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三十九章 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平安的重生日子小说:第三十九章 别再挑战我的底线

编辑:诗人的血液更新时间:2022-05-15 12:32:14
平安的重生日子

平安的重生日子

复活后,她立誓,肯定要将那些背叛自己被出卖借助过她的人踩在脚下!她切记再当懦弱懦弱的菟丝花,这一次,她要当万丈光芒的女王!平安看着四面都是白色的墙,鼻腔里充斥着消毒药水的味道,一个又一个神情呆滞的病人在她身边经过,她用力地跑着,很快!很快她就解脱了。。

作者:予方 状态:完本

类型:科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吃饭时的时候,平安始终暗地里仔细观察着程韵和梁凡两人之间的互动。人前举止简单轻松自如优雅高贵从容不迫的程韵在梁凡面前看起来有些很紧张,偶尔会会露着小女孩般的羞怯,不像刚和平安单独的一同闲聊时候的简单轻松自在的生活,梁凡说话的的时候,她会专注于地望着他,他每一个笑容的动作扯动着程韵每人前举止自如优雅从容的程韵在梁凡面前显得有些紧张,偶尔还会露出小女孩般的羞赧,不像刚刚和平安单独一起聊天时候的轻松自在,梁凡说话的时候,她会专注地看着他,他每一个微笑的动作扯动着程韵每一根神经线。。...

精彩章节

吃饭的时候,平安一直暗中观察着程韵和梁凡两人之间的互动。

人前举止自如优雅从容的程韵在梁凡面前显得有些紧张,偶尔还会露出小女孩般的羞赧,不像刚刚和平安单独一起聊天时候的轻松自在,梁凡说话的时候,她会专注地看着他,他每一个微笑的动作扯动着程韵每一根神经线。

平安也曾经深爱过一个男人,自然看得出程韵对梁凡的感情。只是梁凡虽然不似第一次看到的那样沉默淡漠,面对程韵的时候也会露出温煦的笑,可他眼底没有爱恋该有的热量,他没有那么爱程韵。

心里突然就有些替程韵觉得不甘和心疼,在梁凡面前,程韵太放低自己的姿态了。

四个人一起吃饭,梁凡本来就是沉默寡言的人,程韵的注意力只在梁凡身上,所以只有严宿和平安两个人在活跃气氛。当然,这两个人也不是太熟络的关系,没什么真正能聊得起来的话题,好在平安因为高兴认识了程韵,所以才愿意跟严宿搭话。

吃过晚饭之后,严宿要送平安回白云山下,梁凡开程韵的车送她回去了。

坐在严宿的车上,平安到底没有忍住心里的好奇,问严宿,“梁凡有女朋友吗?”

严宿看了平安一眼,“没有,问这个做什么?”

“你确定?听说娱乐圈的人就算有老婆女朋友都不会公开的。”平安挑眉,如果梁凡没有女朋友,那怎么没和程韵发展?

“梁凡只是幕后,跟那些明星不一样,怎么了?”严宿听着她这么关心梁凡,眼底的光芒有些下沉。

“你没看出来吗?韵姐对他很特别。”平安道。

严宿笑了起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的,梁凡小时候生活在程家,十二年前才去了香港成了监制。”

平安略感惊讶,“青梅竹马?韵姐到现在还没结婚是因为梁凡?”

可是她记得程韵并没有嫁给梁凡啊,隐约记得,听来的传闻里,并没有关于梁凡的只言片语。

“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严宿说道,他也关心朋友和表姐,可是更清楚有些事情外人是插手不了的。

“梁凡不愿意接受韵姐!”平安忿忿不平地道,也许不是梁凡,程韵以后的婚姻也不至于那么失败。

严宿轻笑出声,磁沉的声音在这安静的车内有一种轻而缓的惑人韵调,“看来你和程韵聊得很好,已经这么关心她了。”

平安斜了他一眼,男人永远不懂女人之间的友情,她们可以因为喜欢同一样事物成为朋友,也会因为有同一个看法而惺惺相惜,就如她跟程韵,便是一见如故。

不止是因为她知道程韵将来会爱错人,和自己有相差无几的经历,也因为程韵的气度和性格让她很喜欢。

“韵姐是个好女子,不该被辜负。”平安回答严宿。

难怪别人说过世界上只有一种女人不能成为朋友,那就是同时爱上一个男人的。所以他不惊讶平安和程韵仅仅一个下午就成为朋友。

“那么,你们谈完之后的结果是什么?”严宿问道。

“还在等。”停了停,平安想起自己能认识程韵也是因为他,便放轻了语气,“不管怎样,还是谢谢你的帮忙。”

严宿眼尾上挑一分浅笑,“所以,打算怎么感谢我?”

