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22 燃烧地狱

深渊归途小说:22 燃烧地狱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4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何为仙家手段?有太守饮宴,道人剪纸成月,掷杯邀仙,令画里仙子设宴,兴致高时,入月欢饮,及至天亮。虽然没能能达到那样的程度,虽然也可以将物品从画里取出来,或是留存在画里这样的手段,而如今但是有人能能做到的。的话也不是因为年纪的缘故,“画仙”陈雪怕是早已成虽然没能达到那样的程度,但是可以将物品从画中取出,或者保存在画中这样的手段,如今还是有人能做到的。。...

精彩章节

何谓仙家手段?

有太守饮宴,道人剪纸成月,掷杯邀仙,令画中仙子赴宴,兴致高时,入月欢饮,及至天明。

虽然没能达到那样的程度,但是可以将物品从画中取出,或者保存在画中这样的手段,如今还是有人能做到的。

如果不是因为年纪的缘故,“画仙”陈雪恐怕早就成为了圈子中名望极重的前辈高人了。由于这份本领的泛用性,陈雪也一直行走在哪里有空缺就往哪里补的第一线。

何念青作为最近和陈雪共事的人,更是能感觉到有她在的情况是多稳,至少他不觉得一个空间封锁能困得住陈雪。

然而对手并不这样想。

“你们尽管泄愤也无所谓,这辆车上都是死人,你可以随便杀,我们不可能再死第二次……你们逃不掉,没意义的,等到解决了你们,还要送到那个鬼地方去进行善后,啊,真是麻烦,反正那不是我的事了,尽早处理掉最好。”

话音刚落,售票员就抛出了手里的燃烧弹。

“糟了——”

燃烧弹从空中落地,发出一声轻响,却并没有炸开。

兰玉树喘着粗气,捧着罗盘的手微微颤抖,却还是逞强一般地嘲讽道:“你扔啊!你倒是再扔几个啊!废话那么多,不好意思!现在气运在我们这边!凡是对我们有害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

陆凝瞪大了眼睛,风水术数还能这么用?

然而肉眼可见,兰玉树为了这样的“幸运”仿佛透支了大量体力,甚至只能坐在座位上无法站起来。

“你们拥有一些特别的力量,这大概是我被指派过来清除你们的理由吧……可是我并不具备特别的攻击力,为什么偏偏是我要摊上这样的事呢?”售票员极为丧气地抓住了头顶的一个扶手,后座的尸体仿佛被什么东西诱导了一般放弃了攻击,而车上剩余的东西也只是一堆破烂而已,完全无法形成威胁。

就在此时,从四周的角落中,涌出了带着刺鼻气味的液体。

“什么东西……”何念青手指一勾,气味在空气中混入烟雾,顿时让他脸色微变。

“汽油和尸油的混合物罢了,顺便一提,这是这辆车的燃料。”售票员慢慢蹲下身体,用手沾了一下地上的黑色油脂,随后嫌恶地在身上蹭了蹭。

虽然因为气运的缘故,没有一滴油蔓延到四人脚下,但是除此之外的整个车厢当中已经瞬间被这些油料铺满!

“你这混蛋要——”

何念青的话并没说完,售票员就摸出了打火机,死人的目光看向了他。

“这辆车上下去的,必然是死人。你可以不信,但我不会再说了。”

点火。

剧烈的火焰瞬间吞噬了售票员整个人,那火焰比起平常的燃烧看起来更为剧烈,几乎是一瞬间就将车头吞噬,迅速烧向了车尾的方向!

“陈雪!开门!阵法支撑不了多久!”何念青大吼一声。此时火焰绕开了他们将后面的尸体全部卷入了火海,而兰玉树的脸色惨白,显然这样强行维持的气运无法支撑太久。

陈雪也没犹豫,伸手从口袋里掏出一份宣传单——那还是几人离开市区的时候她顺手从一个发传单的青年手里接过来的。陆凝还以为之后就顺手扔了呢。

传单贴在了窗户上,上面的一扇家具装饰广告中的门骤然消失,随即车厢被强行挖开,一扇门结结实实地嵌入其中,何念青连忙扭动了门把手,风吹入了巴士内部,外面却是疾驰而过的风景!

“可以出去!”

何念青发现自己的烟雾通过了门,顿时大喜,马上扒住门框,将座位上的兰玉树拉到了背上,刚想出去,却被陆凝一把拦住。

“陆凝?”

“别出去,看你的手。”

何念青微微一愣,目光望向自己的手,惊愕地发现扒住门框的部分已经变成了青紫色,和那些死者的手毫无二致。

热浪卷过脸颊,却令他冷汗涔涔而下。

“我不是说了吗!”

火焰中传来宛如厉鬼的咆哮。

“只有死者能够离开车上!无论你们想用什么办法都一样!破坏墙壁没用!传送也没用!就算将车炸掉,在那一瞬间你们也会变成尸体!我没有什么攻击力,但留下生命这种事还是做得到的!”

