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一章 唐琦

挚仙小说:第一章 唐琦

编辑:渐渐春风老更新时间:2021-02-23 07:31:23
挚仙

挚仙

一个不像的仙侠之旅,猪脚的执著、智慧,希望能书友们能和力力一同一起见证他的成长。 挚仙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就这样我拜了老爷爷为师,据师父讲他是流云宗的宗主,不过他所谓的流云宗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就是他。所谓的流云心法更是从来没人修炼成功,除了创出这个心法的流云祖师。因为据说是因为流云祖师刚写到筑基期的心法和口诀就直接飞升了,而他的徒弟们修炼祖师写的心法。速度倒是很快,用起各种法诀威力大的更是离谱,可是后继无法。所以就再也没人修炼成功。而师傅也是因为对修仙者很向往,但因为资质不好。在被一个修仙宗派淘汰后,鬼迷心窍的被师傅的师父给拐进了流云宗。。

作者:天士力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的样子,长得还算清秀,而已皮肤黢黑。  此刻少年见妇人语气梗咽,不由得停下来手中筷子,眼中隐隐泛出泪光,但不知道少年仿若忆起什么,眼中闪现出一丝刚毅之色,忍着着也没滴下泪水。  “娘,俺是跟随铲屎官叔一同去,铲屎官叔了在镇上呆了二十年了,到那边有他照“娘,你也快吃,一会就凉了”。...

精彩章节

  “琦儿,多吃点”

  一位妇人,将一块野猪肉夹起,放到少年的碗中,慈爱的说道。

  “娘,你也快吃,一会就凉了”

  少年看着妇人,说道。

  “哎,娘不饿,你快吃吧”

  妇人有点哽咽的说道。

  这是一间一丈方圆的茅草屋,屋内摆放着一张不大的木桌,木桌破旧,木桌周围摆放着四五个木墩子。

  此刻正有一位少年与一位妇人,围桌而坐。桌上摆放着两幅碗筷,还有一盘热气腾腾的菜肴。

  少年一身灰色的布衣,十二三岁的样子,长得还算秀气,只是皮肤黢黑。

  此刻少年见妇人语气哽咽,不禁停下手中筷子,眼中隐隐泛起泪光,但不知少年好似想起什么,眼中闪过一丝坚毅之色,强忍着没有滴下泪水。

  “娘,俺是跟着狗子叔一起去,狗子叔已经在镇上呆了十年了,到那边有他照顾俺,你就放心吧”

  少年拉起妇人的手,轻声说道。

  “要是没有你狗子叔,娘就是自己饿死也不会让你离开娘的,那么远的地方,人生地不熟的,你让娘如何能够放心的下啊”

  妇人说到最后再也忍不住自己的泪水,几乎泣不成声的抱着少年。

  少年见妇人如此,也不禁泪水洒落。

  这少年名叫唐琦,生活在王家庄,王家庄是一个偏远的小村庄,村民都以打猎为生,要是以前日子过得虽然苦了点,但温饱还是不用发愁的,自从这十几年村子里人口的增长,对于口粮也是与日俱增,到如今周围山林里的野兽更是几乎绝尽,导致村民不得不跑到更远的山林里去打猎,这就致使来回的路程大大增加,在这炎炎夏季,有的猎物还没有被带回村庄,就已经坏掉了,而且深入山林,更是导致村子里接二连三的人员伤亡。

  这样的困境,让村民不得不考虑如何生存,所以在几年前就开始在村子里长辈的组织下,有些青壮年村民陆续离开村庄,向着集镇而去。

  狗子叔就是最早一批离开王家庄的人,那个时候狗子叔才十五六岁,一去就是五年之久。五六年前才回来,回来的时候不仅带回来许多布料、米面等,还给他爹带回来一位漂亮的儿媳妇,当时可把村子里的人羡慕的要死。

  这次已经是狗子叔第二次回来了,按照以往的规矩,每次在外闯荡的人回到村庄,到走的时候,都会带上几个年轻后辈,一起离开,这样不仅可以为村子里减轻生活负担,也可以让刚离开村子的年轻人,在外有人照应一二。

  唐琦今年十三岁,本来就是要出去闯荡,也要等到十五六岁,只是唐琦家境特殊,所以不得不提前。

  唐琦兄弟姐妹四人,唐琦排老大,还有两个弟弟,一个妹妹,母亲自从生完妹妹,身体就一直不好,家里所有的担子,都落到父亲一个人的身上,致使唐琦一家人生活艰难异常。

  恰巧狗子叔这次回来,唐琦的父亲不得不找到狗子叔,希望狗子叔能够带着唐琦一起离开。

  “哎”

  一声叹息声,将相互依偎在一起哭泣的唐琦母子惊醒。

  只见一位身高七尺的壮汉,推门走了进来,此人就是唐琦的父亲唐书元。

  唐书元来到木桌前,坐了下来。

  “琦儿,刚刚你狗子叔来告诉俺,说明天寅时出发,你还是赶紧吃完饭,去休息吧”

  “是,父亲”

  唐琦的父亲唐书元,本来是一位教书先生,只是现在村子里生活艰苦,再加上许多青壮年都离开了村庄,致使打猎的时候人手减少,所以不得不停止教书,与村民一起进山打猎,现在只是偶尔教教村子里的孩子们读书识字。

  据唐琦的父亲所说,其实唐家是外乡人,只是不知多少辈以前,唐家老祖才搬迁到这里,刚到这里的时候唐家还算富裕,并且族人尚且还有数十人,只是家道中落,一代不如一代,导致现在唐家就剩下唐琦一家,就是连生活都艰苦异常。

  唐琦草草的吃了几口,就告别了父母,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躺在草席上,望着身旁的弟弟妹妹,唐琦不禁有些恍惚,这一切都将要结束了吗?

