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4章 卖女求荣

入骨相思难与共小说:第4章 卖女求荣

编辑:山川湖海更新时间:2021-05-05 07:08:29
入骨相思难与共

入骨相思难与共

提出分手三年,她变为一个低廉商品送进傅靳安的面前,在从笼里出的那一刻,所有尊严土崩瓦解,三年前的记忆滚滚而来。可而如今,她没办法……船上的俊男美女一个个穿着暴露的衣服,举着红酒杯穿梭在人群之中,对着不认识的人放肆调笑,举目望去,满眼的奢靡。。

作者:清风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原来是如此,因为她才能被送上游轮,又那么“凑巧”地被傅靳安带回去。从一就,这是傅靳安对自己的复仇。边的韩雪婷撒着娇,让傅靳安带自己回去吃东西,傅靳安欣然同意答应下来从一开始,这就是傅靳安对自己的复仇。。...

精彩章节

原来如此,所以她才会被送上游轮,又那么“巧合”地被傅靳安带回来。

从一开始,这就是傅靳安对自己的复仇。

一边的韩雪婷撒着娇,让傅靳安带自己出去吃东西,傅靳安欣然答应,两个人相依偎着出了门,没有一个人理会还坐在客厅的吴雨晴。

等到关门声响起,吴雨晴才站起来,环顾着眼前的豪华的别墅,身体里的血液一点点变得冰冷——从今以后,她就要被折断翅膀,关在这间金丝牢笼里,从此不见天日。

此时此刻,吴雨晴无比希望,会有一个人将她从这水深火热之中解救出来,可是她没有想到,第一个来找到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父亲。

当吴雨晴在二楼的阳台,看到许久不曾相见的父亲正在和管家说话时,心里不由得沉了沉,匆匆跑下楼梯。

正巧是周末,傅靳安正在书房看资料,听到管家的传话。放下了手里的文件:“让他进来。”

傅靳安随即下了楼,刚坐在沙发上,人就被管家带进来了。

“傅总,您好您好。”吴正松见了傅靳安,连忙迎上来,脸上堆满了谄媚的笑容,伸出双手想要和傅靳安套近乎。

傅靳安不为所动:“直接说,什么事。”

吴正松讪讪地笑了笑,吞了吞口水道:“傅总,我听说,我女儿现在在您这里?这死丫头,这么多天也不知道回家看看,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她。而且,她弟弟做手术也要钱,她总得回家想想办法不是?”

“你的意思是,你要带她走?”傅靳安一眼就看透了这人的来意,懒得与他多费口舌。

吴正松听了,眼睛“唰”地一下就亮起来,道:“没错,雨晴可是我的女儿,我当然要把她带回吴家。”

“不可能,”傅靳安淡淡道:“她现在是我的人。”

“那、那养大一个女儿也不容易,您总得给我一点补偿,是不是?”吴正松伸出一个巴掌,在傅靳安面前晃了晃:“您给我五百万,也让我看看您的诚意,要不然,我可不愿意把女儿交给您,您说是不是?”

“成交。”傅靳安端起咖啡喝了一口,眼神朝着吴正松身后看了一眼:“去找管家拿钱。”

吴正松愣了愣,喜不自胜:没想到自家女儿这么值钱,早知道他就多要一点了!

“爸,你来干什么?”吴雨晴站在楼梯口,右手紧紧地抓着楼梯扶手。

刚刚两个人的对话,她全部都听到了。

“哎,雨晴!”吴正松转过头,把女儿上下打量了一眼,感慨道:“你的命真是太好了,傅总既然看中了你,你就一定好好好伺候人家,别耍小孩儿脾气,知不知道?我还有事,就先走了啊。”

吴正松摆摆手,兴致冲冲地跟在管家的身后出了别墅。

吴雨晴只觉得悲凉:自己的父亲来到这里,不是为了带走她,也没有问她过得好不好,而是为了要一笔卖女儿的钱。

那她呢?她到底是一个人,还是一个用来赚钱的工具?

“那么想离开?”傅靳安放下二郎腿,站起身来,走到吴雨晴面前:“可惜,你永远都不会有离开的机会了。”

“傅靳安,你很高兴,是不是?”

看着她终于众叛亲离,无人可靠,从今往后,只能住在这所别墅,囚禁在他身边。

“我当然高兴,”傅靳安的眼睛危险地眯起来:“你父亲刚才说什么,还记得吗?”

傅靳安放在吴雨晴腰上的手越来越往下,下一秒,吴雨晴便被傅靳安推到在柔软的地毯上。

傅靳安的头低下来的一瞬间,吴雨晴看着天花板,绝望的闭上了双眼。

……

就在吴雨晴被关在别墅里,几乎与世隔绝的时候,傅靳安的公司一连被一个小公司抢了四五份合作。

“傅总,那个小公司不知道怎么想的,完全是用赔本价接的单子,而且,还专门抢和我们合作过的公司,”助理将一沓资料放在傅靳安的办公桌上:“您看看。”

“宋氏企业?”傅靳安看着第一行字,饶有兴致:总经理,宋浩然。

一边的助理连忙问:“那傅总,您看怎么处理?”

“一个月内,让宋氏一笔单子都接不到。”傅靳安合上资料,冷冷道。

想要为女人出头,也要看看,自己有没有出头的资本和实力。

吴雨晴对外界的事情毫不知情,每天像行尸走肉一样活在别墅里。傅靳安每每看到她憔悴的样子,心里便一阵冷笑:真是柔情难断。

当天晚上,傅靳安便扔给吴雨晴一套晚礼服:“收拾好,去参加聚会。”

晚上的聚会,M市的商业名流都会聚在一起,自然,也会有那个宋氏企业。

吴雨晴对于这样的聚会兴致缺缺,但是还是换上了衣服,跟傅靳安出了门。

毕竟,有时候顺从,比拒绝要好得多。

聚会的大厅里,流淌着轻盈的钢琴曲,吴雨晴站在傅靳安身边,打量着形形色色的人。

她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出门了,可是现在,她一点儿都不觉得愉快——每一个经过的人,都在打量着她。

虽然没人说,可是吴雨晴自己知道,在那些人的眼里,她就是傅靳安的一个附属品而已。

一边的傅靳安端着香槟,环顾四周,对着一直看着这里的人扬了扬酒杯。

“喝不喝?”傅靳安低下头问道。

“我不喝酒。”吴雨晴摇摇头。

“是吗?”傅靳安笑了笑,自己喝了一口,而后猛然按住吴雨晴的脑袋,强迫她张开嘴,俯身吻下去。

“唔——”吴雨晴的唇齿间,瞬间溢满了酒香。

两三分钟之后,傅靳安才松开她。

吴雨晴满脸通红,急促地呼吸着。虽然他们站的地方比较偏,可是不免被别人看到,傅靳安怎么能这么做。

“.…..雨晴?”

吴雨晴正准备开口,却看到面前,站着许久不见的宋浩然。

傅靳安见状,眼神闪过意味不明的目光,右手搭在吴雨晴的腰上,对她道:“旧情人来了,不打招呼?”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