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18 殷络

深渊归途小说:18 殷络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3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必定不存在取得联系,而被高度浓缩到了一个小型区域之内,这样的取得联系没办法更为密切。殷络是这样我相信的。她并不会觉得自己有着太过常人的才智,也不会觉得有什么尤其更突出的特点。惟一很值得炫耀的大约是自小缀学混黑所练出的狠劲和敏锐的直觉的观察力。但是殷络是这样相信的。。...

精彩章节

这个世界上的所有事情,必然存在联系,而被浓缩到了一个小型区域之内,这样的联系只能更加紧密。

殷络是这样相信的。

她并不觉得自己有着过于常人的才智,也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突出的特点。唯一值得夸耀的大概就是从小辍学混黑所练出来的狠劲和敏锐的观察力。虽然这同样没有什么光彩可言。

从外表来看,她全然不是人们常说的“道上”的人,没有纹身,说话文雅,待人温和甚至可以说亲切。

但殷络的确是混出了名气的了,看上去只是学生年纪的她已经学会了笑里藏刀,也早就学过了杀人。她会坐在街头拉二胡的老人旁边听上一天,也会用最隐秘的方法令人死到临头而不自知。

而在一发流弹没入她心脏的最后,殷络脑海里所思考的究竟是什么?像人们所说的那样,回忆自己的一生吗?

=======================================

“他不是你们记忆中的那个兄弟了。”

殷络对眼前的一幕似乎毫无触动,人类的躯体整个溶解的过程似乎只是蜡烛融化一样平常。两旁的保镖被提醒了一声之后,脸色终于是不那么难看了,重新挺直了身体。

如果陆凝在这里,早上十分钟,就能认出玻璃箱中正是之前教堂里用了她的号码的那位保镖大汉。

“求生欲几乎等于无,对于人类不算致命的手段都会让它直接放弃生命,真是劣质的东西……”殷络按了一下手边的一个铃,马上又有两位保镖将一个新的玻璃箱推进屋子里,他们脸上的神色显然已经麻木,一言不发地将箱子卸下,把之前的那个搬上车带走了。

这个箱子里是一个昏迷状态的中年人,身体干瘦,不过殷家稍微有些年纪的人都认识这位曾经的智囊团一员。

“这次用电击。”殷络摆了一下手,随意决定了这一位的结局。

然而就在保镖准备为底座接上电极的时候,房门被人粗暴地推开,一名年纪和殷络差不了多少的青年闯了进来,一看到两人的动作马上喊道:“住手!”

“我以为你还能反应快一点。”殷络支起身子,语气终于多了点活力,“哥,我想现在应该有别的事需要你去处理。”

作为殷络这个身份的亲哥哥,殷绪基本上可以说是内定的殷家下一代继承人,只是限于年纪,他还没有足以服众的作为,尤其是在一个优秀的妹妹的衬托之下。

不管是现在还是过去,殷络都已经早早负责了一片殷家的街区——这并不是说就更加重视她,而是作为继承人的殷绪需要学习的不止管理街道这么简单的事情。可是在年轻人的眼中,真正做着什么和单纯的学习终究是有区别的。

“你在做什么?我听说你让人把一些洗手不干的兄弟们重新抓了回来,现在……又怎么回事?”

殷绪看了一眼玻璃箱,他在意的并不是那里面人的死活,而是这件事将会带来的影响。

“杀?我没办法杀掉一个死人吧,哥哥。”殷络坐起来,拍了拍自己刚刚让出来的位置,“不来观赏一下这座城市里隐瞒的秘密吗?哥哥,作为未来的领头人,你至少应该知道这座城市里的黑暗是什么吧?”

殷绪皱了皱眉,他不太明白殷络的意思,不过这何尝不是一个机会?

“看看你能搞什么把戏。”

他咕哝着坐了下来。殷络笑眯眯地让人给殷绪端上了一杯咖啡,然后命令两个保镖继续他们接下来的工作。

事实证明,人类自动溶解这样的场面并不适合在吃东西的时候观看,哪怕只是喝咖啡也一样。

“呕——”

空气中弥漫起了一股酸臭味,殷绪连着晚饭一起吐了出来,他的耳边还回荡着那个“人”发出的嘶吼,虽然和人类死亡时的喊声一般无二,可配合血肉散开的景象无疑是感官上的双重刺激。

见到自家少主也是这么个样子,两个保镖居然微妙地感到了一丝平衡。

殷络则直接站起身,失笑道:“哥,你也太嫩了一点,这样的场面就反应这么激烈,我都要怀疑你的本事了……你们两个收拾一下,我出去透透气。”

走出屋子的殷络被追出来的殷绪拉住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瞒着我什么?爷爷和爸知不知道?”

