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025.欺人太甚

甜妻契约:慕少的软萌妻小说:025.欺人太甚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1-04-08 19:45:14
甜妻契约:慕少的软萌妻

甜妻契约:慕少的软萌妻

相识相恋八年的未婚夫和上司女儿劈腿,她跑去买醉,误打误撞的和自己的上司有了一腿。小妖精,我们之间的约定.......慕容衍:这是我第n次帮你,但是你连第n-m次的承“尊敬的各位旅客,我们非常抱歉的告诉您,您乘坐的飞往广东的CZ3105航班,由于台风等天气因素,航班时间延误,不能按时登机,请等候通知。”。

作者:浅酒窝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抬头一看人群中闪开了一条路,有人都自觉地的退让两边,耐心的等待着高贵的的客人进去。慕容衍走了进去,带着浑身的慑人气息,让人不能够忽略。他如一只优雅高贵的猎豹在巡查自己的领地般,每走慕容衍走了进来,带着浑身的慑人气息,让人不能忽视。他如一只优雅的猎豹在巡视自己的领地般,每走一步都派头十足。。...

精彩章节

只见人群中让开了一条路,有人都自觉的退让两边,等待着尊贵的客人进来。

慕容衍走了进来,带着浑身的慑人气息,让人不能忽视。他如一只优雅的猎豹在巡视自己的领地般,每走一步都派头十足。

他怎么来了?洛颜兮心里暗叫不好。毕竟他们才刚吵完架不久,慕容衍对她怒吼的样子还历历在目,现在这里碰到,还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慕总来了,真是贵客。”彭芷萱的爸爸连忙上去给慕容衍递上好的烟,却被他伸手回绝了,慕容衍一向不抽烟的。

彭父被回绝了,尴尬的神色一闪而过。他乐呵呵地请慕容衍落座,全程一副狗腿的样子。

慕容衍坐下后,立马很多人上前去巴结他,你一句我一句的,说的他不胜其烦。人群中,他的视线时不时朝洛颜兮身上撇去。每当洛颜兮回头看他时,他就会把视线撇开,装出一副冷漠路人的样子。

洛颜兮一个人坐了一会儿,玩了会手机。彭芷萱声音在她身后响起:“你刚刚不是问我辛不辛苦吗?现在我回答你。”

洛颜兮转过头去,看见彭芷萱正高昂着下巴看着她,像一只骄傲的小孔雀。她的身边站着路程明,路程明搂着她的腰,两人姿势亲密,像是在故意刺激洛颜兮一般。

彭芷萱轻启她涂着橘红色口红的唇说:“不,一点也不辛苦。我胸小,至少有人喜欢。不像你,跟人谈了六年恋爱,都没坦诚相见过一次,你最辛苦。”

说到至少有人喜欢时,彭芷萱满意地看向身边的路程明,眉梢眼角全是对洛颜兮的炫耀。

彭芷萱这话说的声音很大,周围聚集过来很多宾客,当他们明白彭芷萱在说些什么之后,纷纷笑了起来。

洛颜兮被一句话气得炸毛了,大喊道,“那是我不够喜欢他,才不愿意给他看!”

她是一个保守的女人,父母从小就教导她不要发生婚前性行为,她也一直努力遵守着,却没想到这件事会成为她的笑柄,让她在大庭广众之下被人这么挖苦。

洛颜兮心里泛起一丝苦涩……

彭芷萱白了她一眼说:“你好意思说不喜欢他?当初你为他做的那些傻事,程明都讲给我听了,笑死我了。”说完她就捂嘴笑了起来,笑声引来了更多围观群众,大家都想看这里发生什么了好戏。

但唯独有一个人,对这场好戏一点兴趣也没有。那就是慕容衍。他一直坐在椅子上,冷眼目睹着这一切,就好像根本不认识洛颜兮一样。

慕容衍紧绷着一张俊脸,他的眼神冷淡凉薄,就那么盯着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

人群中有一个人嬉皮笑脸的问:“这不是路程明的前女友吗?你怎么有这么好的兴致,居然能来参加他的婚礼?”

彭芷萱冷笑一声说,“没错,她就是那个被程明甩掉的女人。”话落,看着洛颜兮脸一寸寸绿下去,彭芷萱心里别提有多得意了。

洛颜兮被彭芷萱的话羞辱得一时间哑口无言,嘴巴几次张张合合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她涨红了脸,视线胡乱的扫,最终把视线定格在慕容衍身上。

好歹他们之间有契约关系,那男人就这么狠心看着自己被羞辱,竟然连忙都不帮?洛颜兮紧紧的盯着慕容衍,眼里全是祈求。

慕容衍发现了洛颜兮的目光,抬起眼皮与她对视。洛颜兮用眼神哀求他:帮帮我!

