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2章 危机被解救

冷酷总裁追萌妻小说:第22章 危机被解救

编辑:岁月流歌更新时间:2021-04-09 11:41:18
冷酷总裁追萌妻

冷酷总裁追萌妻

纪歌结婚了五年,丈夫却对她不搭理不睬,跟别人出双入对,在纪歌面前耀武扬威让她挪地。可转眼间间她却成了香饽饽,渣老公回心转意,蛮横总裁屡次主动示好,除了不明白什么时候恋上自“纪歌,你凭什么来求我?以你宋太太的身份?我告诉你,很快你就不是了,一个月之后律师会给你离婚协议的,这次带你去也就是给你一个面子,你要不想去就随便。”宋浩明毫不留情的扯开纪歌的手,一把推开她,纪歌被推倒在地毯上,宋浩明径直跨过去,“碰”的一声儿关上了门。。

作者:蓝冰倩影 状态:连载中

类型:都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纪歌望着那脸黑的跟锅底似得男人,暗暗伸了伸舌头,在自己最非常危险的时候,每次都是他能及时的会出现,么这是传说中的命理的贵人?“五中,恨恨一。”纪歌笑着,献媚着穆思修“嗯。”穆思修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儿,这VIP病房以后得给医院打个招呼,这间定下了,这才多久,都来了好几回了。。...

精彩章节

纪歌看着那脸黑的跟锅底似得男人,暗自伸了伸舌头,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每次都是他及时的出现,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命理的贵人?

“五中,恨恨一。”纪歌笑着,讨好着穆思修。

“嗯。”穆思修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儿,这VIP病房以后得给医院打个招呼,这间定下了,这才多久,都来了好几回了。

纪歌以为穆思修在生自己的气,她在脸上堆上了最甜的笑容,说着自己都听不懂的话,穆思修居然听懂了?

“别说话了,不要谢我,这是一些家居服和内衣,你在这间病房估计又要住上一段时间,我把我的东西也买了,陪你。”其实穆思修是在生自己的气。

为什么不听凌风的话,主动去帮助纪歌,不过这傻妞还真是天真,这天下哪有无缘无故的会帮助她的人?那老色鬼,居然敢打他的女人的主意,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呵呵。”纪歌只能用笑来表示自己的谢意。

“你就不用再操心了,资金已经进入纪氏了,你爷爷回来了,妈妈也出院了,纪氏有他们,我安排了几个得力干将过去帮着,短期内虽然不会有多大的起色,好歹纪氏不会破产了。”穆思修打了温水,给纪歌擦着脸。

擦了脸,穆思修又拿起梳子,轻轻的慢慢的给纪歌梳头,好怕弄痛了纪歌,手很轻很轻。

“纪歌,你醒了?”宋浩明推门而入,手里拿着几个纸盒,一起来的还有宋浩明的妈妈严清华。

严清华穿着紫色金丝绒的旗袍,保养的得当的脸此时堆满了笑容。

“穆总,你也在呀?纪歌,这次可真是要谢谢穆总,要不是他,你该有多危险呀,我听到了都吓的腿都软了。”严清华走了进来,不露声色的站在了纪歌的身后,从穆总的手里接过了梳子,装模作样的帮纪歌梳起了头。

“纪歌,你没事吧?”宋浩明坐在了床边,看着面前的女人,脸还有点儿微微的肿,不过不影响她的美,水灵的眼睛看着自己却很是无神。

纪歌缓缓的摇了摇头,她对宋浩明根本就无话可说,更何况现在舌头受了伤。

“能没事吗?舌头都咬了那么深的伤口,宋浩明,你这几天没事要过来多陪陪歌儿。”严清华对着宋浩明使着眼色,自己的这个傻儿子,一心都扑在外面的野花身上,这该讨好的时候,就要讨好,等得到了那百分之三十的股权,再去找其他的女人也没人会说什么了。

