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1 文件B919-033

深渊归途小说:1 文件B919-033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9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以下内容为文件B919-033录入书库时间记录。场景:神典的去追寻者简单总结:星灵被释放出,丹玛彻底毁灭,紧急营救小组再次出动,部分谜题未神秘面纱。规制输送到:24人实际生还者:11人简录:七月初七上午——守护着者投放量七月初七上午至早间——去追寻者、探密人、隐秘人投放量完场景:圣典的追寻者。...

精彩章节

【以下内容为文件B919-033录入书库记录。

场景:圣典的追寻者

总结:星灵被释放,丹玛毁灭,紧急救援小组出动,部分谜题未揭开。

规制输送:24人

实际生还:11人

简录:

七月七日上午——守护者投放

七月七日下午至晚间——追寻者、探秘人、隐秘人投放完毕

七月九日晚——追寻者宋宝国死于墓园

七月十日——游客正式接触超自然协会

七月十日——星灵收容器承载力测试实验

七月十一日——程雾泠在丹玛中心医院紧急制作柳长安复制体

七月十四日——舒星若救出行动

七月十五日凌晨——费允玮、高云机在复制体引导下发现星灵痕迹

七月十五日晚——仆役“扫墓人”“通讯员”被消灭

七月十六日——医院灾难,大量人员伤亡,仆役“缝合者”被回收

七月十七日——医院受伤群众安置完毕

七月二十日——星灵载具主脑判定威胁,即将执行静默计划

七月二十一日——赵茵然发现研究所的异常

七月二十二日晚——赵茵然因见到收容器和星灵正体转移被杀害

七月二十三日——静默计划启动

七月二十三日晚间——星灵载具提前执行唤醒程序

七月二十四日凌晨——陈雪布置“伪神的通天塔”完成,天庭之子正式进入星灵载具内

七月二十四日上午——炮击破坏大量内部能源系统,守护者完成一名星灵的释放,任务完成

七月二十四日中午——剩余游客完成脱离

人员统计:

守护者(全员生存)

裴宣、程雾泠、孔斯、王宗相

追寻者(全员死亡,按死亡顺序)

宋宝国、李忠信、高云机、费允玮、何念青、袁夕、赵茵然、萧世繁、孙墨竹、殷络、吕冰颖、叶非

探秘人(全员生存)

韩胤、舒星若、白梦、洛麟、石毅、沈新月

隐秘人(独立生存完成1/2)

陆凝、柳长安(死亡)

该记录将允许█级以上游客查阅。】

==============================

“三千九……”

陆凝看着自己这一次的得分,心里没有太大的惊讶。

毕竟她隐秘人的任务和星灵释放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甚至可以说超额完成了不该自己来做的事,得到这样的分数也在预料之内。

舒星若是三千三,由于开始一段时间无法作为的缘故,这样也是合理。

“不打算聊聊?”

二人互相查看分数的时候,程雾泠走了过来。

陆凝抬起头,神色复杂。

“我欠你一条命。”

因此她不知道该怎么对待对方,这一次有不少刚刚交到的朋友死于程雾泠的手中,可在最后的飞碟里也是她让裴宣把自己带了出来。

“顶多半条命,即便当时不救你,飞碟起飞的时候你自己也可以跳出来。”程雾泠并没接受,在两人对面的座位坐了下来,拿出手机。

“你满分?”舒星若问。

“满分。你们还有什么别的问题要问我吧?”

“你本来可以杀光所有人的。”

程雾泠摇摇头。

“哪有那么容易?你真以为我们最后占据了优势,就是一直都是优势方?何况最后那一下对于星灵这边也是背叛,我们没那个时间。”

说着,她看了眼不远处的沈新月。

“还有个约定……我可是很遵守承诺的。”

接着她的话,陆凝开口了。

“我不准备问和这次测试场有关的问题,有些东西我想自己想明白。不过……倒是有个我一直想问的。”

“什么?”

“程雾泠你原本的是做什么的?”

这句话声音不大,可车厢里的人却都听见了,一个个竖起了耳朵。

“……学生啊,我在上大学。”

“我们每个人这次扮演的都是自己死亡时从事的工作,你却说你在研究所当见习研究员。”

“我确实已经在实验室里进行项目研究了,以小组的形式。”

陆凝一脸“说实话”的表情。

“这是真的,当然你要说另外的……我成长的家族曾经负责为国家培养间谍,所以我受过一段时间的间谍训练。”

“间、谍?”

