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2 真正的生还者

深渊归途小说:2 真正的生还者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09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又一座鬼魂山庄前,这一次则是五个人。而已五个人都是男人,并且都是浑身透着痞气,但是身上的有血,却并也不是后四人那种吓傻了的样子,反倒是趾气高擎地站在门口,在垂荧刚打招呼后便骂骂喇喇地走上了车。“嘿,哥几个,这里竟然除了人比我们早。”陆凝只是五个人都是男人,而且都是浑身透着痞气,虽然身上同样有血,却并不是之前四人那种吓坏了的样子,反而是趾气高扬地站在门口,在垂荧刚刚问好之后便骂骂咧咧地走上了车。。...

精彩章节

又一座鬼魂山庄前,这一次则是五个人。

只是五个人都是男人,而且都是浑身透着痞气,虽然身上同样有血,却并不是之前四人那种吓坏了的样子,反而是趾气高扬地站在门口,在垂荧刚刚问好之后便骂骂咧咧地走上了车。

“嘿,哥几个,这里居然还有人比我们早。”

陆凝贴着车厢前部坐着并不引人注目,那四个直接占了个桌子就比较显眼了,头一个进来的男人马上发现了,后面进来的又看见了吧台。

“还有喝的!兄弟们这回不白来啊。”

跟着进来的几个人都是同样的语气,两个人拉开冰箱门后还欢呼了一声,很快就一人拿了一罐酒,互相碰了一下,庆祝了起来。

指望这些人安分下来明显是不可能的,半罐酒下肚,他们就开始毛毛躁躁地往那四个人那边走去,口中还说着半带荤段子的话,吓得两个女人马上缩到了里面。两个男人把人挡在里面,那个眼镜男人似乎是不愿意争执,语气平和:

“几位兄弟,从那种鬼地方活下来都不容易,若是想喝一杯的话我也奉陪。”

“兄弟?哈哈哈……滚!”

一个留了长头发在脑后还扎了个辫子的非主流造型伸手一拉眼镜男人,想要把人扯出来,没想到一拉之下还没拉动。

“兄弟,能活着出来的都有点本事,我不想生事。”

眼镜男人推了推镜框,微微压低了声音,然而酒劲上头的几个根本不听他的,几个人合伙上去就将男人架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垂荧,这里是否禁止暴力行为?”

陆凝刻意放大了声音,让每个人都能听见。

垂荧的回答声更加清楚:

“尊敬的小姐,我们这里是禁止暴力行为的,如果真的诉诸暴力而被发现的话,会扣除相应程度的货币作为惩罚。”

“扣完了的话会怎么样?”

“如果账户上的货币不足以抵扣,会被强制投放进入淘汰场景以赚取足够偿还的费用。”

“淘汰场景是什么?”

“高风险高回报的地方,有大约万分之一的生还率,同时也没有获得货币的上限,虽然这么说,我不建议您考虑,小姐,毕竟至今为止进入淘汰场景的已经超过百万,也没见一个人活着出来。”

垂荧的声音带着一丝笑意,然而落在每个人耳中却有别样的意味。

“我不问你也不会说是吗?”

“当然,如果您自己都没有探索的欲望,我为何又要帮助您呢?”

这个时候,架着眼镜男人的几个都已经僵在那里了。

他们当然没喝醉,对于账户什么的也不怎么清楚,可是会死这种直观明了的东西还是理解的。

眼镜男轻轻挣脱开几个人的纠缠,向陆凝点了点头表示感谢,随后大声问:“垂荧先生,货币怎么获得?”

“当然是通过各个测试场来累积,您也可以和别的游客交易,我们不会禁止。”

这时候,那五个人当中的一个面色苍白的青年忽然想到了什么,忽然及其激动地问道:“那我们是不是可以换超能力?比如那些厉鬼的能力,还有……”

“并不能,先生。”

垂荧截断了青年的妄想。

“货币存在的意义是为了让你们能够在集散地获得更好的生活,学习,以及休息条件,同时也是报名升阶考验的衡量手段,无论如何,你们都不可能在集散地获得任何超乎常理的能力,请谨记这一点。”

这个时候,车再次停了下来。

下一座鬼魂山庄已经到了。

陆凝撩开窗帘,发现这次的人还要多,足足有九个。

一个有些不修边幅的男人和两个好像是双胞胎姐妹的站在九人中间靠前一点的地方,这样的站位也隐隐显示出了他们之间的地位关系。

“尊敬的游客,这是迎接诸位返回集散地的马车,能够帮助你们缓解这些天的疲劳。”

“哈哈,终于等到了!”

最前面的男人神色是兴高采烈,能看得出他是真的高兴,而这些天的经历似乎对他没有什么严重的影响。

“你是谁?”

双胞胎姐妹当中,留长头发,仪态优雅的那个开口问道。

“我叫垂荧,只是负责接送的车夫而已,如果各位有什么问题,可以在车上问我,我会尽我所能予以回答。”

“垂荧是吧?幸会幸会,辛苦你接送了!大莫小莫,先上车,我们上车再聊!”男人三两步跑到了车旁,车门也适时打开了。

“呦,还有别的人啊。”

男人登上车顿时一愣,然后马上又换上了爽朗的笑容:“我叫屠门,你们好啊!”

