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八章 令人崩溃的旅途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侠小说:第十八章 令人崩溃的旅途

编辑:山川湖海更新时间:2022-05-15 09:59:27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侠

一不小心攻略了少侠

作为一个无限热爱打游戏的咸鱼,温桓始终都有十分不喜欢的npc。左右是她的这份情怀深深的感动了老天,有朝一日她竟然真的再次穿越了。至于再次穿越后突然发生的事情……她认识了了很多的人,游戏剧情也都改了,她和自己不喜欢的人的关系好像比原著中的还得好得多,虽然问题来了,为什么一直到现在的她但是个寡王呢?寡寡寡寡寡寡寡寡寡……还记得我上辈子的时候好像是如此,她原我以为自己再次穿越到游戏中后就能变化剧情,收获多爱情,虽然最后的结果是——剧情是改了,虽然爱情好像完全也没。和到了最后,她好像但是变化不了心上人和别人在一起的命运。要说自己内心不憋闷那自然而然是假除了单纯的疼痛之外似乎还有一些晕乎乎的感觉。温桓躺在床上翻了个身,此时的困意还在,就在她觉得自己又要继续睡过去的时候,不远处传来的一个声音打断了她的动作。。

作者:萧道尘 状态:连载

类型:短篇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温桓跟随江涯进了青叶台,果不其然看见其他三个人了坐在那边了。是因为平时里大家都很忙,因为如此也可以凑到一起的机会确实是不多见。池离刚看见她的时候就迎了上去,地说:“好些日子都看不见了,你也不记得我来池家看一看我,未免太也太没良心了吧。”温桓笑了笑池离刚见到她的时候就迎了上来,说道:“好些日子都不见了,你也不记得来池家看看我,未免也太没良心了吧。”。...

精彩章节

温桓跟着江涯进了青叶台,果不其然见到其他三个人已经坐在那边了。也是因为平日里大家都很忙,所以如此可以凑到一起的机会确实是不多见。

池离刚见到她的时候就迎了上来,说道:“好些日子都不见了,你也不记得来池家看看我,未免也太没良心了吧。”

温桓笑了笑,说道:“哎呀,毕竟大家都很忙嘛……”

也是才坐定的功夫,温桓刚拿起茶杯喝了一口茶,又听见江涯说道:“方才我听阿砚和景哥说见你去算命了,怎么样,那个先生准不准?”

温桓听到这句话之后一口茶水差点被自己喷出来。虽说是没被喷出来,但也被呛到了,坐在旁边的白乙砚和江涯倒是很好心的过来替她顺背,她又听见江涯和她说道:“阿桓,你慢点……”

“谢谢……我没事。”

感情他们之前就在自己附近?她方才也没看见他们啊。

“之前修景想为你卜卦你倒是不允,现在怎么又想起来跑去算卦了?”白乙砚笑着问道,温桓没敢对上白乙修景的眼神,只是说自己过去随便问问。

“你过去卜算姻缘?”池离问道。

“没有,就是问问这段时间的运势如何。”温桓笑了笑,搪塞到。

“那究竟如何?”

江涯继续问道,温桓不知道怎么的,总觉得今天这几个人说话一个接一个的,像是机关炮一样。于是又笑了笑,说道:“还不错,说起来,你们今天怎么有机会凑在一起了?”

“还不是因为现在才闲下来,前段时间可真的是累死我了……”池离抱怨道。

也是趁着大家准备去吃饭的间隙,温桓叫住江涯。原本是想晚些和他说的,但是她总又担心自己会忘掉。

江涯停下来看着她,说道:“你想走了?”

“嗯,姑且想到别处散散心。”

“也好,那你想什么时候出发?”

“明天。”

“明天?”

