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76章 嘱咐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76章 嘱咐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54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神玉啊,始终都把你当做万能的度娘,看不出啊,原来是,你竟然除了当神棍的潜质?”上官琼暗想着问着。“天机本不可以泄漏。神玉己经是多言了,主人宜善自保重好希望你好之。”闷闷的吐出一句后,神玉又完全恢复了缄默,老半天都也没张口。上官琼又是好一阵的不我以为然。“天机本不可泄露。神玉己经是多言了,主人宜善自珍重好自为之。”。...

精彩章节

“神玉啊,一直都把你当作万能的度娘,看不出啊,原来,你居然还有当神棍的潜质?”

上官琼暗笑着问道。

“天机本不可泄露。神玉己经是多言了,主人宜善自珍重好自为之。”

闷闷的吐出一句后,神玉又恢复了沉默,老半天都没有开口。

上官琼又是好一阵的不以为然。

要说,这跟大猩猩缠斗的,乃是金钟意,即便是生出什么因果,也是金钟意的因果,好端端的,又碍她什么事?

她难道去硬生生的阻止人家发财?

挡人财路者,如杀人父母。她并不认为,她有这么大的人格魅力,可以劝阻得了别人不去做他自己特别想做的事。

遥遥的看了不远处斗得地动山摇的那两只一眼,上官琼还是转过身,远远的,在流泉边寻了一块平整的石头静静的坐下了。

眼下,她最想做的,只是让李笙快点好起来,好陪她去面对一切,陪她去解决一切困惑,或者,哪怕只是陪她说说只有她们两人才能懂的体己话。

而不是对牢一个霸蛮的男人,扮演着毫无意义的教母的角色。

这一点,她确信无疑。

枯坐在那边老半天,上官琼甚至又收集起了别的几样很珍稀的药材,金钟意才意气风发的跑了过来。上官琼一瞥之下,很是明显的发现,他的随身的背囊,好像又变得宽大沉重了许多。

“金兄,此地虽好,但蛇虫猛兽太多。咱们既然都已经得偿所愿了,还是赶紧走罢?”

怕他恋战,上官琼又赶紧开口催了一句。

“阿英说得极是,人总不能太贪心的。走了!”

这一回,金钟意倒是答得爽气。

……

重新回到那处山顶,上官琼心底顿时感觉踏实了许多。

老主持己经闭关修炼了,只是吩咐手底下的一位小和尚,给他们两个备下一大桌颇为齐整的斋饭,拿了两壶山上自酿的果酒,招呼着,给他们两个接风洗尘。

没有陌生人间的拘束,也没有刚刚在山坡上的无处不在的危机感,这一顿,上官琼和金钟意两个,吃得极为畅意,极为舒适。

吃到最后,菜也吃完了,酒也喝光了。

上官琼感觉,几餐未吃后的这一顿,像是要补回曾经的损失一般,她已经是饱得不能再饱了,饱得几乎都挪不动步子了。

金钟意更是喝得面红耳赤眼角飞红,完完全全的一副不胜酒力的模样。

与他相比,上官琼明显的要清醒许多,尽管她也喝下了一小壶果酒。

痛痛快快的吃了这一顿后,上官琼感觉,她周身的灵力体力精神力,似乎一下子到达了颠峰,可能只需要一个小小的契机,或者是坐下来,安静的打坐修炼一段时间,她就有可能顺利的升级了。

可是,想想躺在病床上的李笙,她却一分钟也不想多呆了。

恨不能肋间生双翅,一直飞到天尽头。说的大约就是此刻上官琼的心情了。

天尽头,倒是没有香丘,只有上官琼心心念念的惦记着的梁城,她家急需用药解毒的阿笙住的地方。

离开梁城这么久了,阿笙,你现在可还好吗?

等着我啊,千万要等着我哇。

姐姐己经历尽千辛万苦勉强把药给凑齐了。你若不肯等,就是你不仗义了。

阿笙啊,千万要争气要仗义要等着我哟。

姐姐这就回去了呀!

这般想着,上官琼早己是归心似箭,再不肯在这山坡上多呆哪怕是一秒了。

金钟意虽然看上去己经喝多了,可所有的基本的判断依旧还在。

见上官琼起身拜谢,他也红胀着脸儿,抱起拳,再三的拜谢。

见上官琼告辞,他也背起那只大大的背囊,拱手跟人家告辞。

等真正的出了法阵,再一次的回到冰天雪地之中,被冷风一吹,寒气一浸,金钟意大力的打了几个寒战,酒也一下子醒了。

抬起头,看着在雪地里勉力前行的上官琼,金钟意愣了愣,紧赶慢赶的追了上去。

“呃,阿英啊,你这么着急赶路,预备去哪里哇?大家都一起辛苦了这么多天,再怎样,好歹也息上几天,休整休整再走哇。不用……这么赶吧……”

整理好身上厚厚的皮袍,上官琼停住脚步,对着金钟意端端正正的一拜:

“好教金兄得知,阿英这次收集完药材,要赶紧的赶回梁城了。舍妹病重,急需几味药材救治,阿英这一路,耽搁的时间己经太久太久了。怕生变故,阿英要在第一时间内,把药材亲自送回到梁城。人命关天,不能陪金兄继续慢慢走了,还请金兄恕罪。另外,这一路上金兄的相助之情,阿英没齿难忘。希望有一天能够小小的报答一二。好了,不多说了,金兄,再会。”

恳恳切切的说完,上官琼又是低头一拜,转身,直欲飘然而去。

刚走出几步,就听见金钟意在身后直着嗓门叫道:

“喂,阿英,且住,且住!”

上官琼皱了皱眉,忍气吞声的停住脚,忍气吞声的转过身来:

“敢问金兄,不知金兄喊住阿英,所为何事?”

瞪着对依旧隐有红丝的眼珠子,金钟意憋了半天,才蛮不讲理的大声嚷道:

“喂,阿英啊,你既要走,我有几句话要仔细交待你一下,你可千万要记好了,应下了,成不?”

“金兄请说。”

上官琼耐着性子答道。

“你这一去,盘缠我稍后拿给你。半道上不许乱花钱,更不许随意当了你那对金镯子。”

原来,他顶顶关心的是这个啊。

没关系。等回到家,这点钱,还是还得起的。

上官琼直接的点了点头:“好。”

“不许随意与人争斗。你一个人,弱鸡一只,打不过人家。”

“好。”

“不许再跑去赌钱。”

“好。”

“不许不吃饭。”

啊呀,这人再三叮嘱这个,真烦!

上官琼暗地里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随口答应道:“好,好好……”

见她懈怠,金钟意又飞快说道:

“你须是记住了,你是我的人,回去后,好好呆在家里,等我过去娶你,不许朝秦暮楚勾三搭四!”

“好……”

突然回过神来,想明白金钟意在说什么后,某女大窘,顿时发出一声仰天长啸:

“金钟意,来来来,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