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28 囚室之外

深渊归途小说:28 囚室之外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5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院长室的门锁用子弹轻松破除,虽然在闯进后里面却空无一人。“院长呢?是不在这里,但是了被杀了?”萧世繁冲进屋子里,将几个能藏人的角落都找了一遍,却没意外发现什么。这间屋子并不大,的话有什么人躲出来大约几眼就能看见了。“这屋子太小了。”袁夕突然间说。“院长呢?是不在这里,还是已经被杀了?”萧世繁冲进屋子里,将几个能藏人的角落都找了一遍,却没发现什么。这间屋子不大,如果有什么人躲起来大概一眼就能看见。。...

精彩章节

院长室的门锁用子弹轻松破解,但是在闯入之后里面却空无一人。

“院长呢?是不在这里,还是已经被杀了?”萧世繁冲进屋子里,将几个能藏人的角落都找了一遍,却没发现什么。这间屋子不大,如果有什么人躲起来大概一眼就能看见。

“这屋子太小了。”

袁夕忽然说。

“太小?啊,这样都找不……”萧世繁话说了一半,猛地反应过来袁夕的意思,马上开始敲击墙面。

“这样没用,听声音只能分辨出墙壁厚度不同的地方,可是如果整个墙后面都是空的,也听不出差别。”袁夕取出一包口香糖,“让开点,我炸开这里。”

话音刚落,墙面忽然发出一声响动,接着凹陷下去一块,一名头发花白,身材瘦削的中年男人出现在这个“门”后。

“真是伤脑筋的大小姐啊,这样一言不合就要爆破,我的老身子骨可受不了。”

男人对萧世繁和袁夕手中的枪视而不见,慢慢走到了办公桌后方,坐在了那个有些年头的椅子上,露出了微笑。

“我是这座医院的院长,你们是来找我的吧?”

“你果然是知道这里有问题的。”袁夕举枪对准了他。

“有问题?不不不,我可不觉得这是什么问题。”院长笑了,“我只是为了更加完美的人类而努力……啊,你们大概也见到了一些半成品,感觉如何?”

“你是指楼下那些怪物?”萧世繁冷冰冰地瞪着他。

“怪物?他们是实实在在的人,和被制造出来的那些家伙不一样。”院长嗤笑了一声,“不是由人所进化而成,那算得上什么完美的人类?虽然说凭借那个缝合者的力量已经完成了完美样本的制作,可是那不是人类……哪怕外观完全一样。”

“外观完全一样?”

“他们称之为‘天庭之子’,这个翻译略有些问题,不过完完全全的神造生物这个意思倒是翻译出来了。”

袁夕注意到了一个词。

“他们?是谁?”

“这我可不能说,毕竟合作的前提是不要把他们牵扯进来,我提供场地和素材,他们给我知识和掩护,我告诉你们这些,是看在同为人类的份上,如果你们要找什么人,也不该到这里来才对。”

听到这种话,袁夕和萧世繁只是冷笑。

“那里面是什么?”袁夕指了指院长刚刚出来的密室。

“是种子。”院长咧开了嘴,露出一个有些恶心的笑容,“虽然说令人感觉有点不适,可拜托到我手里的话,也只能硬着头皮做了啊……我可是完全不介意你们现在动手去释放他们的,毕竟那不是我需要的东西。”

“是那些失踪的人!”

柳长安马上走到袁夕身后,焦急地说道。

“之前在丹玛失踪的人,恐怕都关在这里!要是找到了他们的话……”

袁夕点点头,伸手把“口香糖”的一段抽了出来,萧世繁依然用枪指着院长的脑袋,她倒是不担心这人作妖。

可是为什么他还能这么从容地笑?这次被发现了之后,他那所谓的完美人类也没指望了,不管是哪一方面的人都可以处理这个家伙——

就在那一瞬间,袁夕下意识地侧了一下身体,但这个距离实在太近,以至于这样的闪避没有起多少作用。

那是几条血肉包裹着骨骼组成的触手,尖端坚硬,十分轻易地就撕开了她的下腹,将数块已经被扯碎的内脏抛向了前方。

这下变故突生,萧世繁也立刻把枪口指了回来,袁夕却是正对着院长的,看得见他趁机低下头从抽屉里抽出了什么东西。

砰!

她开枪的速度更快。

高威力的弹头将办公桌削去一块,准确没入打算拿它当掩体的院长一只眼睛中,撞透大脑,在颅骨上留下了一道裂缝。

“柳长安!!!”

这时,萧世繁才怒吼了起来。那个和气的青年这时露出了他的獠牙,双目变成了和楼下怪物一样的猩红色,两条手臂则化为了几条血肉模糊的触肢,近距离下成功偷袭了袁夕之后,他的脸上扬起了扭曲的笑容。

“就算你这么喊,也救不了人了,还不如一起去死。”

“柳长安”将袁夕甩到了一边的墙上,舞动触手向萧世繁扑了上来,迎面的子弹他根本不闪不避,任由它们在身上打出了几个血洞,不到片刻,那血洞周围便开始生长起肉芽,慢慢开始愈合起来!

“还原之后的我可是不死之身啊!你还是不要挣扎了,也节省大家的时间!”

“你给我去死吧!”

看见柳长安逼近,萧世繁却直接冲了上去,伸手从背后掏出一颗手榴弹,拉掉拉环直接塞进了他的怀里。

“哈?”

