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一章 大蟒蛇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小说:第十一章 大蟒蛇

编辑:执伞青衣袖更新时间:2021-05-02 13:41:03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我在收尸队的那些事儿

自从我跟了表舅进了收尸队,那一连串难以置信的事情种种接来:冤魂附体、厄阵难断、全村横死……但恐怖但是人这种最丑恶的动物!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谁曾想这靠天吃饭的日子却被几次股票熔断措施给熔没了。。

作者:老虎下山 状态:连载中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个女人连个谢字都不会说吗?真是太不坦率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蠕动了一下,苦痛的脸上的肌肉都抽搐起来。  叶紫彤大概以为我不行了吧,都急的快哭出来了。  我蠕动...

精彩章节

  这个女人连个谢字都不会说吗?真是太不坦率了。

  我倒吸了一口凉气,蠕动了一下,苦痛的脸上的肌肉都抽搐起来。

  叶紫彤大概以为我不行了吧,都急的快哭出来了。

  我蠕动了一下身体,从腹部下摸出一颗人头大小的光滑石头丢在一边,唏嘘骂道:“特么的要是这石头是有棱角的话我特么就被开膛破肚了。放心我没事儿,还死不了的,就是你这个女人太不识好歹了,我救了你你还骂我,你就这么讨厌我么。”

  其实我身上除了一开始被狼抓了几爪子之外,并没有什么重伤,就是差点被刚才那块石头给垫的背过气去。

  叶紫彤俏脸一愣,秀眉一瞥,没好气的给了我一巴掌:“哼,我让你救了么?我用得着你救么?要不是你不会爬树,我们至于遇上这样的危险么?”

  我一阵尴尬,好像也是,要是我也跟猴儿一样爬树上去这群狼也拿我们没辙。而叶紫彤却能够轻易射杀它们,确实不需要冒险。

  算了我的错!

  老舅走了过来,表情依旧不轻松,他丢给我一只铁盒子,里面装的是调好的止血药:“处理一下伤口吧,这里不安全我们要尽快转移。你们没有觉得那些狼走的有些蹊跷了么?头狼没有死,他们不应该这么快就放弃的,而且他们跑的时候那样子简直就像是遇到了天敌一样,跑的时候完全放弃了防守头都不回。”

  表舅这么一说我也觉察到了不对劲。

  所谓麻秆打狼两头怕,那些狼死了一半左右,头狼也伤了,怕肯定是怕了,但逃跑也不应该是那个样子,浑身的毛都炸了。

  我不敢怠慢,连忙爬起来擦药膏,才发现那狼爪子抓的伤口很深,血把衣服都染红了一大片。

  掏出酒精,倒在伤口上冲洗伤口。我疼的呲牙咧嘴,揪头拔毛,要不是叶紫彤看着我要面子的话早就满地打滚了。

  “把药给我,有那么疼么?你是不是男人?你确定没有被狼咬到吧,得了狂犬病可不要咬人.”叶紫彤见我费劲的上药,一把把铁盒子夺了过去,还不忘损我一句。

  我气的直翻白眼,就算是感染了狂犬病病毒发病也没有这么快吧?我要是得了狂犬病发病了的话别的人都不咬,专门来咬你。

  叶紫彤指尖沾了药膏轻轻的涂在我流血的伤口,动作很轻柔,认真的样子没有多少冷意,眼睫毛很长,挺秀的琼鼻和樱桃小嘴距离我的眼睛很近,看的我都快忘了疼痛了。

  恩,这女人不冷着脸也挺好看的嘛。

  “看什么呢?”她眼皮一台突然问道,眼神不善。

  “没什么,啊你轻点成么?疼死我了。”我移开视线,连忙喊疼掩饰心虚。

  表舅突然不合时宜的开口催到:“你们俩快带点儿,这里死了这么多的狼,血腥味儿很快就会散出去,食肉动物很快就会闻着血腥味儿过来,我们得赶紧走。”

  我听罢也抓起药膏胡乱抹了一通,那特质的药膏抹在伤口上清凉镇痛止血,我感觉好了不少。一刻也不敢耽误,连忙收拾东西准备走人。

  今天出师不利,刚出门就遇到了大雾,还丢了向导遇到了狼群,还不知道有什么危险袭来呢。

  四周突然传来了阵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声音很大比刚才狼群的的动静都要大,像是有千百条蛇爬过一样。甚至有木头断裂噼啪声,以及大树砸落的声音。

  我抬头看去,之间不远处的树头在摇晃着,如同树浪一样的滚过来。

  表舅说了一声不好,来了个大家伙,就招呼我们快跑。一边跑一边骂:“这野猪岭是怎么了?怎么以前没有听到有这么多的古怪事情的,现在到底发生了什么?又是僵尸鬼物,又是妖怪凶兽的?这些鬼东西是现在才出现的,还是以前就有的?开发这个旅游区的人是怎么想的?都不事先调查的么?这特么的不是谋财害命么?”

