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33 静默计划

深渊归途小说:33 静默计划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6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是和之前的每晚上都也没太大差别的晚上,酷热如约呼啸而来,午间降水的预报令人们多了一些企盼,花车在外城区的路线了完结啦,不会再有三天市内巡游活动后霜日庆典的游行部分也就结束了了。热烈地的气氛在八点左右被被打破了。先是靠近了西城区的一条小吃街上,传来了有人昏热烈的气氛在九点左右被打破了。。...

精彩章节

这是和之前的每一天都没有太大差别的一天,炎热如期而至,午后降雨的预报令人们多了一些期盼,花车在外城区的路线已经完结,再有两天市内巡游之后霜日庆典的游行部分也就结束了。

热烈的气氛在九点左右被打破了。

首先是靠近西城区的一条小吃街上,传来了有人昏倒的消息。开始以为是中暑,不过在此后越来越多的人倒下时,恐慌开始蔓延。

紧接着在十点十分左右,人们发现自己无法联络丹玛以外的人。虽然城市内的通讯没有问题,但一切试图向丹玛以外通讯的手段全部失灵。

十点三十分,一辆轿车被发现撞毁在离开丹玛的公路上,车内自驾游出来的一家三口全部失踪,现场留下了大量血迹。

警方开始疏散人群,但很快就有十余名警察被藏在人群中的“暴徒”刺伤,甚至杀死。紧急动用失能武器的效果并不理想,一部分警车在路上便失去了联系,街头的暴徒更是开始了无差别袭击,人群四散奔逃,局势更加混乱。

下午一点左右,随着阴云遮盖天空,一部分人受到了庇护,街上除了疯狂的“暴徒”以外已经没有一般人走动。

“这只是前奏……”

陆凝站在一家已经空无一人,连卷帘门都没来得及拉上的服饰店门口打着电话。她的脚边有几颗玻璃珠,在幻阵的遮盖下无论是暴徒还是“怪物”都忽略了她。

没错,怪物。陆凝的视觉里能够清晰地看到一些如同长臂猿一样的隐形怪物行走在街道上,它们有如同蚊子口器一样的尖嘴,一旦碰到人类就会悄悄靠近将尖嘴刺入他们头部,诡异的是这样的攻击看不见外伤,只是被吸食的人会立即晕倒。

“我们没有找到赵茵然。”

那一端是昨晚便已经离开了警察局的石毅,为了尽量集结队伍,他们离开后第一时间就去找了同伴们的住处,现在叶非和沈新月已经和两人汇合了,然而在寻找赵茵然的时候却意外地哪里都找不到。

“先放弃。你们现在前往白梦所在的医疗所和洛麟他们见面,目前只是制造混乱,我们不需要在这里和他们耗时间。”

“你呢?需要我们去接你吗?”石毅问道。

“不用,我和舒星若、孙墨竹有别的事。你们汇合之后可以移动,但是不要往市中心走,在郊区,千万不要做出什么离开丹玛的举动。”

“了解了。”石毅也没问为什么,干脆地答应了下来。

陆凝挂掉电话没一会,舒星若和孙墨竹就驾车来到了店铺前。从车上的伤痕和一些血迹来看,估计是用非常粗暴的方式过来的。

“状态不错?”舒星若摇下车窗笑眯眯地问。

“从没这么好过。”陆凝开门上车,对驾驶席的孙墨竹说,“现在我来指路,我们这就前往生命科学研究所。”

“程雾泠?”

舒星若抱着双臂,神色微冷。

“程雾泠和赵茵然,我们之中能够成为内应的只有她们两个,我刚刚确认了赵茵然不在住处,所以……”

“程雾泠是隐秘人,所以她很可能和对方阵营联手,把在我们这里的隐秘人解决掉,是吗?”舒星若问。

“虽然这么解释也有可能,但很遗憾,我知道她不是隐秘人。”

陆凝指挥着绕开了几个隐形怪物出没的地方,才继续说道,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冒充这个身份,我也无法预测她的计划,但是毫无疑问的她在中途给我们留了好几个漏洞来钻。结合之前和她联系时候的一些态度……至少我们能够在研究所那里收到她最后留给我们的好处。”

“等等,你不是觉得她是敌人吗?”舒星若皱了下眉。

“她是‘追寻者’的敌人。”

陆凝看了一眼孙墨竹,见她脸上也没什么特别的表情,便继续说道,“这场四阵营对抗型的测试场中只有追寻者和程雾泠所在的阵营是绝对对立的状态,无论是探秘人还是隐秘人都处于第三方,我们的任务没有直观的矛盾冲突,可以被任何一方拉拢。”

“你是说……程雾泠……”

“她没有随意树敌的意思,我能想到的只有这么多。不过这样给自己添加限制的结果就是留下了很多机会,也许她的计划很完整,但我们还有偷分的可能。”