江涯似乎是有些惊讶,心中虽然是有些不大开心,但是并未表现出来。

而之后发生的事情似乎有些超出温桓的预料。

更准确的说,温桓是觉得自己要被气死了。

从自己和江涯说自己要来别的地方看看的时候她就没有顺利过。

刚开始是这几个人非要和她一起外出游历。之后便是自己刚有想要试探交流的对象,她身边的这几个人几乎马上就可以和对方交谈起来。

她这次出行的目的可是想要找到一个正缘啊。

他们和对方都聊完了,那要她何用?

再看看自己身边的几个人,温桓有些头疼。

他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起先的时候温桓也还能理解甚至忍耐,但是到了后面她是真的觉得自己有些绷不住了。但是即使是如此,她依旧没有理由能够怀疑对方——就算是她能怀疑得了池离和江涯是故意从中捣乱,但是景哥和砚哥却不是那样的人。温桓仔细的想了想,却又觉得自己愈发想不明白,最后只得先作罢。

而下一秒,在她好不容易又遇到一个与她上前搭讪的算卦先生时,二人才刚聊了几句,一旁的白乙修景似乎是觉得对方对于卦象很有见解,他和那算命先生居然就这样聊起来了。

不行。

不能再这样了。

他们几个绝对是故意的。

一旁的池离似乎是察觉出温桓脸上的表情有些不好看,给她又添了一杯茶。一旁的江涯不知道从哪里变出一个糖人递到她手里。

“阿桓,你脸上看上去不大好,要不要稍微歇歇再走啊?”

池离开口问道,似乎是怕她热,还给她扇了扇风。

“我没事。”

温桓觉得自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几乎都有些咬牙切齿了。

好气啊……

老娘能这么生气还不是因为你们。

现在元娘不在这里,她也没有了倾诉对象,只得先自己忍着。

“算了,我脑袋疼,先回去休息一会,你们自己玩吧。”

说罢也不等其他人反应,温桓便自顾自的先走了。

“涯哥,阿桓好像真的生气了。”

看着温桓离去的背影,池离一时间居然觉得自己有些愧疚。

“这也没办法……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别人给拐走吧?”

一旁的白乙修景似乎是结束了和那算命先生的谈话,也坐了过来。

白乙砚想了想,又问道:“不过话说回来,阿桓这次怎么这么急匆匆的就想着要远行?难道是真的有什么事情?”

江涯笑了笑,脸上的表情有些无奈,开口说道:“我当时也觉得奇怪,她第二天就要离开玄武城。我找人去问了那个算命的老人才知道,她这次出行是过来找夫君的。”

“你问到了?”

白乙砚脸上的表情有些意外。

“不过……找夫君?”

“她问那个老人在哪里能找到自己的如意郎君,那老人其实也是随便一说,没想到她居然还当真了。”

江涯说着,摇了摇头。

四人皆是沉默,对于温桓想要出行的原因他们之前也猜到了一二,但是事实真正的摆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四人心中又多多少少的又觉得有些没办法接受。

“仔细想想,她来到玄武城差不多也有三年了。我本以为她已经适应这里了,却不想她的心里还是念着外面,现在居然……都想嫁人了……?”

江涯还是觉得自己没办法接受这个事实,之前在温桓面前他明示暗示的都不少,但是对方似乎一直都没有意会他的意思。

之前有一天晚上,他拉着温桓一起喝酒。

似乎是觉得那个时候自己的情绪有些上头,他看了看在自己身边坐着的温桓,拉过对方的手,说道:“阿桓,其实……”

“……我真的,很喜欢你。”

“非常非常喜欢。”

“……已经很久了。”

大概是酒壮人胆,他就这样直接的将自己的心意给讲了出来,专注的看着自己眼前的少女,眼中满是深情与柔情。

身旁的少女看了看他,甚至还一把抱住了他的胳膊。

他抽出胳膊,揽过少女的腰,刚以为自己表白成功准备吻上她时,又听见她说道:“我也最喜欢你了。”

“还有阿离。”

“还有阿砚和修景。”

“唔,还有上缘姐。”

江涯愣在那里,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少女根本没有意会自己的意思。

而当他知道原来大家都喜欢温桓的时候,已经是后面的事情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