“嗯,嗯,纪歌,我每天下班都来陪你。”宋浩明当然知道母亲的意思,可是想到洛圆圆那性感的身体,他就忍不住。

“我出去一下。”穆思修看到那一对母子,心里就会产生鄙视,为了不让自己更加的烦躁,他只能出去避一避。

“嗯,好的,穆总,您慢走。”严 清华的声音充满了讨好。

“妈。”宋浩明看到自己的母亲一副谄媚的样子,很是不喜欢。

“你懂个屁,穆思修你了解多少?你只看到他手里的腾达集团,光是腾达集团都比我们宋氏大,他的后面还有周氏,哪一个不是我们梦寐以求的合作对象?他随便给我们一个项目,都够我们吃一阵子了。”严清华瞪着宋浩明。

纪歌心里把这对母子鄙视了个遍,可是却说不出来。

“纪歌,你怎么认识穆总的?他可是出了名的冷面冷心的人,不过你认识也好,看穆总对你挺关心的,以后我们求他的地方也多,纪歌,你可要为我们多出力,宋氏以后不就是你们小两口的吗?”严清华放下了手里的梳子,严肃的对纪歌分析了当前的形式。

“你们纪氏破产就破产吧,我们宋家养的起你,你嫁给了宋浩明,你就是宋家的人,一颗心就应该放在宋氏。”严清华教训着纪歌。

从嫁进门她就不喜欢这个媳妇,一副高冷的样子,现在纪氏也有求到他们宋家的时候,她这个心理痛快,她才不会拿钱去拯救纪氏。

纪歌躺在了床上,听到严清华说的这些,她转过身闭上了眼睛,压根就不想听,这对母子太自私了,自私的让人佩服。

严清华又说了一大堆,看纪歌没有兴趣,瘪了瘪嘴,要不是看在股份的份上,她才不会给纪歌好脸色看。

“好了,我也不多说了,纪歌你好好的休息,浩明,我就先走了,你再陪陪歌儿。”严清华转身就走了,连告别的话都没有跟纪歌说。

宋浩明正要说什么,电话响了,他一看是洛圆圆的,站起身就到外面接电话。

纪歌想不到宋浩明对洛圆圆的感情还挺真的,连戴绿帽子都戴的心甘情愿,现在还是那么的宠着洛圆圆。

接了电话,宋浩明进来看了看纪歌,帮纪歌把被子盖好:“纪歌,我有事出去一下,晚点儿有时间我就过来陪你,你好好休息。”

见纪歌没说什么,他叹了一口气,还是圆圆好,那么温柔体贴,虽然目前自己没有跟纪歌离婚娶她的打算,不过在她那里可以得到身体上的满足,也是极好的。

宋浩明走了,穆思修才进了病房,他看到纪歌面朝里睡在病床上,那么小小的一团,就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为了那一点点的虚荣心,让她受了这么大的苦。

在吃了一个多月的流质食物之后,纪歌的嘴巴都啊哟淡出鸟了,段炼每次都正好在穆思修不在的时候来看纪歌,然后又匆匆的离去了,基本上是不跟穆思修打照面。

宋浩明来了几次,都是匆匆的来又匆匆的去,穆思修倒是经常都在,纪歌不明白,一个堂堂的腾达总裁,为什么会那么闲,而纪氏的总裁却忙的跟孙子似得。

舌头基本上好了,用了最好的药就是不一样,这又要欠穆思修一个大大的人情,反正欠的多了,也就不急了。

“纪歌,今天出院了,想吃什么?姐请你!”得知纪歌要出院,打听到而穆思修又恰恰 的不在,段炼下了班,早早的就来到医院接纪歌。

“火锅,火锅,这嘴巴 太没味了,不去暴吃一顿,都对不起国家。”纪歌听到有人请客,可是巴不得。

“好,火锅就火锅,虽然最近我痔疮犯了,为了你光荣出院,舍命陪君子了!”段炼弹了个响指,两人乐的屁颠屁颠的,想着火锅都流口水。

“不准去!”当两人都换好了衣服,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时候,穆思修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门口,吓的段炼脚一软,她怕和穆思修面对面,避开了又避开,可是还是对上了。

“那你们慢慢谈,我先走了,有人来接你了,也不要我了,拜拜了纪歌。”段炼低下了头从穆思修的身侧走过,闭上眼睛不停的默默念着:“看不见我,看不见我。”果然穆思修没有看她,她再次顺利的逃走了。