她知道慕容衍在这群人里头是有头有脸的,如果他能出场解围的话,那她就不至于这么狼狈了。

但失望的是,慕容衍但没有看见她的求助一样,继续冷着一张脸,冷眼旁观。

洛颜兮的心彻底冷了下去。她今天怎么这么倒霉,随便便参加一个婚礼,竟然还是前男友的婚礼。彭芷萱的恶语相向是扎在她心上的一把刀的话,那慕容衍的冷眼旁观则是补上的一刀。

“彭芷萱,不要欺人太甚!”洛颜兮没好气地说。

彭芷萱冷笑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想干嘛,我的婚礼上不允许你捣乱。你最好自己出去,不然我要叫保安来了。”

这女人什么意思?当她是故意来闹的吗?不,她未免也太高看自己了。她洛颜兮忙的很,才没空参加这种渣男贱女的婚礼。

洛颜兮刚想开口怼回去,就看见彭芷萱装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大声说:大家都来评评理,这个女人被我老公给甩了,竟然到我的婚礼上来找麻烦。今天可是我最重要的日子,她竟然讽刺我,都把我的好心情给毁了。”

彭芷萱的演技很好,此话一出,就有几个人对洛颜兮指指点点了起来,劝她放下怨念,不要打扰了人家小两口的婚礼。

洛颜兮的心里有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她真的不知道这是他们的婚礼,她也没想过找麻烦,到底要她怎么样解释他们才信?

“我说了,我不是来找麻烦的。我也没那个闲工夫理你们,我走!”

洛颜兮说完这句话就气冲冲的要走,彭芷萱上前一把拉住了她,质问道:“如果不是找麻烦的,那你来干嘛?我知道你还喜欢路程明,但我们已经领证了,他现在是我的人,你可以死心了。”

她这话说得趾高气扬,理所应当。仿佛她洛颜兮是一只摇尾乞怜想要得到路程明宠爱的狗一样。

洛颜兮狠狠的瞪着她,“你!”

握了个大草,她现在特别特别特别想骂人,要不是看在今天是彭芷萱的婚礼的份上,她就骂出来了,一点面子也不会给她留。

彭芷萱咄咄逼人道:“你什么你?你也不看照照镜子看看自己是什么样,都谈了六年了,还没上过床,你这种女人真是奇葩,难怪程明会变心。”

彭芷萱的红唇开开合合,吐出的话字字诛心,每一个字都像一把刀一样扎进洛颜兮的心里。很快,她就遍体鳞伤。

彭芷萱这么一骂,人群里议论纷纷,所有人都在笑话洛颜兮。如今都是新时代了,居然还有思想这么保守的女人,真是活久见。可惜了,这么漂亮的一个女人,思想却这么落后。

洛颜兮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防卫机制,被人群的哄堂大笑给击败了,一瞬间成了一滩烂泥,溃不成军。

就在洛颜兮不知道该怎么说时,一个磁性的男声忽然传了过来。那声音说出的那句话让洛颜兮大跌眼镜,而声音的主人,她也非常熟悉。

“谁说她没上过床?”慕容衍走了过来,口吻霸道地说:“跟我上过。”

他的手勾上洛颜兮的脖子,眼里染上一层笑意,口吻轻佻地补充道,“还不止一次。”

此话一出,洛颜兮的脸瞬间红了。

围观群众听到慕容衍说这样的话,瞬间炸了锅一般。慕容衍仿佛没听见他们的议论一样,满脸得意地看向彭芷萱。

他从一进门就注意到了洛颜兮,看见她被人欺负,他想第一时间冲上去,但是他没有。因为他想起洛颜兮在车上说的那些话,一瞬间转变了念想,打算让这女人被欺负死算了。

但当彭芷萱说洛颜兮没跟人上过床时,他忍不住站了出来。明明发生过的事怎么能说没有呢?他觉得自己有必要澄清这件事。

至于洛颜兮在车上说的那些话,属于家事,他会回去慢慢盘问。现在在外面,他们两人需要一条心。

彭芷萱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原本是想好好挖苦一番洛颜兮的,没想到半路杀出一个跟她上过床的慕容衍,这让她怎么是好?

见彭芷萱一时间说不出话,慕容衍说:“彭小姐,我和你爸爸是生意场上的朋友,所以今天才会来参加婚礼,想不到你这么不欢迎我的女人。既然这样,那我们两家也没必要继续来往,从今以后慕家和彭家断绝所有关系!”

听到这话,人群中的彭父立马跑了出来。他伸出双手,连忙摆手道:“慕总,不能这样,你千万别生气,我的女儿不懂事,你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往心里去。”

见自己的爸爸着急成这样,彭芷萱意识到事情不妙,一张脸胀得通红,支支吾吾的说了几个字,“我……我错了,我不知道洛颜兮她……”

彭芷萱怎么也没想到,洛颜兮竟然和慕容衍有一腿。慕容衍这影响力他是知道的,今天要是惹了他,他们家怕是会失去和慕氏合作的机会,慕氏一直以来是他们公司最大的客户,他们惹不起慕容衍。

彭父继续说:“慕总,您千万别生气呀,咱们两家的合作合同都签好了,你要是突然反悔的话,可是不好的。”

“你这是在威胁我吗?”慕容衍冷声道。

“不敢不敢。”彭父的头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一张老脸急得通红。

慕容衍勾起一边的唇角说:“我会赔违约金,以后不再合作。因为,你们让我的女人不爽,我就让整个彭氏不爽!”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