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九回 清溪鬼谷 桓齮化名为於期

秦渊小说:第九回 清溪鬼谷 桓齮化名为於期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01-13 07:21:09
秦渊

秦渊

秦风动瑟悲风楚楚  指江遥遥相望易水别别  诸子门生乱世相斗  圣人胜人试想天下 秦渊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圆月如盘,高悬于空,柔光淡淡,化为银丝,配以漆黑如墨的夜,显得从容自然,然而凝静不代表宁静,那夜中玉盘,仿若标靶,在杀机四伏的平原无奈的接受命运。。

作者:十二刀客2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的松口气,然后从怀中取出来火奏折,到处上下打量出来。虽然帐内无人,但真正的高超的刺客的也可以与环境融为一体,带人懈怠之际,在突然主动发起一击致命性,想起此处,蒙恬手按剑柄,不自觉地中走到正中席案边,蒙恬手中火奏折转眼,就见一竹简正宁静的躺在上面,观其字蒙恬已经屋内,只觉漆黑一片,当即身影恍惚缩于一处,片刻,双眼才适应过来,蒙恬见屋内果真无人,也无埋伏,不由的松一口气,接着从怀中取出火折子,四处打量起来。虽说帐内无人,但真正高明的刺客同样可以与环境融为一体,带人松懈之际,在突然发起一击致命,想到此处,蒙恬手按剑柄,不自觉中走到正中席案边,蒙恬手中火折子一晃,就见一竹简正安静的躺在上面,观其字,竟是写给自己的。。...

精彩章节

  蒙恬调息运气,体内气血翻腾涌动,暗暗涌向双耳周边穴道,只见他双耳越发红艳,一动一动好似两只扇子。蒙恬运气完毕只觉得周围瑟瑟风声,远处士兵巡游,都清晰无比,但偏偏听不到帐内呼吸吐纳之音。蒙恬心里大惊,不顾其他,脚下一闪,身体好似游蛇竟贴着帷幕进入帐内。他身体刚进大帐,一队兵甲就巡游路过。

  蒙恬已经屋内,只觉漆黑一片,当即身影恍惚缩于一处,片刻,双眼才适应过来,蒙恬见屋内果真无人,也无埋伏,不由的松一口气,接着从怀中取出火折子,四处打量起来。虽说帐内无人,但真正高明的刺客同样可以与环境融为一体,带人松懈之际,在突然发起一击致命,想到此处,蒙恬手按剑柄,不自觉中走到正中席案边,蒙恬手中火折子一晃,就见一竹简正安静的躺在上面,观其字,竟是写给自己的。

  蒙恬苦笑一声,看来桓齮这人真涮了自己一把,但同时心中疑惑并起,今日白天所讲,本是互利之事,而为何桓齮会出尔反尔,想罢。蒙恬打开竹简,就着微弱的火光读了起来。

  只见竹简上说道“蒙君所说,桓某本十分赞同,但细细想来此计还有些纰漏,那秦王本是法家弟子,一切功过皆喜欢按照法律惩办,故凭桓某对秦王的了解,即便蒙君之计顺利实行,只怕他也会当堂下旨杀我。到时,赵高之流必会趁机而上。如若如此,我性命不保,即便秦王事后后悔也一切皆晚,故先逃至燕国躲避一阵。桓某早时曾救过王上一命,想必王上念在旧情不会迁怒桓某家人,待秦王怒气稍散之时,还望蒙君派人通告一声,桓某必负荆而回。”

  蒙恬看着手中竹简,简直有些不可思议,这桓齮也是战功卓越的老将若是其负荆请罪,还有一线生机,但如今他竟然畏罪潜逃,怕是连家人也要不保啊。想到此处,蒙恬冷笑,但同时又有些担忧,秦国王族向来轻视武将,甚至是有意遏制,当年秦将白起攻城拔寨,屠尸百万,所到之处,血流成河,为秦国打下大半江山,更是被六国之人冠有“人屠”之名,战功之大无人能比,但最后还是不得善终,被秦昭王设计所杀,想必这也是桓齮再败军后如此惧怕的原因吧。心念此处,忽觉后背寒毛炸起,冷汗殷湿,今日桓齮未必不是明日的蒙恬,思绪一过,蒙恬连忙收好竹简,又悄声回到了住所。

