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三章 又是一死者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小说:第十三章 又是一死者

编辑:执伞青衣袖更新时间:2021-05-02 13:41:04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自从我跟了表舅进了收尸队,那一连串难以置信的事情种种接来:冤魂附体、厄阵难断、全村横死……但恐怖但是人这种最丑恶的动物!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曾想这靠天吃饭的日子却被几次股票熔断措施给熔没了。。

作者:老虎下山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敲定了方案休息了一会儿,等体力恢复了一些,我们继续顺着溶洞往前。  表舅前面开道,叶紫彤在中间我断后,这个溶洞不知通往哪里,更不知道有多深,为了省电我们特意做了火把,留着...

精彩章节

  敲定了方案休息了一会儿,等体力恢复了一些,我们继续顺着溶洞往前。

  表舅前面开道,叶紫彤在中间我断后,这个溶洞不知通往哪里,更不知道有多深,为了省电我们特意做了火把,留着手电的电量以备不时之需。

  用火把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随时监测氧气的含量,如果火把突然间燃烧不旺了就说明我们不能再前行了。

  摇曳的火光下,凹凸不平的岩洞壁上偶尔有些蝙蝠倒挂在那里,很突兀的闯入视线了,然后扑棱着翅膀惊慌失措的躲避,发出的声音在沉寂的岩洞里格外的明显,听上去有些吓人。

  此外还有一些我没有见过的蜘蛛、虫子什么的,表舅告诫我们不要轻易的招惹它们,那些大多数都不好惹,有些甚至能毒死人、

  不过走着走着也就习惯了,动物大多数都不会主动攻击人,因为攻击人它们同样也承担着失去生命的危险。

  之前听表舅说他什么修为啥的,还说他的身体比一般人的强,我还多少有些怀疑。但现在看来他的确不是在吹,独身一人拦下那条大蟒蛇,肋骨都断了两根,现在他只是简单的处理了一下,现在走在前面跟没事人一样,当然背包都落在了我的身上。

  不过他显然也不轻松,一手持剑,一手拿着铜铃时不时的摇摇,这样的搭配看上去还真有些不伦不类的。

  我想起了表舅之前斩杀野狼的举动,那一招一式当真犀利。我是练过散打的,自然够看得出来他绝非是胡乱的砍杀,一招一式,攻守兼备,虽然没有电视上表演的那么华丽具有观赏性,但是简单而又犀利,杀伤力巨大,那些野狼只要中招就会被劈成两半。

  反正闲着也是无聊,在这种沉寂黑暗的溶洞之中,要是没点儿声音的话会把人给逼疯,于是我就发挥了好学好问的优良传统,请教表舅一些问题。

  “表舅,你之前杀狼的时候用的是传说中的剑术么?收个尸真的要学这么多东西么?”

  表舅没有回头依旧保持警惕的解释道:“干咱们这一行进出的往往都是像现在这样的险地,干的是危险的活计,可以说是一只脚踏在阳路上,一只脚踏在阴路上十分的危险,保命的本事自然是越多越好了。

  练武也是玄学五术中“山”的一种,修身调外,强身健体,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嘛。有些时候任你道术再惊奇,还真不如两条好腿好使。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任你再厉害总有失手的时候,所以才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嘛。再说了干咱们这行没一把子力气和好身体真的不行,就像刚才我要是跑的慢点儿,早被那条大虫给吃了。”

  表舅看起来是真的怕了那大蟒蛇,提起来的时候还一阵后怕,直呼倒霉:“这次是我大意了,认为就是找个人而已我们爷俩就够了。早知道把小山子也给带来了,他会点命术和卜术,至少能观个星、占卜个吉凶啥的我们也不至于这么的被动。”

  我想起了之前表舅在我们找孙老板的儿子的时候,在进洞前摆的三个小碗的事情,追问表舅他不也会命术么,还有小山子是谁。

  表舅叹了口气,唏嘘道:“人力有时穷,人生不过短短的数十载,又怎么可能兼顾许多?术业有专攻,大多数玄门中人都以山为主,辅修一门或两门五术而已,甚至终其一生也不一定能有多大的成就。我当日施展的准确的说不是占卜术,就是感应那洞里的阴煞气的程度而已,三只碗都碎了,就说明里面盘踞着厉害的家伙,并非是占卜吉凶的术法。

  小山子也是我们收尸队的岁数应该和你差不多,那小子也不知道在哪里学的两手野路子,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在装神棍骗钱呢,后来我想了点法子把他给弄到了收尸队。因为我们工作的特殊性,所以这方面的人才我都收了几个,回头介绍你们认识,以后你们也少不了合作的。”

