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14章 叫床

爱无论早晚小说:第14章 叫床

编辑:书信起笔更新时间:2021-01-13 08:38:17
爱无论早晚

爱无论早晚

被杀母灭父的仇人设计陷害,冷婉言差点儿被稳步推进火坑。很陌生男人的相救让她逃出生于天,却又蛮不讲理的将她留下的。被逼无可奈何,她成了人人羡艳的上官太太。说好的有名无实,虽然这个男人她想继续往前跑,可她疼痛难耐的双腿实在是跑不动了。。

作者:心雅 状态:连载中

类型:奇幻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的确老爷子又在和董颖谈一些重大事件的事情,上官一平的眼里露着了仇恨,上官集团的事从来不都是这个女人和她的宝贝儿子说了算。偏偏自己也是上官硕的亲生儿子,但是老爷子从来不不明明自己也是上官硕的亲生儿子,可是老爷子从来不让自己沾集团的事情,理由是自己身边的女人太多,而且自己身边的女人都是那种只看到上官集团的钱财的主。。...

精彩章节

看来老爷子又在和董颖谈一些重大的事情,上官一平的眼里露出了仇恨,上官集团的事从来都是这个女人和她的宝贝儿子说了算。

明明自己也是上官硕的亲生儿子,可是老爷子从来不让自己沾集团的事情,理由是自己身边的女人太多,而且自己身边的女人都是那种只看到上官集团的钱财的主。

这些年在老爷子的眼里,自己活得没有一点尊严。

上官一平看了看四周,整个大宅静悄悄,没有一个人。便轻手轻脚的走进书房,正要侧耳倾听。

“二少爷——”忽然身后有人喊他。

上官一平吓得一个激灵,转身一看是老爷子的管家:“哎呀!我说李叔你怎么悄声无息就过来了!”

五十开外的李管家严肃的说道:“二少爷不也是悄声无息的过来了吗?”

“二少爷,您找老爷有事吗?他正在和大少奶奶谈事情,你要是有什么事明天再来吧。”

上官一平恨得咬牙切齿,这个老东西还真是个狗仗人势的东西。

可是迫于老爷子的压力,他还真不敢得罪这个老东西,上官一平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李叔,您看看您在我爸爸身边伺候了这么多年,对爸爸照顾的那叫一个无微不至,您真的是劳苦功高啊!”

李管家的脸上依然是那种坦然严肃的表情:“二少爷过奖了,这些都是我该做的。”

上官一平尴尬看了一眼书房,尴尬的开口:“李叔叔,那我就去休息了!今天晚上看到的事情别给我爸说,我就是担心他老人家的身体,想要过来看看,没有什么大事。”

李叔叔点点头不在说话。

看着上官一平远去的身影,李叔干脆站在书房门口开始站岗了。

屋内,董颖依然生气的说:“爸爸,那个来历不明的女人是一定不能进我们上官家的,您要相信我的话,子轩一定是刚开始觉得好玩,现在又被这个小蹄子所迷惑,他一定不会真的要娶这个野丫头进门的。”

上官硕没有回答董颖的话,拉开书桌的抽屉,拿出一个黑色的盒子。

董颖疑惑的看着老爷子说:“爸爸,您要做什么?”

上官硕脸上的笑容狡猾诡异:“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白天的时候上官子轩和冷婉言恩爱的样子让上官硕起了疑心,凭着一个商人的直觉,上官硕觉得这个女孩子那种处事不惊的淡定实在和她的身份和年龄不太符合,所以提前在上官子轩的房间装了个监听装置。

看不了只能用这样看似卑劣的手段了。

董颖这才明白了老爷子的良苦用心,心里不由感叹,姜还是老的辣。

那边是一对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冷婉言尴尬的坐在床边,都说十商九奸,今天大厅里坐的那帮人都是各怀心事。

今天老爷子将自己和上官子轩安排在了一个房间,摆明了就是想要看看他们两到底到了那种程度了呗,这帮人心里其实都想要知道,可都不明说,将这个大难题留给了自己。

豪门深似水啊!

都是有亲密关系的人心里都各有各的小算盘,这样一个豪宅其实就是一个小社会,或许在这个小社会里面的阴暗和尔虞我诈比外面更有甚。

冷婉言坐在旁边发呆的时候,上官子轩已经开始脱衣服了。

男人自然的脱下西服,取下领带挂在衣架上,看样子准备脱掉衬衣了。

“喂——你要干什么?”冷婉言大惊失色。

上官子轩停下了正在行动的手,看了一眼床头柜上的书。

“你还真要脱得光溜溜,啊——”冷婉言还要说什么的时候嘴已经被转过身的上官子轩捂住了,发不出一点点声音。

一双迷人的棕色眼眸露出了求饶的眼光,她想起了那次上官子轩差点掐死自己的那次,这个男人有要干什么?自己今天表现的很好啊,难道他有暴力嗜好?

上官子轩将手指放在嘴边做了个闭嘴的手势,冷婉言顿时明白了,这里面一定又有不为人知的故事。

冷婉言不在说话,上官子轩松开手站在了床头柜前。这本书不是自己上次看的那本,《新婚必读》醒目的映入眼帘。

难道家里新来下人了吗?自己卧室的东西是不能乱动的,这里的每个下人都知道,可是今天怎么随意的就把自己床头柜上的书换了呢?

上官子轩阴冷的眸子闪了一下,拿起了《新婚必读》。冷婉言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看到了书的下面一个小小的电子的玩意儿。

冷婉言面色一窘,这些人真的是好无聊!

发现了这个东西,冷婉言再笨知道在这里不能乱讲话的,只能拿出床头柜上的纸笔,写了一行字递给上官子轩看:“谁这么无聊?”

冷婉言自从父母相继离世以后一直谨慎处事,一直努力向上,生活虽然过得清苦一些,倒也是没有是非,相安无事。

自从路上遇到了这个富家子弟,被迫签了个结婚协议后误入豪门后,倒是真正见识了一下有钱人的生活。

这个家里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看来都不是很好对付,“可能是那个精明过头的准婆婆,还有可能是那个看起自己来怪怪的男人,似乎都不是很像,难道是对自己温和的爷爷?”冷婉言心里猜测着。

上官子轩却轻轻的摸了一下她的脑袋。

“别想了!有可能是你今天见到的每一个人。”上官子轩在冷婉言写的纸条上留下了一行潇洒的字迹。

然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冷婉言,那眼神明明是在暗示冷婉言,其实自己知道是谁干的,可是自己真的不能说。

冷婉言不笨,自然是读懂了上官子轩眼里的内容,也就乖乖的不再问什么。

房间里瞬间又恢复了前面的尴尬,两分钟左右后冷婉言实在是憋不住了。

“现在该怎么办?”冷婉言写下了一行字。

“叫。”简单的回答。

“叫什么?”冷婉言不解。

“叫床——”

看着这明晃晃的两个大字,冷婉言一张白皙的小脸霎时间变的绯红,眼神也慌乱的看向上官子轩。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