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变故

遥魄小说:第十章 变故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1-04-09 12:36:28
遥魄

遥魄

磅礴岁月,缄默不语神州。人间是神被遗弃的宫殿,万人赶赴,拯救空冷的时间。正邪并立,生死一刹。有那么一个传承三个孩子自然不会听话回家待着,又在村口逗留了好一会儿。林涟漪观察来往行人,一眼便能分辨出行人属正属邪。若遇上她听说过的门派,便悄悄对杜枫香和江沨夜娓娓道来。。

作者:静水漪汐 状态:完结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两人很清楚,只要你今天晚上找到了林觅愔的住处,明天登门寻人只需。以免要是,两人费了很大功夫,仔细查询,一直到高秋蜓闻见几缕非常特殊的味道,居然和万踪山可以用来致人陷入昏迷的药物味道差不多。循着这缕味道,两人找到了了林觅愔、林涟漪的住处。适时地林觅愔、林涟漪已睡,十虹涧...

精彩章节

两人清楚,只要今晚找到林觅愔的住处,明日上门寻人即可。以防万一,两人费了很大功夫,仔细查看,直到高秋蜓闻到几缕特殊的味道,竟然和万踪山用来致人昏迷的药物味道差不多。循着这缕味道,两人找到了林觅愔、林涟漪的住处。适时林觅愔、林涟漪已睡,十虹涧二人也不好意思入室查看,只好作罢,只需明早问问村里人,就可知晓此处是否是林觅愔、林涟漪住所。直到醒来,迁史仍不知道万寒径的秘密已经被高氏兄妹发现。被二人冷嘲热讽了几句,只道自己虎落平阳被犬欺。一片寂静里,帐中人都依稀听见了帐外淅淅沥沥的雨声。高秋蜓从帐中探出个头,见天空洒泪,破晓微光飘渺无依,莫名想起了江父江母口中的林氏母女,眸中闪过一丝愧疚。在林觅愔没有丈夫在侧陪伴、林涟漪没有父亲在侧保护的日子里,她们是如何过来的?眼看就要苦尽甘来,却……她摇摇头,叹息一声。身后传来高秋鹰的问话:“师妹,你看这外面的雨,明天早上能停下来吗?”“未必。这雨很美,我忽然不想它停下来了。”“什么话?明早上我们还有大事要办。雨不停可是会耽误时间的!”高秋鹰很不理解,只当是这个妹妹偶尔矫情。迁史在旁得知他们明早要办一件大事,却不知是何事,兴许和宝物有关,又或许是……“莫非夫人和小姐的秘密已被他们掌握?”想到此,他忍不住要跳起来问个明白——若不是他被绑缚着。不能问,他便不说话。然而刚才的神情却被高秋鹰看到,高秋鹰冷笑道:“这事还要谢谢你啊!”迁史双眼瞪大,明白此事已经被发现了,正要说些骗话,又想到他们只要明日问问茯苓村的村民,一切都会清楚,他心情大是低落,一边嘲讽着十虹涧用心歹毒,一边对万寒径、林觅愔深表愧疚。破晓时分,阳光却穿不透浓密的乌云,只好在东方天际漂泊无依,天空唯有泪流不止,才能一表对黑色笼罩的大地的同情与悲恸。如高秋鹰所愿,小等一会儿,雨便停了。按照先前所说,兄妹两人找了一名村民问清楚状况,昨日锁定那处果真是林觅愔住处。一名弟子前去通知了千羽林的林恬,另一名弟子前去通知了百琐庄的刘庄庄主刘臻绝。百琐庄原是家族门派,其中以刘氏、陈氏为主,后来庄中人员一归为二,即陈庄和刘庄。倒不是说陈庄的人都得姓陈,刘庄的人都得姓刘,但是想成为下一任庄主必须改姓,至于总庄主则是要庄中最强大的人来担任,姓什么无所谓,刘、陈,或者其他姓氏都可以。在改姓氏这一点上,百琐庄倒是和凌影阙相似的。为防止过会儿的问罪太过于“震惊”,导致林觅愔、林涟漪发现动静逃脱,高秋鹰先去了西面暗中看住林觅愔、林涟漪二人。