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囚禁

入骨相思难与共小说:第30章 囚禁

编辑:山川湖海更新时间:2021-05-05 07:08:33
入骨相思难与共

入骨相思难与共

提出分手三年,她变为一个低廉商品送进傅靳安的面前,在从笼里出的那一刻,所有尊严土崩瓦解,三年前的记忆滚滚而来。可而如今,她没办法……船上的俊男美女一个个穿着暴露的衣服,举着红酒杯穿梭在人群之中,对着不认识的人放肆调笑,举目望去,满眼的奢靡。。

作者:清风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韩雪婷回过神来面露难色,眸中闪动着仓皇失措,刚那样做确实是十分不恰当的时间的。记者并不准备放过我这个大新闻,能拿到,工资少说也起码涨三倍,在大众眼中优雅高贵的高贵的的韩家千记者并不打算放过这个大新闻,能够拿下,工资少说也至少涨三倍,在大众眼中优雅高贵的韩家千金,实则是个白莲花,这一标题就能卖不少钱。。...

精彩章节

韩雪婷回过神来面露难色,眸中闪烁着仓皇失措,刚刚那样做的确是非常不恰当的。

记者并不打算放过这个大新闻,能够拿下,工资少说也至少涨三倍,在大众眼中优雅高贵的韩家千金,实则是个白莲花,这一标题就能卖不少钱。

“韩小姐,你能解释一下刚才的行为到底是怎么回事吗?”记者一拿着摄像机走向前。

紧接着记者二发问:“韩小姐,你跟吴小姐是多久前认识的,为什么是好朋友,却从来没有听你提起过。”

其他记者纷纷上前询问,态度还算客气,毕竟韩雪婷有韩家做后台,他们也不敢太过于放肆。

韩雪婷不停的摇晃着脑袋,嘴里不停的在念叨:“不是这样的,你们都误会我了。”

踉踉跄跄的走下台,记者们只是在不停的拍照,也不敢多加阻拦,任由韩雪婷离开。

穿着一身黑西装的曹毅从主持人手中夺过话筒,缓缓道:“开机现在继续。”

发愣的主持人接回话筒继续下去,后面的所有流程都进行的十分顺利,只要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开机圆满结束。

吴雨晴缓缓的走下台,许久都没有穿高跟鞋的她突然穿这么高的鞋子,很不习惯,差点儿摔倒,默默观察着吴雨晴的思源眼疾手快的扶了一把。

吴雨晴感激一笑,被搀扶着走如有了主心骨般,轻松许多:“思源,刚刚真的是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估计现在就出丑了。”

思源扎着两个小辫,眼睛如铜铃一般大闪烁着崇拜的光芒,激动的开口:“雨晴,刚刚我真的是太佩服你了,韩雪婷冲你质问的那些问题,要是落在我身上,我真的是一个都答不上来。”

“以前我也答不上来,不过人总是要成长的,这点你要知道。”吴雨晴淡漠的说着,才刚刚下台,米柚就匆匆赶来。

跟思源做了再见到车上,米柚焦急的询问:“我知道韩雪婷来了,她没有为难你吧?”

吴雨晴心里暖暖的,跟米柚认识不过才几个月的时间,米柚就能如此关心她,以前真是有眼无珠,把韩雪婷当成好朋友。

摇摇头,不打算把这件事情告诉米柚,轻声道:“没事,米姐,韩雪婷不过就是来参加开机。不过,米姐,你很担心我?”

米柚恢复淡定,目光清冷:“吴雨晴,你是我的人,我会好好的罩着你,谁要是敢欺负我手底下的人,我就跟谁拼命。”

吴雨晴心里暖暖的,双手握着米柚的小手,张张嘴,眼眶红红的。米柚一脸冷意:“这么矫情干什么,尽快红起来,别辜负我。”

狠狠的点头,她会让米柚知道,没有看错人。

车子很快抵达公寓,开门走进去,坐在沙发上,接了一杯温水喝了一小口,回想起刚刚那些突发的意外情况,还在心有余悸,但凡她说错一点,都会身败名裂。

去洗漱台卸妆换上睡衣躺在床上,闭上眸不到三秒钟便沉沉睡去。

急促的手机铃声响起,伸手摸出手机接通:“你去哪里了?开机早已经结束,你是不是去见宋浩然了?”

吴雨晴一下子没有了睡意,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隔着手机都能感受到来自傅靳安的冷气,心中暗道糟糕。

“老公,开机结束之后,米姐就把我送到公寓这边,我累了一天,就直接睡着了。”

声音低沉且温柔,跟傅靳安在一起,就要该低头时就低头,跟傅靳安硬着来,并没有任何的好处。

“十分钟后,宋寒会来接你。”

她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手机已经传来嘟嘟嘟的声音,赶紧拿出一套衣服换上,早早的下来等着宋寒。

抵达别墅已经是二十分钟以后的事情,客厅开着昏暗的灯光,傅靳安坐在松软的黑沙发上,脸如冰窖般没有多余的表情。

吴雨晴很想忽视,奈何磁性的男低音响起:“就没有什么要解释的?”

转过身去走到傅靳安面前,不自然的挠挠头:“老公,我下次一定不会这样了,你这次就原谅我好不好。”把脸埋进宽厚的胸膛,撒娇着。

傅靳安本来很生气打算好好,打算好好教训吴雨晴的,但一听到撒娇的声音,怒气一下子就烟消云散。

“别去拍戏了,来傅手机当我的专职秘书。”傅靳安淡淡的说着,从拍戏以来,几乎所有的人重心都落在拍戏上。

吴雨晴坚决的摇摇头,梦想才刚刚开始起步,不想就这样被扼杀在摇篮里:“老公,拍戏是我很喜欢的职业,我希望你能尊重我。”

眸子染上认真,跟傅靳安商量着。

“不行,吴雨晴,自从你拍戏以来,我就被排到第二位,我不希望我们两个的矛盾是因为拍戏而造成的。”傅靳安想也没想的拒绝着。

拍戏本来就是一个不被上流社会看好的职业,不过是一个戏子,况且,傅家那边也不会允许傅家女主人抛头露面。

吴雨晴神情垮下来:“傅靳安,我是一个有思想的人,不管怎样,我都要拍戏,明天还要去剧场,我不想跟你争论。”

转身打算离开,却被傅靳安抓住手腕,一把拽在沙发上,薄唇带着惩罚般肆意的亲吻着,吴雨晴挣扎着,可她那点力气如小猫般,只会让傅靳安更加兴奋。

快不能呼吸傅靳安才松开小嘴,冷冷道:“从明天开始,你不必去拍戏,只待在家里。”

吴雨晴瞳孔不断的扩大、在扩大,指尖微颤:“傅靳安,你是不是…又要囚禁我?!”

傅靳安没有说话,她的嗓音高了好几个分贝:“不能这样,你这是非法囚禁,是犯法的,我会报警。”

傅靳安冷眸一瞥:“尽管去,我没任何关系。”

吴雨晴怔然的坐在沙发上,双目无神,嘴角泛起一丝苦涩的笑容,也对,傅家权势滔天,就连警察也不能管这件事情。

只要傅靳安不允许她出去,她就是不能出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