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29 落幕——钟鸣之际

深渊归途小说:29 落幕——钟鸣之际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08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通道内的三人,皆有一股凶性在身上,不论是邢叔那战场上走下去的胆气,但是俞止松为了一个执念不惜牺牲代价的狠劲,亦或是凌雁长年学武练出的非常果断,都是足已需要支持他们面对自己厉鬼依旧敢直接攻势的力量。只可惜的是,这样的力量并不足已成了胜算。隐形鬼当然是鬼魂,就可惜的是,这样的力量并不足以成为胜算。。...

精彩章节

通道内的三人,自有一股凶性在身上,无论是邢叔那战场上走下来的胆气,还是俞止松为了一个执念不惜代价的狠劲,抑或是凌雁常年习武练出来的果断,都是足以支持他们面对厉鬼依然敢直接反击的力量。

可惜的是,这样的力量并不足以成为胜算。

隐形鬼毕竟是鬼魂,就算吃了一枪也没什么反应,说到底会被物理伤害到的鬼魂也不过是少数,它也仅仅脚步一顿,随后就把邢叔拎了起来。

就在此时,凌雁也是一把掀开俞止松,飞快地冲了过来,一剑刺出!

咔!

木剑这一次虽然再度建功,却也刺中的时候猛然折断,始料未及的凌雁一头撞在了隐形鬼身上。隐形鬼一声怒号之下,松开了邢叔,伸手一捞,就掐住了凌雁的脖子。

“啊啊!”

邢叔发出了含混的吼声,挥动枪托狠狠砸下,却毫无作用,隐形鬼已经拽过了凌雁的一只胳膊,正打算往后弯的时候,不知为何,忽然撒手了。

空中的凌雁摔在地上,剧烈咳嗽了两声,似乎还不敢相信自己还活着,就在此时,另一声鬼啸自身边传来,俞止松猛然跳起,整个左手化为了一只黑色的鬼爪,冲着通道另一边堵路的黑雾鬼就扑了上去!

“快走!”

鬼爪超越了阴阳的限制,将黑雾鬼狠狠按倒在了地上,凌雁见状马上拉起邢叔,两人飞快冲过了俞止松和黑雾鬼的旁边,正要回头帮忙的时候,俞止松原本稳稳压制着黑雾鬼的身体忽然被什么东西猛地往后拉拽,顿时就开始不稳当了。

“你们赶紧走!我控制不住它们了!”

俞止松发出了不知道是哭是笑的嚎叫声,鬼爪再度伸长了几分,将黑雾鬼钳制在了爪子中间,此时他的力量居然堪堪抵住了两只鬼的围攻!

凌雁微一咬牙,扭头就跑向了通道的出口。

邢叔却还原地犹豫了一下,眼神微微挣扎了片刻,抓着猎枪的手显得更加用力了。

“邢叔!”

俞止松发出一声尖啸,尚且还是人类的手臂在剧烈的挣扎中勉强摸出了手机,照亮了自己的脸。

那恶鬼一般的血管,现在已经接近布满整张脸了。

“我没救了!你们赶紧出去!”

他没能说出太多的话来,但是邢叔已经懂了这个男人的意思。

不需犹豫,转身离开。

通道出口,再次从里面爬出来的时候,恍若隔世。

然而没等凌雁回头确认身后的情况,外面的光亮和热浪就把她吓了一跳,由于之前不是雨水就是寒气,她居然觉得现在这突如其来的温暖让人很舒服。

但是紧跟着的浓烟就十分呛人了。

凌雁慌忙打开了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一条燃烧的走廊。

大量木质结构的屋子,加上室内那奇怪的干燥环境,火焰虽然不能瞬间席卷整栋主屋,却在有条不紊地蔓延开来,仿佛被精心设计过一般。凌雁用袖子捂着口鼻冲到走廊窗边,向下稍微确认了一下落点便撑着窗户翻了出去。

雨水将人浇了个透心凉,凌雁擦掉一把雨水抬起头看去,发现三层楼的窗户后都有火焰在燃烧,一股股黑烟从窗户中冒出,隐隐带着哭泣和嘶吼的声音,直冲天际。

“邢叔!”