林涟漪昨晚得知自己身世后,自然在破晓醒后就睡不着了,这样在窗边看着雨落雨停,呆到天空彻底放晴。林觅愔虽哄着女儿睡觉,自己却压根没睡,期待着早些见到心心念念的丈夫。新雨之后,空气总是清新得让人不舍得呼吸,脚下泥泞升起土香,混着草香与花香,让人不禁迷醉。难怪这个平凡的村庄,有这么多人舍不得离去。隐隐嗅到江湖上危险气息的林涟漪思考着:“我对这个才搬来不久的小村庄有多少留恋呢?”“涟漪,你一夜未睡吗?”“不,我睡了一会儿,被雨声吵醒了。”“等你爹将我们接回天涯教,你慢慢接受了,就可以安心睡觉了。”“嗯。”林涟漪少见地乖巧,忽然想到一事,“娘,您不是一向厌恶正邪斗争吗?为什么当初会……”“看上你爹吗?”林觅愔笑道,“我厌恶正邪斗争,想远离江湖,是因为它打扰了我宁静的生活。但是,这世上有一些东西,本身就比宁静更重要,并且如果没有这些东西,生活就永无宁静——即使表面是宁静的,人心底的波涛也会将整个生命吞没。”“哦,我明白了。但是我眼里这些能颠覆生命的东西和您的可能不一样。”“当然不一样。每个人的都不一样。”林觅愔对这个有点早熟的女儿并没有责怪,反而一脸欣慰。俩人在喜悦中等待着,却不知即将到来的是灾难。高秋鹰在远处眺望,本以为计划完美无缺,不料从东面走出一个小孩,神色紧张,匆匆向林觅愔家跑去。高秋鹰顿感不妙,这孩子今早见过,就是他向一名村民确认林觅愔住处时,那村民身边的小孩。马上他就会知道,这孩子叫“杜枫香”。“林姨!林姨!出事了!”杜枫香边走边喊。林涟漪先跑出来,问道:“杜枫香,怎么了?”“今天早上有人向我爹问及你和林姨的住处,是十虹涧的人!”杜枫香气喘吁吁,“我听见他们说要处置你们!”林觅愔这时才从屋中走出,听到杜枫香的话,神色惊慌:“枫香,你确定是十虹涧的人吗?”杜枫香虽不知道她们做了什么错事,但也知道事情紧急,狠狠地点头,道:“我、我、我相信你们是无辜的,但是他们的表情非常可怕。你们要不要先出去躲一下?”林觅愔、林涟漪相视一眼,林涟漪有点不情愿,她毕竟不知道正邪之争有多可怕,以为只要撑到万寒径来了就可以脱身,但是林觅愔知道,如果不逃,也许撑不到万寒径来了。来不及感叹一家人的团聚又要遥遥无期,甚至是一家人即将生死相隔,林觅愔抓起林涟漪的手,塞到杜枫香手中,用力推了他们一把,疾速说道:“快逃!往梧桐林里逃!”“站住!”高秋鹰断断不能容忍这个孽种就这么逃脱了,他冲上前,拦住了杜枫香和林涟漪。林涟漪不敢再上前一步,生怕那锋利的剑会刺向自己——看高秋鹰的表情,这完全有可能。但是杜枫香不会管这个,仗着自己是好人家的孩子,上前就是狠狠的一口,咬在高秋鹰执剑的手上。高秋鹰错愕地看着他这么咬下去,竟然没有想到躲闪。想必他平日里不管是在十虹涧中还是行走江湖,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攻击”,就算是女子都不齿于这么做,更何况是……只听自己“啊”地一声,他堂堂十虹涧高手的世界观随之破碎。别说高秋鹰,林涟漪都没有想到杜枫香这么擅长活学活用,把她“教”的能耐用得恰到好处。杜枫香显然也没有想到这么好用,那一瞬间也许闪过一丝想拜林涟漪为师的冲动,不过随即就拉起林涟漪继续逃命。林涟漪回头看了她娘亲一眼,仍然十分不情愿离开,但是她清楚强留下来没有意义,也许还会给林觅愔增加麻烦,最坏的情况:能逃一个是一个。这一回头,算是看了最后一眼。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