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12 内部腐烂

深渊归途小说:12 内部腐烂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21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一个来自银星会的主动邀约。吕文硕的态度相当诚恳,也没有之前见过的那个人那种傲慢。陆凝却在看着那只手的时候,开始迟疑了。“我能问一下理由吗?”“楚剑庭的性格我是清楚的,之...

精彩章节

一个来自银星会的主动邀约。

吕文硕的态度相当诚恳,也没有之前见过的那个人那种傲慢。陆凝却在看着那只手的时候,开始迟疑了。

“我能问一下理由吗?”

“楚剑庭的性格我是清楚的,之所以派他和你一同前往也有考量的意思在内。能够相处融洽并且让他能够接受你的命令,你必然不是只会口头上发号施令的人。工业园区的行动至少说明你拥有一定程度的领导和决断能力,在此之前与我商谈的交易也足以证明你的远见和大局观念。综上,你虽然实力并非顶尖,却具有我所看好的发展潜力。”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么优秀呢。”陆凝笑了起来,又问道,“那么,如果加入的话,我是否也要像楚剑庭那样完成培育计划呢?”

“没错,那是我们确保新人生存率的必要过程。”

“这样啊……那可能不行。”

拒绝的话并没有让吕文硕露出惊讶的神色,他只是微微点头,收回了伸出的手。

“那么这次能让我听一下理由吗?”

“我没有时间花费在这样的培育中。这次结束后我就要开始升阶考验了,有个家伙一直在前面飞奔着的时候,总是会忍不住要提速去追上吧?”

“明白了,但是人和人是不一样的,进度也不同。恕我直言,你现在并不适合升阶——”

“谢谢,可是我等不及。”

话说到了这个份上,吕文硕也不再规劝,只是惋惜地叹了口气,走向了卡车那边,向宣梓瞳提出了同样的邀请。

这一次依然没有能邀请成功。

从宣梓瞳断断续续的话语中,吕文硕也能明白她处于什么样的状况了。

一支队伍,人数不少,大概有将近二十人,其中大部分人靠节约积分的方式来供给整个队伍里最具有才能的少数三四个,以这种方式“堆”出近乎于三四千分水准的人来。

不常见,但总是存在的一种生存类型。吕文硕可以说那十几个几乎就是累赘,在测试场依靠苟活,卖队友,抱大腿和不要脸来赚取一千左右的分数,然后出来分出一半供那少数派学习。这样的队伍能够组建不外乎三种原因,第一种是血缘关系维系下的家族,第二种是希望靠养怪物的方式带起整个队伍的实力,第三种则是为了复仇。

他没有问是哪个原因,但仅仅是宣梓瞳这样的队伍出身就不可能吸收进入银星会,因为这样的人往往和队伍的感情维系更胜于组织。

邀请失败不影响吕文硕在这里和她们合作,在卸完货后,他和陆凝已经开始商量整个任务的意图了。

“首先,十五天收集物资,七天的生存需要,保守来说也是二十二天的生存型场景。从这一点基本可以确定,那两个避难所挡不住恶爪的袭击。”陆凝说道。

“对,理论上袭击发生的时间应该就是在十五天,也即是现在起的十二天后。恶爪不止一只,这个大概可以这么认为。而要在恶爪领导的袭击中生存的意思……”

“持续时间。之后的七天应该都是在袭击之中,这样设定是因为我们的加入可能延迟避难所被攻陷的时间。不过我不觉得我们可以避免避难所被攻破。”

“为什么这么说?”

“我习惯从最糟糕的可能出发。首先,作为这次狩猎目标的恶爪,你觉得和电浆兽相比实力如何?”

“某些方面更强吧。”

“那我们这次总共二十个人,要给我们所有人各一只猎杀的名额,那就是二十只,这是那两个避难所几百号人无论如何也扛不住的阵容。即便在此基础上降低了难度,别忘了这是恶爪【领导】的袭击。”

“魔兽潮。看来你也想到这个了,我们即将面对的不只是几只恶爪这样的程度。但反过来想,这样也就代表着它们本体的猎杀难度还要下调一个档次。”

陆凝听了,沉思片刻,才微微点了下头。

“我在工业园区让宣梓瞳设置了雷区,但是电浆兽大概无伤……如果恶爪都在这个强度,即便下调了威胁度也没用。”

“嗯?你知道那边的事?”

“让宣梓瞳放了探测器,爆炸结束后,仍然有部分探测器失去信号了,就是没炸死呗。”陆凝有点遗憾地摇了摇头,“看来就算是出其不意依然没办法杀死它。”

“万一……恶爪并非是这种单体极强的类型呢?”

“你想说是团队指挥类型?虽然考虑过,但是可能性不高。”

吕文硕笑笑:“为什么?明明是恶爪领导了袭击,你居然不觉得它们是团队型的怪物?”

“强度啊,团队型怪物的难点就在于保镖了,那样一来难度就会无上限叠加,按照你们的理论,这根本不符合一阶测试场的难度吧?”

陆凝看着吕文硕,忍不住也笑了出来。

“试探得差不多了?说说你有什么打算,还是已经计划完成了?该配合的我会配合你行动,别总问问题!”

