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10 停电的夜晚

深渊归途小说:10 停电的夜晚

编辑:长歌陌路更新时间:2021-11-02 19:04:05
深渊归途

深渊归途

陆凝睁开眼睛眼,看见了一座怪异的山庄,和她一起的除了的倍感莫名其妙的人们。故事进而就。重生并也不是轻意能祈祷到的奇迹,在山庄的第八个早晨来临的时候,陆凝明白自己还得再次一直这样,也必定会再次一直这样……这是一群亡者企图自深渊归来时的旅途时间记录。微可怕元素,无尽流,不加强。主角陆凝,有时候也会快速切换别人的视角,虽然主角是陆凝(特别强调)男主无cp三十个人站在巨大的生锈铁门前,前方是一栋具有你可以想象的任何一个恐怖电影中出现过的房屋特点的巨大庄园。西洋风格的装饰在不知道多久的风吹雨淋之中逐渐衰败褪色,剥落的漆皮下露出斑斑点点深红近乎发黑的木质结构,猛一看宛如鲜血泼溅过一般,狰狞刺目。。

作者:未见寸芒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但是后了在厨房里准备好了些食物,两人拿回去的东西但是很有应急功能的,气氛也变的好了一些。陆凝让医生帮着确定了退烧药也没问题后准备好服药后,凌雁和庞玲玲就带着她去厨房拿了些热水,顺道把晚饭也给端了回去。而如今也也没几个人有心思烧饭了,但是厨房就在如今也没有几个人有心思做饭了,虽然厨房就在隔壁,可这也算是单独行动了,许多人还是抱着情侣这边的蜡烛不撒手,毕竟谁也不知道预警距离是多远,哪怕稍微远离都一脸担惊受怕的样子,为了少去洗手间甚至吃喝都少的人也有。。...

精彩章节

尽管之前已经在厨房里准备了些食物,两人拿回的东西还是很有应急功能的,气氛也变得好了一些。陆凝让医生帮忙确认了退烧药没有问题之后准备服药,凌雁和庞玲玲就带着她去厨房拿了些热水,顺便把晚饭也给端了回来。

如今也没有几个人有心思做饭了,虽然厨房就在隔壁,可这也算是单独行动了,许多人还是抱着情侣这边的蜡烛不撒手,毕竟谁也不知道预警距离是多远,哪怕稍微远离都一脸担惊受怕的样子,为了少去洗手间甚至吃喝都少的人也有。

所以今天晚饭就是各种食材切在锅里炖成的稠汤,陆凝一来生病,二来现在根本吃不下肉,拿着一根巧克力棒在旁边慢慢吃去了,其余人其实也没太大兴趣,不过为了体力才勉强喝了些。

屋漏偏逢连夜雨,也许就是他们现在的状况了,在晚餐刚刚进行到一半的时候,忽然整个屋子一暗,除了桌上的一点烛光以外,什么光亮都没有了。顿时尖叫声,怒喝声,骂街声响成一片,甚至还有人把椅子弄翻了。

“都镇定点!往烛光方向靠拢!”俞止松大喊一声,这才让混乱变得弱了点。这时候暴发户气急败坏的声音响了起来:“那个电工!不是去检查了吗?怎么会出这种问题?”

“检查了啊,但是修不好,我没说吗?抱歉。”张复远悠悠然点上一支烟,“还有,我不是电工,虽然对电工兄弟没有不礼貌的意思,不过还是要强调一下。”

“修不好?”

“师傅说了是零件老化问题,没有替换的零件,修不好。”张复远手下比较沉稳的一个青年说话了,“另外本来我们的燃料也不够,就算发电机没问题也不可能全力运转七天,我们已经停了两台了,作为备用。”

“备用?那还等什么?你们赶紧把那两台启动了啊!”暴发户急躁地说。

“谁去啊?你去吗?”张复远乐了,远远喷出一口烟,“这黑灯瞎火的,屋子里还有只鬼没杀人,我可不敢去,大不了在这睡一晚上,明天天亮了再去几个人看看。你要是不怕,你去启动啊。”

“我……”暴发户恨恨的低声骂了几句什么,不过他也不傻,现在这情况也不敢惹怒张复远,只能把脾气撒在身边,“让开!我要离蜡烛近点!”

