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月之恒遇段炼

冷酷总裁追萌妻小说:第30章 月之恒遇段炼

编辑:岁月流歌更新时间:2021-04-09 11:41:20
冷酷总裁追萌妻

冷酷总裁追萌妻

纪歌结婚了五年,丈夫却对她不搭理不睬,跟别人出双入对,在纪歌面前耀武扬威让她挪地。可转眼间间她却成了香饽饽,渣老公回心转意,蛮横总裁屡次主动示好,除了不明白什么时候恋上自“纪歌,你凭什么来求我?以你宋太太的身份?我告诉你,很快你就不是了,一个月之后律师会给你离婚协议的,这次带你去也就是给你一个面子,你要不想去就随便。”宋浩明毫不留情的扯开纪歌的手,一把推开她,纪歌被推倒在地毯上,宋浩明径直跨过去,“碰”的一声儿关上了门。。

作者:蓝冰倩影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穆思修,你可算来了,我等的花儿都谢了。”月少,月之恒,军人世家,跟穆思修亦是战友,又是铁哥们,但是世家子弟。“我看你是早泻的泄。”穆思修递过来月少递过来的酒杯,“我看你是早泄的泄。”穆思修接过月少递给的酒杯,连着喝了三杯,他们的规矩,谁迟到了就罚酒三杯。。...

精彩章节

“穆思修,你可算是来了,我等的花儿都谢了。”月少,月之恒,军人世家,跟穆思修既是战友,又是铁哥们,还是世家子弟。

“我看你是早泄的泄。”穆思修接过月少递给的酒杯,连着喝了三杯,他们的规矩,谁迟到了就罚酒三杯。

“穆思修,你诅咒我,要是我找不到媳妇,你可要付全责!”月少拿起酒给自己倒满了,又给穆思修倒满。

“我不喜欢男人,还是喜欢柔弱的女人,你那一身的疙瘩肉,我都有,不稀罕。”穆思修看了看月少身边的女子,穿的跟没穿一样,也只有月少有这个习惯,穆思修从来都不会招陪酒女。

“我也喜欢女人。”月少搂了楼身边的那位女子,那女子笑的咯咯的,一脸的讨好像。

穆思修和月少对视了一眼,月少把那女子打发了出去,两人在屋子里谈起了事情。

“没醉,姑奶奶没醉,再来两瓶拉菲。”

“砰”的一声儿,穆思修和月少的包间门被踢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闯了进来。

“不好意思,走到男厕所了。”看到屋里有两个男人,段炼捂住眼睛,想退回去,却被眼疾手快的月少给压在了地上。

“都跟你道歉了,还这么凶,我还什么都没有看到。”段炼打了个酒嗝,心里好难受。

“穆思修,这个女人会不会是奸细?要不做了她?”月之恒看着穆思修,等着穆思修回话。

穆思修凑近看了看这位身穿白色裙子,白色平跟鞋,短短的头发下是一张精致的小脸,总觉得有点儿眼熟,好像在哪里见过的。

“先不急,把她扔洗手间里,让她醒醒酒。”穆思修刚说完,月之恒就把段炼拎了起来,扔在洗手间的洗漱池,用冷水泼她的脸。

“哎,哎,别打脸,别打脸,姑奶奶还要靠脸吃饭。”月之恒的手劲太大了,泼的水打的段炼的脸生疼。

“噗嗤”饶是月之恒的功力再强也被段炼的话给逗乐了。

“算了,肯定是这里的陪酒女,走错地方了,扔出去就 是了。”穆思修看着段炼,这位陪酒女穿的衣服还挺有品位,可不像刚才那位那么低俗。

“月,你以后找陪酒女也找个这样的,看着干干净净的,你刚才找那个多俗气。”看着月之恒把段炼甩了出去,穆思修教训着月之恒。

“那我去把她带进来,继续陪我。”月之恒听穆思修说的正中下怀,他也觉得那陪酒女挺有气质的,他拉开门,却发现那女子已经没了踪影。

跑到公共洗手间的段炼,擦了擦脑袋上的汗水,今天是出门没有看黄历,在这里都能碰到穆思修,还有个暴力狂,把自己扔来扔去的,要不是姑奶奶怕露陷了,看我不扇飞你个兔崽子。

