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20章 为什么是我?

爱无论早晚小说:第20章 为什么是我?

编辑:书信起笔更新时间:2021-01-13 08:38:18
爱无论早晚

爱无论早晚

被杀母灭父的仇人设计陷害,冷婉言差点儿被稳步推进火坑。很陌生男人的相救让她逃出生于天,却又蛮不讲理的将她留下的。被逼无可奈何,她成了人人羡艳的上官太太。说好的有名无实,虽然这个男人她想继续往前跑,可她疼痛难耐的双腿实在是跑不动了。。

作者:心雅 状态:连载中

类型:奇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冷婉儿真的是想不明白了,上官子轩为什么要来学校找她的班主任,当年也不是说好给自己自由的吗?对自己的身份在他们家人面前都是绝对保密的,仅有在他需自己的时候才过去的,但是……冷婉言棕色的眼眸开始闪烁不定。。...

精彩章节

冷婉言实在是想不明白,上官子轩为什么要来学校找她的班主任,当初不是说好给自己自由吗?

对自己的身份在他们家人面前都是保密的,只有在他需要自己的时候才过去,可是……

这个可恶的男人到底和她的班主任说了些什么?难道他已经给田教授说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还有那份协议,甚至交易?想到这些的时候冷婉言的心里居然有了一种心虚的感觉。

冷婉言棕色的眼眸开始闪烁不定。

“上官先生已经给我说过这件事情了,还说要是你的大姑来找学校,叫我应付这件事情,并且一定要保住你在学校的名声还有你的学位。”

听到田教授这样说,冷婉言的眼前略过了那个冷冷的男人一张好看的脸。

上官子轩为什么要这样说?帮助自己说话的他难道对自己又安了一份不良的心?

管他呢,或许这样做无非也是在帮他自己,毕竟自己现在是上官子轩的妻子,虽然只是个虚名,如果因为大姑的找茬她被学校给退学了,到时候又要被那些有心之人抓住了把柄,谁知道又会怎样黑自己和他。

“田教授,您放心好了,我和那位上官先生只是个普通的朋友,你是不知道他这个人侠肝义胆,就喜欢打抱不平,看到谁有个困难什么的都喜欢帮上一把,那件事情当时如果不是他,或许我就被抓进去坐牢了。”

冷婉言说了一些违心的话,居然把那个恶心的男人说的这么好,说的自己都感觉好假。

为人仗义,遇到有困难的人就想帮一把?这样的好词怎么能用在那个冷若冰霜的男人身上?现在为了给田教授给个解释,只能这么违心的说了。

最初田教授是个高级心理咨询师,再说当时做心理咨询师的还在上官集团做过顾问,上官子轩自己还是知道的,他当然知道这个男人是最冷血的男人了,冷婉言今天说的这些只不过是在为自己开脱而已。

田教授打量了冷婉言一下,也不说话。

最后拍了拍了冷婉言的肩膀一下说:“冷同学,下半年有一个出国的机会,系里会考虑推荐你的,到时候那边会比学校复杂的多,你自己把握好分寸就好,有些事情还是好自为之吧!你大姑那边我会劝说的,你快去上课吧!”

“田教授,为什么出国?为什么是我?”冷婉言还没有反应过来田教授居然已经是拍板的样子。

“当然是因为你品学兼优,快去上课吧!”田教授挥挥手说。

冷婉言再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只好从办公室出来,到门口看到大姑冷凤和汪华还立在门口。

汪华看到冷婉言出来故意露出了慈祥的笑,冷婉言的视线在那个女人的脸上停了一秒钟后就离开了。

冷凤在后面嘀咕:“不要脸的小蹄子,还在那里嘚瑟,都要快被退学了还那样趾高气昂。”

“别再说了,她可是你的亲侄女!”男人说话了。

“吆喝,今天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当初是谁说一定要她的爸爸妈妈死,怎么现在看到小妮子越来越漂亮,心疼了是吗?你要是在这样小心我和你离婚!”冷凤刻薄的说。

男人不再理会这个胡搅蛮缠的女人,三步并作两步追上了冷婉言。

“婉言——”

“怎么了?请问还有什么事情吗?”声音冷漠疏离,棕色的眼眸深处透出的光足以让这个男人找个地缝钻进去。

男人的并不介意,笑脸迎了上来:“婉言,前段时间发生的那件事情完全是你大姑的主意,和我没有关系的,请你一定不要放在心上。”

“你们对我做出那样的事情,我差点被那个老男人该强*暴了,现在在还让我不要放在心上?”

冷婉言想起冷凤对自己做的那件事情就恨得咬牙切齿,如果不是那个叫做大姑的女人,自己也不至于上了上官子轩的车,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第一次,还签下了那份协议。

对于这一家人冷婉言失望透顶了。

“婉言,姑父知道那次的事情对你来说太不公平了,这些都是我们错了,对不起!”男人贱兮兮的说。

“你们没有错,都是我的错好吗?错在我没有爸爸妈妈,我是个孤儿,错在我没有能力好吗?但是汪华你记住了,从今天开始,我再也不会因为任何事情和你们有任何纠葛,你们也不要再找我的麻烦,别忘了,兔子被逼急了也会咬人的,更何况我是一个人!”冷婉言说完后就要转身离去。

汪华一把拉住了冷婉言。

“婉言,别着急走啊,你说说你和那个上官先生到底是什么关系?你怎么得罪他的,他那天把你抓去干什么了?你又是怎么上的大学?这个男人没有把你怎么样吧?还有你的妹妹冷婉君的手术是谁掏钱做的,当时不是说快要死了吗?”

冷婉言狠狠的甩开了汪华的手:“够了!我和你说了那么多是因为你们亏欠我的太多了,这些并不代表我要对你说什么?”冷婉言说完后头也不回的离开了,留下了男人一个人站在那里。

汪华气急败坏的站在原地,这个小蹄子居然没有给自己说要钱的机会,真是气死了!

冷婉言原来还指望在这个城市里有一个亲人,那就是大姑。

可是那个女人多年对自己不闻不问,忽然有一天找到自己,借着假意嘘寒问暖的机会将自己送到了一个五十岁的老男人那里,如果不是当时自己机智逃得快都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结果?

在这个世界上冷婉言现在只有一个亲人,那就是妹妹婉君,她想要保护妹妹,就要先让自己强大起来才有能力保护弱小的妹妹。

去了田教授那里一趟后冷婉言变得心事重重。

她已经和汪华说的很清楚了,自己和那个家里的人再也毫无瓜葛,人生总来都是只售单程票,自己根本就没有路可以退。

说起自己要强大谈何容易,妹妹住在病房每天都要上万的医疗费,当下自己还是个穷学生,怎么付那些昂贵的治疗费和医药费?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