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跑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小说:第十六章 跑

编辑:执伞青衣袖更新时间:2021-05-02 13:41:04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自从我跟了表舅进了收尸队,那一连串难以置信的事情种种接来:冤魂附体、厄阵难断、全村横死……但恐怖但是人这种最丑恶的动物!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曾想这靠天吃饭的日子却被几次股票熔断措施给熔没了。。

作者:老虎下山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在战术手电的灯光中,表舅手里的冰裂纹宝剑闪亮着细细碎碎的寒光。  他一柄宝剑使翩若惊鸿,挽出一点点寒光剑花,犹如怒放的六瓣寒梅通常,每一朵剑花亮起都有好几只可怕的的足有人脸大小的吸血鬼蝙蝠被砍死,血水混合着残尸坠下在地上。  而后面的那些吸血鬼蝙他一柄宝剑使得翩若惊鸿,挽出点点寒光剑花,如同盛开的六瓣寒梅一般,每一朵剑花亮起都有好几只可怕的足有人脸大小的吸血蝙蝠被砍死,血水混合着残尸坠落在地上。。...

精彩章节

  在战术手电的灯光中,表舅手里的冰裂纹宝剑闪耀着细碎的寒光。

  他一柄宝剑使得翩若惊鸿,挽出点点寒光剑花,如同盛开的六瓣寒梅一般,每一朵剑花亮起都有好几只可怕的足有人脸大小的吸血蝙蝠被砍死,血水混合着残尸坠落在地上。

  而后面的那些吸血蝙蝠闻到血腥味之后,分出一部分挤作一团的扑了下去,吸食同伴的血,只消片刻就成了一具具皮囊软趴趴的覆盖在细细的骨架上。

  我看的心中恐惧更甚,这吸血蝙蝠面目狰狞,犹如长者一张青面獠牙的鬼脸,如同行走在生与死之间的清道夫。

  要是被他们一拥而上的话,只要十几秒我就会被吸成人干。

  而此时我真的佩服表舅佩服的五体投地了,感觉传说之中的武林高手,也就是这样吧。这表舅平日里不显山不露水的。

  还真是真人不露相,露相非真人。

  这样我就有些纳闷了,表舅就算凭着这一手功夫也应该能找到更好的工作才对,为什么要干收尸的活计呢?难道他还真的想当收尸从业者的状元?打造一个品牌出来不成?

  这么想我自己都笑了,而表舅却不轻松,松开我的手兜里一抓,扬手扔出了几颗丸子一样的东西。那些东西撞在墙壁上,顿时爆裂开来,火光四溅,刹那间把漆黑的溶洞照的亮如白昼,我看了一眼,吓得三魂丢了七魄,远处的洞壁上黑乎乎的一片,都特么的是这种鬼脸吸血蝙蝠。

  只是它们被强光给刺得暂时不敢进攻过来,或者受不了强光。

  我和表舅终于能够松了一口气了。

  那玩意儿其实就是表舅自制的小型土炸弹,说是烟花炮仗也不为过,没什么威力,基本上可以拿来当闪光弹和放火咋呼用的。只是点燃了几只吸血蝙蝠而已,就没了下文了,不过确实唬住了蝙蝠们。

  那几只吸血蝙蝠在洞里吱吱乱叫着扑腾了几圈,一头栽到地上去了,被活活的烧死了。

  表舅喘着粗气,嘀咕道:“我想应该差不多了,这些吸血蝙蝠的超声波紊乱了应该定位不到我们了才对。我们撤,这里是吸血蝙蝠的地盘,其他的山魈应该不会过来,这头特意过来这里是自知活不了了了,要拉我们垫背呢。”

  我点头警视着那群吸血蝙蝠的动作,一边和表舅后撤,还别所表舅的办法起了作用,那些吸血蝙蝠冲过来,竟然一只只无头苍蝇一般的乱撞起来。

  撞在墙壁上撞得吱吱乱叫,有的甚至撞断了翅膀掉下来。正好有一只掉在我脚边,我狠狠的踩了一脚把它给踩死算是出气。

  这东西单个的力量并不强,飞行的速度也不算快,只要小心一点逃跑和战胜它不算什么难事儿,但是一旦他们聚集在一起就变成了一种一场可怕的力量,要是找不到对付的办法,什么东西来都会被它们吸成干尸不可。

  这就是群体的力量。

  血腥味儿一散开,一群鬼脸吸血蝙蝠就冲了过来,恶狼争食一般把同伴给吸成了干瘪的尸体。表舅一把把我给拉开,叫我小心不要胡来。

  我心有余悸,刚才险些被两只吸血蝙蝠给扑到。

  虽然它们没办法定位我们,视力也几乎没有,但是有感觉,一旦要了我,血腥味一散开就有大批的鬼脸吸血蝙蝠过来弄死我。

  那不是我想要的。

  我和表舅退出了这个山洞,来到一个岔路口又犯难起来。

  现在我们完全没有目标,不知道往那条路走才能够找得到叶紫彤叶警官。更不知道这些山洞通向什么鬼地方,也许是下一个吸血蝙蝠的窝,或者下一个满是山魈的窝,亦或者和森里里遇到的两个庞然大物一样的怪物,乃至是妖怪。