拍了拍脸,段炼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都不认识了,白色的裙子精致的小脸,很有小女人的味道。

她偷偷摸摸的走出洗手间,看了看走廊没有人,迅速的回到了自己的包间,为了生意,连色相都牺牲了,如果纪歌知道自己有穿着裙子谈生意的一天,肯定会笑掉大牙的。

“段总,上哪去了,来来,我们又开了一瓶,满上,满上。”包间里的人看到段炼回来了,又开始了新的进攻。

“不行了,不行了,喝不下了,再喝胆汁都要吐出来了。”段炼急忙的摆着手,已经干了五瓶拉菲了,再喝下去真的是要了老命了。

“段总,是不是看不起我们,李总他们敬的酒都喝了,我们敬的酒你就不喝了?”其中一个穿着花衬衣的男子,举着手里的酒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到段炼的身边,拉着就不松手。

“郑总,真的不行了,下次,下次再喝。”段炼推着那个郑总,浑身散发着一股汗臭味,让段炼作呕。

“不行,喝,把这杯喝了。”那男人越来越放肆了,用他的脏手把段炼抱着,另外的一只手举着酒杯就要给段炼灌下去。

娇小的段炼挣扎着也没有效果,结果那一杯红酒的一半都入了她的嘴里。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段总真是豪爽的,以后我们可以多多的合作。”花衬衣的臭男人看着段炼把酒喝下去了,嘴角露出了阴笑,他今天晚上就要把这位小美女拿下,以后段氏就是自己的了,想着他都觉得美美的。

段炼喝下了那一杯酒,腿就更软了,踩在地毯上就如同踩在了棉花上,完全就没有感觉,走 了几步就跪了下去。

“美人,腿软了吧,哈哈,一会儿哥哥让你全身都软。”那郑总对手下使了个眼色,那些人把其他的老总和段炼的手下都强行的给留在了包间。

“美人,我们去快乐快乐。”郑总抱着段炼,一脚踢开了房门,朝着电梯间走去,段炼虽然酒醉了,可是心里可明白的狠,今天是着了坏人的道了,她的身体已经很热了,热的想撕开衣服。

“放开我,放开我。”段炼想给那郑总一脚,可是却没有力气,那声音就如同蚊子在叫。

“美人,你应该叫我抱紧你才是,放开你舍得吗?”郑总看着段炼的脸越来越红,两只小手还在不停的拉扯着衣服,脸上的笑意就更大了。

“救命,救命。”段炼挣扎着,她迷迷糊糊的看着对面来了一个人,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掐了郑总的手腕,郑总的手一疼,一松就把段炼摔倒在地上。

段炼被这一摔,清醒了不少,她朝着那人影爬过去,嘴里断断续续的喊着:“救我,救我。”

“你个臭biao子,还敢掐老子,看我怎么收拾你。”郑总骂骂咧咧的朝着段炼走过去,抬起脚就想踹段炼。

月之恒从自己的车里拿出了带给穆思修的包裹,正要进包厢的门,发现对面走过来一男一女,那男的抱着女人,女人穿着白色的裙子,小鸟依人的样子,在这种地方,这样的事情多去了,月之恒准备避开,哪知道那女人却一下子摔了下来,还朝着自己爬了过来。

女人抬起了头,小小的一张脸,精致的五官,不就是刚才那个走错厕所的陪酒女,陪酒女遇到这样的事情也是正常的,月之恒不打算管这样的事情。

“救我。”女人拉住 了月之恒的裤腿,一脸的哀求,小小的脸上有着不正常的红晕。

月之恒还是不打算管,可是看到后面的那个男人骂骂咧咧的准备打女人的时候,月之恒就生气了。

大男人,要征服女人靠的是魅力,而不是武力,最关键的是这个男人还当着自己的面打女人,这就不能不管了,月之恒给自己找了一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砰”的一声儿响,那个叫郑总的人看到身边的物体都在朝前移动。