“穆总,那个我也走了,就不麻烦你了。”纪歌提起包,也想和段炼一样悄悄的消失,结果她可没那么幸运,她被穆思修给拉住了。

“饿了我带你去吃饭,凌风,把东西拎下去。”穆思修拉着纪歌就出了病房。

“我,好吧。”纪歌想反抗,可是看着穆思修黑着的脸,她放弃了,反正吃什么不是吃,火锅可以明天或者后天,这人不可能天天盯着自己。

纪歌又看了看自己的腰围,住院的这些天,天天都是营养汤,都胖了一圈了。

穆思修打开车门把纪歌轻轻的扶进去,细心的扣上了安全带,自己则 绕到驾驶室,今天他要亲自开车带纪歌去一个地方。

半小时之后,穆思修才停下了车,纪歌看着是一处海滩,远远的看着有一处光亮。

穆思修也下了车,他牵着纪歌的手,纪歌挣了几次没有挣脱,只能让他牵着,反正这个时候应该没有多少人在外面了。

微风轻轻的拂着海面,吹的海水泛起了涟漪,拍打着岸边的沙滩。

也吹起了纪歌的裙子,轻飘飘的裙子在风中像一只蝴蝶在飞舞着,让纪歌就像天使来到了人间。

慢慢的走在海滩,穆思修真的有一种让时间停止的愿望,他就这样牵着纪歌的手,一生一世。

“哇,烛光晚餐!谁这么浪漫?”看着前面支撑起的大伞下面,摆着长长的餐桌,餐桌上放好了餐具,银质的烛台上点点烛火在跳跃着。

“我。”穆思修自豪的承认了。

“太有意思了。”长怎么大,只是做了无数个浪漫的梦,没有一次实现过,自己的丈夫,呵呵,纪歌只想用这两个字来形容,真的有如此浪漫的人,纪歌实在是太高兴了。

穆思修让纪歌坐在餐桌的一端,自己坐到了另外一端,拍了拍手,冷清的海滩不知道从哪里冒出了很多的人,他们忙忙碌碌的往餐桌上上着菜,一道一道,让纪歌的眼睛越挣越大,全是法式大餐,还都是她最喜欢吃的。

那一群人和来的时候一样,瞬间又消失的无影无踪了,纪歌都想刨开沙滩看看,那些人是不是从地里冒出来的。

“穆总,你经常这样对女孩子吗?”纪歌看着桌子上的菜,觉得社会上对穆思修的传闻不真实,都说穆思修是一个冷面冷心不通人情的家伙,现在看来他很好呀,对一个已婚妇女都充满了同情心,怪不得很多女子都哭着喊着要嫁给他,长的又帅气,又多金,又体贴。

听到纪歌的话,我们的穆总差点儿吐血了,什么叫经常这样对女孩子,她是第一个好伐,不过凌风从网上搜来的方法效果不错,只要纪歌喜欢就好。

看着穆总没有说话,纪歌就当他默认了。

要是穆思修知道自己无声的反抗在纪歌看来是默认,不知道会不会再一次吐血。

纪歌心情大好,吃了很多的东西,她都觉得最近自己的胃口特别的好,很多平时不是很爱吃的东西都吃的津津有味,爱吃的就更别说了,不过今天的菜太好吃了,总觉得在哪里吃 过的,就是想不起来了。

吃下最后一口鹅肝,纪歌用餐巾擦了擦嘴,太好吃了,如果不是肚子吃不下了,她还想再吃点什么。

“吃饱了?”穆思修也吃好了。

“嗯,太好吃了,穆总,我最近特别爱吃东西,也特别的爱睡觉,人都懒了。”不知道穆思修给自己请了多久的假,反正萧院长还没有打电话来通知,纪歌有点儿不安,不会是医院要把自己开除了吧?

“穆总,我想问一个问题。”纪歌把凳子搬过去挨着穆思修。

“说吧。”

“你说到现在医院都没有给我通知去上班,是不是要开除我呀?”纪歌担心的说,虽然在医院的工资不是很高,可是她很喜欢这份工作。

“只是你最近家里的事情多,让你有时间去处理家里的事情,不过该扣的还是要扣的,不会开除你。”穆思修忍着笑,一脸严肃的说着,这丫头是有多傻,医院的老总天天都陪着她,谁敢开除她?