  我眼睛一亮,看起来表舅修了那么大个办公地点不是看着玩儿的,是真的有人,不是光杆司令一个。我问他上此我去的时候咋没见人,表舅说他们接了别的活,出活去了,现在的收尸队很忙的。

  叶紫彤安静的听着我们说话,该是觉得插不上嘴也没有答话,要是以前的话她肯定会嘲笑我们谈的是封建迷信,天方夜谭,但现在真不敢这么说了。

  而且就连警局都找表舅协助调查,这已经很说明问题了,只是叶紫彤以前没有想到这一层,或者根本就没有往这方面想罢了。

  读万卷书永远也不如行万里路,这才短短的几天,叶紫彤就经历里世界观的崩塌和重建,不复杂那是不可能的。现在她脖子上还有被抓下的痕迹呢,已经真真切切的体会过死亡了,还有什么是不能信的么。

  一直没有说话的叶紫彤突然开口问道:“秦叔你以前就和局里合作过么?”

  表舅想都没想就道:“那当然了,我帮你们赵局摆平过好几起超自然凶杀案,我们还是好朋友呢。当然这些东西在外面肯定不会流传出去,档案也修改过了,你们都不知道也是正常。”

  我一听表舅还真不简单,这些年收尸收的连警察局长的都搭上了,难怪他现在混得是风生水起的。

  叶紫彤又一次沉默了。

  表舅突然想到了什么,转身示意我们休息一下,我们点点头驻足,我们已经走了一个多小时了,手里的火把也已经快用完了。但这岩洞还是没个尽头,如同地下世界永远没有尽头的回廊一样,不知道通向哪里。

  表舅把火把插在地上:“我知道你们两个身上都不差,不过之后难免会遇上像大蟒蛇那样的危险。如果没有你们两个,那大蟒蛇吃了十几匹狼尸,行动受限不一定能追上我。

  所以我要叫你们一种简单的呼吸术。可以在运动的时候最大限度的增强肺活量,增强氧气的利用率,这样就能够跑的更快,冲刺的更持久,你们跟我学……”

  这可是好东西,而且是不用什么基础普通人也能够学习的呼吸法,简单而又实用,掌握起来也不难,再加上做拖累的感觉真的不好,所以十来分钟后我们都能够熟练运用了。

  表舅是向我和叶紫彤彻底的灌输他本事再大也不如腿好的观点,一个劲儿的告诫我们,啥时候先考虑的都应该是先逃命,要时刻牢记着这点。

  “大家小心点,看着点脚下,这喀斯特地貌地洞很多,小心不要掉下去了。从我们进来的溶洞里流进来的水在这里进了暗河,人一旦掉进按河里几乎等于没救了,千万不可大意。”

  表舅驻足将手上的那支快烧完的火把丢进一个暗河洞口里去了,火光一路向下,这个洞大概有二十多米的样子,一旦掉下去会立刻被暗河冲走,冲向哪里谁都不知道。

  我走在最后,由我打开战术手电照亮前面的路,前面变得干燥了起来,不再有点点滴滴的水珠从头顶往下掉。

  由于光线的原因,我和前面两人走的并非是直线,否则彼此的影子会挡住前面的路,所以是挨着右侧一面的,影子浮在另一侧岩壁上,摇曳着陪着我们。

  大概走了半个小时左右,路过一段满是碎石的路的时候,我们突然闻到了一股死尸腐烂的味道。

  这一路走来除了最前面的一段有一层蝙蝠的粪便,有臭味之外,再没有闻到什么臭味儿,这突如其来的腐臭味儿使得我们不由的有些紧张起来,不知道死的是人还是动物尸体发出的。

  三人都打开手电搜寻起来,最后在一个乱石块堆里发现了一名和之前的驴友打扮的差不多的死者。他背靠着一块石头,垂着脑袋一动不动,远远的看上去像是在那儿休息。

  可惜他的确是死了,他身上的外衣不见了,只是一条长袖的T恤,不过被什么东西撕裂的破破烂烂的,身上有好几道深可见骨的抓痕,还有咬痕,肉都被撕掉了好几块。

  身下有一滩早已经干涸的血渍,看起来是被什么东西给袭击了,逃到了这里失血过多而死的。他手里捧着一只笔记本,一只笔掉在了不远处。

  因为死了好几天的关心,伤口处的肉或许是因为感染的原因腐烂的严重,露出了惨白的骨头,骨头上还挂着些腐肉,甚至尸水也渗出来了,那样子叶紫彤看了一眼就远远的跑开了,再也不肯过来了,一个劲儿的干呕。

  太刺激了,我都快忍不住了。

  表舅估计是看多了,面不改色的上前从尸体手里拿过笔记本来,然后给他拉下没有闭上的眼帘才招呼我们继续上路。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