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八回 鬼神骊难 桓齮再败逃秦营

秦渊小说:第八回 鬼神骊难 桓齮再败逃秦营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01-13 07:21:07
秦渊

秦渊

秦风动瑟悲风楚楚  指江遥遥相望易水别别  诸子门生乱世相斗  圣人胜人试想天下 秦渊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圆月如盘,高悬于空,柔光淡淡,化为银丝,配以漆黑如墨的夜,显得从容自然,然而凝静不代表宁静,那夜中玉盘,仿若标靶,在杀机四伏的平原无奈的接受命运。。

作者:十二刀客2 状态:连载中

类型:仙侠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凝视缄默之时,一名斥候突然间骑快马冲进,抬头一看他在相邻李牧时迅速爬起来上马,跪在地上地说:“启禀上将军,秦人了控制住阵脚,现正派人物人朝我军追来,”  李牧听后双眼一眯,嘴角直线上扬,讥讽几声,像是不我以为然,但见他突然间神色一紧肃容问着:“此次奇袭将士可还片刻,营外空旷处就聚集了大批身着红甲的赵军战士,那红甲好似火焰,汇集在一起化为火海,随着人群的攒动起伏跌宕,而火海外又有一团火焰孤傲矗立,只见那人身披火甲,手持长戈,背后披风随风摆动,胯下战马更是神骏非凡,马耳一动一动,一双大眼正随着主人望向秦军大营,正是赵军主帅李牧。。...

精彩章节

  雄厚的号声在赵军大营里缓缓响起,传遍了每个角落。营内听到号声的士兵则纷纷放下手中活计,骑上随行战马,向营外集合。

  片刻,营外空旷处就聚集了大批身着红甲的赵军战士,那红甲好似火焰,汇集在一起化为火海,随着人群的攒动起伏跌宕,而火海外又有一团火焰孤傲矗立,只见那人身披火甲,手持长戈,背后披风随风摆动,胯下战马更是神骏非凡,马耳一动一动,一双大眼正随着主人望向秦军大营,正是赵军主帅李牧。

  正当他凝望沉默之时,一名斥候忽然快马冲入,只见他在邻近李牧时迅速翻身下马,跪在地上说道:“启禀上将军,秦人已经稳住阵脚,现正派人朝我军追来,”

  李牧听后双眼一眯,嘴角上扬,讥笑几声,好像不以为然,但见他忽然神色一紧正色问道:“此次夜袭将士可还有人生还,”说罢那双小眼瞪得老大,紧紧盯着那名斥候。

  “禀将军,除了先前二百一十七人外,再无兄弟回营,”那斥候被李牧盯的心惊胆跳,慌忙说道。

  “唉”李牧叹息一声,神色黯然,见那斥候海跪在原地,又说道:“传令下去,我们撤。”

  不久,撤退的金镝响彻天空,李牧又望了一眼秦营,只见所望方向尘土飞扬,马蹄阵阵,竟是秦人追兵。李牧冷笑,轻轻拍下马头,说道:“老朋友,也让秦人吃点尘灰,”

  那马儿听了好像懂得李牧的意思,大眼睛眨了眨,忽然扬起前蹄,嘶鸣一声,接着迎风狂奔,众将坐骑听头马长嘶,竟也跟着扬蹄嘶鸣,好似在回应头马,那声音整齐洪亮,直插云霄,响彻天地,震的众将士气血翻腾,纷纷御马追随主帅。那火海再变阵型化为长河,寻着初生红日而去。

  等到秦人追来时,留给桓齮的唯有一片废墟,桓齮的目光在眼前这片废墟中扫来扫去,既无悲叹也无痛骂,身后众将面面相觑议论纷纷,半响,桓齮回过身,表情严肃冷漠,也不知是怒是忧,众将皆不敢大声喘气。只见桓齮冷冷说道:“我们回去,”

  此刻秦营大帐内,桓齮静坐在中央席岸上,前方众位将军则围着一座缩小数倍的土质城池议论纷纷,忽然,一名兵甲闯进大帐,只见他快步走到桓齮身边低声说道:“上将军,我军伤亡已经统计出来,全部在这里,”说罢,承上一竹简。

  桓齮听后连忙接过,只见他展开竹简刚刚略过几行,忽然神色大变,厉声问道:“此简,在我之前,还有何人看过?”

