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39 第二代仆役

深渊归途小说:39 第二代仆役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7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在许多天现在,陆凝到达丹玛的那个暮色。鸟栖湖下的飞碟中,一间暗室里,裴宣站在三具培养出来仓前耐心的等待着这一次的队友。“影之子……该苏醒过来了。”在这一声轻声的念诵下,三个培养出来仓一齐再打开,暗绿色的液体从书中流入,露着了里面的人体。裴宣扫了几眼,幽暗对他了非鸟栖湖下的飞碟中,一间暗室里,裴宣站在三具培养仓前等待着这次的队友。。...

精彩章节

在许多天以前,陆凝抵达丹玛的那个黄昏。

鸟栖湖下的飞碟中,一间暗室里,裴宣站在三具培养仓前等待着这次的队友。

“影之子……该苏醒了。”

在这一声低声的念诵下,三个培养仓齐齐打开,暗绿色的液体从中流出,露出了里面的人体。裴宣扫了一眼,黑暗对他已经非人的视力构不成任何阻碍,很快便认出是两男一女。确认了队友之后,他就抓起三件浴袍扔到了三人身上。

“呃……”

最左侧的强壮男性吐出一口气,马上引发了剧烈的咳嗽,大量浆液从他口鼻中被咳出,空气这才灌入了肺部。

另外两人则好了一些,虽然也在咳嗽,可是没把自己弄得这么狼狈,很快也能开口了。

“这里是……”

“我想你们都知道这次的任务了,我们是‘守护者’阵营,我叫裴宣。”裴宣张开手臂,随即意识到他们可能看不见,尴尬地放下了。

“你是天庭之子?”

冷静的女声。

“嗯?你知道?情报里面有吗?不过我是怎么……”

“我听见你叫我们苏醒的声音,说明我们是影之子,从我得到的信息来看影之子的级别很高,而能够有资格来这里唤醒我们的就是天庭之子了……”

裴宣马上开心地拍了拍手。

“真是太棒了,你至少不笨,对吧?”

“什么意思?”另一个男性警惕地问。

“很简单,虽然身份上我要高一点,但是老实说我并不是擅长动脑子的类型,这次本来一起申请任务的几个人没能顺利进入同一个测试场,我正犯愁呢……”

“所以你是想让我们来出谋划策?”

“不,我要直接当甩手掌柜。”裴宣笑眯眯地答道,“我掌握的所有权限交给你们,我只要完成自己的任务和秘密就可以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语气一沉。

“不过呢,虽然我不介意让权,但我可不会接受自己被算计在其中,你们想必知道天庭之子是星灵复活的‘容器’了,那就意味着我可能会死,这样的风险我绝对不会去承担——明白吗?”

“在确认我们手头的资源之前……”男人想说话,被女声打断。

“可以,我们全权处理这次的对抗,并保证我们四个人的生命安全,你不需要考虑任何事尽管做自己喜欢做的去就可以了。但作为计划,在静默计划开始后,星灵复活之前,我要你三次动手的机会,目标除了我们四个之外的任何人都有可能。”

裴宣只是想了一秒,就答应下来。

“那么,愿我们这次合作愉快,我是程雾泠。”

“孔斯。”

“王宗相。”

于是,一个暂时的盟约就此建立。

回到七月二十三日的夜晚。

陆凝一行五人一路上提心吊胆地摸到了那个大房间,一路上没有发生任何意外。这样的顺利有些令人难以置信,不过这个大房间也同样是漆黑一片,似乎早就停止工作了。

“这些是……”

借着手电的光,众人马上发现了墙上一块块如同屏幕一样切分出来的方块,现在没有显示任何东西,整个房间的墙上有上百块这样的屏幕,房间的正中央有四个沙发形状的座位,靠近观察可以看到扶手和后背脑后的区域探出了针管一样的装置,怎么看都觉得有些可怖。

“喂,这里不会是监控室吧?”

“监控……”

石毅敲了敲沙发,并没有什么反应,可他终归不敢坐上去试一试,那针管可是直对着后脑区域的,万一扎死了不是很冤?

整个房间除了这些空无一物,几人只好打开手电四下照射试图发现点什么特别的东西,这一次的幸运儿是石毅,他转过头的时候,在唯一没有屏幕的墙——也即是他们进来的门所在的那面墙——上面发现了一张挂画。

那幅画上画着一个十四五岁的亚裔男孩,背景是森林之中,男孩正在哭泣,双手好像刚刚抹完眼泪一样从脸上挪开,由于不是写实的画风,看上去略微显得有点好笑。

但不知为何,石毅感觉男孩哭得十分伤心,就像是什么重要的人已经离去,也像是被人抛弃在那里一样。

“石毅!你怎么了?”

