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二十章 巨龙(下)

仙踪小说:第二十章 巨龙(下)

编辑:书信起笔更新时间:2021-01-14 07:22:59
仙踪

仙踪

全书以主人公对‘何为正道、何又为邪魔’的迷茫、去探寻作为故事的发展主线,叙说其在修佛不断成长过程中对正魔之分看法的渐渐逐步转变,直到对正邪之分迷茫的彻悟。另以第一男主萧逸辰与天帝简言之的命运之争为暗线,配以与碧游宫公主苏墨凝的感情纠葛横贯一直,呈现出天、“小秃驴,别跑,有种你给我站住,敢偷我的钱!”。

作者:真爱不打烊 状态:完结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条龙受此一击,放佛遭重创,但见它想争扎着抬脑袋,无可奈何适才那突如其来的电流好像将它全身的力量抽干了通常,这条龙的脑袋就那么有心无力的晃荡了几下,终于等到,扑通一声,竟晕了过去的。  看见眼前的这条龙少顷之间竟遭遇如此重击,不高兴尽失,看到眼前的这条龙须臾之间竟是遭受如此重击,生气尽失,萧逸辰不由恨由心生,心中暗暗骂道,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歹毒,不但将这条龙生生禁锢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还要设置下如此可恶的禁制,一有异动,便要让它身受这无端的极刑之苦。。...

精彩章节

  这条龙受此一击,仿佛遭到重创,但见它想要挣扎着抬起脑袋,无奈方才那突如其来的电流似乎将它全身的力量抽干了一般,这条龙的脑袋就那么无力的晃悠了几下,终于,扑通一声,竟是晕了过去。

  看到眼前的这条龙须臾之间竟是遭受如此重击,生气尽失,萧逸辰不由恨由心生,心中暗暗骂道,是什么人竟然如此歹毒,不但将这条龙生生禁锢在这不见天日的地方,还要设置下如此可恶的禁制,一有异动,便要让它身受这无端的极刑之苦。

  可恶!当真可恶!

  难道又是那个霸道的小妖女所为?

  想起苏墨凝那些残忍的对付自己的手段,萧逸辰不禁冷哼一声,当今世上,恐怕也只有如她这个小妖女一般的魔教妖人方才会做出如此人神共愤的事了。

  哼,小妖女要它在此受此酷刑,遭受这般折磨,我偏偏要不让她随了心愿!

  念及此处,萧逸辰连忙稳住心神,向这条龙靠了过去,受到方才这条龙身上笼罩着的透明链条的警醒,萧逸辰这次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去碰它了。

  但见萧逸辰缓缓蹲下身子,细细向这条龙脑袋上瞧去,只见此刻原本光滑的皮毛已是光泽不再,取而代之的是隐隐可见的一层焦黑之色,淡淡的焦糊之气也是在这不大的空间里慢慢充斥,隐约可闻。

  看到如此令人惨不忍睹的景象,萧逸辰不禁眉头一皱,未曾料想,那突如其来的电流竟然一强如斯!

  看来想要解救这条龙,唯有破除它身上的禁制这一条路可行,而这其中最为重要的关键所在,自然就是要找到水晶链条的尽头了。

  想到这里,萧逸辰连忙起身,顺着这条龙脑袋上水晶链条的方向看去,只见不远处,纵横交错数十条水晶链条的尽头就那么牢牢的钉在石壁之上,而后不见了踪影。

  难不成要我生生将这链子从这石壁之中拔将出来不成?

  想起方才这条龙因为自己一不小心的触碰而带来的伤害,萧逸辰心头不禁冷汗直冒,姑且不论自己有没有那么大的气力将其取出,单单这道厉害的禁制再次发作的话,也足以要掉这条龙的性命了。

  咦?这是什么?

  就在萧逸辰无计可施之际,但见眼前原本散发着碧绿光芒的石壁之上竟有一块凹陷下去的石头看上去有些与众不同。

  但见这块石头看上去如同成年人的手掌一般模样,甚至就连其掌心的纹理都能看的一清二楚,若不是萧逸辰心细,恐怕也发现不了这块与众不同的石头。

  在好奇心的驱使下,萧逸辰竟是缓缓伸出右手,慢慢把手掌按了上去。

  轰隆~轰隆~

  萧逸辰手掌刚一发力,但听几声巨响从眼前的石壁之上传来,吓得萧逸辰连忙退后几步。

  定睛一看,但见原本看上去牢不可破的石壁之上竟是生生裂开,开出了一道门来,刹那间,石壁之后似有白光涌入,甚是晃眼。

  想不到这石壁之中竟是藏有这等机关,这突生的变化着实让年小的萧逸辰吃了一惊。

  待到萧逸辰眼力稍稍恢复,只见他拍打了下因为石壁开裂而掉落在身上的尘土,竟是壮着胆子一个跨步,走了进去。

  好冷…

  甫一进入这石壁后独立的空间,萧逸辰顿时感觉一股彻骨的寒气迎面袭来,萧逸辰不禁打了一个寒颤。

  萧逸辰使劲搓了下自己的双手,眼神不由自主的顺着石壁瞧去,但见原本在洞外消失在石壁之上的一条条水晶链条此刻竟是透壁而出,蜿蜒曲折,牢牢的缠绕在这独立空间正中央的一块巨石之上,想必那就是水晶链条的尽头吧?

