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30 一梦黄粱

深渊归途小说:30 一梦黄粱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5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怪物数量极多,而已半13分钟的工夫就有不少人被砍倒在地,就算洛麟企图帮着,也于事无补。幸运的人的是怪物好像仅有这么一批,也没更多人的裂缝会出现在外面。陆凝死死地搂着孙墨竹的脖子,她但是安全的的,兰玉树和孙墨竹的战斗力应付这些怪物但是足够多,而已她感觉脑袋越陆凝死死搂着孙墨竹的脖子,她还是安全的,兰玉树和孙墨竹的战斗力应对这些怪物还是足够,只是她感觉脑袋越来越痛了。。...

精彩章节

怪物数量极多,只是半分钟的工夫就有不少人被砍倒在地,就算是洛麟试图帮忙,也于事无补。幸运的是怪物似乎只有这么一批,没有更多的裂缝出现在外面。

陆凝死死搂着孙墨竹的脖子,她还是安全的,兰玉树和孙墨竹的战斗力应对这些怪物还是足够,只是她感觉脑袋越来越痛了。

就在视野忽然变得一片漆黑的时候,有什么东西落在了地上。

那是一种非常温和的感觉,如同儿时母亲的手掌一样,钻入脑海,抚平伤痛,之前积累的惊吓和紧张感慢慢消失,疲劳和安逸从心底涌上来,让陆凝不由得闭上了眼睛。

“梁叔!你终于过来了!”

迷迷糊糊的,只听见兰玉树欣喜若狂的喊声。

人间苦乐,欢喜忧愁,皆在一梦一转之间。若已遍历,回首再看时,不过如是。

似乎听得有人低语。

陆凝睁开了眼睛,一股清香让她的精神一振,视觉也已经恢复了清晰。

身上盖着一条薄毛毯,床板有些硬,转过头就能看见小房间的门外蹲着一个梁绍坤,手里拿着蒲扇正在拿瓦罐煮粥。

除了她以外,还有两人在屋子里。

孙墨竹躺在梁绍坤那把沙滩椅上,在墙边睡觉,而坐在床前的是一名熟悉的女子。

陆凝的记忆还很清晰,她就是之前在记忆中看到的车里被掏出了心脏的那个女人。

“严玥……学姐?”

“你醒了?别乱动,谢谢你来救我……”

眼前的女子露出了一个有些苍白的笑容,显然她的健康状态相当不好,双目中也充满了血丝,只是不知道是什么让她在这样的状态下依然坚持留在这里。

“老师,还好吗?”

陆凝小声问出这句话。

严玥摇了摇头,将什么东西塞入了陆凝的手中,还轻轻拍了两下,陆凝会意,没有问是什么,仅凭手上的感觉似乎是金属片一类的东西。

“你该休息一下了,既然丫头醒了就没事。”

屋外的梁叔忽然说话了。

陆凝撑着身体坐了起来,此时孙墨竹也被惊醒了,看了一眼陆凝后便松了一口气。

“你还是挺幸运的。”

她起身走到屋外,从梁叔那里盛了一碗粥端回屋里,赶着严玥去躺椅上睡觉去了,把粥递给陆凝之后开始说起那天的事。

梁绍坤是被兰玉树叫来的,在第一次从医院楼里逃出来后他就给梁叔发了信息,也不算太晚。而梁叔一到马上就用他的力量化解了即将展开的屠杀。

黄粱一梦,梦入人间。

怪物们集体陷入了沉眠,而在梁叔的操控下它们大概永远没有醒来的机会了。另一边的谭冲和陈雪也将缝合者盘桓的异空间炸了出来,足足有近百平米的巨大血肉躯体被二人连绵不断的攻击打得分崩离析,不过伴随着这样的攻击医院的大楼也塌了一半,估计向文海得有的头痛了。

最后是程雾泠带着的部队完成了最后一击,研究所特制的生物武器将保护缝合者核心的外壳彻底摧毁,那枚黑色的还在跳动的“心脏”也被他们用一个容器装走,随着那些多余的血肉化为血浆,外面的怪物们也全部死亡,它们并没有化为血水,而是整体变成了宛如石头半般坚硬的雕像。

那之后,姗姗来迟的警察和救援人员将伤者送往别的医疗设施治疗,统计死者,安抚群众这些不提。

最重要的是死者。

萧世繁被程雾泠用不知道什么办法保释了,不过他的精神状态不怎么好,柳长安、高云机、费允玮都已经死亡,根据从废墟里清理出来的院长室情况,那里发生过剧烈的爆炸,也正是这场爆炸将严玥等失踪者从监禁他们的密室墙壁炸开,惊醒了长期浑浑噩噩的他们。

密室里失踪者合计八十六人,其中七人在最后怪物的袭击中丧生,其余人都获救了,严玥出来就看到了陆凝,她在证明自己身份之后坚持要跟着一起,被梁叔接纳。

兰玉树没什么大碍,但还是需要一定时间休养。组里的另外三人何念青、徐珺和韦传文都已经牺牲,谭冲紧急联系协会,应该会有增援的人在近日赶来。

洛麟目前失业。

最后这个孙墨竹是当个笑话讲的,陆凝被她冷不防逗了一下也感觉心情好了点。

“我睡了多久?”

