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九章 丢魂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小说:第十九章 丢魂

编辑:执伞青衣袖更新时间:2021-05-02 13:41:05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自从我跟了表舅进了收尸队,那一连串难以置信的事情种种接来:冤魂附体、厄阵难断、全村横死……但恐怖但是人这种最丑恶的动物!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曾想这靠天吃饭的日子却被几次股票熔断措施给熔没了。。

作者:老虎下山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我回过头看了眼那蹲在在表舅身边,双手托着下巴像是怔怔的小鬼,像是也也不是那么可怕的了。也许就像表舅说的像,他只但是是个另一种生命形态的小孩子而已,只但是这个小孩子有着轻意致人死地的力量,好跟他打交道,百无禁忌,做事儿全凭自己的喜好罢了。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矿洞里盘踞着的山魈们很害怕这小鬼,估计以前没少被他给玩死吧。。...

精彩章节

  我回头看了眼那蹲坐在表舅身边,双手托着下巴像是出神的小鬼,好像也不是那么可怕了。或许就像表舅说的一样,他只不过是个另一种生命形态的小孩子而已,只不过这个小孩子有着轻易致人死地的力量,不好跟他打交道,百无禁忌,做事儿全凭自己的喜好罢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这矿洞里盘踞着的山魈们很害怕这小鬼,估计以前没少被他给玩死吧。

  引导小鬼向善,懂规矩收敛自己的欲望和恶意,这就是一个好的小鬼供养人应该做的事情。这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渡鬼,确实是功德一件。

  现在我看出来了,表舅让这只小鬼来这个地方埋葬他的尸骨,未尝没有试探这只小鬼的意思。

  如果他不记得前生的事情,没有表现出这些情绪来的话,就说明确实已经成了恶鬼了,那时表舅应该不会把他收为小鬼帮他,应该有别的处理方法吧。

  我没有多问,又看了一眼那个很可能以后要陪伴我的小家伙,叹口气放下工兵铲对他说:“我现在要把你和你爸爸的尸骨葬了,你有什么要说的么?”

  小家伙听罢踩着小步子走了过来,围着自己的尸骨和他爸爸的尸骨转了两圈。又跑过来在我的脚边转了两圈,奶声奶气的说了声“谢谢”,又跑过去依偎在了他爸爸的尸骨身边,如果他能流泪的话肯定已经哭了。

  如此我心里的忌惮消散了大半,只不过他身上的阴气还是很重,我肯定消受不了。刚过来我挖坑时候出的汗就被冷的像是要结冰,搞得我一阵难受。

  表舅说过鬼比人恶就很容易出事儿,我不知道要修行多久才能做他的供养人。

  我和表舅把两具尸骨挪到坑里,尽量的摆出一个人的框架来,把小鬼的尸骨摆在他爸爸的怀里,也算是有了个较为完满的结局。

  小家伙和里面的尸骨做了最后的告别,我才将他们重新埋好。这么一来他对我倒是更喜欢了,一个劲儿的往我这边跑,可我真是受不了啊,只能一个劲儿的躲,搞得表舅都笑了。

  表舅指了指小家伙:“这小家伙以后要陪着你,你还是给他取个名字吧。不要小看名字,有名字对小鬼来说很重要。可以加快他们开灵智的速度,也能够增加和供养着之间的联系。”

  我想了一下问小家伙他生前是叫啥,小家伙摇头该是忘了。我又问他喜欢吃什么,他思索的笔画了一下说了声“果果”,他应该比划的是苹果吧。

  就这样我给他起了个果果的名字,小家伙也欣然接受了,而且似乎很高心的样子。

  我突然灵机一动,这小家伙在这个矿洞里这么久,会不会知道叶紫彤的下落?我满怀希望的问他:“果果,你有没有见过一个女人。额,是一个比我矮一点,大概到我这儿,短头发,长得比较好看,呸他知道啥叫好看?额,还有胸比较大,大概这么大。穿着牛仔裤,就跟我这面料差不多的裤子,和白色的鞋子。”

  跟小孩子沟通起来比较困难,因为他灵智不高,有些观念肯定和我不一样。我是绞尽了脑汁,废了九牛二虎之力,又比划又说,弄得满头大汗,果果依旧一副发懵的样子,似乎理解起来很费力。

  我都打算放弃了,跟熊孩子较劲绝对是一件愚蠢的事情,最后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又问道:“就是之前被你吓跑的那种怪物,抓走的一个人。”

  谁知我说完果果高心的在表舅肩头拍起手来,手指指了指我们过来的矿洞方向,冲我们支吾点头,好像说交给他了。

  “这意思是他知道了?”我像表舅确定,不敢相信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的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应该是了。”表舅逗了果果一下:“果果你知道的话就点点头,然后给我们指路。”

