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四章 黑衣人(下)

仙踪小说:第十四章 黑衣人(下)

编辑:书信起笔更新时间:2021-01-14 07:22:55
仙踪

仙踪

全书以主人公对‘何为正道、何又为邪魔’的迷茫、去探寻作为故事的发展主线,叙说其在修佛不断成长过程中对正魔之分看法的渐渐逐步转变,直到对正邪之分迷茫的彻悟。另以第一男主萧逸辰与天帝简言之的命运之争为暗线,配以与碧游宫公主苏墨凝的感情纠葛横贯一直,呈现出天、“小秃驴,别跑,有种你给我站住,敢偷我的钱!”。

作者:真爱不打烊 状态:完结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甬道深处,地牢。  “阁下那就了步入了这地牢之中,何不亮相一见,为何还得藏头露尾,也就怕传回去被人所唾骂?”玉伯嘴上虽是这么说,但他的眼神还如适才通常死死地的盯着甬道的斜上方,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深为畏惧。  “哈哈,没想起这小“阁下既然已经进入了这地牢之中,何不现身一见,为何还要藏头露尾,也不怕传出去被人所耻笑?”玉伯嘴上虽是这么说,但他的眼神还如方才一般死死的盯着甬道的斜上方,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深为忌惮。。...

精彩章节

  甬道深处,地牢。

  “阁下既然已经进入了这地牢之中,何不现身一见,为何还要藏头露尾,也不怕传出去被人所耻笑?”玉伯嘴上虽是这么说,但他的眼神还如方才一般死死的盯着甬道的斜上方,似乎那里有什么东西让他深为忌惮。

  “哈哈,没想到这小小的山庄之上竟是藏龙卧虎,还有人能发现我的行踪,不错,不错!”黑暗中,一声怪笑传来,黑暗中隐藏的身影却是对自己行踪败露一点也不以为意,恰恰相反,那神秘人物似是对玉伯能发现自己却是略感意外,言语之中竟是流露出些许敬佩之意。

  “阁下难道想要在这里就这么呆上一辈子不成?”玉伯却是对于神秘之人的问题并不作答,反而是伸手将身前的苏墨凝拉了过来,靠在了自己的身边。

  “嘿嘿,既然你这么想见我,那我便让你见上一面!”黑暗之中的神秘人似是对自己的道法深为自负,一点也没有将玉伯放在眼里。

  也不待玉伯答话,一声尖锐的破空之声响过,只见一个周身被黑气所笼罩的神秘之人从玉伯紧盯的地方霍然飘身而下。

  玉伯深深的看了一眼眼前之人,但见此人全身上下一身黑衣,看不清模样,就连头上也是用黑布全部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一双凶狠暴戾的双眼,让人看了不禁心生畏惧。

  而在黑衣人的身后,却也是用黑布严严实实地包着一样东西,虽然看不清形状,但想来却是此人随身携带的兵刃。

  从玉伯的角度瞧去,只见这黑衣人全身上下上亦是不断散发出一股令人窒息的黑气,不同于萧逸辰偶有发作的天生体质,眼前此人更像是后期因修炼魔道才会将自己变得如此模样。

  不明所以的人若是乍眼一瞧,这黑衣人仿佛从地狱之中逃脱而出的凶神一般,令人内心深处感到深深的恐惧。

  苏墨凝从小到大从没见过如此可怖之人,即使换做方才的萧逸辰,也没有从心灵上给她如此巨大的震撼。

  只见苏墨凝脸色微白,双手死死的抓住玉伯,不肯放手。

  玉伯缓缓伸出右手,轻轻拍了一下苏墨凝的肩膀,示意她不必太过担心。

  “阁下究竟是什么人,为何身怀仙家奇术,却还要做这等藏头露尾,我等修行之人不耻之事。”玉伯口中的不耻之事,自然是指这个神秘黑衣人方才躲在黑暗的角落,不肯以真面目示人。

  “哈哈,凭你一个小小山庄的管家,也想要见识本尊的真容,恐怕有点不自量力吧?”黑衣人哑然一笑,淡淡的说道。

  “即便如此,阁下想必也知道这绿柳山庄的背景,恐怕这座山庄幕后的主人并不是你所能招惹的吧?”玉伯似是对黑衣人的话语并不在意,耐性竟是出奇的好。

  “哼!此事又与我有何等关系,我此行的目的只是要保那小乞丐周全,其它的事情老子一概不管!”黑衣人显然对玉伯的告诫不以为意,言语之中已是开始充满了淡淡的不屑。

  “那阁下眼下又要意欲何为?”玉伯听到黑衣人自称老子,眉头不禁微微一皱,淡淡的说道。

  黑衣人眼镜斜斜的撇了一眼站在远处的玉伯,而后声音沙哑的说道:“老子不想怎么样,等那小乞丐跑到安全的地方,老子自然会离开这鸟不拉屎的地方!”

  末了,黑衣人还不忘看了一眼周身所处的环境,眼神之中似是对此地的环境甚为不满。

  “阁下你未必也太张狂了一些吧,你把这碧柳山庄当成什么地方了?岂是你说来便来,说走便走的!”玉伯听到黑衣人言语之中并未将自己与山庄的众多护院放在眼里,不禁有些恼怒。

  “就凭你?想留下我,简直是痴人说梦!奉劝你一句,趁着老子没发火前赶紧给我滚蛋,不然休怪老子把你这个鸟山庄给你拆了!”黑衣人对玉伯不屑的说道。

  “既然如此,老夫别无选择,虽然我道法低微,但一来老夫有守护山庄之责,二来我倒是十分想见识一下尊驾的仙术妙法,看是否真如尊驾的口气一般厉害!”玉伯知道这黑衣人是在故意拖延时间,好给萧逸辰的脱逃争取时间。

  玉伯是何等聪明之人,又岂会轻易让他的奸计得逞?

