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6 袭击

深渊归途小说:6 袭击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10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又过了一个所以也没做噩梦的早上。陆凝起了个大清早,背上了背包就走出来了房门。昨天她计划去山上走一走,顺道看一看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的“吃人洞穴”。这个洞穴坐落于山林深处的一段悬崖附近,周围极少有动物附近活动,曾有胆子大的人进来看过,但而已在几十米的地方陆凝起了个大早,背上了背包就走出了房门。今天她计划去山上走一走,顺便看看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的“食人洞穴”。。...

精彩章节

又过了一个应该没有做噩梦的晚上。

陆凝起了个大早,背上了背包就走出了房门。今天她计划去山上走一走,顺便看看被人们传得神乎其神的“食人洞穴”。

这个洞穴位于山林深处的一段悬崖附近,周围很少有动物出没,曾经有胆子大的人进去看过,但只是在几十米的地方就发现了大量动物和人类的白骨,马上不敢深入了,这样的描述一传十,十传百,渐渐变成了“食人洞穴”的传说。

理所当然的,这也是那十大奇异事件之一。

这次下了楼,大厅里已经聚集了一群人。萧世繁正在和袁夕说话,余光看见陆凝过来,扬起手打了一声招呼:“嗨,那天没吓到你吧?”

“没。”陆凝点点头算是回应,眼光一扫,发现除了萧世繁和袁夕以外,还有身后跟着鬼的那三个青年,以及一名身穿迷彩服的中年男人。

“我们打算今天上山,如果有机会去打猎就更好了,你有没有兴趣?”

萧世繁见陆凝打量了自己几个人,便发出了邀请。

陆凝看了一眼袁夕,有些迟疑地问:“会不会不方便?”

“请向导的钱我们分摊,你加入的话还能少付一些钱。”青年当中的一个人马上说道。袁夕也跟着点了点头:“最近听说山里不太平,我们也准备多几个人去。”

“就说怎么会不太平嘛,而且我带不了这么多个人。”迷彩装的中年人忽然开口了,口音很重,“喏多个人顾不过来,安全还得自己注意嘛。”

“安全问题你不用担心。”

袁夕拍了拍自己的包,“你只要给我们示警就够了。”

见到她这个动作,陆凝想了想,说道:“那好,我今天也打算上山来着,打扰诸位了。”

一个女生加入,几个青年都是热烈欢迎,路上他们就介绍了一下自己。

最开始在酒店里试探的那个叫费允玮,性格属于玩世不恭,十分跳脱的那种;戴眼镜又高又瘦的一个名字是高云机,嘴巴比较毒,不过对女性态度很好,看上去属于比较冷静的人;最后一个总是笑眯眯的叫柳长安,说话和风细雨,样貌也是三人当中最英俊的,似乎是受到过很好的教育,气质出众。

互相认识之后,一行人就乘车前往了山脚。

丹玛的山区没有太多险峻的高山,但森林众多,高低起伏的山脉相连也形成了极为特殊的环境,爬山的难度不比爬一座高山小。日头接近午时的时候,七个人才走进了可以称之为森林的区域,在向导的建议下,他们停下来开始吃起午饭来。

“钟导,最近这些年来丹玛的人不少吧?山上怎么还没见开出条正经路来?”费允玮刚坐下来就开始和向导搭话。

“山路走习惯了嘛,缓坡没危险。”

钟导看上去对于本地人身份十分自豪的样子,一说起来就眉飞色舞:“你们这些外地来的咯,缺乏锻炼,爬个七八百就开始叫累。”

“嘿呀,钟导你也知道我们平时也不会到处爬山啊,这没开发的深山老林更是第一次,您可得好好带我们一下。”

“好说好说,这块里没有什么猛兽,安全呢!”

安全吗?

陆凝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几缕黑气,默然不语。

费允玮的性子很适合和人聊天,柳长安在旁边帮腔不着痕迹地引导着话题,很快就扯到了山上的怪事上。提到食人洞穴的传闻,钟导却一脸不屑:“就是个兽洞咯,那么多人怕的,我还进去过一回呢!”

“真的?那里面是怎么个情形?”

“里面有股腥臭,还是有猛兽在里面的嘛。”钟导摆了摆手,“但是这么多年都没人看见,怕是有别的出口。”

萧世繁和袁夕对视了一眼,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与此同时,陆凝忽然感觉周围的黑气一浓,顿时提高了警惕。与此同时,树丛里响起了一阵沙沙声,在场的几个人全都是提高了警戒心的,此刻一有了响动立刻就有几人跳起!

哐!

一把斧子打着旋飞来,钉到了树上,虽然距离原来的目标高云机还差了一米多,可是这足以说明来者不善了。

“弄什么!”

钟导惊呼一声,可现在没人去理会他了,四面八方的树丛里钻出了十几个头戴防毒面具,身穿宽大连帽登山服的人,手里拎着斧子柴刀之类的武器开始缓缓向他们逼近过来。

“你们是什么人!”

费允玮大喊一声,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出门之前也是做了准备的,手里有一把军刀,可谁知道会遇上被十几个人包围这种情况?话又说回来,为什么上个山会被不明来路的人包围啊?

“离远点!”

高云机伸手就把斧子给拽了下来,举起来大声威胁道。在一个手持锤子的人走近的同时,挥动斧子砍了过去。

当!

一声脆响,对方抬起铁锤,金属的柄恰好挡住了斧子的攻势,紧接着用力往前一顶,将高云机顶退了两步,扬手甩动锤子砸下!

