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34 秘密

深渊归途小说:34 秘密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6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空间瞬间传送,是伤口缝合者具有独特的特性,虽然距离越远精确地度越低,虽然这样的逼近战中并不不存在出差错的可能。而已一眨眼之间,它了瞬间传送到了陆凝身后,骨爪猛然挥下,将陆凝到尾到脚切下!“后面!”相距将近三米的空气中传来了本应被斩杀的陆凝的再次提醒声,听见声音的舒星只是眨眼之间,它已经传送到了陆凝身后,骨爪猛地挥下,将陆凝从头到脚切开!。...

精彩章节

空间传送,是缝合者具有的特性,虽然距离越远精确度越低,但是这样的接近战中并不存在出错的可能。

只是眨眼之间,它已经传送到了陆凝身后,骨爪猛地挥下,将陆凝从头到脚切开!

“后面!”

相隔不到三米的空气中传来了本应被斩杀的陆凝的提醒声,听到声音的舒星若马上反身甩手,七八根藤蔓如同长矛一样攒射而出,穿过陆凝的幻象直扑缝合者胸前。电光石火之间,缝合者居然还能再次启动,瞬间消失,这一次出现在了孙墨竹的头顶!

“传送好快!”

现在陆凝的声音宛如回音一般在周围开始回响了,不光缝合者,连两个队友都找不到她在哪里,这正是三人之前商量好的战斗计划。

“头上!”

能够看清传送落点的陆凝,负责示警。

而融合了黑卵的舒星若以及武力型的孙墨竹则负责压制!

三把飞刀并排甩出,孙墨竹只是就地一滚就躲开了空中下劈的一击,顺带还近距离反手给了缝合者一击。这一次缝合者终于没能传送离开,勉强用骨爪挡开两把,第三把命中了它的胸口,发出一声轻响。

“鳞甲!尝试钝击!”

陆凝的反应很快,舒星若的速度更快,回声犹在的时候空中的藤蔓就开始变形交缠成巨大的镰刀形状,借着转身的力道直接一个横扫!

砰!

就像棒球手击中的球一样,躲闪不及的缝合者被一击抽飞了出去。

没有了庞大的躯体和预先准备好的军团,缝合者本身的战斗力并不显得突出。陆凝锁死了它能够传送的每个位置,在连续十余次传送偷袭不成后,它身上的鳞片也开始因为数次被反击而开始脱落了。

但对陆凝来说,依然非常麻烦。缝合者对额头上核心的保护做得非常好,或者说它根本不在乎被寄生的身体遭到怎样的损害,再加上传送的闪避能力,即便无法伤到自己这边的三人,她们同样也拿对方没什么办法。

“我们必须一击致命!”

陆凝喊道。

“有什么好办法?”孙墨竹问道。

“引蛇出洞!”

空气中一阵扭曲后,陆凝从距离两人大约五米远的地方忽然现身!

“它的第一攻击目标绝对是我!”

现身之后,陆凝第一时间指向了自己面前,另一只手掏出刀来猛刺过去。

但是如果缝合者察觉这次又是幻影的话可以立即传送,有必要切实让它“命中”,只有这样才能争取时间……击杀自己的时间!

空中闪出了缝合者猛扑的身影,这次骨爪的速度果然略慢,似乎准备随时远遁,不过当锋利的骨刀切开皮肤,喷出血液的时候,它的肌肉立即一紧,立刻兴奋了起来!

陆凝避开第一击的要害,往侧面倒下,一个粗糙的杀阵在缝合者的脚下绊了它一下,只是让它身形微斜,却没有影响平衡。

缝合者双手刺出,十根骨刃齐齐没入了陆凝的身体,就在同时,一根黑藤长矛已经急速飞来,准确撞碎了它一时没有保护的头顶黑色核心。

空气微微弹动了一下,缝合者应声而倒,和陆凝一起趴在了血泊之中。

“咳,差一点……”

舒星若和孙墨竹赶紧过来查看,眼前的情况稍微让她们安心了一点。陆凝不是没有用幻象的,只是这次在本体上稍微偏离了一点,也让缝合者最后一击错过了致死的部位。

“你胆子还真是大……”

“我有把握不会死……那个,你的藤蔓能不能堵伤口?”

陆凝按住侧腹的伤口咬牙笑了一下,看向“缝合者”的尸体:“它死了吗?要不要补上一下?”

孙墨竹走过去将覆盖在脸上的面具整个揭掉,露出了下面赵茵然恐惧而绝望的脸,试了一下后摇摇头。

“死了,都已经死了。”

“真是……嘶——”

陆凝倒吸了一口凉气,低头一看两根细小的藤蔓正在钻入自己的伤口进行缝合,疼还是次要的,主要是看着还有些不适。

“知道疼就少用这种危险的办法。”舒星若在她脑袋上敲了一下,脸色有些嗔怪。

“我很惜命的……痛!”