凌雁顾不了那么多了,双手圈在嘴边,对着二楼自己跳出来的窗户大喊起来。

然而邢叔并没有出现在窗口。

“他要死了。”

一个声音从身后传来,凌雁猛地回过头,发现正是不知道去了哪里的陆凝。此刻她已经重新包扎过了头部,还撑着一把伞,用茫然的眼神看着窗户,安静地站在凌雁身后。

这实在太过突兀,让凌雁也不由得远离了她一步。

旋即,凌雁看见了陆凝另一只手里拿着的东西。

那是一面梳妆镜,造型古典,很像是从主屋的什么地方拿出来的东西。

“邢叔……内脏在之前那一下就出问题了,跑不远,所以他大概也会留下吧。”

陆凝并没在意凌雁后退的一步,只是用平静的语气说出了这番话。

“俞止松被黑雾鬼吃了,死前他的自爆攻击也将黑雾鬼一同湮灭掉。邢叔知道自己伤势严重,就不打算拖累我们了。”

过了片刻,陆凝忽然偏了一下脑袋,似乎是侧耳倾听什么一般,然后肯定地说道:“邢叔已经死了,不过他强行让隐形鬼违反了杀人方式限制,隐形鬼因此被强制送回地狱了……是吗?”

“你在和谁说话?”

凌雁打断了陆凝如同自言自语般的话语。

“和镜鬼。”

陆凝眨了眨眼睛,对凌雁笑了笑,那个笑容却显得愈发苍白无力。

“我们失败了啊……凌雁姐。鬼要杀的人全都杀了,那些自以为有用的算计其实也不过是稍微延缓了一下死亡而已,最终……还是没改变什么。”

凌雁的目光移到了那个镜子上。

“这并不属于藏品,因为不属于能够用来抵抗厉鬼攻击的道具。不过,它也是有特别的作用的。”

“……和鬼魂对话,是吗?”

“和镜子鬼对话。还记得我们找到实验室的那个时候吗?我检查了尸体的骨骼,确认尸体是个女性,之后尹莲姐告诉我那是唐月馨之后,我并没有将此前的事情联系起来……”

陆凝怅然的语气,带着许多后悔。

“我应该回去检查尸体身上的东西的。事实上……我们也不是第一个发现实验室的人。”

第一个发现的应该是暴发户他们,他们找到了实验室,也找到了唐月馨的镜子,和里面的镜子鬼对话并且开始了替厉鬼制造杀人条件的任务。然而在那之后三人陆续死去,也证明了厉鬼完全没有把什么约定看在眼里的意思。

但现在知道这些又有什么意义呢?

“镜子鬼……在和你说话?”

“不要照镜子就可以,它同样能和人直接对话,而且几乎是知无不言。”陆凝敲了敲镜子背面,“遗憾的是我不能确认当中有几分真几分假,姑且因为现在已经没必要骗我们了,就当真的听。”

“如果是这样,只有它还没杀过人了,她现在的目的一定是找个机会让我们两个照在镜子上,否则没办法动手。”

“它第二天也没动得了手。”

陆凝苦笑。

“暴发户是我杀的,事到如今,我倒是能说一句,这个人我没杀错。”

凌雁还是第一次听陆凝说。

“所以你才说必定有一个空余出来的名额?”

“是啊……原本我还期待更多来着。”陆凝将镜子扔到了地上,正面朝下踩进了泥里,探手入怀取出了约瑟夫的笔,将它也丢了出去。

“在我醒来时,看见的就是徐姐已经七窍流血而死的尸体。”

陆凝不知道自己昏迷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她唯一能知道的便是厉鬼抓住了这个机会杀死了徐姐。

这也是她留下那里不安全的留言的原因。

后来从唐月馨的尸体上找到镜子之后,陆凝就迅速离开了地下,那时候她的头痛和寒冷似乎都已经消失了,于是在这样一个入夜时分,陆凝决定给所有人一个明显的标记。

她去了地下室,找到了点火需要的燃料和火柴,开始在整栋主屋内放火。

发电机早就坏了,也幸亏如此,他们节省了不少燃料,陆凝从三楼一路烧到了一楼,而这个时间之前,也正是俞止松带路回来的时间。

就是这样恰好错开,才造成了如今的状况。

“凌雁姐,我们去找个足够黑的地方躲起来吧,一直到天亮为止。”

凌雁一愣,刚要回答,头上忽然传来一声巨响。

二楼的窗户上,沉重的敲击声,在这个静谧的夜晚格外瘆人,两人马上抬起了头,却发现窗户上出现了一个人影。

火光中,一个双臂扭曲的人影,出现在窗口。他用头部狠狠砸在玻璃上,砸得鲜血直流,直到引起了下面人的注意。紧接着,在两人惊愕的目光中,他张开了嘴——

“跑啊!!!”

