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11 外援

深渊归途小说:11 外援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1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是一间破旧的小屋,阳光从狭小的小窗透进去,提供更多了屋子里不多的光源,昏黄,湿潮,闷热潮湿,的话也不是卫生间那边传来刷完牙的声音,陆凝很难我相信这鬼地方竟然是住人的。电话里那位本地“非常特殊能力”对外负责人的更年轻人在她到达的时候才准时起床,旗号呵欠打了个打招呼之电话里那位本地“特殊能力”对外负责人的年轻人在她抵达的时候才起床,打着呵欠打了个招呼之后一头钻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将陆凝晾在了这里。。...

精彩章节

这是一间简陋的小屋,阳光从狭窄的小窗透进来,提供了屋子里不多的光源,昏暗,潮湿,闷热,如果不是卫生间那边传来刷牙的声音,陆凝很难相信这鬼地方居然是住人的。

电话里那位本地“特殊能力”对外负责人的年轻人在她抵达的时候才起床,打着呵欠打了个招呼之后一头钻进了卫生间开始洗漱,将陆凝晾在了这里。

等到稍微适应了室内环境之后,陆凝便坐在了看上去还能凉快一点的一个木椅子上,打量起了“客厅”——如果能这么称呼的话——的构造。

一台老式电视放在墙角的柜子上,电视上面还放着一台收音机,天线支棱到唯一的窗户旁边。墙上贴满了广告、新闻剪报以及便签纸,一大堆文件被散乱地堆在沙发上,中间留出了一个人的位置。垃圾桶里全是速溶咖啡的塑料包和一次性饭盒,在这样的环境下已经开始散发出微微的臭味。

“啊……抱歉,空调坏了。”

青年用一条灰毛巾抹着脸从卫生间走了出来,看上去比之前迷糊的样子清爽了许多,他抽了两下鼻子,然后把垃圾桶里的垃圾袋提出来拉开门放到门外,接着从柜子里取出两个玻璃杯,放在茶几上。

“喝点什么?”

“水就可以了。”

青年走进厨房,一会拿出一个标签已经撕掉的大矿泉水瓶,给两个杯子倒上了水,自己猛灌了一口,才长出了一口气。

“怎么称呼?我姓兰,芝兰的兰,虽然有个大名兰玉树,你想叫别的也行。”

“我叫陆凝。”

陆凝简单略过开场白,从背包里掏出了那串玉石串。

“哦?”

见到玉石串,兰玉树脸上顿时露出了感兴趣的表情。

“这东西是从哪里找到的?”

“一个倒斗的人想出手,我看到了就截了过来,不过这东西在我入手的时候煞气大概是现在的三倍左右。”

“你做了什么?”

兰玉树接过玉石串,翻来覆去地仔细查看着。陆凝见他好像确实知道什么一样,就把这几天可能做梦的事情说了一下。

但是兰玉树也不觉得是做梦的问题:“消煞的方法很多,但绝对不包括这样的情况,比较靠谱的解释是在这个玉石串作祟的时候和什么东西发生了冲突,导致消耗了它的力量。”

“冲突?”

“哈,说不定你被另外什么邪祟之物盯上了呢,这些上了年头的邪物之间争斗也很厉害。你本身有一点灵气,被它们缠住也正常——怎么样?要我帮忙吗?”

陆凝马上点了点头。

“十万,订金。”兰玉树马上开价。

这个价格虽然在意料之中,可陆凝实际上手里没有这么多资金。

“太贵了,我能看到煞气减少,至少能判断它目前影响不了我,至于过些日子我说不定都来不及考虑这点危险了。”

“过些日子?”兰玉树眉毛一挑,“你来丹玛是要做什么的?”

“我的母亲是一位女巫,或者这么称呼的类似职业,实际上我母亲一脉都是,但是不久之前我的母亲以一种离奇的方式去世了,我觉得很奇怪,就稍微动了些手段调查……结果是在这里。”

兰玉树听过这番描述也知道陆凝隐瞒了不少东西,他不由得揉了揉眉毛:“然而你走偏了方向……看来丹玛的某些情况你都清楚了啊。”

“该说幸运或者不幸呢?我已经卷入了——看起来你们对此也不是一无所知?”陆凝反问。

灵能力的青年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在屋子里踱着步转圈,等到转得陆凝觉得眼晕的时候才停下来,从那大堆文件里面翻找了一下,抽出一叠装订好的表格,开口道:

“你知道了多少?”

“医院,教堂。”陆凝摊了摊手,“昨天山上发生的山火,以及晚上墓园内的事情……你们知不知道?”

“有的清楚,有的还在调查。”兰玉树将表格扔到了陆凝怀里,叉起双手,“我们不敢在丹玛驻扎太多人,这地方的古怪哪怕是我们也容易死。不过好歹也是有一个信息网,那表格上是我们最近调查过的人员资料……”

“裴宣。”陆凝只查头像,速度还是很快的,“这是教堂里的什么人?”

