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十章 佛珠【免费】

天龙不败小说:第十章 佛珠【免费】

编辑:长青诗更新时间:2021-01-13 07:21:09
天龙不败

天龙不败

东方不败:“苍茫天地之间,到底何为正?何为邪?”  乔峰:“宋辽那真不能够两立?胡汉到底有什么分别为1?”  正邪胡汉,亦真亦幻。  恩怨荣辱,尽归尘土。  曾经沧海无际涛,为难秋水两岸潮。  气势如虹剑气寒光耀,如水柔情鬓云飘。  千娇百媚红颜弹指间老,嵩山位居天下之中,在汉唐二朝邦畿之内,原是天下群山之首。。

作者:雪满弓刀16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空”、“无边落木”四招,忽的右手长剑乘胜追击,左掌猛砸而出,这一掌弥漫了对方平半五十四处要穴。  岳不群正欲闪躲,任我行右手中的长剑又朝他四周空位连续刺去,他要不然一动,登时便受剑伤。  避避无可避避,岳不群立即将本派《紫霞神功》催出到极限,霎时间任我行将数十路日月剑法融会贯通,接连使出,一招跟着一招,上一招与下一式绝不相同,出招的手法也各不相同。。...

精彩章节

  (今天是书友“事组则圆”的生日,在此雪小弟恭祝他生日快乐,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似他二人这等武学宗师,比剑之时自无一定理路可循。

  任我行将数十路日月剑法融会贯通,接连使出,一招跟着一招,上一招与下一式绝不相同,出招的手法也各不相同。

  岳不群所用剑法较少,但华山剑法素以变化繁复见长,招数亦自层出不穷。

  四声金铁交击声过后,任我行挡下了岳不群连环刺出的“白虹贯日”、“苍松迎客”、“金雁横空”、“无边落木”四招,忽地右手长剑一举,左掌猛击而出,这一掌笼罩了对方上盘五十四处要穴。

  岳不群正欲闪避,任我行右手中的长剑又朝他四周空位接连刺去,他要是一动,立时便受剑伤。

  避无可避,岳不群当即将本派《紫霞神功》催谷到极限,霎时间脸上紫气大盛,也伸出左掌,向任我行击来的一掌猛地拍去。

  众人只听得“轰隆”的一声巨响,双掌相交之下,土石飞溅,尘沙四散,任我行和岳不群的身子同时向后急退,不过岳不群退了整整一十二步,直至高台的边缘,才好不容易立定身形,险些摔下台去,而任我行堪堪只退了八步。

  但闻任我行笑道:“哈哈,你华山派的‘紫霞神功’倒也了得,竟然接下了我的‘日月神掌’。”说完舞动长剑,又向岳不群刺去。

  岳不群一面挺剑还击,一面回敬道:“任教主的掌法也精妙得很啊!”手上使出的是自己的得意之作,“太岳三青峰”。

  此招一使出,便迅速攻击敌人三剑,其中第二剑比第一剑的劲道狠,第三剑又胜过了第二剑。

  任我行见来招势大,立时运起“日月剑法”里的“一日三秋”格挡,接一招,退一步,连退三步,挡下了三招,口中连连喝彩道:“好剑法,好剑法!”

  眼见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落空,岳不群明白自己眼前的这个对手不仅内力胜过自己,剑法也比自己只高不低,再长此对峙下去,自己必败无疑。

  打定速战速决的主意之后,岳不群仗剑封住任我行的反击,数招之后,“砰”的一声,双掌再次相交。

  这次岳不群借着二人的掌力向上飞起,跟着运气于剑,长剑圈转,使出“紫霞剑芒”,向任我行的额头罩落,意欲使对手处于忙乱状态。

  刹那间,任我行眼前紫光闪烁不定,下意识闭目自保,可手上的剑并未失去章法,借着闭眼前那一点余光,任我行确定了岳不群在空中的位置,长剑一抖,便向正在下落的岳不群腰间削去。

  岳不群竖剑挡开,左掌加运内劲,向任我行天灵盖直击而下,这一掌居高临下,势道奇劲。

  任我行只觉头顶风声飒然,反转左掌向上一托,“啪”的一声轻响,双掌第三次相交。

  岳不群又一次借力,不过是横着向斜刺里疾飞而去。

  蓦地里,半空中想起“嗖”的一声,原来岳不群在迅捷飞跃之时,使出了本派剑招中威力最大的“紫霞飞剑”。

  此时此刻,他孤注一掷,将自己身上所剩的所有内功聚集于剑尖之上,在半空朝着任我行的咽喉把宝剑狠命抛去,一旦命中,任我行就算不死,受伤也会极其严重!

