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艰难抉择

隐婚甜宠爱将至小说:第24章 艰难抉择

编辑:山边的诗与风更新时间:2021-04-09 10:11:01
隐婚甜宠爱将至

隐婚甜宠爱将至

因为一场娃娃亲,苏小小和许弋尘就了隐婚之途,在随即的朋友相处中渐生情愫,可除了许多波折在耐心的等待他们,他们的婚途最后是否可以能走入完满?韩允儿的粉丝团队早就准备好了鲜花与海报,一听见飞机开始降落,便训练有素地扯起应援横幅,冲到接机大厅门口,里里外外围了个水泄不通。。

作者:可乐 状态:连载中

类型:穿越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韩允儿啜泣着连续向他讨饶:“你要多少钱,我有钱的人,无论你要什么只要你我有我都给你!只要你你别造成伤害我!我会能满足你一切其要求。”她并不明白这个被绑架了她的人不想钱,只想借助她并不知道这个绑架了她的人不想要钱,只想利用她,让许弋尘尝尝痛苦的滋味。。...

精彩章节

韩允儿抽泣着接连向他求饶:“你要多少钱,我有钱,不管你要什么只要我有我都给你!只要你别伤害我!我会满足你一切要求。”

她并不知道这个绑架了她的人不想要钱,只想利用她,让许弋尘尝尝痛苦的滋味。

齐路晨嘶吼着警告韩允儿别出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他认为自己抓住了许弋尘的软肋,这次一定连本在利一一把自己的痛让许弋尘尝尝。

仓库里很静得可怕,韩允儿哭累了,放弃了挣扎。

“韩允儿在我手里,不许报警,你自己一个人过来,用你的命换她的命!今天晚上九点按照我说的地址过来!晚到一分钟,我就会把她杀了。”没等许弋尘说一个字,齐路晨便挂断了电话。

苏小小身体恢复后出院回到了许家老房子,她拿着刚刚榨好的新鲜果汁来到书房,他的步子很沉重,在书房中徘徊。

“你怎么了!”许弋尘的面色凝重令她担心。

为了不让苏小小担心,许弋尘瞒着她,敷衍道只是生意上的事情。

“我出去一趟,你在家好好待着,早些睡觉。”

苏小小觉得他不对劲儿,打电话询问爱丽,爱丽说并没有什么紧急的工作。

她开着车小心的跟在许弋尘车后她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渐渐行驶到一个阴森恐怖的地方,风吹在树上发出沙沙的响声,周围很静很静。

在许弋尘刚要打开仓库门时,苏小小拉住他的手。

看见苏小小出现在自己面前,许弋尘的眸子紧缩:“你怎么在这儿?不是说了让你在家!怎么这么不听话!”语气中满是担忧。

苏小小扯扯他的衣角:“我担心你出事!你有什么事儿不能跟我说?为什么要瞒着我?”

听到外面有动静,齐路晨连忙打开仓库大门。将他们两人拉了进去。他质问许弋尘怎么又带了个人。

这下子苏小小全部都明白了,眼前的这个男人绑架了韩允儿,显然现在情况十分危急。

齐路晨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拿下蒙住韩允儿眼睛的黑色眼罩。韩允儿带着哭腔让他救自己。

她不能受伤,她不能受伤,要不没办法跟她哥哥交代。许弋尘现在满脑子这个想法。

他上前抓住绑匪的衣领,绑匪的脚逐渐离开了地面,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把刀,抵在许弋尘脖子上。

“你知不知道因为你,我失去了妻子和孩子,我不幸福,我也不会让你幸福的。”他轻蔑的语气中透露着浓浓的厌恶与痛恨。

许弋尘明白现在无论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唯一的办法就是对绑匪说用自己换韩允儿。

一面是恩人的妹妹,一面是心爱的女人……

空气中一片寂静,偶尔感受到吹来的凉风,使人毛骨悚然。

“你要是敢使诈,你们几个都得死。”

那得看你本事多大了,许弋尘握着拳头暗自蓄力,自己毕竟曾是散打冠军。

这个男人,是她爱的,是可以为他牺牲自己生命的男人。苏小小抢在许弋尘前大喊:“我是他老婆,你要绑绑我!”

她知道许弋尘无论如何不会让她冒这个险,这么些年,他了解许弋尘,甚至比许弋尘了解他自己。但她还是这么说了这么做了。

她想避免两人正面交锋。

许弋尘怎么可能准许自己心爱的女人上前,他的目光锁定齐路晨,抬起他那平时健身练出的健硕的手臂,重重的一拳落在齐路晨脸上,砰的一声倒在了地上。

这一下把齐路晨惹火了,他眼睛里闪过一丝恼怒。

转身把刀刺向苏小小,苏小小来不及躲闪,许弋尘一把将苏小小拉在到他身后,刀子刺中他的腹部。

外面下起了淅淅沥沥的小雨,增添了一份凉意……

警察及时赶到,将齐路晨缉拿归案。韩允儿吓得不轻,昏睡过去。

“快叫救护车,快叫救护车……”苏小小嘶吼着。

许弋尘勉强爬起身来,捂着刺痛的腹部,费力却十分坚定地拉着苏小小的手,强挤出一丝笑容,对她说爱她。

她全身瑟瑟发抖,紧紧抓着许弋尘的手臂,责备他,怎么那样莽撞地冲上去。

这个傻男人躺在自己怀里,她的汗水混着他的鲜血。

“你是我要应尽一生要保护的女人,即使失去生命,也要让你安全。”

“可我不想失去你!”苏小小嘴唇微颤。她的心如同撕裂般疼痛难忍,现在的她,浑身冰冷,感受不到任何温度。

泪水从苏小小眼角滑落,她哭的撕心裂肺。

许弋尘躺在床上,许家的私人医生经过处理对许爸爸详细说明情况。

多亏许弋尘身体健壮,被刀刺的地方也不是要害之处。只需要注意不要拉扯到伤口,另外,需要多加注意饮食,几个月慢慢就会恢复的。

苏小小从许弋尘助理口中得知当年有关齐路晨的情况。她认为有必要让齐路晨知道许弋尘也付出了很多,没有愧对他们母子。

“当年许弋尘只是想给你个教训,让你明白事情的严重性,他不想你误入歧途。你入狱后,他出钱帮你妻子和孩子租下房子,还负担起你孩子全部医药费。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

听过苏小小的话,他感到无地自容,眼眶湿润了,说到底还是自己的错,怪不得任何人。不可否认,一直以来都在找借口,为错误找借口,而伤害了他人。

想到犯下的错,他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之后就是一阵沉默。发誓要在狱中好好改造,重新做人。

往往在生死攸关的时候,人们最能看清内心。无论什么疑惑,都能一一得到解答。

日子又重回了平静,老宅的餐桌上又是热热闹闹。

小青听说苏小小和许弋尘在鬼门关走了一遭,满心担忧。一分钟都不能等,提着补品去了许家老宅,恰巧看见喂许弋尘喝汤的苏小小。

“sucré这个词很适合现在的你们!”小青坏笑。

甜蜜的……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