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30章 敢欺负我家许诺你就死定了

霸道总裁很专情小说:第30章 敢欺负我家许诺你就死定了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02-23 11:20:17
霸道总裁很专情

霸道总裁很专情

一场出乎意料的“附带游戏”,她不想理他,他对她却念念不忘。他就有意无意会出现在她的跟前,她却努力规避,但避无所避。他蛮横而专情,总会在她需或是不需的时候会出现,而“做事手脚麻利点。”打扮时尚的女子说着,四处张望了一番,眼神晦涩。。

作者:鸿无 状态:连载中

类型:奇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派人来盯着,一有线索相关通知我,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打我电话。”明日是允诺父亲的头七,按当地的规矩,头七当日不能够拜祭,因为允诺折衷挑了前晚上过去的。她刚把车挺稳,就望到了明天就是许诺父亲的头七,按当地的规矩,头七当天不能祭拜,所以许诺折中挑了前一天过去。。...

精彩章节

“派人盯着,一有线索通知我,我先走了,有事打我电话。”

明天就是许诺父亲的头七,按当地的规矩,头七当天不能祭拜,所以许诺折中挑了前一天过去。

她刚把车挺稳,就望见了不远处停着的显眼红色玛莎拉蒂跑车,“琪琪!”

身穿黑色小西装的女子摘下墨镜,上去搂住许诺,“在这儿等你好久了!坏丫头,自从当上董事长就连你的好姐妹都抛弃了,胆子不小啊。”

许诺也揽住洛琪的腰,只是柳眉间淡淡的感伤却挥之不去,“这几天太忙了,完全抽不开身。”

“你呀,就嘴硬。”

今天天气阴沉,肃穆的墓园更给人一种压抑之感,姐妹二人相拥着,提着一大堆祭品往许老爷子的墓地而去。

洛琪今天特地等在这里,陪许诺来看父亲,让她倍感温暖。

许老爷子和蔼的笑容贴在墓碑上,像是仍在她们身边般,慈祥的看着她们。

“老爷子,咱家丫头现在长本事了,一个人撑起整片天,公司经营的风生水起,您呀,就放心吧。”

洛琪将水果摆好,转头看向强忍住泪水的许诺,她果然破涕为笑,“爸爸,你别听琪琪瞎说,公司现在不好也不坏,但我会努力去做。”

“又谦虚。”洛琪抢过许诺手里迟迟未放下的祭品,又道,“老爷子,您可不知道,现在外面报纸上全是丫头的报道,说许氏继承人巾帼不让须眉,了不得呢。”

经洛琪缓和,许诺的心情好上不少,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向往日里一样,许老爷子还在,三个人难得坐到一起,不分辈分的闲聊着。

只是,许老爷子却再也无法嗔责两个小女子的顽皮了。

不知不觉天黑了,二人起身要走,洛琪眼尖的看见从许诺不小心从包里掉出的红色本子。

“丫头,结婚证?!”

“啊……”许诺慌忙想要抢过来,“你看错了,看错了!”

“哈,许诺小丫头,你越来越坏了,结婚这么大的事都不告诉我!”洛琪把红本子从左手转到右手,就是不让许诺抢到,“说!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

她脸色一僵,“什么男朋友,你把本子还给我吧,并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到底什么情况啊?”说着,洛琪担忧的翻开结婚证,心里嘀咕着可能是别人的结婚证吧。

“梁慕宸!!”洛琪看到两寸照片上冷峻男子的面容,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我的天,许诺没看出来啊,你们竟然在一起了?”

“你小点儿声,这里是墓地。”

不知怎的,她不想让久眠于此的父亲知道这件事,许诺拉她到墓园出口,“说来话长了,我们确实领了结婚证,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啊!”洛琪捏着结婚证,满满是不爽,“结婚这么大的事,那混小子竟然也不三姑六婆的上门说个媒,就这样把你骗到手了?我靠,MK集团的总裁了不起啊!我要去找那个混小子算账!”

“琪琪,你别激动啊,是我要求隐婚的。”许诺拉住她,生怕她一个健步就冲到了MK公司门口破口大骂。

洛琪脾气本来就暴躁,事关许诺的终生幸福,她一点也不能退让!

“你要求隐婚的?你怎么还不长进啊,傻丫头!男人都是贱骨头,不行,我必须要教训他一顿,你可是堂堂许氏的千金大小姐,坐拥百亿身家的许氏总裁,貌美如花的小可爱,当和外面乱七八糟的女人一样啊,说娶就娶了吗!”

“琪琪,你等等,你听我说。”许诺抱住她,正不知道怎么办,就听冷冷传来另一个人的声音。

“你找我?”他一身华伦天奴定制西装,黑得深沉,冷峻容颜美得不可描述,淡淡抬眸间,散发着高傲气息,左手提着的白色菊花随风飘下一片花瓣,悠悠扬扬萦绕在长腿旁,片刻才落地。

洛琪正了正神色,看向许诺,“你们真的在一起了?”

许诺掩去惊讶的神色,意味深长看了面无表情的梁慕宸一眼,认真点头。“恩,我和他结婚了。”

“小子,看你还有心来看老爷子的份上,我就只问你一句话,你是不是真心对许诺的?”