看来那样的刺激并没让他失去正常的判断力。

“不知道——我也是自己觉得不对劲调查出来的,如你所见,这些人都是殷家曾经的成员,他们到底是什么时候被替换的?殷家还有什么人是本来的人呢?我可不敢保证。”殷络微笑着看向殷绪。

“你是指——”

“嘘。”

殷络将手指竖在了嘴唇前。

“心里清楚,但是别说出来,你应该高兴现在终于有一件值得自己去做的事情了,不是吗?”

殷绪脸色微变,随即缓缓点了点头。

“你会支持我的吧。”

“啊,你是我哥哥,这不会变吧?”

两人交换了一个别有深意的眼神,随后殷绪便大步离开了。殷络在他走后收起了脸上轻松地神色,有些头痛地按了按太阳穴。

“平衡……见鬼,这次的敌人真的要重新估算了。陆凝大概判断对了,不过她还没有绝对的信心和证据。但是由我这边执行斩首的成功率太低了,何况处理一个根本就不治本……”

“大小姐似乎遇到麻烦了?”

一个人从路口出现,缓步往殷络这边走过来,语气带着一些笑意,透出两人还算熟悉的感觉。

“何念青,我们只是临时合作,你也没必要这么称呼我。”

“啊呀,虽然说体制内和黑帮本身不合,但你我都已经死到这里来了,就没必要纠结当年的那些问题了吧?”

男人走到灯光下,他穿着一件条纹衬衫,打着一条有蝴蝶花纹的领带,活像一名刚刚加班晚归的上班族。

“你那里有什么消息?”

“他们真的把剧场给点了,火情在控制范围内,无论是警方,消防队还是后续新闻工作者的抵达时间都是被安排过的,如果不是提前知道一点的话还真是想不出这件事里面的人为因素居然那么多。”何念青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根香烟,并没有点燃,而是扭掉了过滤嘴,倒出一部分烟丝,再将两端捏紧。

“你这次的身份还真方便。”

“还不是给公家干活?何况一个追寻者还被安排了具有超自然能力的身份,作为代价我可是半点情报都没有,亏了遇到你这个熟人。”

何念青的指尖跳出了绿色的火苗,将那个用香烟做成的纸团整个点燃,一缕烟气渺渺而上,在空中盘旋了一周,往某个方向去了。

“情况如何?”

“灵能力协会目前在丹玛能调动的人手都已经开始行动了,那位小姑娘还真是撬动了一个不小的杠杆。”何念青又掏出一支烟,点着之后抽了一口,长出了一口气,冷笑一声,“虽然这次的敌人试图暴露一些不那么重要的消息来转移注意力,但终究还是露出了点马脚。”

“马脚?”

“今天晚上可不光是那么一件大事。”

殷络眉毛一挑,顿时明白了何念青所指的是什么。

“你们找到了失踪者?”

“哈……虽然不是,不过已经差不多了……”何念青眯起眼睛,“警察局那边没能来得及将最新出现的尸体处理掉,有这样一条线我们可以顺利摸到警察局里面的几个非人,目前都在控制之内了。”

“它们没有反击?”

“反击?你也太小看我们了。不过确实比较棘手的是之后如何进行刑讯的问题,我可不觉得它们能够与人类通用。”

“如果是伪装成人类的那些家伙的话,那你可要小心了。”殷络摇摇头,“我已经做过实验了,这些家伙完全没有任何求生的意志,哪怕只是普通的四肢伤害,也足以让它们整个崩解。”

“看来你也发现了不少那种东西啊。”

“我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知道吗?我接触到的人当中,没有发现一个蠢货。光是从平衡性角度来看,这次的阵营分配上我们可能有非常大的劣势。”

这里殷络所说的,就是殷绪之类的场景原住民了。对她这样的老手来说,许多隐形的规则已经不算是秘密,其中之一就是对抗型副本中必定形成的“实力平衡”。

如同临时拥有了超能力,代价就是情报方面基本就是瞎子的何念青一样,这样的平衡针对每一个“游客”,同时也针对所有的阵营势力。这样的评判绝对不是机械式清算,而是结合了每个人的特点赋予其优势和劣势。而如今光是殷络所知道的自己这边阵营所能调动的资源就包括整个殷家和另外两个关系较好的黑帮,超自然协会的办事员六到七人,还有背后随时能够出动的一支军队。此外从今晚的动静来看,丹玛军方,警察局内部,还包括一些外部势力也随时可能介入,这样的力量哪怕是三天内清空丹玛全市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还记得‘伏魔塔钟声’那个测试场吗?”

殷络说出这个词语的时候,也让何念青的神色变了。

“见鬼……不会吧?”

“你得把这次当做另一个狂欢之夜来对待,而且我们大概不会再有三个小时那么短的坚持时间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