“哈哈哈哈,好好,就到这里。你确实不怎么适合银星会,陆凝,等你升阶之后,去二阶集散地找一个叫李明灯的人吧。”

“都这会了你还没打算放弃拉我入伙?”

“职业习惯,哈哈哈,好了好了。”吕文硕忽然压低了声音,贴近了陆凝一些,低声道,“找李明灯,就说是我推荐你,参加【蔷薇十字】的入会资格考试。没有你担忧的那些限制,也能帮你快速追上你想追赶的那个人。”

陆凝微愕。

=======================

清晨,两辆装满物资的卡车开回了避难所的大门前,看守在门口的守卫露出了有些激动的神色,不管对哪边来说,有人回来就等于有进账。

然后,三十三号避难所的门卫失望地看着两辆车开进了对面的车库。

“嘿!怎么这么失望?”

莫怜人坐在摩托车上,她的车后面也捆着两麻袋土豆,不过比起那堆得像山一样的两辆卡车来说是微不足道了一些。

“三十四号的人就是爽啊……出去一趟能弄回那么多东西。”门卫羡慕地看着对面,揉了揉自己的肚子。他已经好几天都只吃两顿饭了,还都是粗粮捏的饼子,顶多够勉强填饱肚子而已。不是避难所里食物不够,而是这个冬天还很漫长。

莫怜人将车推进了这边的车库里,马上有人过来清点她带回来的东西,作为搜集者倒是给她留了十几个土豆,剩下的全都被装走了。

她随手抛着土豆回住宿区的时候,拐角处差点被一个猛冲出来的人撞到。

是邱仁,他没抱上吕文硕的大腿,到了这边倚仗集散地里训练了几次的武力还算混得不错,看在会点拳脚的份上还被允许加入了巡逻队。

可是现在他真的一脸慌乱。

巡逻队可不光是警戒任务,整个避难所里的大小破事都要他们出面盯着,这里的人有什么不满第一个直面火力的也是他们。

“怎么回事?”

“一群疯子!一群疯子!”邱仁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狼狈,“今天发吃的的时候又开始闹事了!”

“又?看来很常见啊。”

“几块饼子一碗粥,有什么好争的!居然打起来了!还说什么自己做基地建设贡献多应该多吃点,我呸!就是在墙上糊两块泥巴也好意思说自己做了贡献!还有人抱怨小孩什么都不干为什么给一份……我得叫人来,我顶不住。”

“多少人啊?”

“四五十个,还没算没回来的呢!迟早更乱!”

邱仁甩下一句话,加速跑上了楼梯。

莫怜人摇摇头,往食堂那边走了过去,还没到门口就听见一阵吵闹声。

“松开!我们母子两个四块饼!”

“睁大你的眼睛瞅瞅那是四块?你藏了几块别以为我没看见!”

“老子干了一天的活,就给吃这个?连点油星子都不见,喂猪呢是吧?”

“我们出去搜集回来的东西呢?既然均分总得见着一点吧?你们是不是私吞了?”

莫怜人刚从门口露面,立即就被人看见了,还有她手里用个网兜兜着的土豆。

“这丫头是从哪里出来的?怎么一个人就有这么多吃的?”

“我今天到处干活也没见她,这细胳膊细腿能干什么活?”

“长得还不错,怕是姓张的那个老色鬼新找的姘头!”

“造孽啊!我们辛苦努力吃饼子稀粥,这么个小丫头什么都不干吃香的喝辣的!”

一群掐红了眼的人气势汹汹地就冲了上来,一个明显的目标让这群之前还互相叫骂的人马上团结到了一起。

在第一个胖女人的手即将抓住莫怜人的时候,她稍微后退了一步,将手里的网兜一甩,十几个土豆立刻飞进了食堂。人群稍微停顿了一下,后面的人立刻转身扑向了那些土豆,前面的则开始用力挤开后面的人,场面顿时更加混乱了。

莫怜人扭头抛着手里最后那个土豆,往住宿区走去,经过转角的时候,看到了另外一个苦笑的巡逻队。

“抱歉啊……”

青年有些手足无措,比起在避难所混日子的人,莫怜人虽然外出后有些风尘仆仆,却还是更干净一些,这样的女性几乎都是物资搜集队伍,就算知道避难所有也难得一见。

“有些陌生面孔,是有人来了吗?”

“最近……确实有一些避难所被攻破的传闻,昨天凌晨的时候来了一个大型车队,大概四分之三都来了我们这边。”

“房间还够吗?”

青年挠了挠脸颊,更显得羞愧了。

“食物呢?”

“他们最多的是衣服被褥……”

莫怜人长叹了一口气。

“那些人怎么样?”

“老人和孩子……居多……”

拖家带口加入这边,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莫怜人也只能摇头,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往自己的房间走去。青年欲言又止,张了张嘴最后没能说出什么话来。

而莫怜人回到自己的房间门口时,发现门大开着,能住八人的狭窄房间里搭上了木板铺着被褥,满满当当地挤了十六个人,而自己的东西则被塞在了房间的最角落,和垃圾桶堆在了一起。

“烂透了。”莫怜人偏了偏头,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