然后又是“砰”的一声儿,郑总落了地,屁股被狠狠的撞击在地面上,具目测现在的位置跟段炼差了十米以上,自己被打了,而且还打的很凶。郑总反应了过来。

“靠,敢打我,你打听打听老子是谁?”郑总呲牙咧嘴的揉着屁股,一瘸一拐的朝着月之恒走过来。

“我不认识你,不过它认识你。”月之恒最讨厌的就是这种自以为是的人,对着郑总又是一拳,郑总才走到跟前,又回到了原地。

“还想让我认识你吗?”月之恒几步跨过去,一脚踩在郑总的心口上,还点了点。

“不用了,不用了。”郑总现在是脸痛,心口痛,嘴巴都打豁了。

“那就好。”月之恒收回了脚。

这时候身后的包间门开了,里面冲出了一群黑衣人,他们看到郑总倒在地上,对着月之恒一拥而上。

走廊上顿时就乱成了一锅粥,有刚才被黑衣人挟持的其他老总的手下,帮着月之恒打郑总的人,有段炼的手下趁乱过去救段炼的,月之恒看着这么多人,活动了一下筋骨,脱下了上衣,露出了满是伤痕的胸膛。

穆思修听到动静出来的时候,那一群黑衣人都已经躺在了地上,围着他们的郑总,还有几个躺在郑总的身上。

“起来,起来再打,老子正打的上瘾。”月之恒走过去一个一个的踹。

“好了,月少,我就打了一个电话,你就摆平了这么多人,再来你是要他们的命,都滚,如果下次再让月少看到你们,那你们就自求多福了。”穆思修冷冷的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郑总,一个小公司的老总,至于如此嚣张。

“谢谢穆总,谢谢穆总。”郑总一看出来的是穆思修,脸都吓白了,这月少都够厉害了,如果再加上穆总,自己一家子的性命都堪忧。

一伙人抱着脑袋都逃了,其他的人也都悄悄的离开了,想要跟穆总打招呼的勇气都没有了。

段炼已经药性发作了,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她的手下拿她也没有办法,给她披上外套又被她给扯掉,想扶着她,却扶不起来。

“你们先回去吧,把她交给我。”月之恒看着难受的段炼,她的手下是猪吗?明明就是中了春药。

“段总,段总。”手下不甘心的又喊了几声,最后在月之恒刀子一样的目光中才离去,心里也只能求上帝,佛祖保佑段总无事。

“穆思修,东西在这里,我就不陪你了。”月之恒捡起地上的包裹递给穆思修,然后一把抱起不安分的段炼,用自己的衬衣遮盖着她,大步的就离去了。

“月少,不是说好的不喜女色?这个女人是谁?怎么如此的面熟?”穆思修在月之恒的背后碎碎念着。

猛然穆思修想起来了,那个女人就是自己女人的闺蜜——段炼,那个不男不女的家伙,今天穿着女装,还是裙子,怪不得没把她认出来。

“热,好热,水,水,抱着,抱着我。”段炼在月之恒的怀里不停的扭动着。

月之恒把她放到车子的后排座,拿了瓶水,扶起段炼给她喂进去。

哪知道段炼喝了水,就更加的不老实,她的手在月之恒赤果的身上乱摸着,摸到他的敏感处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靠,女人真是……”月之恒想说女人麻烦,可是自己的身体却很不争气的有了反应,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月之恒长到二十八岁,从来都没有碰过女人。

段炼是越来越难受,她翻身按住了月之恒,找到他的嘴啃咬着,却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自己的难受,她把自己的衣服撕扯完,又去抓月之恒的胸膛。

“我好难受,我好难受。呜呜。”段炼急的哭了起来。

月之恒看着段炼的眼泪,心里软软的,他想用舌舔干了段炼的眼泪,可那眼泪却越来越多,当特种兵的时候,月之恒培训过,一旦中了媚药改怎么办,可是现在没有冰也没有冷水,有的只是自己的身体。

难道要为这个女人做出牺牲?月之恒苦笑一下,算了,这童子身迟早都是要破的。

做出了这个决定,月 之恒拉下自己的裤子,扶正了段炼,一个挺身就进入了段炼。

“啊!”段炼感觉一阵儿撕破的疼痛,她呲牙咧嘴的,想要推开那侵入物,可是又觉得需要,矛盾过后,身体是一阵儿一阵儿的愉悦。

最后,段炼是怎么睡过去的都不知道了,月之恒看着疲惫的段炼,以及座位上的红梅,温柔的笑了一下,把衣服给段炼盖着开车回了自己的家。

“少爷,您这是?”管家看着月之恒回家了,怀里还抱着东西,居多年的经验来看,是一个女人,少爷可是从来都对女人不感兴趣的,这是个什么情况?