  众将皆被此声吓到,纷纷回头望向这二人。那秦甲听后下的肝胆俱裂,害怕自己闯了弥天大祸,跪地叩首道:“禀....禀上将军,在你之前,曹寺人,曾持王上手令,抄过一份,”

  “什么”桓齮大惊,大拍案席,猛地起身。众将见桓齮如此失态,心中一凉,更有甚者拔出佩剑,架在那秦甲脖子上,说道:“上将军,出了何事。”

  桓齮未理这人,反而大吼道:“你们快去捉拿曹寺人,死活无论,否则尔等皆有大祸,”

  众将听后大惊,一时间竟不知所措僵在原地,蒙恬见状,知道有大事发生,连忙起身说话:“诸位将军还不快去,桓将军岂会害尔等。”

  众将见主副二位将军都发话,纷纷出帐寻那曹寺人。蒙恬见大帐无人,唯有那报信秦甲还跪在地上。蒙恬眉头一皱,望向桓齮。

  桓齮见蒙恬望过来,面露苦笑,瞥了一眼席上竹简,示意其拿起,蒙恬面露疑色,拿起竹简,目光刚扫几行,就神色大变。

  只见他快步走到桓齮身前说道:“当真损失这么大。”

  桓齮默声,点点头,对地上那秦甲说道:“你退下吧,”

  那人听后大喜,谢过桓齮转生就走,哪知刚迈几步,就觉一利器顶在后背,马上就见前胸突出一物。于是,那人还未觉痛就软软倒地。

  “蒙将军这是为何?”桓齮见蒙恬忽然出手,冷声问。

  蒙恬听了,不作回答,又用那人衣物把剑上血迹擦干,才淡淡说道:“王上的手段,桓将军不是不知,而且,战前,王上便送来手谕,桓将军此次被李牧偷袭成功,损失之大,”蒙恬顿了一下接道:“恐怕,只有一死以谢陛下了。”

  “这,本将自知,但你此举意欲何为”。桓齮听此言,面色大变,强行镇定说道。

  “自然是救将军了,此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蒙恬道。

  “这本帅自然知道,只是此事怕是纸包不住火,王上早晚会知道,”桓齮见蒙恬如此镇静,以为他有办法忙问道。

  “王上是会知道,只是不能让赵高亲自送上,待那曹寺人被擒,无论死活都要杀了,由我方派人送信,”蒙恬见桓齮不出声知道其听进去,继续说道:“那信件也要改改,损失不变,但要把敌军人数多报几倍,”

  “这,王上派人一查,就会知道我们虚报的。”桓齮失色道。

  “哼,桓将军认为李牧对上大秦诸将如何?”蒙恬,好似心有成竹,继续道。

  “李牧,实属天纵之才,我大秦将领除那已经过世的白将军,就只有王翦王将军可与之抗衡。”桓齮虽败于其手,但心服口服,所以敬佩的说。

  “将军所言正是,只要我等将战报送回朝廷,王上必会继续派人支援,而且,处罚也会愈来愈重,到时,只要我军有一小败,就可将支援将领绑在我方,到时敌军人数自然不是问题。更何况沙场战事本就瞬息万变,赵人临时调动又有何不可。”蒙恬自信的说。

  桓齮听后脸色阴晴变化,半响,才面无表情的对蒙恬说道:“蒙将军所言,本帅还需斟酌,这样吧,待明天早晨,本帅就给你一个答复。”

  话音刚毕就有一将闯进大帐,只见那将跪地行礼后说道:“秉上将军,曹寺人一行都已抓获。还请将军定夺,”

  桓齮看眼蒙恬,淡淡说道:“杀了,”

  月落半天,朝阳刚起,整座大营还静默在青蓝色的世界中,一天的杀阀皆以散去,新生的悸动在这朦胧中孕育。

  此时蒙恬躲过巡逻兵甲,走到桓齮营前,只见这营静静无声,沉默中酝酿诡异。蒙恬未觉有何不对,但意念告诉他,有些不妥。

  蒙恬脸色一变,运气静听,忽然大惊失色,帐里没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