洛麟的一声大叫把石毅吓到了。不过这么一惊,他才猛然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经泪流满面了,而心里的难受感觉愈发深重。

“你怎么哭了?看到什么了?”舒星若也走了过来,照了照周围,马上也发现了墙上的画。

“就是……有点难受,不知道自己能走多久,可是还要坚持……我,我本来也不是特别有毅力的人,坚持到现在真的有些支持不住了……可我不想死……”

被人一说,石毅居然开始抽噎起来。

“喂,不至于吧,我们至少还……”

洛麟刚要劝,忽然听见了另一声抽泣。

“我明明没有妨碍任何人的,为什么一定要死……”

舒星若伸手抹掉脸上的泪水,却依然在哭。

“是敌人!全都小心!不要搜索周围了!用听觉查看!”陆凝疾言厉色地喊了出来,然而她稍微晚了一点,离得比较近的洛麟已经用手电照到了那幅挂画。

房间里多了第三个哭泣的人。

“二代仆役们的杀伤力远远小于飞碟带来的那些,时间太短并不足以让我完全弄明白对方的生物科技。不过好在是制造出来了一点东西。”

程雾泠瞥了一眼屏幕上的地图,微微点头。

“现在他们应该进入监视室了,很遗憾在‘占星师’被消灭之后那里已经不能用了,留在那里的只有‘爱哭鬼’而已。”

“啧,这个名字听上去很恶趣味啊。”

裴宣龇着牙咬下一块肉干,露出一个坏笑:“不过既然你放在那了肯定够他们受的了吧?”

“虽然‘爱哭鬼’没有直接的杀伤力,但凡是看到它的人都会引发内心的悲伤和痛苦,沉浸在这样的情绪中会忽略周围环境的变化,感官也会变得迟钝,就算是破坏了画像,也不能解除……算是个麻烦吧。”

“这不是挺厉害的吗?”

裴宣虽然不怎么喜欢动脑子,但论战斗素养他可是很强,各种类型的攻击手段在他这里很容易就可以想出合适的用法,当然也不会忽略那些没有伤害的能力。

“内心足够坚强的人不会被影响太多的,毕竟战胜悲伤是人类的能力。”程雾泠不置可否地回答,“不过这样一来,‘冰幽灵’就可以活动了。”

飞碟内,在陆凝和孙墨竹手忙脚乱地劝解中,三个人终于勉强止住了哭声,可是肉眼可见他们的情绪逐渐低落下去,之前的积极已经完全消失不见。

“墙上那东西……”

孙墨竹刚刚大着胆子一点点往墙上照过,看到画框的一角立刻关了手电,并没受影响,随后就告诉了陆凝。不过陆凝对此也没什么办法,虽然用幻阵把画掩盖起来了,可三个人的情况丝毫不见好转。

“我们离开吧,这地方没什么有价值的东西,那诡异的画更是个陷阱,这就是程雾泠抛出来的诱饵……阿嚏!”

陆凝打了个寒战,抱紧了胳膊,对孙墨竹说:“你不觉得这里越来越冷了吗?我们进来之后身上的水也没干,这里气温也太低了一点。”

“我对变温的抵抗力还可以,之前爬雪山的时候为了躲开怪物的追杀在一个雪洞里窝了一晚上也没事。”孙墨竹看了看沉浸在悲痛中的三个人,伸手微微拉了一下潜水服,发现确实还很湿。

“不太对,潜水服又不是亲水材料,到这里就算没干也不该这样还和刚出水一样……等等。”

孙墨竹拉起自己的长发,微微拧了一下,几滴水滴从末端滴落下来。

“这里潮气好重!”

“而且……好冷……”

陆凝已经在打哆嗦了,本来这身潜水装备就不是什么保暖的衣服,在这样的湿冷环境下更难受。舒星若和石毅虽然没有说,但身体已经在发抖了,下意识地蹲下身蜷缩了起来。

“有别的敌人……是降低温度的……对了……石毅……应该,阿嚏!”

不等陆凝说完话,孙墨竹就跑到了石毅身边,这位大叔来的时候拿了一堆零碎的装备,其中也应该包括温度计!

很快她就从石毅的侧兜里掏出了温度计,这一看顿时眉头一皱。

“十一摄氏度。”

陆凝光是听见这个温度就抖了一下。她身体状态即便被去除了疾病也就是普通人水平,这样潮湿环境下的降温正在迅速夺走她的体温。

就在温度继续下降的时候,她忽然看见了门外的通道上红光掠过。

“它在外,外面!”

陆凝用打颤的牙齿说出这句话,伸手去拉孙墨竹,她已经感觉呼吸间都能闻到水的味道了,继续这样下去是必死无疑的!

幸好孙墨竹没有让她失望,听见陆凝的话顿时拔腿冲向了门口,跑到通道上打开手电立刻向周围照了一圈。

“我没看到,陆凝,是不是……”

“啊!!”

后方传来一声惊呼,孙墨竹再回头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了陆凝的身影。与此同时,一双冰冷刺骨的“手”搭上了她的颈部。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