“那就好,该扣就扣吧。”纪歌才放了心,觉得医院也挺人性化的,知道自己家里的事情不断,给自己放假。

“吃好了我就送你回去,我明天要去法国,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不过你不能吃火锅,不要以为我不在你就可以乱来。”穆思修把自己的行程告诉了纪歌,让她在高兴之余又挨了当头一棒。

“穆总,我上有父母,中间还有丈夫,你是不是喜欢献爱心?可我也不是很贫困的,你就不要管那么多了。”纪歌觉得穆思修比自己的妈还啰嗦。

“那你既然那么不想要我管,那你就自己管好自己,不要每次我看到你的时候,都要 给你擦屁股!”穆思修有点儿生气,这丫头,还嫌弃自己。

“好,好,好,你管的好,管的对,是我不知好歹。”纪歌想着穆思修对纪氏的拯救,被限制一点儿也就变的心甘情愿了,她只想赶快回家,和穆思修呆久了,难免会想入非非的,万一哪天真的爱上了他,可不是一件好事情。

纪歌以陪妈妈的借口,回纪家住了,李秀贤虽然也觉得有点儿古怪,不过宋浩明对纪歌不好她也是早就知道的,她也想过让孩子回家,不过纪歌一直都隐瞒着,她也不好戳破,现在孩子愿意回来,她也是求之不得的。

“妈妈,我回来了。”纪歌看到李秀贤还在客厅喝着茶等着她。

“歌儿,你回来了?来,喝杯牛奶,对皮肤好。”李秀贤看着纪歌,脸上的笑容都多了些。

“喝不下了,妈妈,我好困了。”纪歌摆了摆手。

“刚才送你回来的是穆总吧?”李秀贤早就看出穆思修对纪歌很好,可是纪歌却没有多留意。

“是啊,他今天接我出的院,不和你说了,我睡觉去了。”纪歌觉得自己特别的乏。

看着纪歌上楼的身影,李秀贤看呆了,如果穆思修真的喜欢纪歌,等到纪歌和宋浩明离了婚,也算是找到一个好的归宿。

家里的资金到位了,一切又步入了正轨,爷爷和妈妈对公司的监管就更加的用心了。

纪歌对那些都没有兴趣,她也开始回医院上班了,每天她都可以接到一束玫瑰花,也不知道是谁送的,反正闻着也挺香的,纪歌也就没有扔。

“纪大夫,纪大夫,你真是幸运,天天都有人送花,这花可是空运来的呢,一支都要好几百,你这可是十多支呢!”护士小李每天都过来帮纪歌把玫瑰花插好,顺便拍几张照片发朋友圈,显摆显摆。

“你喜欢拿去好了。”看着小李脸上的欢喜,纪歌大方的把花送给她。小李欢天喜地的拿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

“纪歌,你别把小李给惯坏了,她前段时间还到处说你的坏话呢!”杨护士长在一旁提醒着纪歌。

可是纪歌却没当回事,反正被人说闲话都习惯了,她也没想到后来会和小李撕破了脸。

“谢谢你,杨护士长,她还年轻,不懂事罢了。”纪歌淡淡的一笑。

杨护士长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纪歌的病人没有以前多了,很多都是没什么大病的,纪歌挺无聊的。

“下一个,洛圆圆。”门口的护士喊着病人的名字。

洛圆圆?纪歌觉得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这时,只见一只涂着猩红指甲油的手推开了门,洛圆圆和洛紫清一红一紫的进了纪歌的办公室。

“纪大夫?还以为你只是一只米虫,没想到还出来当医生挣外快呢?难道浩明没给你钱吗?”洛圆圆翻着白眼,一扭一扭的坐到了纪歌的对面。

“圆圆,你别太伤人了,你明明知道浩明的钱都给你买了那么多的东西,哪里还顾的上家里的黄脸婆。”洛紫清也瘪着血盆大口。

“呵呵,看我这记性,浩明买的东西太多了,我都记不清了。”洛圆圆和洛紫清都发出了奇怪的笑声。

“我这里是医院,你们有病就得治!”纪歌翻开了洛圆圆的病历本。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