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落魄皇子

与尔偕行小说:落魄皇子

编辑:执伞青衣袖更新时间:2021-11-02 14:37:31
与尔偕行

与尔偕行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作者:扑通大呲花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连着五日,祝雅珩都闭门谢客。荞儿急得原地打转儿,可小姐又盼咐过:若她不允,严禁去烦扰父兄。至此只得每天搁着门窗和祝雅珩说说话的,听得她有公开回应才能放下自己一点点心。“小姐,那个位叫风策的侍卫又来了。”虽然荞儿多次向管家使着眼色,管家但是将消息说了出“小姐,那个名叫风策的侍卫又来了。”尽管荞儿多次向管家使着眼色,管家还是将消息说了出来。。...

精彩章节

一连三日,祝雅珩都闭门不出。荞儿急得原地打转,可小姐又吩咐过:若她不允,不得去烦扰父兄。就此只好每日搁着门窗和祝雅珩说说话,听得她有回应才能放下一点点心。

“小姐,那个名叫风策的侍卫又来了。”尽管荞儿多次向管家使着眼色,管家还是将消息说了出来。

“叫他等等,我梳洗一下。”屋内人的声音明显气力不足。三日以来,她进食进水都不足一日之量。

没过多久,祝雅珩终于打开了房门。她穿着一身紫衣,色彩浓烈却盖不住脸上的苍白。那人也知道,所以重重地描了眉,扑了胭脂,画了口脂,让人看了唯余恐怖。

“小姐...”荞儿恐怕不妥,正欲阻止。祝雅珩抬手示意她噤声然后向门口走去。

“小姐请上车。”风策作揖。待他抬头,满脸惊吓。好家伙,这姑娘真是别出心裁啊。

祝雅珩无视来人,上了马车。这马车她认得,正是荞儿受惊那日宁其琛所坐。

“这车上的味道还未散干净啊。”祝雅珩抬手扇了扇,嫌弃之意溢于言表。一旁的荞儿扯了扯祝雅珩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说。祝雅珩抬手握了握荞儿的手,让她安定。

马车缓缓前行,祝雅珩眼底的冷意也越发明显。三日闭门不出并完全是自己思念母亲无意其他,她静下心来想通了很多事。宁其琛果然并非表面那般冲动荒唐,自己早就进入了他步的一盘棋中。只是那日他突然点明自己的身份,意欲何为她还不懂。所以今日她要知道这人到底是敌是友。

车轮停止,祝雅珩收了思绪。撩开车前的帘子,吃了一惊。在车下等候的风策出声提醒,祝雅珩恢复了神色。随着风策入院。

与祝雅珩想象的不同,宁其琛的住处相当朴素。比不上王公贵族丹楹刻桷的府邸,就是一个简单的一进四合院,甚至连门头都没有。若是非要找一个特别之处,可能就是内院较其他的大了些。但显然宁其琛不会打理,那么大的一片院子就荒在那里,光秃秃的。祝雅珩腹诽道。

“你家主子呢?”祝雅珩站在那块空地上。

“祝姑娘近来可好啊。”宁其琛打开房门相迎。穿着跟整间屋子相当匹配。

“阁下还真是没有皇子的架子呢。”

面对祝雅珩的阴阳怪气,宁其琛先坦然一笑,后命风策将荞儿带走。等到院子里只剩自己和祝雅珩两人的时候,走到祝雅珩面前,仔细端详。

“气色怎的这样差。”宁其琛硬是从祝雅珩如鬼画符一般的妆容下看出了苍白的面色,不得不说真是好眼力啊。

“被你气的。”祝雅珩没好气。

想到那日祝雅珩惊慌失措却又强撑着和自己对峙的样子,宁其琛不由得心虚。他的本意绝非要挑动这小兔子的伤疤,更不想在上头撒盐浇水。再看看小兔子如今的状态,这三日他们两个怕没有一个好过的。

“不知殿下的伤如何了?”宁其琛正想解释,却被祝雅珩的一句话堵在了喉头。这丫头有点意思啊。

“何时知道的。”

“从您身上香气往我鼻子里冲的时候。”

三日前于风满楼,祝雅珩同宁其琛共处一室时总觉得屋子里香味太重,惹人头疼。当时的她只当是那两名姑娘身上的脂粉味,闭门这三天她再细想才恍然大悟。

那堆香气让自己头晕的真正原因是里面掺杂着熏鼻的檀香味。许乐彦知道自己不喜这个味道,所以风满楼常年只熏花香。又联想到去抓刺客那夜,突然将自己带走的那人身上也有这个香味,再加上刚才于车上她又闻到这股味道,心里对于一些事就更加笃定。于是干脆挑明,反正光天化日,那人也不敢对自己做什么。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