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8章 班门弄斧,不是找死吗?

至尊强人小说:第8章 班门弄斧,不是找死吗?

编辑:旧梦拾遗更新时间:2021-01-14 19:02:33
至尊强人

至尊强人

他拥用天尊彻地的本事,为了承诺兑现童年时的承诺,心甘情愿放下自己一切,成了登门女婿,却万般被辱。一直到有一天……完事了他正刷新砍价消息呢,一个靓丽的身影风风火火的闯进厨房,冷冷的对他说道:“姓林的,你脑子进水了还是嫌自己给我们家丢的人不够大,竟敢把砍价链接往我们家族群里发?”。

作者:林剑剑 状态:连载中

类型:历史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苏永梅疾步跳离,白了倪宏才几眼道:“缓和点,要不然让人看见了了怎么办?上一次那事儿,你助理七成就明白,他像是又很祟拜林文,很可能会会告发!老倪,这可不能够大意,要妥善处理处倪宏才把手举到鼻子前吸了吸,忽然目露凶光。。...

精彩章节

苏永梅快步跳开,白了倪宏才一眼道:“收敛点,要是让人看见了怎么办?上次那事儿,你助理八成就知道,他好像又很崇拜林文,很可能会告密!老倪,这可不能大意,必须妥善处理!要是东窗事发,你我都没好果子吃!”

“我知道了。”

倪宏才把手举到鼻子前吸了吸,忽然目露凶光。

苏永梅则拨通苏永山的电话,及时做了汇报……

另一边,由于到饭点了,罗锦程邀请林文到自家最高档的餐馆共进午餐。

罗俊博对林文既感激又敬佩,全程微笑陪同。

而罗俊豪,认为是林文害得自己丢尽脸面,心里压着火呢,就没去。

林文吃了饭,还获赠了一张锦味餐饮最高级别的会员卡。

下午两点半,林文来到罗锦程家里,仔细检查了手串配套的貔貅手把件后,确认没问题,但还是有些担忧:“罗总,你有没有带着手串去过不干净的地方?比如墓地、停尸房或者死过人的地下室之类的?”

罗锦程想了想,摇头道:“没有啊。林文,我这到底怎么个情况?”

“罗总,你是不是自从戴上手串,就感觉很累,总是睡不够?”

“对呀!我去医院做了检查,什么都没查出来。我以为只是劳累过度,就采纳了苏老爷子的建议,去倪宏才那里做调理。”

“是你手串上依附着不干净的东西,在持续吸收你的阳气。人体的阴阳之气,乃是立命之本,决定着人的状态和气质,也掌控着人的肉身和性命。阳气被外物吸收的显著特征,就是打不起精神。一旦阳气被吸收的过多,超过因人而异的临界值,要么患上现代医学查不出来的怪病,要么当场死亡。”

“原来阴阳之气切实存在啊,今儿我是长见识了!”

“罗总,你已无大碍。改日我再给你配几副药,保你恢复如初!”

“感谢感谢!”

罗锦程喜不自胜,但看到桌上的手串和手把件,又紧张起来:“老话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果真不假啊。现在我一看到这两个小玩意儿,就瘆的慌。林文,你能镇得住它们,如不嫌弃,我就转送给你吧。”

林文点了点头:“恭敬不如从命,那我就收下了。”

罗锦程立即把包装盒取来交给林文,和林文互留了手机号码,又“唰唰”的签了一张支票:“林文,区区几万块钱的东西,可不足以报答你对我的救命之恩。这是一千万,请务必收下。”

“罗总,我已经收了手串和手把件,支票就不用了。告辞!”

本来林文还想提醒罗锦程提防送手串的人,但转念一合计,罗锦程那么精明的人,肯定能考虑到这一点,他就没有多此一举。离开罗家,赶到苏家的鼎盛建材公司,进到苏秋月的办公室,随手把锦盒放在桌子上,直入主题:“秋月,把爷爷接到咱家来怎么样?”

林文通过今天的见闻分析到,苏永梅和倪宏才的关系好像不一般,可能是他们合伙坑害了苏建军。

而苏永梅,又是站苏永山那边的。

要不是这样,以苏永山的尿性,断然不可能给苏永梅分百分之二十四的股份。

毕竟苏永梅都嫁出去了,严格来说都不算苏家的人了。

连苏建军的遗嘱上,都没说给苏永梅股份。

苏永山作为“匪首”,多半是苏建军被坑害一事的策划者,最起码是知情者。

也就是说,苏建军正躺在“匪窝”里。

这也是林文拥有让苏建军康复的本事,却没急着施展的原因。

当前苏建军没有性命之忧,要是康复了,可就说不准了。

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先将苏建军从“匪窝”里拯救出来,再行医治……

苏秋月不知道这些状况,摇着头说道:“林文,你是不是以为就你有孝心?要是爸妈同意,我早把爷爷接家里来了,还用得着你说?爸妈不同意,也不是他们不孝,而是情况不允许。爷爷得了重病,要是在我们家出点什么事,哪怕不是我们造成的,大伯肯定也会借题发挥,趁机将我们一家人逐出家族都不稀奇!”

林文挠了挠头应道:“如果我能治好爷爷的病呢?”

“就你?吹牛不打草稿,也不怕闪了舌头!”

“秋月,这你就大错特错了。我浑身上下,有三个地方绝对闪不了。第一个就是舌头,第二个是腰,还有一个……不可描述。”

林文说话间,低头看了看裆部。

苏秋月被林文的“不可描述”激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

正要开骂,碰巧从外面路过的苏永峰,闻声推门冲了进来:“发生什么事了?”

“咳咳……”

苏秋月俏脸一红,可不好意思把林文的荤段子说出来。只得压住火气,捋了捋耳边的头发应道:“林文想把爷爷接到咱家来,还说他可以治好爷爷的病,我正跟他理论呢。”

苏永峰听完,狠狠的瞪了林文一眼:“你在我家住了十多年,你有几斤几两,我能不知道?即便你出去那些年学过医术,就你这年纪,医术还能比医院那些资深专家高?林文,别以为你把着遗嘱就可以在家里指手画脚。你不嫌事儿大,那是你的事,但别连累我们!”

林文也是无奈了:“爸,要是我说我今天把罗锦程老爷子从鬼门关拉了回来,你会不会以为我疯了?”

“你还知道自己疯了啊?你要是能救人,我就把这玩意儿吃了!”

苏永峰撂了狠话,随手把林文放在桌上的锦盒拿了起来,打开一看,目光立马就被里面的东西吸引住了:“看着像是黄花梨啊,做工还如此精致,肯定老值钱了。秋月,这东西哪儿来的?”

苏秋月指了指林文应道:“是他的。”

“他的啊?难怪手把件花里胡哨的,典型的靠造型忽悠外行的地摊货。林文,这种市场价不超过二百块钱的垃圾货,你自己偷着玩玩也就罢了,还好意思拿到公司里来显摆?我替你扔了算了,免得让人看笑话。”

苏永峰说完,就把忽然由“精致”变的“花里胡哨”的手把件丢进了垃圾桶。

林文懒得做无谓的解释,直接拿出手机,拨通了罗锦程的电话……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