  却说秦赵战场风起云涌,变幻不定,而甲子一行人正过的优哉游哉。

  此刻月色柔和、清净淡雅,好似那害羞的少女隐逸在朦胧的天色之中,那朦朦的雾气正弥漫在幽深的竹林中,使得一切都显得神秘、宁静。

  甲子则正偎依在苏离的怀里,伴着青冥的天色化入梦境。忽然,林中清鸟脆啼,嘈杂错耳,先是单鸟啼鸣,好似滴水溅石,紧接着百鸟随啼,好似湍水击盘,银瓶炸裂。

  甲子恍惚之中觉的耳边吵闹异常,不情愿的睁开蒙蒙睡眼,却发现自己正靠在一棵粗大的竹子上,而苏离不在身边。甲子一急连忙起身,却被清晨的寒气所激,甲子不自觉的抖个机灵,双眼环视,终于发现稀薄的雾气中走出一人来,正是苏离。

  甲子连忙上前,苏离见甲子已醒,微微一笑,把手中果实递了过去,笑道:“前方就是鬼谷了,一会到了,请你吃顿好的。”

  甲子本是干渴无比,见那果子又大又圆,果皮玲珑剔透,柔嫩细滑,连忙接过果子,狂吮汁液,慌忙之中又听见苏离许诺,喜不自胜,连连点头。

  苏离见甲子这副德行,无奈的笑笑,这甲子与原来相比倒是活泼不少,这种回归自然无拘无束的心态,也会对甲子修炼《白臂猿长纵》有所帮助的。不过,到底能不能练成,苏离心中也没底。想到此处,苏离忽然想到自己学习此功法时的情景,不由得愣住神。

  甲子吃完果子时,林中雾气也已散去,显露出林子原来的景色,颗颗挺拔的竹子直直耸立,那躯干滑润细腻,娇绿欲滴,条条竹叶顺势垂下,随风摆动。放眼望去,便有那“玉玉翠翠竹林点,莺莺燕燕百花箫。”的意境。

  甲子正陶醉于自然,忽然觉得左臂一沉,回头望去,见苏离正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甲子一愣,被苏离笑的不知所以,正要开口,却见苏离指了指嘴角,甲子不自觉照仿,可摸完后,只觉双手滑腻一片,竟满是残汁剩果,不由得脸皮大红。

  苏离见状,放声大笑转身离去。甲子看着苏离先行一步,有些着急,慌忙中又有些回味果子的甘甜多汁,只好迅速的唆了唆手指,快步跟了过去。

  烈日当空,万籁寂静,此间,林中原本的清爽也变得闷热潮湿,林间的小动物纷纷寻找阴凉躲避酷热,唯独甲子二人,还在迎日而行,二人不知不觉中走到一空旷地带,忽然,苏离快走到一棵粗大的竹子旁边,只见他把耳朵紧贴在竹竿上凝神细听,半响才结束,苏离走到甲子正面,又看了看当空烈日,自信的对甲子说道:“我们往右走,”说罢,先行一步,甲子见状赶紧跟上,两人游走多时,忽听苏离欣喜一喝“我们到了”。

  甲子一听大喜,走了半天甲子双腿早已麻木不堪,现在听苏离一句,如受大赦,强提精神又快走几步。

  两人走到一处,只觉眼前豁然开朗,此处竹林不像之前茂密,但地上芳草茵茵,绿意昂然,那野花姹紫嫣红,落英缤纷,花瓣随风飘落好似彩霞。更有一团团雪白兔子,在草地中四处追逐,戏耍玩闹。甲子不自觉的望向旁边苏离,只见他正得意洋洋欣赏美景,见甲子望去还抬手一指,甲子顺势望去,又见一条小溪正蜿蜒流淌,那溪水清澈见底,飞湍速流,击在岸上溅起片片水花。小溪两岸常年被水冲刷,远远望去犬牙交错,曲曲折折,别有风情。

  “这是,”甲子看着苏离,欣喜的说。

  “清溪鬼谷,沿着小溪就是了,”苏离肯定了甲子的猜想,借接着又抬手一指说道:“那是梦云山,当年开派祖师王诩就常同墨家祖师在此山采药,”

  甲子顺势望去,一座高山云雾飘渺,巍峨耸立。甲子只觉得此山雄壮无比,不觉作诗道:“山之巍峨兮人飘渺,云之无形兮随风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