“不过还真难想象这个在医院搞了那么大的声势的怪物这么轻易就被解决掉了。”孙墨竹扔掉手里的肉块,有些厌恶地拍了拍手。

“医院里它有一整层楼那么大的躯体,核心都不知道埋在哪,还有护卫的军队和空间传送袭击,现在这明显连控制一个躯体都没做到呢。”陆凝看了看不远处滑落出来的那些“人”,他们现在都已经没了声息。

“估计这里的人都被无声无息地解决掉了吧,就像他们那样。”舒星若缝合完毕后,也走过去查看了一番,对于那狰狞可怖的相貌倒是没表现出什么不适来。这些人也只是被改造中的可怜人,恐怕更多人也以相同的样子不知道死在哪个角落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等陆凝感觉可以行动之后,她们就顺着楼梯下到了地下楼层。一路上果然没有见到一个人,所有的办公室和实验室都被整理得干干净净,一点有用的资料都找不到。

直到地下三层,下楼之后只有一条笔直的充满现代科技感的金属甬道,甬道的尽头是一扇电子密码锁的厚重大门。

一个简单的六位密码,旁边是人脸大小的液晶屏幕,周围可以看到摄像头和警报装置,这样的安全措施虽然看上去还行,可对于研究所里的重要物品来说未免有些儿戏了。

“密码……”

舒星若有点犯难,三个人都做不到暴力拆除这样一扇大门,可是又上哪里去找密码?她们也没有擅长电子设备的人啊。

“会不会在楼上哪里能够找到?”孙墨竹问。

“希望不大,这又不是什么解密游戏。”陆凝仔细看了看密码锁的输入键,发现新得和没用过一样,想找点磨损痕迹都不可能。

就在这时,液晶屏幕忽然一亮。

一段早已录制好的影像出现在屏幕中,没有人,只是一张桌子上放着一根玻璃圆柱,内侧封存着黑色的核心。

“如果你们找到这里并且触发了这段录像,那就说明有些东西你们已经搞清楚了。”

背景传来程雾泠那很有特色的平淡的叙事风语气。

“不知道有谁会来,我猜想中陆凝应该在其中,如果她愿意说的话舒星若也在,毕竟我给你们两个留下了足够多的提示。首先说明,这扇门是禁止进入的,不要试图暴力破开,门本身是以避难所的级别设计,一般的力量不能打开。如果你们还带了超自然协会的人来,也劝你们不要这么做,因为这会把我们推向无可挽回的对立面,就像赵茵然那样。”

说到这里,一只戴着白色手套的手将桌上的玻璃柱拿了起来。

“优先说明,这次不是生存类的场景,即便任务失败也不会导致死亡,顶多是赚取的分数少了一些,在此基础上请你们想清楚要不要继续自己的调查。静默计划现在大概已经开始实施了,这个计划简单来说就是灭口行动,任何了解核心内容的人都要死,最后也将把整个丹玛卷入。你们已经获知了很多当年目击飞碟的人离奇死亡的消息,那也算是计划的一环。星灵的存在只能流于传说之中,真正目击的人包括其几代以内的后裔都必须清除,这是任务给我们的硬性规定。”

她平静地讲述着,此时戴着白手套的人终于转到了桌子前,双手捧着核心坐下。那是赵茵然,目光呆滞,行动僵硬,反复一个提线木偶一样。

“稍微说一下能说的东西,那就是星灵的科技属于生物类,与机械文明有很大不同。在一部分范围之内这种生物科技具有很大优势,但从另一方面来讲又完全忽略了机械文明中的一些手段。目前该做的事情都已经完成了,我们没有将别的阵营杀光的理由,所以接下来两天的清理行动当中不会刻意针对任何人。如果你们放弃这次对抗,那就尝试存活到二十七号的凌晨,在三点到五点的时间范围内离开丹玛。前提是你们没有触及真正保密的部分——赵茵然拍摄的照片我会选一些模糊的发给你们,能不能回避就看你们自己了。那么,祝各位行事顺利。”

伴随着程雾泠的声音消失,屏幕里的赵茵然猛地将玻璃柱敲碎,抓起黑色核心狠狠按到了自己的额头上。

画面终止。

三人面面相觑,陆凝离开了门两步,咽了一口唾沫,艰难地开口道:“抱歉,我想我们应该离开这里。”

“你怕了?”孙墨竹却不见畏惧,“她就是在恐吓我们而已,我的任务就是去揭露事实真相,离开这里?就在这么近的地方?”

“我们现在处于劣势,如果硬是要探索会把命搭上!”

“这可不像是刚刚搏命过的人说出来的话。”

“我说过,我只会在自己有把握不会死的情况下采取冒险行动!现在我没有任何把握在看到那所谓秘密的情况下逃过程雾泠的追杀!”

“她的那些部下已经被击败了许多了,她不是无敌的。”

“那是因为她要让你这么觉得!我也不是特别了解程雾泠,但我知道她不是会算错实力对比的人。我……”

“我没有要指责你什么。”孙墨竹摇摇头,“陆凝,你不是追寻者,因此你不需要承担这个任务带来的风险和责任,但我不同。我们的目标实际上还是有一些差别的,程雾泠将这个差别清晰地放在了我们面前,她拦住了你,但我必须前进。”

“我不会……继续……对不起。”陆凝茫然地看了一眼舒星若。

“可是这样真的好吗?”收到求助的目光,舒星若便开口了,“正如程雾泠所言,这次你就算没完成任务,也不过是得分低一些,比起可能会死的结果来说应该很容易抉择吧?”

“你们是不是忘了这次的测试场除了是对抗型还是秘密型了?”

孙墨竹无奈地说。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