那天在自己离开的时候向自己露出威胁表情的男人,就是这个名字。

“他和虞婵是从小被教堂收留的弃婴,大概不到二十岁,长大后就在教堂住着,做一些帮工之类的工作。一些修女本来希望让这两个孩子入教来着,但是神父说要等他们十八岁对世界有了一个明确的认知之后再让他们自己选择。”

“神父?”

“帕拉戴尔,他是个非常优秀的牧师,大家会叫他神父也是因为尊敬吧。”兰玉树拿起水杯喝了一口,继续说道,“他从来不强迫别人相信,也不会拒绝外人来参观。当然他对于祷告之类的是管理很严,可这也正常。另一方面哪怕是无信仰的人寻求帮助他也会耐心解决,说是心理医生也不为过……他在这里没有任何恶名。”

“但是这很奇怪,不是吗?”

陆凝翻过一页,看到了另一名名为虞婵的少女资料。

“这世界上不存在每个人都喜欢的人,如果这里只是个几十人的村落还有可能,可丹玛的人口数……”

“没错,可惜我们无法进行深入调查。”

“怎么说?”

“有什么在阻止我们,而这‘什么’大概就是你能够接触到的东西了。”兰玉树笑了,“我帮你解决玉石串的问题,你为我们提供信息,如何?”

“成交。”

“你很狡猾啊,小姑娘。”兰玉树拎起茶几下方的一本破书,塞入沙发上的一个帆布背包里,拉开了门。

“这鬼地方快热死我了,带路吧,酒店至少提供空调。”

灵能力在这个世界上是存在的,或许正是为了和鬼怪煞气对应吧。而灵能力协会也是一个隐秘的半官方组织,没有固定的根据地,所有成员都是在全国各地奔走着探访可能造成危害的灵异事件。

丹玛这些年的异常自然逃不过一查,只是这地方近些年发展越来越好,也没有什么大事闹出来,协会只好放下一些监视人员,别的还要跑外勤,不可能大量抽调人手留在这里。

“所以你们究竟能动用多少人?”

“要是确定有问题我们甚至能联系军队。”兰玉树捧着那本破书端详着房间,对于陆凝的问题也只是大概回答一下。

“那就是现在人不多了。”

“不到两个巴掌。”兰玉树叹了口气。

“真少……”

“有灵能力的人本来就少,一部分只愿意自己靠能力赚钱的,一部分不想涉足危险的,把这些去掉之后协会能有现在的规模不错了,说真的,等这次事件解决你想不想加入?眼睛的能力一直是稀缺资源。”

陆凝愣了一下。

“可是之前你不是也能看见那东西上的煞气吗?”

“我的屋子里有简易风水阵,拿出来就看不见了。”

兰玉树擅长的也正是这方面的东西。风水师擅堪舆布阵,列兵演局,传到兰玉树手上也并没有没落,在一番详细的勘察之后,兰玉树很快就锁定了房间的几个角落。

“你这里果然有问题。”

这不奇怪。陆凝也只是点了点头,随后问道:“那你能看出这里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问题了吗?这很重要。”

“那可是有点困难,源头不在你这里,我可能还得去找一下。这两天你有没有时间?”

“抱歉,我有些安排,和这件事也相关……”

“那样也好。”兰玉树打断了陆凝的话,“我们在这里调查了很久都没有什么眉目,既然从你这里发现了线索就不能让它断掉。我把我的联系方式告诉你,如果有什么新的发现尽快和我联络。我这边会把其他人叫上一起调查的,你还有什么需要?”

“防身的办法,我除了眼睛以外别的东西都不擅长,我希望有点防身的东西,武器、法术都可以。”

“这个不难。”

兰玉树哗啦啦地翻着书,抓住其中三四页纸扯下,递给了陆凝。

“这里面有幻局【迷惑】,阵局【木石】,破局【天狼】和杀局【紫枢】的基础布阵口诀和阵图,你专心研究一下大概就可以使用了,之后记得还给我。”

“多谢……那个玉石串你拿去吧,应该是个很好的法器。”

“那我不客气了。”兰玉树将玉石串塞入背包,又拿出一支炭笔在几个墙角的地方写写画画了一番。

“这个大概能让你两三天内不受那古怪东西的侵扰,希望这段时间我们的调查能有进展。”

“会的。”

这时,忽然有人敲门,陆凝警觉地到房门那里看了一眼,发现是萧世繁和叶非两个,这才开了门。

“我们回来了……你有客人?”萧世繁探了下头,看见了室内的兰玉树。

“我找到了援助,你们有什么发现?”

“宋宝国的尸体找不着,墓园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萧世繁叹了口气。旁边的叶非脸色青白,神情憔悴,一看就是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只是失踪的话不好办啊……”兰玉树从里面走了出来,向萧世繁二人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

“我们把每个地方都找过了,那里有教士看着,又不能直接挖开坟墓……”

“如果真的有尸体的话,你们能派多少人介入?”陆凝忽然想起了什么,马上看向了兰玉树。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