  很显然表舅这一次也怕了,甚至都气的爆粗口了。他虽然是个农村人但是涵养却很好,几乎不会生气,这是这些年来修身养性的结果。

  不,准确的来说每一次表舅都是怕的,亦或者说是小心翼翼的。这是他这些年来从业养成的习惯,郑重面对任何的危险,能怂就怂,能跑就跑,实在跑不了了才会拼命。

  身后那东西的速度很快,突然一阵强烈的腥风刮过来,搅动四周的雾气,差点把我们吹得一趔趄摔倒在地。

  我忍不住心中的惊奇,回头看了一眼只见一颗三人合抱的大树上,竟然缠着一只花斑巨蟒,脑袋足有车轮大,身上最细的地方都和纯净水桶差不多。半截身子拖在地上,看样子足足有**米接近十米的长度。

  我牙关都忍不出打颤起来,这么大的巨蟒能够轻轻松松的就活活吞下一个成年人。

  花斑蟒猩红的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我们,在阳光的照耀下反射着红光,仿佛是两颗红宝石一样。猩红的蛇性子吐出,一下就打断了一只手臂粗细的树枝,身躯一用力就勒得大树发出不堪重负的吱嘎声,尾巴一扫,一块大石头炮弹一样的飞出去撞在岩壁上碎成了十几块,其破坏力之强简直骇人听闻。

  叫人毛骨悚然,骨头发酥的嘶嘶声刺得我们耳膜生疼,一阵头晕目眩,恶心的想吐。

  表舅强行一拉速度慢下来的我们,然后松开手,用中气十足的声音低喝道:“不要看,捂住口鼻塞住耳朵,不要被吓傻了,逃命要紧。地上有十几匹狼的尸体,它没有理由放下食物不管来追我们,希望那些狼尸能够填饱它的肚子。”

  这么大的蟒蛇要杀死我们太容易了。我终于知道刚才那些狼怕什么了,还有之前四散的鸟群根本不是因为狼群而是因为这条大蟒蛇。

  野猪岭还盘踞着这么大一条蟒蛇,简直不可思议。它应该不是一直都在的,不然的话早就传开了,孙老板没有理由不提醒我们的。

  我回头瞅了眼,发现那条大蟒蛇真的放弃了追我们,选择吞食地上的狼尸。那车轮大的脑袋一晃,血盆大口一张叼起一只狼尸一仰头,就慢慢的滑进咽喉去了。

  我瞳孔一缩看到了那大蟒蛇肚腹下竟然有一只爪子,紧紧的扣着大树,深深的抓进树干里,四周的木头碎裂翘了起来。

  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我紧张的给表舅说:“表舅,我看到了那大蛇腹部下有一只爪子,这,这还是蛇么?”

  老舅不吭声,闷头跑路。

  我只好闭上嘴,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拼命跑路。汗水一会儿就出来了,浸到伤口里,一阵阵的刺痛。背包的背带摩擦的伤口生疼,我咬牙愣是一声都没有吭,亡命逃跑,只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给我。

  蛇类进食是吞食,即便那条大蟒蛇个头大,吞下狼尸不费劲,但也需要肌肉协调应该需要些时间。还有计算它有十米左右长,十二匹狼的尸体应该足以填饱它了才对。

  但我们想的过于简单了,也嘀咕了那条大蟒蛇的胃口了,我们跑了差不多十五分钟,就听到身后一阵子恐怖的吼声越来越近。蛇鳞与地面摩擦传来的窸窸窣窣的声音像是死神的脚步一样的急速的接近。

  沙沙沙沙,从耳塞之中挤进来,直往脑袋里面钻,一通袭来的还有恐惧,无边的恐惧。

  表舅一边跑,一边把背包解下来,从包里掏出一包搀着雄黄的驱蛆虫蚂蚁的药粉就撒了出去。这不是一般的药粉,因为昨天遇上蛊虫的关系,表舅特意调制的能够驱走一部分蛊虫的药粉。

  药粉像是不要钱一样的被洒出,身后顿时弥漫了一股淡黄色的烟雾。

  那大蟒蛇似乎有些惧怕这些东西,动作竟真的慢了一下来,而且它吸入了烟雾在哪里摇头晃脑打喷嚏,一副难受的样子。

  好景不长,大蟒蛇身子一转绕开烟雾又追了上来。而且随着它扑上来,浓浓的雾气也翻滚着追来,看上去就像那大蟒蛇腾云驾雾一样。

  现在没有山风,这些药粉扩散不开,能够笼罩的范围很小。而且对它的作用也不明显,一般的蛇闻到雄黄就会骨软筋酥,退避三舍,这大蟒蛇只不过是有些难受而已。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