刚说到这,一间店铺里忽然冲出了一名披头散发的女人,拿着一把剪刀疯了一样地冲了过来,不要命一般撞上了车的侧面,虽然市区里车速不快,可玻璃上还是溅上了不少血迹。

如同一个信号一般,周围又出现了五六名暴徒,同样毫不犹豫地冲了上来。陆凝侧耳听见车身发出一股“滋滋”声,顿时知道这些全都是山上遇见的类型,急忙让孙墨竹加速。

还没甩开那些疯子,天空中就响起一声炸雷,滚滚阴云把白昼遮挡得如同日暮一般,远方的山间开始涌出黑烟,烟雾在空中凝聚成实体,逐渐化为一只只长脚蜘蛛一样的怪物。

“它们来了。”孙墨竹猛打方向盘,将车拐上了人行道,绕开路上停下的车辆和游行车队留下的障碍,以更快的速度往研究所方向驶去。

生命科学研究所。

此前由于程雾泠在这里,没有人将目光放在这边,这个盲区持续到了今天,才被踏入。

三人刚刚下车,就看到一个人从研究所里没命地跑了出来。

那应该是一个普通的研究员,他的脸孔充满了惊骇和绝望,因为脸颊一侧挂着的丑陋肉块的缘故。就算是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依然能听到响亮的吞食声,这位可怜人并没能跑出太远,整个脑袋就被肉块吞食,人重重砸在地上,抽搐两下之后,又开始缓缓爬起。

啪叽!

肉块包裹的脑袋被黑色物质构成的锤子砸得粉碎,彻底停止了活动。舒星若确认这具尸体再也不会爬起来后,手上的黑色藤蔓才散开了形状,钻回衣袖之中。

“这是……”

“没想到居然是真的……沈新月给我们分享了一些她找到的东西,虽然来历不明,不过还有些用。”舒星若张开手,藤蔓的阴影在手腕部位灵活地蠕动着,仿佛择人而噬的毒蛇一般。

“沈新月?她怎么会知道……”

陆凝皱了下眉,不过眼下还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

“这是袁夕和萧世繁留下的那枚蛋孵化出来的。”舒星若放下手,说道,“我也告诉了萧世繁,现在他手里的那枚蛋估计也已经孵化了吧,这样一来我们也不是没有战斗力了。”

“她到底要做什么啊……”陆凝低声说了一句,没有让另外两人听见。

进入研究所之后,却意外得整洁,预想之中医院的景象并没有出现,走廊里干干净净,既没有哭嚎也没有惨叫声。

“有点不对。”

三人都提高了警惕,陆凝的视野中同样没有任何奇怪的东西出现,就仿佛这里只是没有人的建筑一样。就在精神高度紧张的时候,孙墨竹的手机忽然震动了一下。

“抱歉。”她拿出手机瞟了一眼,皱了皱眉递给舒星若。

“赵茵然的信息。”

“她不是失踪了吗?”舒星若疑惑地接过了手机,发现只有几张黑乎乎的图片,好像是晚上拍摄的一样,因为像素和拍摄人手在抖的缘故大多是模糊不清的,少数几张清晰的图片能看出是在研究所这一带。

“是……人吧,这个角度……在哪里?”

舒星若费力地辨认着照片里的位置,图片是从外面拍的研究所,一群穿着白袍的人把什么东西装上车离开的情景。

“问题在于这几张照片为什么现在才发送过来。”

陆凝说出了自己的疑问。

“拍摄时间是晚上,当时为什么不发送?而且没有任何文字说明,难道她遇到了什么危险?而且她为什么要大半夜的跑到这个地方来?按照之前那种胆小的样子就算敢来也要叫上一两个信得过的同伴吧?”

真是越想越让人觉得古怪。

“你觉得赵茵然会不会也是……”

舒星若这句话还没说完,就被脚下传来的一声震动打断了。

地下?

“找到你了!”

陆凝忽然抬手打出两枚玻璃珠,时机恰好地钻入了空气中突然出现的裂缝当中,伴随着一阵粘稠的滑动声,几个身体尚未被改造完的人被吐了出来,摔在了地上,他们的一部分骨骼已经变形,身体也变得异乎寻常的健硕,但现在只能发出呜咽声,无法行动。

紧跟着,一名脸部完全被一张血肉面具覆盖的女人从裂缝中走了出来,黑色的核心镶嵌在应该是眉心的位置,绵延出来的红色肌肉线条刺入体内,在脖子和露出的手臂上制造出了如同鳞片一样的护甲,而双手十指则都已经变成了凶器骨刀。

“缝合者。”孙墨竹看见了那枚核心,马上认出这是那天被程雾泠取走的怪物核心,如今已经再次被激活了。

“果然是……等下,她有点眼熟。”陆凝后退了两步,却感觉这个被吞噬的女人好像在哪见过。

“赵茵然。”

习武的孙墨竹更擅长辨认骨形,一经提醒便认了出来。与此同时同样的念头自三人心中掠过:既然赵茵然都变成这样了,那刚刚的短信是……

没有多想的时间,“缝合者”忽然动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