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六章 暗殇(下)

仙踪小说:第十六章 暗殇(下)

编辑:书信起笔更新时间:2021-01-14 07:22:57
仙踪

仙踪

全书以主人公对‘何为正道、何又为邪魔’的迷茫、去探寻作为故事的发展主线,叙说其在修佛不断成长过程中对正魔之分看法的渐渐逐步转变,直到对正邪之分迷茫的彻悟。另以第一男主萧逸辰与天帝简言之的命运之争为暗线,配以与碧游宫公主苏墨凝的感情纠葛横贯一直,呈现出天、“小秃驴,别跑,有种你给我站住,敢偷我的钱!”。

作者:真爱不打烊 状态:完结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李四不敢待慢,急忙地说:“小姐,您除了什么盼咐?”  “适才你说你没见过那个小乞丐,那他现在的人在哪儿?我要见他!”苏墨凝这时才忆起李四适才有提及萧逸辰,而此刻却看不见他人影,不由得出声再次询问道。  “这…他…他了坠下后山山崖,怕是已是凶“这…他…他已经坠落后山山崖,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李四支支吾吾的说道。。...

精彩章节

  李四不敢怠慢,连忙说道:“小姐,您还有什么吩咐?”

  “方才你说你见过那个小乞丐,那他现在人在哪儿?我要见他!”苏墨凝这时才想起李四方才有提到萧逸辰,而此刻却不见他人影,不禁出声询问道。

  “这…他…他已经坠落后山山崖,恐怕已是凶多吉少了。”李四支支吾吾的说道。

  “什么?”苏墨凝大喝一声,连站在她身旁的玉伯都未曾见过她如此失态。

  “小姐,这…他…”李四冷汗直冒,吞吞吐吐地想要解释。

  不等李四说完,苏墨凝却仿佛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原本紧张的神情已是烟消云散。只见她微微侧身对李四淡淡说道:“好了,这里没什么事了,你下去准备吧!”

  “是!”李四如蒙大赦,连忙转身,一路小跑,向大厅外去了。

  “他就这么轻易的死了吗?”苏墨凝心下一急,似呓语,似责问,声音却是如蚊蚋一般,只有她自己能够听到。

  “小姐,你…”看到苏墨凝眼神突然变得迷离、涣散,玉伯心知不妙,正待发问。

  不料连日来接连的打击及山庄所发生之事竟是让苏墨凝这小小的孩童已是心力交瘁,未等说话,苏墨凝只觉两眼一黑,脸色苍白,身子笔直的后仰,却是极度劳累之下晕了过去。

  玉伯连忙上前扶住,细细查看一番,确定苏墨凝只是昏了过去,并无大碍,才感到心下略宽。

  玉伯弯腰缓缓将苏墨凝抱起,正待要向内堂走去。

  ‘啪~’

  只听一声轻响从身下传来。

  玉伯连忙回身看去,但见一物从苏墨凝的袖口之中滑落而出,掉落在地上。

  但见此物却是一颗浑圆的珠子,珠子上面隐隐有瑞气缠绕,一看便知不是普通之物。

  玉伯匆匆扫了几眼,却是浓眉一紧,神情不由为之而变,但他终究没再多想什么,弯腰将珠子捡起放入苏墨凝的袖口之中,而后抱着她缓缓向内堂走去。

  ※※※※※

  窗外似有淡淡月光照进来,像珍珠跌落玉盘似的洒了一地,映的闺房之内一片银白之色。

  而闺房之内也只是简简单单的摆设着几件日常生活中的用品,一盏昏暗的油灯被安放在床前的木桌之上,似有阵阵凉风透过窗户袭来,不时跳动的火焰看上去仿佛随时都会被吹灭。

  但此刻闺房之内的这名女童却是对此不甚在意,只见她端坐在灯前,双手之中捧着一物,不断把玩,细细瞧去,却是一颗浑圆透明的珠子。

  但见女童两眼直直的看着手中那颗圆润的珠子,眼神之中有些许的迷茫,而原本清秀的面庞之上亦是愁云满布,小小年纪竟似有超过同等年龄孩童的心思。

  吱呀~

  一声轻响传来,原本紧闭的房门已然打开,一位半大老者缓缓走了进来,却是白日那位被众人唤作‘玉伯’的管家。

  女童看到老者进来,微微一愣,整理了一下思绪,而后她慢慢说道:“玉伯…”

  这个女童不是别人,正是白日在大厅之中昏迷过去的苏墨凝。

  玉伯看了一眼苏墨凝,眼神中充满了关切之意。

  只听他缓缓说道:“小姐,你…还好吧?”

  “我…”

  苏墨凝刚要说些什么,不料喉间仿佛有什么堵住了一般,竟是说不出的难受。

  玉伯看到此种情景,不禁缓缓来到苏墨凝身前,轻轻拍了几下她的肩膀。

  这一拍不打紧,苏墨凝竟是如同受伤的孩童一般,双手紧紧的抱住玉伯,轻声呜咽起来,满腹的委屈在那一瞬间悄然释放。

  “玉伯,玲珑死了,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可以跟我说说话的人,即便、即便是吵架也是好的,可是,可是,我…我却亲手害了他,到…到最后竟然连他也…”

  苏墨凝刚开始还能控制自己的情绪,但说到最后她已然是泣不成声了。

  玉伯对这位小姐的心思从刚开始抓到萧逸辰的时候已然是十分明了,哪怕前去杀他,也是苏墨凝迫不得已,她的心中也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情愿。

  话虽如此,饶是玉伯早已有所预料,但终究眼前的景象却是他始料未及的。

  玉伯不禁长叹一声,而后轻轻说道:“小姐,逝者已矣,还望你能想开些,而且…”,说到这里,玉伯不禁微微一顿,而后继续说道:“而且说不定这小乞丐福大命大,并非就一定坠崖而死了。”

  “什么?玉伯,你说什么?”苏墨凝此刻听到玉伯如此说,不禁微微抬首,原本泪眼朦胧的双眼不禁闪过一丝丝的希望。

  玉伯看了一眼苏墨凝,继续说道:“方才我已经派人去断崖之下寻找过那小乞丐的尸体了,但下属回报,崖下除了一湾深潭之外,却是并未发现任何人的踪迹,所以…”

  “所以玉伯你认为他还活着!”苏墨凝是何等聪慧之人,听到玉伯如此说,又怎会有不明白之理。

  “是,但我不是很确定,毕竟此处一来埋藏着我圣教天大的机密,所以我也只能是派心腹的几人粗略的查探,二来因为宗主禁令的关系,断崖之下在此之前并无人真正的去过,是以查探起来甚是困难,若他真是身死,会有所疏漏也是正常。”

  听到这里,苏墨凝眼神不由一暗。

  玉伯将苏墨凝的神情却是尽收眼底,只见他微微一顿,而后继续道:“但是那断崖之下是一湾深潭,说不定这小乞丐福泽深厚,被崖下那一湾深潭救了他一命也未必可知,毕竟我们未曾找到他的尸体。只是这潭水太过诡异,一眼望去,竟是不着边际,而且潭水之上雾气弥漫,想要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着实难了一些。”

  “不管怎样,生要见人,死要见尸,只要一天没找到他的尸体,那我就不能轻易放弃!”听完这番话,苏墨凝犹如在黑暗中看到了一丝光亮,原本沉下的心再次看到了些许的希望,虽然不大,但,希望,终究是有的。

  “是,小姐,我明白了。”

  玉伯应了一声,不再答话,留下已经从悲伤之中缓过来的苏墨凝,渐渐从房中退了出去。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