从来没这个打算!平安在心里暗咐着,却不好直接说出来,本来打算今晚请他们吃饭的,谁知道最后还是严宿结账。

“下次请我吃饭好了。”严宿没等平安开口,已经自己做主了。

“下次吧下次吧!”平安讪笑几声,车子已经驶进了别墅小区。

严宿顿时就笑了,将车子停下之后,不紧不慢地解开安全带,姿态那么悠闲随性,一点都不像外界传言的那样,都说严氏集团的新任总裁是个做事狠厉冷酷不好接近的人。

其实只有跟严宿相处久了的人才知道,这家伙信奉的原则只有兴趣二字,工作归工作,平时追求的生活就是随性舒坦,跟处理公事的时候完全是判若两人。

平安没见过工作时候的严宿,所以她仅以这两天接触到的严宿所下评价,认为严氏集团能够在他手里翻了几倍收入真是奇迹。

严宿替平安打开车门,“那么,期待下次见面了。”

因为站得比较近,平安能闻到他身上独特的东方木质古龙水味道,他说话的时候,温热的气息喷到她耳边,平安不自觉地往后仰了仰头,拉开距离。

严宿微微地笑了笑,走在她身后一步来到袁老太太的门前。

才知道严老太太已经让司机来接她回去了,严宿便没有多留,和袁老太太说了几句,就告辞离开了。

平安和袁老太太说了今日跟程韵的谈话内容之后,就回房去梳洗准备睡觉了。

换上轻软柔和的睡衣,平安打电话给方有利。

“爸爸!”电话一接通,平安立刻甜甜地喊了一声。

一道低沉温柔的声音透过电流传进平安耳里,“平安,我是天辰。”

平安的声音淡了下来,“我爸爸呢?”

“方叔刚从外面回来,在洗手间。”黎天辰的声音有些犹豫。

“麻烦你把电话交给我爸爸。”平安顿了一下,冷声说着,“我等着。”

大约过了十分钟,平安隐约听到门锁打开的声音,接着方有利的声音便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有点倦怠和情绪不稳的感觉,“平安,怎么还没睡觉?”

“爸,您在香港怎么样?”平安小心翼翼地感觉着方有利的声音。

方有利温和地笑出声,“就是谈生意,还能怎样呢?是不是要爸爸给你带礼物呢?”

“我就是想爸爸了。”平安小声地说道。

“爸爸后天就回去了。”方有利道。

平安抱紧了被子,她想问杜晓媚有没勾引爸爸,“爸,别喝太多酒,对身体不好。”

“爸爸只喝了一点点。”方有利笑道,抬眼看见黎天辰跟他打了招呼,离开房间,他在床上躺了下来,觉得脑仁有些抽痛。

“爸爸骗人,之前还答应我戒酒的。”平安不悦地叫了起来。

“是爸爸不好,下次不喝了,你早点睡觉啊。”方有利的声音充满了宠爱。

“那爸爸也早点休息。”平安顿了一下,“爸,我最近很想妈妈。”其实她对母亲的印象并不深刻,只是突然想要有个可以撒娇,有什么说什么的怀抱而已。

“傻孩子。”方有利心一酸,恨不得现在就在女儿身边。

“爸,我爱你,就算没有妈妈,我也觉得很幸福。”平安笑了起来,跟方有利说晚安再见。

“晚安。”爸爸也爱你,方有利的心柔软下来。

收了线,方有利正打算关灯休息,门外传来了敲门声,他微微一怔,还是起身去开门。

杜晓媚浓妆艳抹地站在门外,手里拿着一壶冒着轻烟的花茶,“董事长,您今晚喝了不少酒,这是解酒的花茶,明天早上起来才不会头疼。”

方有利的心还在想着宝贝女儿,更记起女儿并不喜欢他跟杜晓媚太过接近,便客气地拒绝,“谢谢杜小姐的心意,我刚刚已经吃了解酒药了。”

杜晓媚柔情万千地贴着方有利仍然强壮的身体,轻轻在他耳边呵气,“董事长不请我进去坐坐吗?”

方有利眼色骤然一沉,伸手扶住杜晓媚的肩膀,将她推开,“杜小姐,已经很晚了,回房休息吧。”

“难道我比不上今晚对董事长**的小秘书?”杜晓媚不甘心地问,今晚和客户吃饭的时候,对方的秘书对方有利秋波暗送,甚至直接坐到方有利怀里,也没见到他拒绝,所以她今晚才敢这么大胆送上门来。

“那是不同的,杜小姐,我欣赏你的工作能力,但不希望和你有工作以外的交联,别再挑战我的底线,再有下一次,杜小姐可能就不是方氏的员工了。”方有利的声音严厉起来,杜晓媚到底是平安的学姐,他不想做得太绝。

杜晓媚敛了眼底的不甘,“对不起董事长,我知道怎么做了。”

方有利淡淡地点了点头。

“但我还是有个问题。”杜晓媚在方有利关门之际,开口问道,“董事长之所以不愿意接受我,是因为平安吗?”

提到平安,方有利紧绷的脸色缓了缓,“我女儿对我来说很重要!”

一句话,就能解释了全部。

杜晓媚对平安的嫉妒和怨恨又加深了一层。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