那声音仿佛混合着鲜血,嘶哑难听,却响彻了整个庄园。

邢叔还没有死。

意识到了这个事实的两人马上明白过来,马上转身往远处跑了过去。

镜子鬼在骗人,那就是说……

还没等离开主屋范围,一阵践踏泥浆的声音就已经急速奔袭而来,隐形鬼已经直接冲着两人的方向冲了过来!

“闪开!”

凌雁和陆凝一左一右分开,陆凝个子稍矮,从隐形鬼旁边钻过去了,凌雁却被抓住了胳膊,一股巨力将她甩起来,重新扔向了主屋墙外。

陆凝脚步一停,马上回过头想要救援。凌雁在地上一个翻滚缓冲了落下的力气,手边忽然碰到了什么东西。

是陆凝刚刚扔掉的镜子和笔。

她抬头一看,已经发现了周围影影绰绰开始出现的“人”,窗口的邢叔已经不见了,似乎是被什么东西拖走了一般。

而不远处的陆凝,因为要往回返,正在和隐形鬼绕圈子,但是她那个身体条件根本支持不住,没过两招就被拎了起来。

此刻凌雁根本没有任何思考的余地,伸手将笔连同一把泥抓起来,狠狠一握就扔向了陆凝。

常年习武的准头让泥团稳稳地砸在了陆凝身上,与此同时,抓住陆凝想要下杀手的隐形鬼不由得松开了手,让陆凝落了下来。

这一起一落之间,尸体大军已经抵达了。屋内,屋外,隐隐呈现包围之势,慢慢走了过来。

陆凝抓住了泥团,愕然回头,却发现凌雁已经和一具尸体正面相对了。

被泥浆沾染的西装,被雨水浇得湿透成一团的头发,却依然笔挺地站在了陆凝和凌雁之间,将两人分割开了。

尹莲的尸体,手里拿着一面镜子,正对凌雁。

与此同时,主屋一楼的窗户处,也出现了两具拿着镜子的尸体。

“结果居然是你啊。”

凌雁看到了镜子里借助火光,映出了自己模糊不清的形象,但那只是因为外面的雨水。屋子里更多的镜子已经清晰地照出了自己吧。

而尸体自然是不会有任何回答的。

“凌雁姐!”

陆凝抓着泥团,完全不知所措了,凌雁却在此刻头脑变得无比清晰。

“一直跑!别回头!”

喊出这辈子最后一句话之后,凌雁扑出去迅速一记肘击敲碎了窗户,伸手将窗户后方的一具尸体按倒在地,同时那尸体手上的镜子也翻倒到了一旁。

当啷。

随后,颈间传来了割裂的剧痛。

……

逃跑之后,又过了多久呢?

陆凝缩在一个小小的棚屋之中,抱着双膝,身上寒冷,心里更加寒冷。

她最终也没能救一个人——光是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已经是万幸了。

做不到。

外面已经露出了熹微的晨光,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了,清晨的空气开始变得格外清爽,甚至隐隐传来鸟鸣声。

可人都不在了。

陆凝挪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摔在了地上,花了点时间才爬起来。不知是不是巧合,她跑进大棚之后选择躲藏的地方正是和凌雁最开始找到木剑的那个工艺品制作间。

其实根本不用躲藏来着,陆凝很清楚所有的鬼都已经用完了杀人名额,她早就安全了。可是就算如此,她也不想回到那个主屋中去。

拖着虚弱的身体,陆凝迈出了棚屋。天光渐亮,地面在两天的大雨之后泥泞湿润,只有用青石板铺成的小径可供通行。

隐隐的,有一道钟声传来,不过还没等陆凝思考哪来的钟声,手机短信的声音便传了出来。

那倒计时,终于走到了归零时分。

【敬启:

各位旅客,返程马车即将抵达,请各位前往山庄大门,最初的地点等候。】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