  言罢,玉伯也不再多说,手中寒匕霍然紧握,口中念念有词,竟是想要与这神秘之人斗上一斗。

  随着玉伯口诀的不断变换,但见一条若有若无的紫色神龙在他面前的寒匕之上渐渐凝结成形。初始之时,紫色神龙的形体并不是十分清晰,但随着玉伯口中密咒的渐渐完成,一股猛烈无匹的气势从紫色神龙的身上散发而出,不怒自威。

  呔~

  玉伯厉喝一声,双目之中精光爆射,但见原本隐约可见的紫色神龙此刻竟然渐渐脱离了寒匕的控制,慢慢凝聚成实体模样。

  吼~

  紫色神龙一声怪啸,身形却是未做丝毫的停顿,如同九天之上降下的雷神一般向远处的黑衣人直接扑了过去。

  这把寒匕原本便是上古神兵,此刻放在玉伯手中使将出来,那股毁天灭地的气势自然不是苏墨凝所能比的了。

  黑衣人望着渐行渐近的紫色神龙,心神亦是不禁为之一震,这小小山庄果然是不简单,单凭眼前这位管家所施展出来的道法,已然非是普通修行之人所能相比的了。

  黑衣人虽然心下吃惊,但却也只是心神微微动了一下而已。

  眼见紫色神龙便要将黑衣人的身形吞没,忽然,一阵阴风霍然吹过,只见黑衣人的身影竟然在这一瞬间从原地消失,不知所踪!

  紫色神龙看到黑衣人竟这样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不禁打了一个响鼻,一脸茫然地抬头四处张望,想要把他找出来。

  但是任凭紫色神龙如何寻找,竟是连黑衣人的一点影子也没有找到。

  小心!

  正在远处观望的玉伯方才看到黑衣人瞬间消失,心下不禁一寒,就在他沉思之际,一股不好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禁失声大喊。

  紫色神龙听到玉伯的预警,心知不妙,正待转身躲避,但奈何为时已晚。

  轰~

  一声滔天巨响过后,甬道之中顿时乱石纷落,尘烟四起,令不远处的玉伯与苏墨凝也不得不分神躲避。

  吼啊~

  一声悲吼,却是从刚刚的紫色神龙身上发出。

  待到尘埃落定,玉伯凝神瞧去,眼前的景象竟是让他心神不禁为之一震。

  也不知紫色神龙被什么法器所伤,但见原本强大无匹、气势汹汹的它此刻正无力的趴在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哪儿还有一点方才毁天灭地的气势?

  “哼!米粒之珠,也敢与日月争辉!”

  一声冷哼从黑暗之中传了出来,但见一人缓缓从中走了出来,正是方才在危急关头消失不见的黑衣人。

  看到黑衣人毫发无伤的站在不远处,玉伯的心瞬间凉了一半。这、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能将寒匕之中原本封住的龙之精魄伤至如此模样!

  “现在你还想留下我吗?”黑衣人看了一眼远处的玉伯,见他并不说话,不禁冷冷的问道。

  “阁下道法高深莫测,即使我想强留,也不过是以卵击石罢了,你…”说道这里,玉伯不禁神色一顿,而后长叹一声,缓缓道:“你…你请便吧!”

  玉伯深知眼前此人并非是自己所能对付的,即便是倾全庄上下之力,也不过是飞蛾扑火,自取灭亡。

  听到这里,黑衣人冷哼一声,却要转身离去。

  “等等!”

  声音细听上去似是一个小孩发出的。

  黑衣人原本转过的身子不禁又转了过来,冷冷道:“还有什么事?”

  待到转过身来,看到说话之人竟是方才一直站在玉伯身边的那个小丫头,黑衣人心下不禁一怔。

  苏墨凝看了一眼黑衣人,嘴唇紧咬,毅然、决然的说道:“阁下道法精妙,非我庄上之人所能抵挡,但,今日之事,我已然记下,还望阁下能将名姓、出身何门何派一并告知,待到来日小女学艺有成,自当登门拜访!”

  苏墨凝这一番话说的很慢,仿佛每一个字都要用尽全身气力才能说出口来。

  黑衣人未曾料想这半大孩童竟然有如此气魄,在自己的气势重压之下,能说出这样一番话来,已然是实属难得。

  黑衣人冷笑一声,正待要说出自己的名号,但心下竟是没来由的一紧!心,在那一刻仿佛被生生撕裂了一般!!

  名姓?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的家又在哪里?

  这些突如其来的问题如同扑面而来的巨浪一般,瞬间硬生生的将他的脑海填满,而他,仿佛在记忆大海的深处游荡的小船,任凭风吹浪打,暴雨侵袭,却怎样也找不到记忆的彼岸。

  他,竟然失忆了!

  啊~

  想到此处,黑衣人顿觉头痛欲裂,不禁痛喊一声,双手抱头,再也不顾身后的苏墨凝与玉伯二人,身形霍然拔地而起,竟是直直的向远处甬道的出口去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