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21 午夜的死亡巴士

深渊归途小说:21 午夜的死亡巴士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3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一名身着警服的更年轻人躺在水泥地上,好像昏迷正酣,但是在何念青在门口打了个手势后,青年的身体猛然抽搐了一下,眼睛缓缓地睁开眼睛。隔著玻璃墙,陆凝能很清楚地看见了,青年的眼神中闪现出了一丝凶光。紧然后,他从地上跳起,用一种绝命通常的速度撞上了玻璃墙,一隔着玻璃墙,陆凝能够清楚地看见,青年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凶光。紧接着,他从地上弹起,用一种绝命一般的速度撞上了玻璃墙,一蓬鲜血呈放射状在墙上喷洒开来,顿时发出一声巨响。。...

精彩章节

一名身穿警服的年轻人躺在水泥地上,似乎昏睡正酣,不过在何念青在门口打了个手势之后,青年的身体猛地抽动了一下,眼睛缓缓睁开。

隔着玻璃墙,陆凝能够清楚地看见,青年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凶光。紧接着,他从地上弹起,用一种绝命一般的速度撞上了玻璃墙,一蓬鲜血呈放射状在墙上喷洒开来,顿时发出一声巨响。

“出不来的,他们的力量之类与人类一样,完全没有任何特殊性,除了死亡后所有细胞都会自我崩毁成具有强腐蚀性的粘液。”

似乎是怕陆凝害怕,何念青在旁边解释了一下。

而此时,陆凝已经全力运转起了自己的能力,血污无法阻止她的视线,透过青年撞击玻璃的表象,她看见了空气中完全处于沸腾状态的血气,这也正是她之前从教堂的那两人身上见到过的。

青年口中发出了野兽般的嘶吼,一下又一下地撞击着玻璃墙,逐渐地,在血液之外又开始有了别的什么黏在了墙的对面,而撞击的力度也逐渐变得微弱起来。

最后,青年终于停了下来,血肉模糊的脸孔上挤出了一丝怪笑,身体向后倒去,在砸在地面之前,“它”的身体就化为了一块块的肉泥,摔落在地上的时候飞溅到了四周,变成了一幅及其猎奇的图画。

“如何?”

“我能看见它们特有的气场。”陆凝对这样的血腥场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当即扭头对何念青说,“而且这样的气场我在别的地方见过。”

“嗯?”

“教堂那里有两个从小被收养的孩子,名字是虞婵和裴宣,这两人身上有着和这只怪物相同的血色气场,不过那两人似乎是可以收放自如。”

“居然……好吧,也不是特别意外。教堂的可疑我们早就注意到了,只是抓不到什么马脚。这次可是有机会了。”何念青点点头,拉开了门,二人离开了这间有点糟心的房间。

出来之后,何念青和陈雪、梁绍坤两人交换了一下意见,这个过程并没让兰玉树和陆凝参与,接着他们就提出送陆凝回旅馆了。

“玉树,接下来的时间你负责陆凝的人身安全。她对我们之后的一些行动来说很重要。”

何念青叮嘱道。

“咦?等下……你们是叫我保护她?”

“是的,有什么问题吗?”

兰玉树有点傻眼:“何大哥,我们不是说好一起……”

“医院的行动只要我们就足够了,而且你的风水学本领用在防御上比突击来说要更适合吧?”

“……虽然是这么回事,可是我想……”

兰玉树还想挣扎一下,陈雪直接一句“遵从命令”终于断了他的念想。

四人告别了梁叔,回到旧城区外,没过五分钟一辆公交就开到了车站,四个人鱼贯上车,车上只有一个穿着老旧绿色制服的老售票员和一名络腮胡司机,零零散散的五六名乘客分开坐在后面的几排座位上,昏黄的灯光照着车内,在夜间更多了几分诡异的感觉。

“四位……”售票员打了个呵欠,接过何念青递过来的钞票撕下四张车票递给他们,指了指后面示意随便坐,等人落座之后车就又开动了起来。

说实话这种售票员卖票的车陆凝好久都没见过了,不过她过来时候的那辆车也有一位售票员,似乎只有老城区这里的公交还保留了这种。而在车开起来之后,窗户外面吹进来的夜风十分凉爽,也让她渐渐摆脱了刚才目睹怪物自杀那一幕的恶心感。

路途无聊,她就又和陈雪讨教起了关于自己眼睛能力的事。

同行三人当中,兰玉树擅长的是风水阵图,何念青擅长行云布雾,两人都是专长一门的人,而陈雪虽然不是兼修多种术法,却见识广博,这大概和她从小便作为外勤组历练有关。

“瞳术几乎存在于任何一种修炼系统当中,同时也属于极为稀有的本领。类似你这样的天生能力从来都是各个部门眼中的宝贝,因为这一类的术法没有不强的。”

“可是我是从学习巫术后才能看见那些东西的,并不是天生……”

