了下来,“你也是知道公司的情况,我也就不瞒你了。这些年虽然做的比较大,但毕竟就是一个小公司,受不了什么冲击的。人家的大公司一打压,照样都玩完。”

他顿了顿,继续说:“我倒是不在乎这些东西,这些年我也存了一点钱,公司没了我就专心在家培养我的儿子。但是公司其他的人不是啊,他们就指着这碗饭养家糊口,我总是要为他们负责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