陆凝慢慢吐出这两个字。

“你们应该习惯以后遇见各种职业的人吧。再说我并不曾作为专门的间谍培养,只是家族氛围如此而已。何况因为这件事逐渐不再隐秘,我们也转向别的方向发展了,我也是在正常的学习中啊。”

她在说谎。

虽然程雾泠脸上从来都不显露什么特别的情绪,但在经过了这一次测试场之后,陆凝已经能稍微察觉她隐瞒了些什么东西了。

“你……”

“既然问了我的私人问题,那么也回答我一个问题吧。你多少分?”

刚要说出口的话被打断了。

陆凝微微皱了下眉,翻过手机给她看了一眼。

“可惜,如果你最后解决了‘游商’的话应该能加不少分。”

“解决它?怎么可能?它召唤未来的投影来攻击我们,顶多做到互相奈何不到的程度。”

程雾泠点了下头:“既然都知道是未来的投影了,那还有什么麻烦的?那就说明它在未来的某个时间要前往那个地方才行啊。”

“呃……”

“只要一个足够强的触发式陷阱,就能轻易解决了。还记得吧?我们的离开并不意味着这个测试场的时间到此为止了,还是你觉得未来发生的事不会结算给你分数?”

就是没想到而已。

陆凝感到愈发懊恼了。

在人们并不怎么高昂的气氛中,巴士回到了熟悉的停车场。依旧是黑色的天幕,依旧是银河与极光。

自然,不属于这个集散地的人中途就分开了,最后只是剩下了三人一同回来。

“虽然出了不少意外,但三个人去三个人回应该是好事吧?”

程雾泠下车后,忽然说了这么一句话。

“至少不是特别糟糕。”

舒星若答道。

“早晚会有一天,我们和熟悉的人一起出发,然后一个人回来。”程雾泠眯起眼睛看向远方的极光,“放松一下,明天我们去Lewie Havonie。”

“一直听你提起那个地方,很特别吗?”陆凝问。

“特别吗?去了不就知道了?那里的咖啡质量很不错。”程雾泠向着集散地中走去,影子渐渐被灯光拉得很长。

陆凝和舒星若站在一起,并没有同行。

“觉得很别扭?”

“确实……有些别扭。”

仅仅经过了一个测试场,她们就再也回不到以前那样的相处模式了。

“回去总结一下,然后想想接下来要怎么办。虽然不知道要怎么和她继续相处,但有一点我是确定了。”舒星若说道。

“啊……对,一个月后我也要进行升阶考验。”陆凝微微笑了起来,“和她一起,再分胜负。”

分数现在实际上就够了,但是在没有更多的准备下去升阶就是送死。

所以,她至少还要经过一场的准备期,之后才是面临考验的时候。

二人经过门口的时候,还有不少在这里乘凉的人,虽然都不认识,可看见回来的人打个招呼算是惯例了。

“还活着啊。”

“恭喜生还。”

非常有集散地特色的方式。

不过还没等两人回应后离开,一名西装革履,头发也打理得一丝不苟的男子从一旁的房屋中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两个年轻女人。

“不是吧……又来了。”

“我先溜了,没时间听这家伙废话。”

见到男子的人们如同看见瘟神一样,一瞬间走了七八个。

“各位!请稍等一下!”

男子急忙开口意图挽留,结果却是人走得更快了。

“你们难道就打算这样浑浑噩噩地活着又死去吗?我们不是没有力量的,我们也不应该这样如同小丑一样被人评判取乐!它们是恶魔,是观看我们的死亡并以此为乐的恶魔!如果我们不团结起来,就没有取胜的可能!”