“你觉得没有任何刻意的学习,也没有特别的材料积累,仅凭学了一些皮毛便觉醒的能力还称不上天生吗?”陈雪笑着解释道,“玄门中的天生,你可以理解为天赋,多是无师自通,几乎是天道眷顾赏你这碗饭吃才会有的。至少我知道类似这样天生有特殊本领的人不超过十个。”

陆凝不自觉地伸手摸向自己的眼睛,虽然这并不真是自己的,但在这次测试场当中可真是称得上是一个金手指一般的强化了。只是不知道,同样作为隐秘人的程雾泠手里究竟掌握了多少东西?按照那个所谓平等规则,至少也是不下于自己所知道的那些的程度。

“陈雪姐你又擅长什么呢?谍报……总感觉和战斗不太相关。”

“我啊,告诉你也不是不行,我……”

陈雪话说到一半,忽然被陆凝比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她微微一愣,神色立刻严肃起来。

对于陆凝的瞳术,陈雪已经确认过,自然是有着绝对的信任的。而陆凝也没有辜负这份信任,她比任何人都早察觉到了车厢当中游荡的一丝血气。

“什么时候……追上来的!”

陆凝猛地站起身,扭过头看向了血气飘散过来的方向,那是公交车的最后一排,一名戴着鸭舌帽,身穿绿黑花纹衬衫的男人,似乎是察觉到了陆凝的视线,男人慢慢抬起了头。

一张还算熟悉的脸孔,出现在陆凝的目光中。

宋宝国,尽管瞳孔已经灰败,嘴唇也变成了青黑色,却依然挂着宛如生前那样沮丧的神情,茫然地看着陆凝的方向。

那身衣服上也并非是什么花纹,而是早已干涸的血痕!

就在这时,巴士忽然拐弯,站起身的陆凝一个不稳,向着过道方向倒了下去,在她惊愕的双目中,倒映出了一双死者的手。

不可能,宋宝国距离这里至少还有一米半——

“滚开!”

耳边只传来陈雪一声厉喝,刀光乍现,雪亮的寒锋轻而易举地斩下了一双呈现青紫的手,然而从断腕之间仅仅喷出了几滴粘稠的黑色液体,仿佛血液早已在体内凝固了一般。

这时候陆凝才反应过来,攻击自己的并不是最后排的宋宝国,而是邻座的乘客。

“他们全都是尸体!”

无暇考虑,陆凝已经先于逻辑喊出了这句话,坐在前面座位的何念青与兰玉树也反应及快,一个抬手打火点燃了一支烟,另一个则从口袋里掏出一方罗盘。

“没用了。”

车前的售票员忽然开口了,用一种老朽的语气,发出一种混合着某种回响的声音。

“这辆车是运送尸体的车辆,能够上下车的只能是尸体,就算是活人,也会变成尸体——才能离开车子!”

“装神弄鬼!”何念青手指一弹,一团火焰对准售票员就发射了出去,然而那售票员只是伸手一捏,火焰就熄灭了。

“车票!”

陆凝稳住身体的同时就已经拿出了车票,之前并没有细看,她现在再看时,上面的字样赫然是“地狱——通往丹玛中心医院”!

“手伸不出去!”

兰玉树也焦急地叫了起来,他用罗盘进行定位的时候就试图伸手到车窗外,然而那里就如同有什么空气墙一样,阻挡着他的手掌!

“所以说,我们真的碰到了,还是说……这是有意的攻击?”陈雪紧握着不知道从哪里拔出来的短刀,戒备着已经缓缓从座位上站起来的乘客们。

“你们这些家伙找不到东西就回去好了,偏偏还要抓捕我们的成员……虽然再做出来就可以了,但这样的损失我们也不能视若无睹吧?”售票员缓缓从装着车票的黑色腰包中掏出了一个圆柱状的物体,“但是没想到最终还是劳烦到我了。本来我就是负责搬运尸体的啊!暗杀什么的又不是我的任务!该死的!该死!”

他此刻仿佛癫狂一样疯狂地抱怨着,然而何念青看到他手上的东西脸色却是一变。

“喂,陈雪,那东西该不会……”

“白磷燃烧弹。”

陈雪肯定地点了点头。

“虽然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不过这样的空间封闭技术也只有那几个老家伙能用出来吧。攻击力不足就用道具补充吗?倒是聪明……”

“见鬼,我的烟雾也出不去……陈雪,你的能力……”

“我们现在可不是要逃啊。”陈雪忽然露出一个冷笑。

刀锋再次斩下一个乘客伸出的手,仿佛是宣战布告一般,刀尖划过一个弧线,指向了最前方的售票员。

“好不容易钓上大鱼,当然要就地消灭!”

陆凝放低了身子,现在车厢里的血气越发浓重了,她只能躲在陈雪身边,思考现在应该怎么应对。这时,手上传来压到什么纸张的触感,让她下意识地低下头看了一眼。

那是一本画册,应该是近现代兵器展览的宣传图画,在她的手下压着的图画却有些古怪,只有一个空荡荡的金属架,上面的东西不翼而飞——

或者说?

她的视线,回到了陈雪手中的刀上。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