“没事,你去忙你的吧,我自己来。”月之恒抱着段炼就上了楼来到自己的房间,把段炼放在床上,然后去浴室放满了水,再次把段炼抱进浴缸,帮她清洗了起来,他可以看到她的某个部位有撕裂的痕迹。

把段炼重新放到了床上,月之恒开车出去买了点儿药,回来细心的给段炼涂上,折腾了一晚上,看着段炼睡的香甜的模样,月之恒用自己粗壮的胳膊圈住了段炼,抚摸着她软软的身体,原来女人的身体是如此的令人着迷。

段炼醒过来的时候,月之恒早就离开了,他是军人出身,没有睡懒觉的习惯。

头好痛,身体也酸酸的,这床好硬!段炼摸了摸,没有席梦思,管家是怎么搞的,擅自把自己床上的席梦思给弄哪里去了?

段炼看了看屋子,想不起来是自己的公寓还是家里的别墅,最后她发现都不是,这里就是一个陌生的地方。

昨晚的一切化成了零碎的画面,在段炼的头里闪过,那么昨天是中了郑总的道了,那这里就应该是郑总的家,艹,敢欺负姑奶奶,看姑奶奶怎么收拾你!

听到门口有声音,段炼发现屋里有一把水果刀,就拿在手里躲在门后。

月之恒晨练完,出了一身的汗,准备回卧室洗个澡,刚推开房门一只小小的手上还攥着一把水果刀朝他刺来。

月之恒对着小手一拍,那水果刀“啪嗒”的一声儿就落在了地上。

“哎哟”段炼没有想到对方如此厉害,小手被打了个乌青。

“你个郑发财,不要以为姑奶奶醉了你就可以非礼我,看我不废了你。”段炼从 门后出来,张牙舞爪的扑进了月之恒的怀里。

“你这一大早的就投怀送抱,难道还想再来几次?”月之恒看着面前的小女人,没想到还是一只小野猫,跟昨晚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可是不符合。

“你?你是谁?你真好看!”忽然发现抱着自己的不是那臭烘烘的郑发财,还是一位高大的、阳刚的、帅气的男人,那胸前的肌肉,胳膊上的肌肉,让段炼好想咬上一口。

“让我,浑身都是汗,我去洗个澡。”月之恒拉下抱着自己的段炼,口气却是温柔似水。

“好!”段炼松开了手,看着只穿着背心的月之恒,段炼不由自主的跟着他到了浴室门口。

“一起洗?”月之恒回过头,看着一脸花痴的段炼。

“不,不,不,我就是看看,哦,不不,我还有事。”段炼被发现了,急忙的退了回去,坐在床上想她有什么事来着?

“还疼吗?”月之恒很快的就洗完了,看着发呆的段炼,想着她的伤口,关心的问了问。

“不疼,你问啥?”段炼顺口回答了一句,后来才想起来根本就不知道对方在问什么。

“你的伤口好了吗?我看看。”月之恒看着段炼懵逼的样子很是担心,他上去就掀开段炼的衬衣,扒段炼的小裤裤。

“喂,喂,你干嘛,这大清早的,不合适吧。”段炼见月之恒扒自己的裤子,脸都红了。

“我只是看看你的伤口。”月之恒只是想看看伤口,昨晚上了药,不知道好了没有。

“那好,你看吧。”段炼躺在床上,把双腿一张,那姿势要多勾人就有多勾人,本来月之恒只是想看看伤口,可是现在身体却真的有了反应。

尝过甜头的他,看着段炼的样子,脑海里又浮现出昨晚的激情画面了,他的手朝着段炼的胸口伸过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