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小姐绝色

与尔偕行小说:小姐绝色

编辑:执伞青衣袖更新时间:2021-11-02 14:37:28
与尔偕行

与尔偕行

“宁行深,你别逼我揍你”“珩儿,你何苦同他斤斤计较”“婚礼你还去不去了!”祝雅珩实在看不下去,出声打断眼前男子实属不正常的行为。本以为此举能让男子回回神儿,却不料,男子的一句话,让祝雅珩也恍了神。。

作者:扑通大呲花 状态:连载

类型:灵异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后的日子,祝雅珩暂将不解放下自己,新闻app休养。外伤在荞儿事无巨细的照料下伤口愈合的迅速,至于内伤,虽中毒死亡不深,虽然完全彻底清除但是需些时日的。而祝大小姐也在荞儿的投喂下渐渐圆润饱满,这人呐一但有了好气色,看起来更为的自然灵动娇俏。“荞儿,我都醒了这么些日子了,“荞儿,我都醒了这么些日子了,怎么不见父亲和哥哥来看看我。”说话时,祝雅珩正抓着一只大鸡腿往嘴里送。。...

精彩章节

之后的日子,祝雅珩暂将疑惑放下,全心养伤。外伤在荞儿事无巨细的照料下愈合的很快,至于内伤,虽中毒不深,但是完全清除还是需要些时日的。而祝大小姐也在荞儿的投喂下逐渐圆润,这人呐一旦有了好气色,显得更加的灵动娇俏。

“荞儿,我都醒了这么些日子了,怎么不见父亲和哥哥来看看我。”说话时,祝雅珩正抓着一只大鸡腿往嘴里送。

“小姐,老爷出征北华,不日便可归来。至于少爷,许是政务繁忙,无暇抽身吧。”荞儿耐心地替祝雅珩拭去嘴边的油渍。

“哥哥当官啦?当的什么官?权困利大不大?”祝雅珩瞬间两眼放光。虽然和这位亲哥相处时间不多,但在外祖家见的几次来看,自家绝对是个宠妹狂魔。哥哥当了官,自己之后若是闯了什么祸,也有人罩着。为什么这种时候的靠山不是父亲呢?据祝雅珩观察,如果自己真闯了大祸,首当其冲制裁自己的一定是自家老爹。他为人正直,绝不允许任何人违法乱纪,亲闺女也不成。

“奴婢听管家说,少爷入了祝家军,负责维护城内治安。”

嗐,还是自家产业。祝雅珩闻言幻想破灭。

这人呐从来不经念叨。是日下午,祝雅珩被屋里的新鲜尘土闷得咳了许久。

“我的好哥哥,你妹妹没被毒死,被你熏死了。”祝雅珩捂着口鼻,无辜地眨着眼睛。

祝鸣谦看着眼前人,一时间不知该如何是好,心内五感交杂。本应该好好护在妹妹身边,结果祝雅珩回京那日他的惊慌失措,闹得动静大了些,搞得人尽皆知,甚至连皇上都得知他丢了妹妹。第二日上朝,祝鸣谦本欲告假,却接到了圣旨,让他仔细排查城中隐患,避免相同事件再次发生。臣怎能违君命,而这一查,便过了一月。他每日心系着妹妹伤势,又在公务中不得抽身。其中煎熬,冷暖自知。如今看着妹妹不仅痊愈苏醒,还能说会道,又想着自己未曾照顾一日,心中歉疚更甚,眼里不禁涌出了泪水。

“呦呦呦,怎么还哭上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别啊别啊。”祝雅珩看不得这种场面,何况还是自己的哥哥。顿时手忙脚乱,拿起刚擤过鼻涕的手帕往祝鸣谦脸上糊去。温馨场景,就此打破。

再后来,祝世昌得胜归来。复命之后,马不停蹄地往家赶。行军途中,收到家书,里面写着宝贝女儿回京首日就差点丢了性命,内心更加焦急。结果到了家,看到的却是祝雅珩蹲在园中花园的桌子上斗蛐蛐,祝鸣谦坐在一旁看的格外入迷。

这人学坏还真是只需一瞬啊。

......

荞儿右手中的梳子在祝雅珩发间上下飞舞,左手配合着挽出发髻。这是荞儿第一次为祝雅珩梳妆,还是入宫赴宴如此大的场合,荞儿不敢懈怠。想着自家小姐并不喜欢在此等场合引人注目,权衡再三规规矩矩地盘出个双挂髻,衬得祝雅珩活泼不失娇俏。

那淡墨的远山眉,含情的桃花眼,精巧的鼻梁,淡粉的唇瓣组合出的脸庞仅是略施粉黛,便以显现出美人的模样。加之穿上自家父兄为她挑的丁香色雪缎,上绣着栩栩如生的蝴蝶,竟让祝雅珩身上充斥着一股华贵之气。头上的丁香步摇与衣服交相辉映。荞儿看着不禁出了神——小姐真乃绝色。

祝雅珩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不免惊讶——这还是我吗!不过荞儿手真巧。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