“我说……姓林的,你是不是活得太过滋润了,以至于搞不清楚我们现在的状况了啊?”旁边蹲着的一个胡子花白的男人冷笑了起来,“我们可是很努力地在积攒分数,要试试那个什么升阶测试啊。至少比起你那些自己幻想出来的构想,升阶复活更加有吸引力一些啊。”

“幻想?难道你们就不奇怪吗?我们在测试场里造成了越大的混乱,越是起到了扭转事态的作用,越是痛苦,得到的分数就越高。这明显不是什么好事吧?评分究竟是怎样的机制?那些有奇形怪状脑袋的家伙究竟是什么来路?还有这些世界……我们在那里学到的,掌握的一切东西都带不回来,这就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说说看啊。”

林姓男人扫了一眼周围,发现没有人离开了,当下露出了高兴的神色。

“有观众在看着我们!它们的心理愉悦度就是我们得分的依据!而那些怪物可以说是狱卒,为了防止我们从这里逃走!而为了更加彻底地确保这一点,我们得到的超自然力量也不能带回来——为了防止我们越狱!”

“哈哈哈!”

花白胡子的男人猛地大笑起来。

“就算你说得有道理,那你又有什么手段来逃出去呢?我们死了,被复活了,你怎么知道离开这里会不会直接死掉?”

“那些载具。”

林姓男子微笑着回答道。

“我已经试过了,我们同样可以驾驶那些载具,而载具那穿越时空和恢复伤势的力量正是我们所需要的。只要使用它前往任何一个可以获得强大力量的世界,我们就有突破这个监狱的可能!”

“太想当然了!小子!”

另一个身高两米以上的肌肉壮汉大声说。

“你觉得你想得到的东西,那些五阶大佬们想不到吗?为什么至今为止没有人这样做呢?”

“他们不想,或者失败了,有无数的可能。但这不是我们不去尝试的理由,对吗?而五阶的人同样不可以带回任何特殊力量,所以除了经验以外他们实际上和我们没有太大不同,不是吗?为什么我们就不能试试呢?”

林姓男子忽然转向了陆凝,似乎是为了找个突破口。

“这位女士,你应该刚刚经历了一场生死归来了对吧?你有没有想过这一切本来不是我们应该遭受的呢?只是为了娱乐就把我们复活,经历再一次的、更加痛苦的死亡,这根本不是我们所要的,只是被强加的任务而已!通过‘复活’这个诱饵拿我们取乐而已!”

“不。”

陆凝的回答,让他顿了顿。

“你可能没有明白我的意思……”

“我明白,你想说这一切是有人,或者说你口中的恶魔在背后操纵看戏是吧?但是那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要一直生存到五阶,完成复活就可以了。”

“但那近乎是不可能的!测试场的危险我们每个人都清楚,就连一阶能够生存下来的都是凤毛麟角,何况接下来只会更难!这只是个谎言!”

“你都说了是‘近乎’啊。”陆凝扬起眉毛,反驳道,“没有证明是谎言之前,你也无法确认不是吗?不是绝对不行,那就有这样的可能性。再说了,是不是在测试场里掌握过太多强大的能力让你觉得很多事都容易办到了?我可是想要‘复活’啊,哪怕是万亿分之一的机会,我都要去争取的。如果不是这样微小的可能,又怎么称得上是个奇迹呢?”

“很多和你一样想法的人,最后都没有走到终点。”

“不去试试怎么知道自己是不是那个可能。”

陆凝看了一眼他身后的两个女人。

“她们已经放弃了,所以愿意跟着你去试试另外一个虚无缥缈的可能性。”

“这不是放弃,是探索真正的自由道路!”

“别误会,我不是说她们没有斗志,她们只是放弃了前面那条看不见光芒又荆棘密布的笔直道路,准备跟你去探索还未被踏出的路而已。但是谁知道那后面究竟是路还是深渊?我没有否认你想法的意思,可你意图向我寻求一个答案就是错的了。”

“你和他们一样啊……”

“你想说没有冒险的精神吗?是的,因为死过一次的人,往往更加珍惜自己的性命。”陆凝笑了,“你失败过很多次了吧?也被人们所厌烦?为什么还要试图拉别人入伙呢?”

“这不是一两个人就能做到的事。”男人扫了一眼周围的人,“我不会放弃的,不错,我的很多同伴都在摸索中死去了,但有一点我非常确定,那就是这样的越狱行动只有一阶的集散地能够做到!这也是我一直留在这里的原因!我还是会继续寻找愿意和我一起打破囚笼的人,每一个!”

人们的脸上挂着嬉笑,却无人回应。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