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7章 突破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77章 突破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55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狠捶了金中意一把,上官琼但是留下的那个一半保持清醒一半醉的金中意,愤愤的独自一人走了。这一路,遇见了他,确实是时有意外的惊喜。但是,真正的就独行者的时候,上官琼但是觉得到了无比的简单轻松自在的生活。说真的的,那种时时刻刻被人盯着护着的黏黏的觉得,实际上是真不怎么不好受。她实际上这一路,遇见他,的确是时有惊喜。可是,真正的开始独行的时候,上官琼还是感觉到了无比的轻松自在。。...

精彩章节

狠捶了金钟意一把,上官琼还是留下那个一半清醒一半醉的金钟意,忿忿的独自走了。

这一路,遇见他,的确是时有惊喜。可是,真正的开始独行的时候,上官琼还是感觉到了无比的轻松自在。

说实在的,那种时刻被人盯着护着的黏黏的感觉,其实是真不怎么好受。

她其实并不愿意,把自己的余生,很随意的与一些不得已欠下的情分直接的捆绑在一起。

那样会让她很不爽。

事了拂衣去,不留功与名。

这种看起来很光棍的看法,却莫名的甚合她意。

……

就这么负气而去,自然也得不到某人物质上的强力资助。

可是,就在很早很早以前,在一场豪赌之后,某女其实早已经脱贫,再不是身无分文拿不出银子使的穷人。

所以,经此一节之后,上官琼干脆拿出一些存银,直接买了一张,去梁城的小型客轮的船票。

她觉得,既然坐车回去,路上强人多野兽多意外多总是不太平,那么,坐船总该是安全一点快一点吧?

最起码,一同漂在水中央,除了那些强行登船的水匪水盗,至少,那些同乘一舟的人们,应该会各自相安吧?

省却一路小心警惕小心防备的烦恼,莫烦,莫烦。

这艘客轮,乃是一艘海轮,从极北之地的白山,沿着漫长的海岸线,一路南上。

上官琼为图省事,直接重金订下了一间小客舱。

这间客舱地方虽小,但小床小窗什么的一应俱全。每天,只要到餐厅里头买齐足够的饮用水和饭食,回到这里,把舱门一关,倒也自成一统,无人打扰。

旅途漫漫。在终于习惯了坐船的那种晃悠悠的节奏后,仗着储物空间里藏着的大量的灵果,起先几天,上官琼一直躲在船舱里练功,期翼能有所突破。

这一路走来,在不断的实战锻炼中,她的内力灵力以及精神力,都已经有了很大的增长。有时候,上官琼自己都能够感觉到,自己离下一次的进阶突破,其实只差临门一脚而已。

到如今,她有大把的时间可以用来修炼,又有足够多的灵果可以助力,再不试着去突破一下,就连上官琼自己,都觉得有些说不过去。

更何况某人的一句“弱鸡”,一直都让她耿耿于怀如鲠在喉。

在舱内安安静静的打坐,己经有三天了。

刚刚吃了一只灵果的上官琼,只觉得通身的灵力一下子又开始爆涨,脑门上热汽腾腾的,通身的经脉,隐隐的都胀得生疼。

紧闭着双眼,上官琼一次次的用神识操控着一股股的灵力,努力的使之与本身的真气融合。一次不行,她又强行再试。

不知道默默的试了多少次了?仗着她日趋强大的精神力,那些好不容易得来的灵力,终于开始跟她固有的真气慢慢的开始融合了。

就像是原本四处流淌的水,慢慢的终于流入排水管道一般,上官琼体内原本到处乱窜的灵力,慢慢的,终于全融入真气当中,终于沿着全身经脉很顺遂的流淌了起来。

那股子灵力,便如甘霖流过干枯的大地,在它的浸润之下,原先的干涸之地,一下子变得生机勃勃了起来。现如今,这股灵力作用于上官琼的全身经脉以及四肢骨骸,所经之处,无一不是生机蓬勃。

“嗡”的一声,上官琼终于突破到了炼气六级。

感受到自己体内的勃勃生机,再感觉到自己肢体里举手投足间似乎是有着无穷无尽的力量,上官琼终于独自微笑了起来。

弱鸡?

炼气六级,还算是弱鸡吗?

相反,她放眼四周,感觉,她见到的很多人,在她的眼里,根本就是一只弱鸡。

只不过,她素来都是个严格自律的人,从不说任何惹别人不快又于自己无益的废话而已。

抬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上官琼决定,放某弱鸡去外面轻松一下,同时去买一点好吃的,犒劳一下憋屈了这么多天的某弱鸡。

一路航行了这么几天,这艘小客轮早己经驶离积满皑皑厚雪的北国,到了气温微暖的南方了。

许是气温变暖的原因,这海面上的海鸟也渐渐的变得多了起来。也许是因为见多识广,也许是因为确实饿了,这些海鸟居然一点都不怕人,一群一群的飞过来,飞停在桅杆上,扶栏上,甲板上,侧着脑袋,向这艘船上的乘客们讨食吃。

憋了这么多天,百无聊赖的乘客们,大部分都走出舱房,聚在前面的甲板上,一径的吹牛侃大山高谈阔论。有几个不善言辞的,也纷纷回舱房取了好些谷粮,来喂那些饥饿中的鸟儿。

上官琼也揣了一兜的高粱米,站在那边,伸手逗那些觅食的海鸟玩。

而不远处那群人的议论声,一声声的,直往她耳朵里钻。

“兄长啊,这么些年来,咱好端端的大汉朝,被那些自私自利的宵小给折腾得山河破碎四分五裂啊,大伤元气啊,兄长!这是失策,严重的战略失策啊!”

“可不是么,枫弟。一个个的,都只看见眼前一点点地方,都只顾着自己的地盘自己的权势自己的子孙。谁又能抬起头来,为天下人振臂一呼,为整个天下人的整体利益考虑考虑!都是些小心眼子呀,小心眼子!境界太低了!”

“哎呀,哥呀,你说的题目,稍稍有点大了。咱们还是现实一点,寻思寻思,琢磨琢磨,现如今这么多小国,哪个最有实力,将来有能力领着大伙平了所有叛乱,到最后一统中原,成就万世霸业?”

“哎呀,那还用说吗?指定是人家晋国呀!你休要看别的,先看看人家的独孤丞相,再看独孤丞相家的龙精虎猛的几个儿子!我的天,这一家子,有谋士,有勇者,合起来是有勇有谋啊,这就跟赌钱似的,将来这家子不赢,谁还能赢?!”

“拿赌钱来谈国运,于礼不符,于礼不符!”

“老王头啊,你这又是迂了,在下这是在打比方!打比方,明白不?!”

“哎呀,各位,这有饭吃饭有酒喝酒,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莫谈国事,莫谈国事!”

一个船老板模样的人,赶紧端了一壶酒过来,再三的打着圆场。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