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四十九章 醉了

平安的重生日子小说:第四十九章 醉了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2-05-15 12:32:14
平安的重生日子

平安的重生日子

复活后,她立誓,肯定要将那些背叛自己被出卖借助过她的人踩在脚下!她切记再当懦弱懦弱的菟丝花,这一次,她要当万丈光芒的女王!平安看着四面都是白色的墙,鼻腔里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一个又一个神情呆滞的病人在她身边经过,她用力地跑着,很快!很快她就解脱了。。

作者:予方 状态:完本

类型: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平安最后但是吃了不少寿司,把小肚子撑得圆鼓鼓的,还喝了一杯清酒,后便昨日天然呆状态了。“不吃了吗?”严宿是真的很饿了,早餐吃了几片面包后,就始终在forest处理方式一些麻烦,始终都没时间吃饭时,原本是准备叫助理去替他买午餐,玻璃窗玻璃窗看见她“不吃了吗?”严宿是真的很饿了,早餐吃了几片面包之后,就一直在forest处理一些麻烦,一直都没时间吃饭,本来是打算叫助理去替他买午餐,透过玻璃窗看到她站在路边,就忍不住下来了。。...

精彩章节

平安最后还是吃了不少寿司,把小肚子撑得圆鼓鼓的,还喝了一杯清酒,之后便今日天然呆状态了。

“不吃了吗?”严宿是真的很饿了,早餐吃了几片面包之后,就一直在forest处理一些麻烦,一直都没时间吃饭,本来是打算叫助理去替他买午餐,透过玻璃窗看到她站在路边,就忍不住下来了。

平安瞠大眼看着他,三秒钟过后,才用力地点头,大舌头地道,“饱了。”

严宿这才发现她一双原本清澈无波的眼睛像蒙上了一层薄雾,看起来就像一只刚睡醒的小猫,“你醉了?”

平安眨了眨眼,摇头,“没有!”

“你喝了多少啊?这只是清酒啊!”严宿拿过她面前的那小瓶清酒,发现并没有喝光,这小丫头原来是滴酒都沾不得的啊。

平安微微眯起双眸,她想睡觉了。

严宿忍不住笑了起来,喊了服务员进来埋单。

“我给!”平安抢过账单,突然就瞪着严宿,“说好了是我请你,这次要我埋单。”

她到底是醉了还是没醉啊?严宿含着浅浅的一丝笑看她。

“我请了你这一次,就没有欠你人情了,以后桥归桥路归路,见面就当不认识。”平安一边打开单肩包找钱包,一边小声嘀咕着。

严宿满头黑线,难道跟他在一起有那么难受吗?从皮夹里抽出几张百元大钞放在服务员的托盘上,“不用找了。”

“谢谢严先生。”服务员暧昧地睇了平安一眼,重新退了出去。

平安嘟起小嘴,“我说了要我埋单。”

“我送你回家吧!”严宿笑着摇头,“下次再让你请客。”

平安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还要下次吗?”

就这么不想见到他?还从来没哪个女子这么抗拒他的接近啊,严宿的男性自尊受到打击了,“跟带我出去让你觉得丢人了?”

“挺丢人的。”平安面无表情地点头,直直地往门口走去,要不是严宿拉着她,她肯定一头撞门上去了。

严宿将她半搂着,没好气地问,“我哪里让你觉得丢人了?”

平安也没挣扎,就这样被她搂着走了出去,“谁要跟颗大菜头出去啊。”

“什么大菜头?”严宿好奇地问,因为外面灯光比较低暗,他揽住她的腰,小心扶着她。

“花心大菜头!”平安小声地嘟嚷着。

严宿哭笑不得,他还是不要再跟这丫头说话了。

在他们前面走廊的单间突然打开,从里面走出一对出色的男女,那男的不经意回头,看到在严宿怀里的平安,露出错愕的表情之后,眼底浮起两束怒火,若不是灯光太暗,大概也能看出他铁青的脸色了。

这男人不是别人,正是方有利的助理,黎天辰。严宿在不少场合有见过他,但并没有多交谈,黎天辰现在看起来就像个抓到妻子偷情的丈夫,正用可以杀他一百遍的眼神看着他。

“你对平安做了什么?”黎天辰大步走到严宿他们面前,以责问的语气质问着严宿。

严宿剑眉轻挑,淡漠而倨傲地扫了黎天辰一眼,“与你何干?”

若换了其他人,黎天辰也许能冷静淡定地思考,可他面对的是严宿,这是一个他无论如何也无法比较的对手。严宿的出身高贵令他有一种与生俱来的自信,何况还是G市龙头企业的CEO。那股天生的王者气势就足够将他压住。

如果严宿也喜欢平安,想要追求平安的话,他黎天辰就会像小丑一样。

他不想承认,这么久以来没有接受平安,是他可笑的自尊和自卑在作祟,在外人看来,除了他的工作能力和外表,他还有什么配得上平安的?

“你灌醉她?你有什么企图?”黎天辰看到平安小鸟依人般偎依在严宿怀里,那么信任依赖的姿态,彻底让他的理智化作熊熊的醋火。

平安是个有轻微洁癖的人,并不喜欢不熟的人触碰她,如果她不是喝醉了,又怎么可能被严宿搂着?

严宿斜睨着黎天辰,“黎先生,你以为我有什么企图?”

“把她还给我!”黎天辰不想跟严宿争辩,他只想要回平安。

“他是你男朋友?”严宿低头问平安,环着她纤腰的手却不自觉收紧。

平安微微睁眼看了黎天辰一眼,糯糯地对严宿道,“严宿,你送我回家吧。”

即使是有些醉意了,平安对黎天辰那种刻骨铭心的厌恨依旧没有减少,也好在她还有一丝理智尚存,否则哪里还能压抑着心底那股怨恨,早扑上去质问黎天辰,为什么要背叛她,为什么要伤害爸爸……

严宿因为她信任的语气感到心情愉悦,对黎天辰微微笑道,“黎先生,看来你你认错人了,她不是你女朋友。”

黎天辰觉得自己要气炸了,伸手钳住平安的手腕,“平安,跟我回去,你这样方叔会担心你的。”

“放开我!”平安用力地甩开他的手。

严宿将平安护在自己的怀里,冷下脸看着黎天辰,“黎先生,请让开。”

黎天辰的女伴似乎等得不耐烦,从另一边走了过来,风情万种的姿态,除了杜晓媚还能是谁?她刚走到黎天辰身边,眼睛落在严宿和平安身上,脸上露出一丝惊讶,“天辰,遇到熟人了吗?聊这么久,咦,原来是平安和严先生啊,哎呀,平安,你怎么喝成这样?”

严宿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就算这通道不是灯火明亮,就这么一段距离,这女人刚刚怎么可能认不出他们。

“黎天辰,好好约会去,别再来烦老娘。”平安用力地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让自己清醒一点,然后用力拍了拍黎天辰的胸膛,大声地叫道。

“平安,我不是来约会的,是因为……”黎天辰抓住她的手,着急地解释。

“那也不关我的事。”平安冷冷地打断,回头看着严宿道,“我们走吧。”

严宿笑了笑,黎天辰还想拉住平安,却被严宿挡住,“黎先生,别在这里失了君子的风度。”

杜晓媚也按住他的肩膀,“天辰,这里是公众场合。”再这么拉扯下去,一定得惹人注目的。

黎天辰眼底闪过一丝酸涩,看着平安和严宿一起离开。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