洛琪刚刚恼,是担心许诺再次被情所伤,她护短,在她眼里,许诺就是个啥也不懂的单纯小丫头,所以她以为是梁慕宸花言巧语骗了许诺,心甘情愿的让许诺连个名分都不要。

毕竟李明旭的事在前,许诺再遇到新一段的感情,洛琪有点提心吊胆的。

当梁慕宸波澜不惊站在二人面前时,就这么一眼,洛琪觉得自己有点想错了,或许,这个人还不算太赖。

相对于洛琪的担忧,许诺的心境却是更加不安的。

梁慕宸会怎么说?

这是个不难却也很复杂的选择题,许诺想,他兴许会冷冷的瞥洛琪一眼,然后什么都懒得说吧。

如果他正面回答这个问题呢?

在许诺看来,梁慕宸是个不屑撒谎的人,那他会当着洛琪的面说,他们两个人之间只是在做一场交易吗?

忽的,许诺紧张起来,她看向梁慕宸,他仍是没什么表情,片刻,才张口。

“你想让我证明,我对许诺的用意?”

“我就问你,你会不会对丫头……”

洛琪的话刚说到一半,就窒息般的被梁慕宸的动作堵的哑口无言。

这个混小子竟然当着她的面直接拉过许诺吻上了!

“喂喂喂,你俩够了啊!”洛琪作势捂住眼睛,扒开条缝,识趣的自己先走了。

留在墓园门口的吻得火热的两人,像是突然变晴天的晚霞下,最绚丽的风景。

梁慕宸霸道,紧紧贴着许诺身子,许诺推不开他,就向后弯腰,梁慕宸一手稳稳托住她的腰趁胜追击,一手摩挲在她乌黑长发里。

“我的回答,满意吗?”

他呼吸急促,声音夹杂着丝意犹未尽的沙哑,许诺一张嘴,他又是轻轻点了个吻在她眉心。

“我和你的交易,要对洛琪保密。”许诺嫌弃抹掉眉心的湿润,答非所问,她不想让自己的好姐妹担心,得益于刚刚梁慕宸的动作,想必洛琪肯定以为他们是真心相爱了。

梁慕宸眸子里闪过些异样,随即点头,把她揽在怀里,“去看看老爷子。”

十分钟前,助理告诉他,许老爷子去世当晚被故意毁坏的视频已经被送去军方的技术部恢复,最快一周就会有结果,与此同时,他加派了人员从许老爷子生前的各方面细节入手,严查此事。

他今天会过来,是知道了许诺成功追回公司钱款的事情,另一方面,他并不认为昨晚许诺泪眼婆娑提起父亲忌日时的表情,悄悄在他心里撬动了一个边角。

二人站在许老爷子墓前,梁慕宸把花奉上,尊敬九十度鞠躬。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处理李明旭?”

许诺蹲下身子,细细把花整理好,“等钱全部到公司账上了,我会考虑把他联合蔡心雅一家贪污的资料交给警方,然后再作打算。”

“记不记得我在老爷子葬礼上对你说的话。”他也坐下去,把给老爷子的白酒打开,慢慢浇在地上。

“冷静。”许诺沉声道,她选择把查明父亲去世真相的事情隐瞒,是她也没有把握是否能做好这件事,如果久久没有结果,她还是会选择先把李明旭绳之以法。

“今天,我再教你另外两个字。”他握住许诺冰凉的小手,目光深邃闯入她视线里,“信我。”

“什么?”许诺定了定神,将他手心温暖带来的慌乱掩去。

“无条件信任我。”

许诺的小九九,他都知道,一直任由着她去,是想让她发泄些自己心中的情感。

但真正让李明旭挫骨扬灰的人,该是他梁慕宸。

“现在惩罚李明旭还为时过早,再过几天,我让你看一出好戏。”

梁慕宸扬眉,笑的肆意邪魅,他要放长线钓大鱼。

“调查我父亲的人也是你,对吗?”

许诺忽然想到从医院录像着手查父亲的死因,是梁慕宸提醒她的,当时梁慕宸说会帮她解决,不过被她拒绝了。

照梁慕宸的性格,继续查下去很正常。

许诺看着他,明明应该戒备,心中却有些莫名的感觉蔓延开来,让她十分不自在。

梁慕宸站起身,伸出手看向许诺,轻轻道,“信任我,就够了。”

如白雪皑皑的苍山,他眼里的沉寂一望无际,千百年来都没有人踏足般,许诺避开他也站了起来,她总觉得自己会一不小心迷失他的眼里。

“带你去见个朋友。”梁慕宸牵住她手,向墓园外而去。

许诺知道挣脱不了他,索性就任由他牵着,倒也暖和,“刚刚琪琪说的话,你都听见了?”

“恩,那个女人说我是混小子。”

“噗嗤。”

许诺笑出声来,梁慕宸平常都是以阳刚一面示人,带点小家子气的说出这个词来,在他冷逸面容上,莫名有种喜感。

“好笑吗?恩?”梁慕宸打开副驾驶,把她塞进去,自己嘴角了扬了扬,开车去市中心的酒吧。

本市最为豪华高格的酒吧——欣帝,音乐躁动,五彩镭射灯下人们谈笑舞动身子,一派嗨翻的景象。

许诺第一次来,有些好奇四处张望着,她知道梁慕宸可能是介意洛琪说他把自己藏着掖着,所以才有了今晚的行程。

“我们去二楼。”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