  果果重重的点点头,小手又指着原来的那个方向。我和表舅一喜,加快脚步赶路,时间不等人啊,希望叶紫彤没事儿吧。

  有果果这个浑身阴气森森的地头蛇蛇在,这一路上安全了很多。我已经听到了好几次山魈接近我们发现果果和我们在一起,吓得吱吱乱叫着跑走的声音了,看来它们真的很害怕果果。

  一直以来都被追着屁股跑的我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轻松了不少,也不用再小心翼翼的了,只顾着埋头赶路,速度自然就快了好多。

  一个多小时之后,我们来到了一个比较大的空间,那儿应该是一个物资中转站的样子,十几米方圆里面摆了十几口大水缸,以及各种锈蚀的差不多的镐头、铁锹、背篼等东西。

  果果指了指不远处的水缸说:“哪儿……”

  我和表舅一喜,连忙跑过去一看叶紫彤正在一口大水缸里面。水缸里当然早就没有水了,叶紫彤身体软软的在里面,脑袋歪在一边,脸色煞白没有血丝,在那里一动不动。

  我和表舅七手八脚的把她拉出来,无论怎么喊、掐人中、往脸上洒水也不醒来。她就像是睡着了一样,紧紧抿着嘴唇,呼吸缓慢而悠长。

  “表舅这有些不对经儿啊,叶紫彤到底怎么了?”我焦急的问道,她被山魈抓走却没有吃了她,这本来就是怪事儿。我肯定不会认为山魈抓她只是因为闲的没事干,想抓个人来玩玩儿的,然后懒得扛着她了就把她丢在这个水缸里自己走了。

  我们不在这这段时间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叶紫彤昏迷不醒也应该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表舅没有答话,自顾自的翻开叶紫彤的眼帘看了看眼睛,然后又搭上脉门查了一下脉象啧道:“呼吸正常,脉象也正常不像是生病或者吸入、吃了什么东西,脑袋也没有受伤的痕迹。等等,该不会是……”

  表舅想到了什么,解开背包掏出一面小铜镜往叶紫彤脸上一照,看过之后面色灰暗的道:“叶警官这是丢了魂儿了啊,丢了一魂二魄,不知道是因为受到惊吓所致,还是——被什么东西给抽走了。”

  被什么东西抽走了?我惊异的皱起了眉头,该不会是山魈么?山魈可是山鬼它吃人,民间把它传的可邪乎了,说不定就有什么手段。

  当然也不跑出受到惊吓掉了魂,掉魂这种事儿其实并不少见,一些人因为体质差精神不振或者生辰八字等原因,受到惊吓的时候就可能掉了魂儿。

  这个时候家人就会给他喊魂,大概在傍晚时分,人回家鸟归巢的时候进行。因为掉了的魂这时候也到了回家的时候,喊起来容易。

  家人们要打着为掉了的魂指引路的灯笼,当然这东西大多是经道士、神婆的手做的,不是普通的玩意儿就行的。然后在收到惊吓的附近大喊那人的名字,喊他回家吃饭、睡觉。

  当然那是一般人的法子,表舅怎么说也跟着茅山的正统道士学过几年,招魂的本事还是有的,不用那么麻烦。

  他指了指果果,神色严肃的对我说:“晓东你带着果果离得远一点,然后把这张符贴在身上。我要做法招魂,如果招不来的话就说明她遇到麻烦了。”

  我招呼果果退后了三十多米的样子,然后把表舅给我的符贴在身上,果果身上的阴气袭体的感觉弱了许多,总算是能够承受了。

  原来表舅有办法解决阴气冻死人的办法,这是故意给我难看的么?真是的。

  抱怨了一声静静的看着表舅在那儿做法,只见他在叶紫彤的头顶和双脚双手的位置各自点了一根蜡烛和一根香。在叶紫彤额头贴了一张符,然后用香灰在地上画了个我看不懂的符,盘坐在地上念念有词起来。

  整个过程持续了三分钟左右,期间并没有任何的异样发生,因为矿洞到这里很深了连风都没有,蜡烛都没有怎么摇晃。

  表舅招呼我过去,他一边收拾蜡烛,一边摇头失望道:“招不来魂,如果不是丢了的魂困在什么特殊的地方了,就是被抽走了。”

  我紧张的问该怎么办,上哪里去找。

  表舅招呼果果过来:“有他在就简单多了,他是魂魄体找魂魄体自然容易。”

  说着表舅拔下叶紫彤的三根青丝,捆在一张符上,然后戳破她右手无名指滴了三滴血在上面,给果果摸了摸,然后在最后一根着的蜡烛上点燃,任凭它烧成灰烬。

  果果闭上眼睛,小脸上满是紧张的感受了一会儿,欣喜的睁开眼睛指了指这个中转补给站的连同的右边的另一条矿洞。

  表舅松了一口气,把包重新背着身上:“果果能够感受到叶紫彤丢的魂魄的气息,说明现在她暂时还是安全的。你看那口水缸上的画的东西,不像是人类的东西,透着蛮荒原始的气息,应该是妖物画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