  总之这个鬼地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变故,好像一切都乱了,无论遇到什么我都麻木了,以为他再正常不过了。

  表舅也是一筹莫展,神色严肃的道:“晓东你有没有听说过这里近期有没有地震过?我想这个地方的风水格局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所以才出了这么多的怪东西。哎,托大了,托大了了,要是早知道这种情况的话,就该多带俩人来,也不至于现在两眼一抹黑啊。”

  表舅说过术业有专攻,人力有时穷,看来找叶紫彤他可真是没有什么可以用的招了。

  我皱眉思索了一下:“没听说过过地震啊。那现在我们咋办,就这么瞎转瞎猫碰死耗子?”

  表舅摆摆手:“那还能怎么样?我们总不能丢下苏警官自个儿走吧?要是没有地震的话,应该就是开发这个景区的开发商挖断了这野猪林的地脉,或者无意中改变了风水格局的大势。

  总之无论是那种情况,现在已经不是我们能处理的了,我们舅舅外甥俩人救了人就赶紧夹着尾巴跑,有多远跑多远,把问题甩给有能力有本事的玄学大师处理吧。当然这也得我们活着出去才行,叶警官又不能不找,不然我们回去也是没嘴的葫芦说不清楚。”

  叹了一口气,表舅拿出压缩饼干咬了一口,不满意的嘟囔道:“这破玩意儿吃了不顶饿,一喝水肚子就涨,还不能多吃。”

  我们休整了一下,表舅干脆学起了电视上的演的,遇到岔路口的时候就脱下鞋子丢两下选择路。随意的让人牙疼,他却美其名曰听天由命,人算不如天算,交给老天吧。

  我怎么看怎么像是不负责任的破罐子破摔,这让我下定了决心,以后学玄学五术的时候要学一点命术和卜术,不然的话遇到这种事情就是个睁眼瞎。

  我可不想像表舅一下丢鞋子选路,这实在是太LOW了。

  在没有更好的办法去前提下,你所用的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我自然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只好跟着表舅了。如果我长个狗鼻子的话兴许还能玩闻出来叶紫彤的下落,但是我没有。

  越往里面走,人工开凿的痕迹就越明显,我和表舅甚至在地上发现了挖矿的锈蚀的只剩下一点儿的镐头。在一个角落里发现了风化的人骨,不知道死了多少年了。

  正当我思虑着,这鬼地方是不是像有以前的人留下来的财宝啥的,突然身后一阵劲风袭来。听那动静不用想又是一山魈,不等我表舅吩咐,我连忙躲在他身后三尺范围,既不妨碍到他,又不跑出表舅救助我的范围。

  这一次我真真切切的看到了那山魈又多可怕了,那一双爪子,锋利的能够抓紧石壁里面去。獠牙足有十几公分长,涎水四溅,一双眸子通红,在黑暗里如同两盏红灯笼。身上的毛发足有半尺长,战斗的的时候全身毛发炸开,越发的凶悍了,吼声尖细难听,估计能吓退老虎。

  它身子庞大,但动作很快,我练了几年的散打培养出来的那点敏捷性根本就不够看。所以它攻击极强,绝对的猛兽里的猛兽,熊瞎子估计都不一定打的过。

  这一次表舅休息够了,又第一时间有了心理准备,十几招之后又一次伤了山魈。一招灵蛇吐信,长剑扎入了山魈的腹部,从侧里钻出来。

  山魈悍不畏死的抓了过来,表舅抽出剑躲开,山魈恶狠狠的瞪我们两眼,但已经心生畏惧转头就跑。

  它打不过表舅,准确来说是表舅占了好武器的便宜。不过它要是跑的话,表舅也追不上,尤其是在这种漆黑的环境里,这是他们的主场。

  表舅招呼了我一声,我们再一次追着山魈跑,希望这山魈能够带着我们接近或者找到叶紫彤。还是那句话这是没招的招儿,也是我们向往的最好的结果,叶紫彤没有被这群食人的山魈怪物给吃了。

  我们又顺着山魈的血迹一路的找,七拐八绕之后来到了一个看似是挖矿的矿工在山壁上挖出的石室前。突然表舅手里的铜铃发出急速的撞击声——阴气撞铃,这里有鬼物。

  果然那山魈都是一个性子,前一个把我们往吸血蝙蝠洞窟里引,这一个把我们往有鬼的地方引。不同的是上一个是自杀性的,这一个不是,它已经跑远了。

  跑了这么久我已经累得快断气了,一屁股就坐在地上,喘着粗气道:“表舅正好这里有鬼,要不把他给抓了问问他叶紫彤去哪里了?那鬼物是这里的地头蛇,应该知道的比我们动,你可别给打死了。”

  我说完看着表舅,表舅的脸色很奇怪,一个劲儿的给我努下巴、挤眼睛、干动嘴不说话。我一头的雾水,看着表舅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反正觉得很喜感,正想笑突然意识到表舅给我对的嘴型是“跑”字。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