他们是要杀人的。

陆凝目光微凛,这一群怪人出现得异常突兀,而且一上来就抱着杀人的目的,几乎可以断定和整个事件的主线有关联了。

就在此时,一声枪鸣。

萧世繁和袁夕不知什么时候掏出了手枪,萧世繁先开一枪直接命中了攻击高云机那人的头部。一蓬血花溅出,这人吭都不吭一声就倒下了。紧接着袁夕又把枪对准了其余围拢过来的人,发觉他们毫无所动的时候,当即果断开枪!

热武器瞬间颠倒了双方的力量优势,在一连六个人被射杀之后,人群才仿佛接到什么指令一般开始后退了,留下了几具尸体。

这时候向导已经吓傻了。

“检查一下!”

袁夕谨慎地用枪拨动了一下最近的一具尸体,对另外几人喊道。

“等等。”陆凝抬手阻止了袁夕,捡起一根比较粗的树枝在尸体脸上扒拉了一下,轻易地就将防毒面具给剥了下来。

不,与其说是陆凝扒拉下来,不如说面具自行脱落了。里面的“人”已经化为了一滩肉泥一样的东西,白色红色的组织混合在一起,散发出难闻的腥臭味,在其中甚至连骨骼都不存在。

“这是什么东西!”费允玮见到这个场景也惊了。

陆凝将粘了一些肉泥的树枝在草叶上擦了两下,肉眼可见那片草变得焦黄枯萎,她马上将树枝甩到了一边,嫌恶地甩了甩手。袁夕心有余悸地走远了几步,刚想说话,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惨叫!

几人连忙回头,正好看见钟导被一具兜帽人抱住,大量肉泥从兜帽头部和面具的缝隙中流出,直接浇了钟导一头一脸,伴随着可怕的“滋滋”声,不过片刻工夫人就倒在了地上,只剩下慢慢的身体抽搐。

“喂!这……这家伙还没死?”费允玮脸色苍白地看了一圈周围几具尸体,唯恐哪个忽然动起来。

“检查一下,补……”萧世繁话没说完,那边钟导的身体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被腐蚀出白骨的头部上有大量肉泥慢慢聚拢,破洞的喉咙中发出了极为凄惨的嘶吼,他居然还能以这样的方式慢慢向众人走来!

哪怕在场的每个人都经历过许多诡异的事件,这样的一幕依然令他们感到毛骨悚然,萧世繁马上举起枪对准了这具不知是死是活的躯体来了一枪,在它应声而倒之后所有人才松了口气。

“都……死了吗?”

费允玮问了一句。陆凝拿着树枝一个个捅了一遍,确认都不动弹了。

“我就知道丹玛这鬼地方不对劲!”高云机冷哼了一声,拎着斧子走到钟导的尸体旁,挑掉里面只剩下一些肉泥的连帽衫,露出了下面极为凄惨的尸首。

“明人不说暗话,大家都是集散地来的吧。”袁夕持枪的手垂下,不过神色依然警惕,“本来大家不想挑明各有各的原因,但是现在既然我们已经确认被什么东西盯上了,还是结盟吧,再这么分散下去说不定都会死。”

“哈,本来就在等你这句话。”高云机爽快地答应道,“我们是追寻者,不知道和你们是不是同一个阵营?”

“就算是对抗的任务,前提也是生存,抱着阵营的成见很容易害人害己。不过我们也是追寻者,相信我们没有根本上的利益冲突。”袁夕说完,扭头看向了陆凝。

“我是一名探秘人。”

陆凝开口就说出了令几人一愣的话。

“很遗憾和你们阵营不同,我属于少数派阵营,不过这个身份不一定和你们有冲突,暂时合作也是可以的。”

“我们有另一个办法。”高云机忽然变了脸色,举起斧子对准了陆凝,“杀死你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看来经历了几次测试场的人对他人的疑心也更重了。

陆凝心里闪过这个念头,脸色却没什么变化:“有道理,不过比起我这种亮明身份的,你们当中如果有隐藏身份的人,会更麻烦吧?”

“你什么意思?”萧世繁皱眉。

“追寻者虽然是目前最大的阵营,可是你们五个人全部都是追寻者的概率……有多少?你们真的相信这种碰巧吗?”

“但你不是和我们同一个阵营是事实。”高云机说。

“袁夕刚刚怎么说的?生存优先。不如我做个推断吧,作为多数派阵营,你们每个人手上拥有的情报量其实是最少的,相反,我的手里可能掌握了大量的相关信息……”

“可能?”

“我不是没有队友的。”陆凝笑了,“你们觉得自己推断出别人是集散地游客的同时,我不会推断出你们的身份吗?如果我没能和队友按时汇合,你觉得你们能够轻松躲开暗中的报复行动?”

“空口无凭。”萧世繁道,“你说你和我们的任务没有冲突,我们不能相信。”

“看来之前说的合作都是骗人的了?真是遗憾……”

“那个倒不是骗人。”袁夕开口了,“我希望达成暂时的合作,不过不希望有人在背后捅刀子。我需要一个证明——”

“武器在你们手上。”陆凝扬了扬手,“我身上没有能够作为武器的东西,我的优势在于信息,我也试图用这个和你们交易,然而有些人疑心太重。”

高云机冷笑一声,不予反驳。柳长安按了他肩膀一下,笑着说:“好了,大家一起上山不也没有互相暗算吗?现在的危险都是来自外部的,我想我们先团结起来没有问题。”

“我没意见。”费允玮耸了耸肩。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