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0章 恶人先告状

至尊强人小说:第10章 恶人先告状

编辑:旧梦拾遗更新时间:2021-01-14 19:02:33
至尊强人

至尊强人

他拥用天尊彻地的本事,为了承诺兑现童年时的承诺,心甘情愿放下自己一切,成了登门女婿,却万般被辱。一直到有一天……完事了他正刷新砍价消息呢,一个靓丽的身影风风火火的闯进厨房,冷冷的对他说道:“姓林的,你脑子进水了还是嫌自己给我们家丢的人不够大,竟敢把砍价链接往我们家族群里发?”。

作者:林剑剑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林文也没主动取得联系杨展翅腾飞,一是没到请“首富”亲自出马的时候,杀鸡不需要宰牛刀。二是他想锻练自己,的话所有的事情都不指望别人帮着处理方式,只明白坐享其成,后来是简单轻松了,可最后会变但想到陈松生死未卜,他的心弦被拨动,临时改了主意:“杨师兄,见面礼什么的真不用了,你要愿意就帮我个忙吧。我今天无意间连累了一个叫陈松的朋友,现在他失踪了……”。...

精彩章节

林文没有主动联系杨腾飞,一是没到请“首富”出面的时候,杀鸡不用牛刀。二是他想锻炼自己,如果所有的事情都指望别人帮忙处理,只知道坐享其成,当时是轻松了,可最终会变成废物。

但想到陈松生死未卜,他的心弦被拨动,临时改了主意:“杨师兄,见面礼什么的真不用了,你要愿意就帮我个忙吧。我今天无意间连累了一个叫陈松的朋友,现在他失踪了……”

“找人是吧?包在我身上!”

杨腾飞答应的很爽快,听起来信心十足。

林文稍稍松了一口气。

挂掉电话下了楼,隐约在来往的行人间看到了雷子的身影,再一看又不见了……

第二天,林文早早起床,打算出去找陈松。

但苏秋月一家三口人,都没有急着去上班,把他叫到客厅里坐下。就跟开家庭会议似的,一家之主郭翠兰率先以命令式的语气说道:“林文,我问你几个问题,你必须如实回答!”

林文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我尽量吧。”

“林文,你这是什么态度?要是你真想把老爷子接过来,就老实回答问题,让我们知道你的底细。要不然,我们日子过的好好的,凭什么要我们稀里糊涂的跟你一起冒险?”

“不用了。”

“什么叫不用了?你给我说清楚!”

郭翠兰一脸惊诧。

她为了权衡把苏建军接到家里来的利弊,昨晚几乎没合眼。

熬了一个通宵终于下定了决心,林文却来个不用了。

这不是浪费感情、浪费精力吗?

苏永峰昨天得知了林文的想法之后,也没有闲着,想方设法的打听到了林文在益元疗养馆抢救罗锦程的详细经过。前半段是越听越觉得离谱:哪有什么都不做、只是把人的手腕按着做急救的?

了解到罗锦程醒来后对林文的态度,苏永峰豁然开朗:原来这世上真有稀奇古怪的急救方式!

此刻苏永峰意识到事态快失控了,连忙遏制住郭翠兰的怒火,苦口婆心的劝说道:“这人啊,谁还没有点压箱底的秘密?咱就别逼问林文了,这就去接老爷子吧,我觉得……”

“等一下!”郭翠兰死死的盯住了苏永峰,“你压箱底的秘密是什么?”

“我……翠兰,注意重点啊!”

苏永峰差点爆了粗口。

同为女人的苏秋月,都被郭翠兰清奇的脑回路雷的外焦里嫩:“妈,咱正事儿都还没商量好呢,你就别打岔了行吗?”

这时林文接过了话茬:“就算你们都愿意把爷爷接过来,大伯也不会放人。”

林文昨晚就分析到这一点了。

昨天他在益元疗养馆抢救了罗锦程,苏永梅作为见证者,肯定会把他懂医术这一讯息汇报给苏永山。而苏永山呢,都敢对陈松下毒手,可谓心思缜密、心狠手辣,怎么可能给他医治苏建军的机会?

从一开始,苏秋月一家人就失去了主动权,只能被苏永山牵着鼻子走。

苏秋月大概猜到了林文的顾虑,依然没有放弃,坚定的说道:“林文,你不是不喜欢半途而废吗?咱还没有去找大伯商量,怎么就能确定他一定不会放人?我觉得罗总昨天在电话里说的有道理,哪怕只有一线希望,都应尽力争取!”

林文点着头应道:“可以啊,我愿意陪你们走一趟。”

“那咱这就动身!”

苏秋月说完就起身了。

郭翠兰也慢慢站了起来:“这是你们几个人决定的啊,要是出了岔子,可别指望我给你们分担责任……”

九点半,林文等一行四人,赶到了苏建军家,现在已经变成苏永山的家了。

苏永山坐在客厅的主位上,意味深长的盯着林文看了一眼。

林文四下打量一番,总感觉这里怪怪的,似乎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苏永峰在苏秋月和郭翠兰的眼神示意下,走到苏永山旁边坐下,按着提前打好的腹稿说道:“大哥,自打老爷子的病情加重,辛苦你们一家人了。虽然老爷子分到了你家,但我也是他的儿子,于情于理,都该尽尽孝道。我想把他接到我家住几天,这样你们一家人也能休息休息。”

“永峰,现在知道尽孝了?早干嘛去了?”

苏永山扭了扭脖子,忽然眼神一凛,扬手将茶杯摔在了地上,厉声喝道:“正好我也有件事想跟你们求证,要是这事儿处理不好,不仅你们接不走老爷子,连你们也都别想离开这儿!”

话音刚落,门外就传来密集的脚步声。

不到一分钟,就有十来个年轻汉子冲进来,在门口一字排开。

个个精壮如牛,目光如炬。

一看就知道,那都是练家子。

苏秋月一家三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住了。

苏永峰已经站起来了,盯着汉子们看了看,紧张兮兮的问道:“大哥,你……你什么意思?”

郭翠兰也扑过去质问起来:“大哥,你想把我们一家人都扣留了不成?”

苏秋月同样嗅到了危险的气息,暗暗开动脑筋分析当前局势的时候,无意间注意到,林文的面部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还是那么气定神闲,就跟那些虎视眈眈的汉子们压根儿不存在一样。

她想不通,林文那看着不像是伪装出来的底气,到底是哪来的?

林文伸手将苏秋月拉到身后,微笑着说道:“放轻松,有我在,保你没事。”

很平静的一句话,却在苏秋月心里激起了涟漪。

这时,苏永山再次开口了:“我已经查证过了,老爷子确实留了遗嘱,但疑问重重。又不是我们苏家没人了,老爷子为什么要把遗嘱交给一个废物?还有,老爷子并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那他为什么刚立了遗嘱病情就加重了?”

郭翠兰浑身一僵:“大哥,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说完了,接下来,是你们为我答疑解惑的时间。”

苏永山说完,点上一支香烟,惬意的抽了起来。

苏永峰一家人的神经却都绷紧了,围在一起轻声嘀咕起来。

林文没有参与讨论,上前一步,缓缓说道:“大伯,恶人先告状是吧?行,既然你想玩,那我就好好陪你玩玩儿……”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