  这时任我行堪堪睁开双目,但见一道紫光直贯自己的咽喉,恰似紫色的闪电迅捷劈至,想也不多想,随即运功,在一瞬间把全身的真气凝聚在自己的喉头。

  只听得“当朗朗”的一声巨响,下一刻岳不群的长剑便被任我行那浑厚无匹的内功震得断成数截,四下纷飞。

  岳不群兀自惊愕之时,任我行一个闪身,飞到他身前,抬起一脚,将他一股脑儿地踢下封禅台。

  岳不群落下台后,本欲运起轻功平稳落地,岂料他先前已将内力耗尽,现在强行运劲,反而丹田剧痛,狼狈不堪地摔了个结结实实。

  其夫人宁中则、大弟子令狐冲见状,同时大叫:“夫君!”“师父!”赶紧双双抢上,一左一右,把岳不群扶了起来。

  待胜负已分,任我行将持剑的手背在身后,对着刚刚站起的华山掌门轻哼一声,道:“哼,岳不群,你要是跟着风老先生等剑宗前辈,将华山剑法的精微奥妙参透,早就胜过任某了,何必要到如今用‘紫霞神功’来以卵击石?舍本逐末,你真是有眼无珠!”

  岳不群听罢,百味杂陈地望了任我行一眼,然后在宁中则与令狐冲的搀扶下,缓缓回到五岳剑派众人之中。

  对岳不群哂笑两声后,任我行转目望向恒山派掌门,说道:“定闲师太,你一心向佛,毫无半点杀气,必定不会是我的对手。”

  定闲闻言,只是平静地答道:“论武功,比起任施主来,贫尼当然自愧不如。但是昔日萨波达国王割肉喂鹰,摩诃萨青王子舍身饲虎,如果任施主一意孤行,非要屠戮五岳剑派中人的话,贫尼既然身为佛门弟子,哪怕牺牲性命,也只好奉陪到底!”

  任我行哈哈轻笑了一下,又说:“哈哈,不错,不错,师太不仅武功高强,而且见识不凡,实是五岳剑派中最了不起的人物,任某生平深为佩服。这样吧,你我交手,只竞剑法,不赛内功,而且点到为止,只要你手中的剑能碰到我身上任何一处要害,就算你赢。”

  “那就承蒙任施主相让了。”伴随着定闲师太那苍老的声音,众人只见这位中等身材的老尼踏着封禅台的台阶缓步而上。

  她月白色的衣衫上豪无尘土,手中不持兵刃,只左手拿着一串念珠,面目慈祥,神定气闲。

  在场的人心想:“在强敌面前,这位定闲师太竟能如此镇定,身当大难,却没半分失态,当真名不虚传,深不可测。”

  待定闲登上高台,任我行左手向前一伸,说道:“师太,请出剑吧!”

  岂料定闲却答道:“阿弥陀佛,善哉,善哉,与施主比武,贫尼不欲用剑。”

  任我行微感诧异,随即问道:“喔,这么说师太要空手与任某比试啰?”

  定闲答道:“那也不是。”

  任我行更加纳罕,追问:“敢问师太到底要用何等兵刃?”

  “喏,就是这个。”定闲一边说着,一边将左手拿着那串佛珠递交右手,然后慢慢展开,竟似手持一根数尺长的皮鞭一般。

  “咦!”众人见状,无不惊呼出声。

  佛珠,从字面上看,是信奉佛教之人所持的珠子。具体地说是佛教徒在念佛时为了摄心一念而拔动计数的工具。

  然而,佛珠名字的另外一个含义是:弗诛,就是不要诛杀生命的意思。

  不论在家出家,佛教中的第一大戒是不杀戒。

  任何人都不愿失去生命,推己及人,对世间每一条生命也都应加以爱惜。

  所谓上天有好生之德,其实不过是借用一个“天”字,将人之常情表达得淋漓尽致。

  佛教更是着重这一点,并强调戒杀护生的人必定有健康长寿的结果。佛珠戴在身上或者拿在手中,也是时时在提醒自己爱惜物命。

  而此时此刻,定闲师太要以佛珠与任我行对战,并非是要想用武力压服这个大魔头,而是意欲靠佛法来涤荡他身上的戾气。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