轰!

爆炸的气浪直接将房间的玻璃震碎,屋子里的东西也全都东倒西歪,萧世繁直接抱着脑袋躲到桌子后面避开了正面的冲击,剩下的全都被柳长安结结实实吃下。

热度刚消,萧世繁就从桌子后面翻了出来,愕然发现柳长安居然还站着!

“该死……有点……僵硬。”

浑身焦黑的人形如同生锈的机械一样扭了扭身体,黑色的碎片带着手榴弹的破片从皮肤表层脱落,里面露出快速生长的嫩肉来。

它居然还能再生。

萧世繁一咬牙举起了手枪,但这时候另一声枪响直接爆开了这个柳长安的脑袋。

角落里的袁夕居然还活着。

“咳……打中了……”

“袁夕!”

柳长安踉跄两步倒在一旁,萧世繁急忙跳过一片狼藉来到袁夕旁边,看到她腹部可怕的伤口顿时露出了绝望的神色。

“这是……我们的……秘密任务……”

袁夕断断续续地说着,用枪柄敲了敲墙壁,将那“口香糖”炸药举了起来。

“……另外,那混蛋终究是说漏嘴了……把人救出来,然后跟着陆凝走,她应该……可以生还。”

“什么生还?对,她是有超能力的,你的伤说不定还有救——”

“我都要死了你能不能听我说完话!”

袁夕忽然怒吼起来,吼得萧世繁一愣。

“咕咳……”

她吼过一声之后,开始咳嗽起来,与此同时,腹部的伤口也开始大量渗出血来。

“你现在要做的……第一是放人,把我们的目标人物……找到,第二,告诉你觉得可信的那些人,这里发生的……咳!事情。最后,那个我们在市长那里见到的秘书孔斯,或者他身边的什么人,是‘敌人’……”

萧世繁半懂不懂,但他只是点头,也只能点头。

握住枪的手愈发冰冷。

“看不清……那个偷袭我的家伙又……站起来了?”

身后传来一声响动,萧世繁急忙扭头,发现已经少了半个脑袋的柳长安居然又在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

“看来……是……那么第一条取消……现在就出去,楼下要是陆凝还活着,援兵估计已经到了……”袁夕拽着萧世繁,让自己从地上坐了起来。

“我听你的。”

萧世繁喃喃道。

“那就好。”

二人的对话,仿佛有着一段回忆。

接着,萧世繁跑出了院长室,发疯一样向楼下冲刺,仿佛在逃离什么一样,或者说像是要跑赢什么一样——

那是院长室里的爆炸声。

“有人死了吧。”

一楼,孙墨竹听到爆炸声抬起头,神色间有一些哀伤。

“总会有人死的。”洛麟有些无所谓,“这是必然的代价,每个测试场都不会让所有人活着回去。”

二人现在坐在一间医护室里,给陆凝简单检查了一下之后拿了些葡萄糖水给她喂了。兰玉树跑到外面放置防御阵,这时候还没回来。

实际上现在一楼已经没有活着的怪物了,二楼徘徊的还不准备下楼。孙墨竹和洛麟两人的战斗力对那些怪物都形成了威胁,这样一来也暂时安全了。

“说起来你这次是什么身份?这样长时间留在外面没关系吗?”洛麟闲聊起来,问起孙墨竹的事来。

“和我活着的时候一样,在一间武馆里面当教习,不过武馆平时也没什么人,恐怕早就没落了。”

“那还真是巧了,我原来是保安这次是保安,你原来练武这次在武馆……”洛麟打趣了一句。

“你们说什么?”

躺在病床上的陆凝忽然说话了。

“你醒了,感觉如何?”

“我没关系,你们之前说……什么?自己是做什么的?”

洛麟不解,说道:“就是这次碰巧我们都是干自己死之前的工作……”

“不是……碰巧。”

陆凝费劲地撑着床铺起身,感觉眼前一片模糊,反倒是阴郁的气息及其清楚。

“拿我的手机,帮我打给通讯录里那个‘殷’。”

孙墨竹依言照做,接通电话之后把手机递给了陆凝。

“喂?”对面传来殷络懒洋洋的声音。

“殷络,我有件事问你一下。”

“这么大的雨,你不会又出什么事了吧?”殷络开玩笑一样问了一句。

“和那些没关系,我问你,你在来到集散地之前,是不是在黑道的?”

“确实在帮会里混日子来着,怎么,难道你也是哪个地方派来卧底的?这年头卧底都找你这样的学生咯?”

“不,只是发现了一个没什么用的共性。”陆凝笑笑,“打扰了,回头再聊。”

“喂?什么共性?你……”

殷络没说完话就被挂了电话。

这时候洛麟再迟钝也明白过来了。

“我们这次的工作都是自己死之前的工作?”

“啊,我是个学生,排除这次神神怪怪的部分,我的身份就是个学生。舒星若在她的世界是个明星,我和她认识我知道。此外你们两个,加上我又找人确认了一下,那就不是偶然。”

“这算是个发现,可是有什么用?我们又不能凭借这些找到所有的‘乌鸦’。”孙墨竹疑惑。

“本来我也是觉得没什么用,但是有个人我要好好问问了……”

陆凝闭上眼,用手指轻轻按压着,脑海里开始思考起一些被忽略细枝末节来。

可惜,事情总有意料之外。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