  咔~咔~

  萧逸辰此刻身上寒意未消,正在出神之际,几声轻微的异响却从背后隐隐传来,萧逸辰心头一紧,暗叫一声,不好。

  未等萧逸辰回头,伴随着这轻微的异响,但见原本已然打开的石门竟是砰地一声关了起来。

  想不到须臾之间的功夫,自己竟然又莫名其妙的被困在了另外一个地方,而且这地方面积看上去虽然比方才的洞穴大了不少,但除了方才看到的那一块缠绕着水晶链条、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巨石矗立在萧逸辰不远处外,便再无它物了。

  而且不知道是不是不远处的那块巨石的缘故,这里竟是寒冷异常,就算一时三刻自己不被饿死,恐怕也会冻死在这里,念及此处,萧逸辰向双手之上吹了一口暖气,试图给自己增加一丝热意,而后向远处的巨石看去。

  远远望去,但见这块巨石矗立在这空间的正中处,缓缓散发着白色的光芒,想来也是这块巨石的原因,方才让这块巨大的空间不至于陷入黑暗之中。

  被困在此处的萧逸辰此刻别无他法,而且困住那条龙的水晶链条的尽头貌似就在不远处的巨石之上,想到这里,萧逸辰只得硬起头皮向这块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巨石慢慢走去。

  这一走不打紧,接下来发生的事却让萧逸辰始料未及,未等他靠近巨石,萧逸辰已是感觉到了巨石那异常威猛的气势,甚至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错觉,萧逸辰看着眼前的巨石时间久了,竟会有一股莫名的悲楚之意涌上心头,而且越是靠近巨石,内心的这种感觉愈发强烈。

  此刻整个空间似乎也是受到巨石的影响一般,与方才巨龙所在的地方相比,巨石所处的这个空间更是静的可怕。此处空间独立,按常理推测断然是不会有水汽的流通,但不知为何,巨石的四周竟是结有一层薄薄的冰霜,萧逸辰此刻虽是距离巨石还有一段距离,但巨石之上隐隐散发而出的透骨寒意和内心深处产生的悲楚之意,却让萧逸辰有点吃不消了。

  萧逸辰深吸一口气,强行平复了一下心境,而后就这么慢慢的、慢慢的向巨石继续走去。

  这段原本看上去不是很远的距离,令萧逸辰没有想到的是,走将起来竟是如此的吃力,萧逸辰每前进一步,心中的那股悲痛之意便加重一分,也幸亏萧逸辰性情坚忍,换做他人恐怕早已是精神崩溃了。

  在感受着心灵上摧残的同时,萧逸辰每一小步的前进,自己都仿佛要用尽全身的力气一般,那透骨的寒意更是不断地侵扰着萧逸辰的身体,如果当日苏墨凝那把寒匕所给自己的感觉是肉体上的,那这块神秘巨石所给萧逸辰的折磨却是灵魂上的。

  灵魂,在那一刻,恍若冰封!

  原本须臾便至的路程,萧逸辰走了约莫一刻钟方才到达,而在这个缓慢的过程中,萧逸辰不曾注意到,这一路走将下来,他已是眉发皆白,薄薄的一层冰霜更是笼罩了自己的周身。

  感受到越来越重的压力,特别是心中悲苦之意愈加浓烈,萧逸辰深知再这样下去自己随时都有可能崩溃的可能,料知所剩的时间不多,萧逸辰不敢再做过多的思量,只见他费劲周身的最后一丝气力,慢慢转过身来,向巨石背后走去,而这里,恰恰是错综盘复的透明水晶链条集结的尽头。

  忽~

  萧逸辰方一到达巨石的背后,但觉似乎有阵阵清风拂过面颊,融化,冰解,灵魂上方才被赋予的沉重枷锁在这一刻悄然释解。

  但听噗通一声,萧逸辰终究还是耗尽了气力,竟是跌坐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周身上下的寒霜更是瞬间融化,湿透了萧逸辰的衣衫,乍看上去,整个人已是虚脱了。

  萧逸辰待到稍稍休息了一下,微微低首向水晶链条的尽头看去,这一看不打紧,眼前的景象却是让萧逸辰一呆。

  但见透明的水晶链条的尽头此刻正被散发着白色光芒的巨石牢牢压住,不留一丝缝隙,而更让萧逸辰吃惊的是,在链条与巨石的结合处,却是贴满了各种形色相异的符印。

  与父亲在茅草屋居住之时,萧逸辰也曾见过父亲用笔画出过各种形状怪异的符印去与山下的人们消灾解难,而此处的符印,虽然乍看之下与父亲所画并无二致,但细细看去,却也能发现其中的不同,父亲的符印是用金笔所画,而这里的,虽然样式与父亲的符印相同,但不同的是,这里的符印却是清一色的紫色符印,而更重要的,这里的符印,看上去怎么、怎么如此破旧?就像、像是自己到来之前刚刚被人破坏过一般。

  难道在此之前有人已经来过了这里?如果来过这里,既然将这符印破坏至如此模样,定然是要救那条巨龙的,那他又是为什么单单只是破坏,却并未将这里的符印直接毁去呢?

  难道是有人故意为之?

  心中想到这一层,萧逸辰心头不禁一惊,总觉得这件事有什么被自己遗漏的地方,但任凭他小小年纪,却终究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