“陆凝,在这里不要紧吗?你要是实在难受我们回房间去睡。”尹莲还是很关心陆凝的身体的。

“没事……只是一晚上而已,现在天气还算好,没什么。”陆凝冲尹莲笑笑,双手抱着膝盖缩在了椅子上。没过多久,她忽然感觉身上一暖,是尹莲将身上的西装盖在她身上了。

“发烧了就要注意保暖,不能再着凉。”

“谢谢……”

“不用客气,睡觉吧。”

相比于这边的小小温馨,另一边则发生了争吵。

蜡烛的火已经是唯一的光源了,肯定不能灭到,但是情侣又死抱着不肯撒手,这一晚上他们还要商量个轮班顺序来看着蜡烛,对于究竟怎么分配每个人都有个想法,互相之间谁都说服不了谁。

“一小时一班,那谁先看谁后来?”

“你要守前半夜后半夜?守那么长时间睡着了怎么办?我可是累了。”

最后还是洪泽豪强行靠武力安排了一下人们的时间,由于后半夜比较难守,这次的分配顺序最后就是:警察小刘第一班,情侣两人一起一班,接着是魏伯勇,染发男,两个乐队成员,俞止松,邢叔,张复远,凌雁,高大男生,洪泽豪。

暴发户大家根本没让他靠近蜡烛,毕竟这个人无论如何都信不过了,其余人也尽量让他们休息了。尹莲不知道为什么也没被考虑到晚上值班的人里面,倒是让人觉得有点奇怪。

此刻,外面又开始刮风了,张复远将烟掐灭,咳嗽了一声,说了一句:“又是……要变天了呢。”

确实再次变天了。山中的天气也是变化极快。清晨时分,凌雁就被人叫醒了,张复远叫醒凌雁之后马上竖起食指在嘴边轻轻“嘘”了一声,然后低声对凌雁说:“别慌张,暴发户死了。”

凌雁也不是会慌张的人,听到之后只是点了点头,看了一下外面,已经有些许熹微的光芒,却也有雨滴击打在窗户上的声音。

“中雨吧,下了有一会了,你说要不要叫大伙起来?”张复远脸上并没有身边死了个人的惊慌,反而是如同早晨看报纸一样谈起这件事。

“你发现的?”

“我接班的时候还黑着,黎明前嘛,那细蜡烛能照亮周围一米就不错了,那小子死在自己座位上,喏。”

凌雁抬头看了过去,的确,暴发户因为被排挤的缘故,哪怕尽量靠近蜡烛坐了,也距离蜡烛足有三米开外,晚上确实是一团黑。现在他仰头躺在椅子上,脖子上被割开了一个巨大的口子,和之前杨娜的死法一模一样,不过因为旁边没人所以只是落在了桌椅上。

“他自信自己不会死的,结果现在……”凌雁叹了口气,“那,还是把大家都叫起来吧。”

很快,所有人都被叫醒了,本来两人还一个个唤醒了众人,奈何庞玲玲醒来正好在暴发户对面,一声尖叫就把所有人都弄醒了。

“出……什么事了?”陆凝觉得自己脑子很沉,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尹莲的手已经按在了她额头上。

“你烧得更厉害了。”

“尹莲姐,我……不太舒服。出什么事了?”

“有人死了,昨晚被杀的,现在这些和我们没关系,我带你上楼休息。”

“不……等等,谁?”陆凝慢慢坐起来,看到了暴发户的尸体。

尽管头脑昏沉,她还是记得这个情景:“这是……杀……割喉的那个鬼。”

“对,别想这些,我带你上楼——凌雁,能帮个忙吗?打些热水,我帮她换一身衣服。”尹莲转头寻求帮助。

“好。”

“喂!你们没什么要说的吗?”魏伯勇是看不明白这女人想说什么。

“鬼能在人群中杀人不是昨天就验证过了吗?有什么好说的,他倒霉罢了,与其关心这个不如好好等着今天早晨的短信。”尹莲冷冰冰地回了一句,带着陆凝就上楼了。

“莲姐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呢?”陆凝一边把西装换给了尹莲,一边还是有些疑惑地问道。

“大概是因为你自己幸运吧,你不是说你一直遇到很关心你的人吗?”