“自我介绍等大伙都上车了也不晚。”

梳着利落短发,看上去十分干练的另一个双胞胎从后面把屠门推上了车,自己则站在外面等着后面的人先上。长发双胞胎打头,带着后面的人一一走上了车,最后短发才上车,拉上了车门。

这些人并没有任何交流,仿佛一切都是固定好的一般,这样的默契程度之前的人是完全没有的。

“已经有三组人了吗?”

长发环视了车厢一圈,露出一个微笑。

“让我猜猜……各位都来自鬼魂山庄?”

辫子男咧嘴一笑,摇摇晃晃地走到了长发的面前,带着一股酒气抬起手来,猥琐地笑着:“妹子真是聪明,要不要——”

还没等他碰到人,眨眼之间,抬起的手臂就被人抓住反拗到了背后,随后被按在了旁边的吧台上。

短发的出手速度快如闪电,在陆凝还没看清她的动作时,她已经顺手拔出吧台上冰桶里面的碎冰锥,抬手扎下——

“小莫!”

“小怜!”

屠门和长发女子同时喊了一声,不过还是慢了一点,锥子直接穿过男人的鞭子根部,将他钉在了吧台上。

冰冷的金属擦过头皮的感觉,登时把辫子男吓醒酒了。

陆凝也忍不住眼角微微一抽,虽然知道能活下九个人肯定有几个厉害角色,可是这份凶狠依然很有震慑力。

“老四!”

被称为小莫的短发少女放开了手,另外四个才围了上来。辫子男吓得腿都软了,碎冰锥被拔出之后依然有些站不起来,可是脸上根本过不去,便色厉内荏地对着车厢前吼道:“垂荧!这不是暴力行为?”

“当然是,先生,虽然没有造成实际伤害,不过依然会扣除100货币,以示警告。小姐,无论是接送的车里还是集散地,都不允许明目张胆的暴力行为。”

一听扣了分,辫子男马上露出了得色:“小丫头,不知好歹,等被扔到淘汰场景有你哭的!”

小莫眉头一皱,抬头问道:“货币是什么?在哪里看?”

“各位的手机中,已经有了个人终端,账户中便是货币信息。”

除了陆凝,所有人几乎是不约而同地拿出了手机。

很多人都在认真看,小莫却只是打开之后扫了一眼,就又把视线投向了车厢前方:“2700,扣过分了?是不是说我还能再揍他二十七次?”

“希望您不要这么想,会按照程度不同扣除不同的数值,您刚刚只是没有造成什么伤害而已,如果……”

“明白了。”

小莫打断了垂荧的话,扭头看向辫子男:“所以说……你要是再敢对我姐动手动脚,我可以照着刚才的程度打你二十七次。垂荧,这么说没错吧?”

这次连垂荧都不由得叹了口气。

“没错,小姐。”

辫子头还想嘴硬,一看自己手机上的数值,不说话了。

姐姐这时伸手揽过小莫的肩膀,将她拉到了一旁,语气温和地说道:“小怜,说过几次了?暴力不能解决问题,我们已经离开了,不要那么紧绷着,放松点。”

一番劝说总算是让小莫的神色好了一些,不过她依然有些忿忿地瞥了一眼吧台那边围着的几个人。

“我不用暴力解决问题,我只用暴力解决暴力。”

那边几位都快哭了,刚才小莫兔起鹘落的出手就让人知道这个姑娘不好惹。辫子男也是仗着车厢里不能使用暴力才敢去撩拨别人,结果碰上了这么个煞星。

这时,屠门走了过来,满脸笑容地拿过一瓶啤酒,往桌上一放,手指一捏打开了瓶子:“几位,不好意思,我们小莫就是心直口快,担心姐姐,多有冒犯,我就干了这瓶,也是给几位道个歉,这事就揭过去吧。”

说完,他举起瓶子,一仰头“咕咚咕咚”地把酒全都喝光了。

有了个台阶,五个人便半推半就地下了。陆凝便看到这边屠门快速和人打成一片,另一边双胞胎姐妹一个还在打量车厢内部结构,另一个则抱着胳膊坐在了座位上闭目养神起来。

一个负责团结众人,一个负责观察推断,一个则是武力担当,三人展现出的角色分明,仅仅根据这样的特征,陆凝几乎就能推断出这几天他们的团队到底是怎样的行动结构。

然而真的只是表面展现出来的这种程度吗?

陆凝不敢看轻任何一个人,哪怕对方已经显示了部分实力出来——说到底她自己也不过是个刚刚大二,还长期患病的学生而已,就算和一些社会上的老手相比恐怕都有所不足,跟不要说这几个明显看着就是领导层面的人了。

账户,每个人都看过了,一些小声的讨论声总是会响起来,然而陆凝听不清。在这样一种微妙的平衡中,马车来到了最后一座山庄。

“那是……怎么了?”

同样有几个撩开帘子去看的人发出了惊讶的喊声,陆凝晚了一点,不过当她看向窗外的时候,也确实被震惊了。

最后一座山庄,只剩下断壁残垣。

与此相对的,还有和之前四组的气势和神色上完全不相同的一群人,站在山庄门口。

这些人的衣着同样已经脏污了,可是和陆凝最后宛如逃难一样不同,这些人却如同是在一场战争中胜利归来的样子,带着些许轻松,甚至谈笑一般的神色,等待在门口。

既然是一群,也只是到近前,陆凝才看清楚了这里的人数。

足足十八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