“一天半吧……程雾泠让我转告你一句话,别想太多。”

“什么话?”

“别想太多。”孙墨竹强调了一遍。

“……故弄玄虚。”

片刻沉默后,孙墨竹忽然站起身,去关上了屋门,然后回到陆凝身边,放低了声音:

“我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你好像对程雾泠很怀疑?你们是认识的吧?为什么你会这么忌惮她?”

“你觉得一个什么都知道但是就是不说的人值得信任吗?”陆凝无奈地说,“我和她认识不算久,也不怎么了解她,但我知道她很厉害……她在新人场景内做的事情是我无论如何也办不到的,我无法不去想象她是敌人的可能。”

“可如果她不是呢?迄今为止她做的所有事情都是帮助我们,情报,救援,总结分析,你不能只靠那天计划泄露就把她打入了对立的一方吧?”

陆凝张了张嘴,可她说不出来。

从程雾泠表明自己是隐秘人开始,她就站到了陆凝的对立面,正是从这一刻开始,她内心的怀疑就在不断滋生,伴随着更多疑点出现愈发深重。

但这要怎么说?因为她有逻辑基点,可这个基点仅仅对于隐秘人这个身份来说站得住脚,如果讲明了,孙墨竹反而会认为她是处于天然敌对的阵营才有了这些敌意。

难道这也是程雾泠自曝身份的目的之一?

她苦恼地按了按脑袋,端起碗准备喝粥。

“看来你也无法讲明白。不过呢,我固然无法理解,但坚定自己的信念是最重要的……因为那样才是你自己选择的命运。”

孙墨竹站起身,一贯有些平淡的脸上露出些许微笑。

“这是我父亲喜欢说的话,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回舒星若那里看看情况,这里有梁叔在很安全,那么……再见。”

她的语气轻快,似乎浑然不把即将展开的战斗放在眼里。

这样的情绪也感染了陆凝,她回以微笑,用同样的口吻说道:

“再见……还有,谢谢。”

对方摆了摆手,拉开门离开了屋子。

凤凰石酒店,萧世繁的房间中,男人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一声敲门声将男人惊醒,他揉了揉眼睛,带着颓丧的神色走过去开了门,那模样把门外的访客吓了一跳。

“萧哥你怎么……”

“你还活着啊。”

萧世繁吊着一双惺忪睡眼看着门外浑身裹得如同木乃伊的叶非,嘟哝了一句之后转过身走回了屋内。叶非跟着走进了屋,马上闻到一股酸臭味,他找了找,立刻发现垃圾桶里扔着的外卖一次性饭盒。

“萧哥你不让他们打扫一下房间的啊?这……”

“扫个屁……这狗屎的世界老子能不能回去还不知道,万一来的不是服务员是刺客我不是就跪了?”

“你怎么变成这样了?”叶非感到有些难以置信,现在的萧世繁已经完全没有了之前的自信和潇洒,活脱脱一个人生失败者的模样。

“嘿嘿,变成这样?”

萧世繁阴森一笑,往床上一瘫,嘶哑着吼道:“我本来就是这样啊!你以为我在找回记忆之后是什么样子?没错,我是想着要复活……但是更重要的是,有一个人能让我感觉活着……”

“袁夕吗?”

“哈哈。”萧世繁发出一声痛苦的嘲笑声,“我只要听她的话做事就可以了,这样也不会继续痛苦……是不是觉得这样挺烂的?可是我真的找回了一些活着的感觉,甚至做起了冲上五阶一同返回现实的梦!”

他如同僵尸一样从床上挺起身,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恶狠狠瞪着叶非,语气也更为阴森:

“现在梦醒了!我早知道总有一天会醒的,但是我宁愿永远沉眠下去!”

“我们好不容易活下来不是让你这么抱怨的!”叶非对他这样的表现也很火大,顿时忍不住也开始咆哮起来,“袁夕死了!宋宝国也死了!我们认识的人里已经有很多死在了这次事件中!你是唯一清楚楼上发生了什么事的人!如果你一直这副德行到底是谁会在背后笑话我们?你要寻死也把这次的事摆平了再去追求你的白日梦!”

萧世繁一把推开叶非,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

“敌人?可以啊,正好也有一件事,我还没做完呢。”

说完,他一把抓起背包,冲出了门。

“喂!”

叶非想要拦住,却已经来不及了。

“有些事注定会发生。”

孔斯关掉一封邮件,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他不慌不忙地下楼,中途还和几名同事打了个招呼,离开市政大楼之后,钻入人群之中,很快便不见了踪影。

而教堂之中,裴宣抓着一个面包纸袋,正无聊地看着窗外时,手机忽然响了。

“咦?”

看到发来的讯息,他露出了有点疑惑的神色,不过还是迅速按照指示离开了教堂。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