“别开玩笑了,莲姐,我还是知道人和人之间感情是慢慢培养起来的。”

“嗯……你真要知道也未尝不可,总体说来,你是我羡慕的那种人。”尹莲微微笑着拉开了房门,走进屋子里拿出了衣橱里准备的宽大睡衣,“如果说把你的童年反转过来,大概就是我的童年写照了。”

“呃……”

陆凝慢慢把沾着血已经粘在一起的衣服脱下,听着尹莲讲起了她的过去。

“之前说过我和同学开公司,其实我很早就经济独立了。我父母呢,父亲是重男轻女的家庭出身,对于我的诞生十分不满,也因此不给我母亲什么好脸色看,我母亲这人又是早年便出来混社会的,脾气也爆,两人自从我有记忆以来就没少吵过架,然后在我……六岁还是七岁的时候,母亲忽然拿着家里存折半夜就走了,当时我父亲都傻了。”

尹莲似乎是想把这事说得像个笑话一样,不过无论如何陆凝都笑不起来。

“父亲都去警察局报案了,也没能找回人来,只能挂个失踪。后来我长大了,我父亲跟我说就供我到初中,义务教育结束之后他绝对不会供我上学了。我也根本不想管他,考了个离家里远的高中,打工,奖学金,总之和你看过的那些励志故事大同小异了吧,后来就是社会上的磕磕绊绊,总归没长歪。”

“抱歉……莲姐……”

“我不需要道歉的,躺下。”尹莲将陆凝按在床上给她盖好了被子,盯着她的眼睛说道,“我知道无论别人怎样,我自己会爱我自己,所以我并非不幸。而你——既然从出生起就伴随着幸福,我也不希望看到这种幸福中途夭折。”

“哈……你还真是没原则呢,莲姐……”陆凝笑了。

“睡觉吧,我可还需要你的知识帮忙呢。”

这时候,门口脚步声响动,凌雁提着一个水壶走了进来,说道:“烧水花了点时间,陆凝怎么样了?”

“我让她睡觉了,为防万一我要在这里看着她,多谢你了。”

“没事,需要帮忙吗?”

“你……离开没问题吗?”

凌雁眉毛一挑:“没道理那么多人全都靠我保护吧,昨天刚出事人心惶惶也就算了,过了一晚上了还调整不过来?”

“东西还在你手里吗?”尹莲忽然问。

凌雁点了点头。

陆凝有些奇怪地问:“你们在说……什么的东西?”

“我们昨天找到的东西,虽然不能用来对抗鬼,不过有别的用处……凌雁,可以给陆凝看看。”

听了尹莲的话,凌雁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巴掌大小的玻璃瓶,很像漂流瓶的样子,里面还装着一张白纸。

“这个……好像是……”

“瓶中信,这个东西,能够读取死者最后的思想,我们用第一个受害者的尸体试过了,虽然限制很大,不过确实有这个功能。”尹莲解释道。

“试过了?”

说起来找到了这么多的收藏品,除了昨天腐朽之手真的应验了以外,他们还真的没真的去验证别的收藏品的真实功效,这也是陆凝心里的一个隐藏的不安,如今终于算是确定了。

“放在尸体旁边十分钟,瓶子里的纸条上就会出现死者最后想的事情,不过……毕竟是因为被厉鬼所杀,我们得到的信息都是救命不想死之类的东西,没有实际用途。”凌雁有些遗憾,“你也看到,纸条不大,也就显示不了多少内容。”

“等你稍微好转一些,我们就去把另外几个死者也读取一下,五个人,总该要留下点有用的信息吧?”

尹莲稍微碰了碰陆凝的额头,安慰了她几句,随后站起身,拿起热水壶去把陆凝的衣服泡了起来。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