  。。。。。

  “琦儿,起床了”

  “琦儿?”

  “嗯?娘,这就起来”

  正睡得朦朦胧胧的唐琦,听到母亲的叫喊声,慌忙的爬了起来。

  唐琦起床梳洗一番,来到正堂,刚好见母亲端着一碗米粥,放在木桌上。

  “娘,这米粥就留给弟弟妹妹吧,俺不饿”

  望着木桌上的米粥,唐琦说道。

  要知道在王家村,一碗米粥可是比兽肉还要贵重,兽肉还是可以打到的,而这米却是要跑到十里外的鲍家庄才可以用兽肉换到,在王家庄只有产妇才会有机会喝到米粥,平时都是喝一些野菜粥。

  “你就喝吧,锅里还有些”

  望着母亲那忧伤的面孔,唐琦默默无言。

  “琦儿,你去你父亲那里一趟,你父亲有话要和你说”

  待唐琦喝完米粥,妇人一边收拾碗筷,一边对唐琦说道。

  “嗯”

  来到院子里,只见父亲坐在石头上,手里拿着一个木盒,正注视着木盒,发呆不语。

  “父亲”

  唐琦轻声唤道。

  “恩?琦儿”

  听闻唐琦的呼唤声,唐书元才回过神来。

  “琦儿,此次出门,路途遥远,且环境生疏,你自己要多多注意才是”

  唐书元望着唐琦,轻声说道。

  唐琦望着父亲的面孔,黯然泪下。唐书元平时对唐琦教导极严,平时对唐琦的话语不是甚多,关心的话语更是极少,唐琦骤闻此话,内心的波澜,那是可想而知的。

  “父亲,孩儿知道了,孩儿走了以后,你也要多多注意身体”

  唐琦跪在父亲的面前,哭声说道。

  “呵呵,好。这是我们唐家祖上传下来的,传到为父手里已经不知经历了多少年,你要收好,切记不能弄丢了”

  唐书元看着跪在面前的唐琦,严声说道。

  看着父亲递过来的木盒,唐琦不禁有些呆愣。

  这木盒唐琦也只是见过两次,每次见到,父亲都是视若珍宝,轻轻擦拭一番,就收起了,决不让别人触摸,怎么这次就交给自己了。

  看着呆愣住的唐琦,唐书元内心不禁酸楚异常。

  唐琦是他第一个儿子,也是性格最像他的一个儿子,虽然平时要求严格,但见到他一天天成长,内心也是异常喜悦。这木盒是其祖上传下来的,虽然从未有人打开过,但他也知道这木盒里面的东西定然是个宝贝。这木盒存在如此之久,竟然没有丝毫破损,而且将它放在房间里面,房间里竟曾未有出现过虫蚁之类,甚是神奇。

  此次将其交于唐琦也是经过慎重考虑的,从王家庄到龙潭镇有一百多里的路程,而且沿途多是山路,异常难行,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从王家庄出去的青年,都会有十之二三死于沿途的道路上,这也是为什么出去的人很少回来的根本原因。

  这木盒虽然贵重,但是儿子的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如果其能帮助儿子化解危险,相信唐家祖宗若在天有灵,也会感到欣慰的。

  半个时辰过后,唐琦背着包裹,望着渐渐远去的村庄,唐琦内心酸楚而又兴奋着。

  此次与狗子叔一起外出的一共六个人,平均年龄都是十五六岁,唐琦是最小的一个。

  “唐琦,害不害怕吗?”

  一个三十来岁的胡须大汉,见唐琦走在最后,笑声说道。

  “有狗子叔在,俺才不害怕呢”

  这胡须大汉就是唐琦的狗子叔,狗子叔本名姓王,叫王铁树。虽然在唐琦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王家庄,但是五年前回来过一次,唐琦对其多少还是有点印象的。只是此次王铁树回来却没有带上自己的媳妇,听说其现在有一个四岁大的儿子,想来山路多险,王铁树也是害怕凶险。

  “呵呵,不害怕就好”

  “狗子叔,那龙潭镇很大么?”

  众少年见王铁树很和蔼,不禁有人问道。

  “龙潭镇有我们王家村几十个大,而且人很多,道路也很宽敞,镇上不仅有酒楼,还有布店、戏院等等等等,反正只要你们努力干活,那就不愁吃不愁穿,说不定啊,等你们长大了也能娶一房漂亮的媳妇,哈哈”

  王铁树见众人向往的表情,不禁哈哈大笑。

  “那叔俺们要多久才能到龙潭镇啊”

  一个少年问道。这少年也姓王,是王铁树的亲侄子,一群人中和唐琦的关系也是最好的一个,今年十五岁,比唐琦大两岁。

  “从俺们王家庄到龙潭镇有一百多里路,以俺们的速度大概也要五天左右,只是这山路难行,而且还有好多野兽,虽然俺已经来回好几次了,但俺们一定要小心,你们也千万不要乱跑,知道么?”

  说道野兽,王铁树也不禁严肃起来。

  “知道了”

  众少年见王铁树如此严肃,不禁齐声喊道。

  直到太阳下山,众人才在王铁树的带领下,找了一个山洞,停了下来。虽然走了一天,但这一群少年都是吃苦长大的,虽然很累,但也能坚持得住。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