“麻烦了。”何念青收回了手,幸运的是只要回到车里,手的颜色便会恢复正常,“陈雪,看来我是帮不上什么忙了啊。”

“不用惊慌。”饶是知道了如此的限制,陈雪依然冷静,甚至有时间看了一眼陆凝的反应。

而陆凝也没让她失望,并不显任何惊慌的神色。

“陆凝。”

“啊?”

突然被叫到名字,让陆凝愣了一下,现在火焰还没有靠近,兰玉树的法阵已经失效了,挡住火舌的却是几张薄纸。

“我被人称为‘画仙’,如你所见,擅长的是将东西封入画中或者从画中拉扯出物体,不能对生命体使用——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如果你能够想出应对这个局面的办法,这一次医院之行就允许你去。”

陆凝眼睛一亮:“说真的?”

陈雪点点头。

一旁的何念青无语地看着尚且游刃有余地培养新人的陈雪,心道这大概就是大佬吧……

陆凝只是瞟了一眼车厢里的火焰,靠着门外的风和那几张纸构成的墙壁,热度还不是那么明显,但是这辆车正在路上疯狂地疾驰着,而跑了这么长的路却没见到一个人或者一辆车显然是有什么问题。

或许有危险,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克莱因瓶……一个没有表面和里侧存在的立体。既然陈雪姐能够改变车体,进行这样的改造也可以吧?而没有了表里之分,也就不存在我们下车的问题了。”

由于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克莱因瓶是否还是这么命名的,陆凝特意解释了一句。

这个答案让何念青一愣。

如果陈雪说出这样的答案他不会吃惊,毕竟自己的能力自己最为了解,然而根据目前已有的资源迅速作出应对方案这样的本事可不是人人都办得到的。

就像他在获得了这次测试场的能力之后,也有些过分依赖烟雾的传讯和隐匿功能一样,一旦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就开始寻求他人帮助,不再继续思考。

这是非常致命的。

且不提何念青脑海里各种思绪翻滚,陈雪却露出了微笑。

“嗯……算你通过吧。”

陆凝愣了一下,这样的答案,大概就是自己的回答差强人意的意思?

“我之前说过,既然碰到了,就要消灭它。逃——是逃不掉的。”

陈雪抽出一张便签本,在火光中依稀能看见那里绘制了各种各样栩栩如生的图画,这才是她真正用来战斗的武器,之前从画中拔刀开门不过是随手利用了一下身边的资源而已。

“你们抵挡不了多久的!”

车厢已经化为火焰的炼狱,只有四个座位这一小块净土,也开始逐渐被火舌侵蚀。一张纸的吸收终究有上限,陈雪也不会浪费太多能量在这方面,终于,空中的纸张被真正点燃,连同里面的火焰一同被燃烧,化为灰烬。

“克莱因瓶是存在于三维空间内,具有四维概念的立体,以我的能力将其打入这个车厢内部,自然能将表面和里面粘贴起来,但这不解决根本问题。”

似乎是为了给新人一个详尽的解释,陈雪也说得十分耐心而清楚。

“然而这世界上存在着另外一种,只能存在于二维世界,而不存在于三维世界的东西,我曾经试过将这种东西‘具现’。”

一张纸随着热浪飘落,短刀穿过,将纸张钉在了地板上。

紧接着,地板开始隆起,形成了宛如阶梯状的立体,很快,这样的立体结构便开始在车厢内传导,但怪异的是这些阶梯逐渐开始变为瓦楞纸一样倾斜的状态,跟着便开始扭曲,破碎。

“蠢货!就算破坏了巴士,你们会在暴露在‘外面’的一瞬间死掉!安安静静选择一个不那么痛苦的死法很难吗?真是不理解你们……嗯?”

“察觉了吗?巴士看来也是你的一部分,从我试图将车封在画中失败的时候我就知道了,不过你们大概过于专注搬运尸体这件事了,对于人类的艺术和历史似乎完全没有了解嘛。”

陈雪带着嘲讽的语气说道。

车体开始崩解,但是这并不是破坏掉了车体,而是整个车辆开始化为虚无,仿佛被抹消了一般,从现实中一点点隐没。

“不可能的台阶……”

陆凝当然听说过这个,彭罗斯与他的儿子共同制作的,永远向上的回环阶梯,在其后也被许多人扩展为了“不可能的艺术”。

“结论是,它们确实不存在于三维的世界之内。或许更高维度能做到,但那就不是我的能力范畴之内了。所有转化为不可能的台阶的东西,最终会因为不可能存在于这个世上被强制消失——”

陈雪伸手将门关上,车厢内的火焰虽然还在跳跃,却正在随着车本身的消失而退却。

“……清除失败。”

车厢内回荡起浑浊的最后一句话,并没有不甘和愤怒,仿佛仅仅是机械性地重复了某个既定台词一般。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