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69章 一场造化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69章 一场造化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53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这下坡的路也不是很长,有着护山大阵罩着,生态环境保护好得极好。一路上是杂花生树草长莺飞,穿行在其间,端的是让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上官琼实际上真心实意的希望,这条路能长些,更长些,就这么平平静静地安安稳稳地的始终的走一直这样,她本人是肯定肯定也没什么上官琼其实真心实意的希望,这条路能够长些,更长些,就这么平平静静安安稳稳的一直的走下去,她本人是绝对绝对没有什么意见的。。...

精彩章节

这上坡的路不是很长,有着护山大阵罩着,生态环境保护得极好。一路上也是杂花生树草长莺飞,行走在其间,端的是让人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上官琼其实真心实意的希望,这条路能够长些,更长些,就这么平平静静安安稳稳的一直的走下去,她本人是绝对绝对没有什么意见的。

天晓得,在这条路的尽头,又有什么样面孔的佛爷在等着他们!

山顶,果然有一间小小的寺庙。

刚进寺庙大门,上官琼就感到了一种深深的强者威压。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一种绝对权威的霸气,或者是一种不容置喙的尊严,令每个行走在侧的人,一个个的都不由自主的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周身一点火气金无,更是生不出半点的轻慢之心。

饶是上官琼生性活泼跳脱,到了这里,也不由自主的变得安静沉默了许多。

领头的那位褐衣僧人,引着他们两个,走进了寺里的一间厢房。

上官琼抢眼偷看过去,见房里陈设极为简单。雪白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画里画着一位仙人,虬须,黑面,赤着双脚,正轻轻松松的踏浪而行。画的底下,是一只香案,外加一只金丝草编就成的蒲团。

而那位不怒自威的老和尚,正盘坐在房中的一张罗汉床上,闭着双眼,嘴里默然的诵着不知什么的经文。

感觉到他们两个进来,老和尚睁开眼睛,眼底的精光一闪,朝他们两个各自扫了一眼。

只这么一瞥之下,上官琼感觉,在此人面前,自己身上所有的秘密,都似乎已经是尽数的全落在人家眼底,完全无一丝一毫的遁形了。

上官琼不由得私底下深深的震惊了一回:

此人,到底又是什么修为?!怎么他的眼光,浑似前世的X射线一般,可以这般毫无阻碍的洞悉一切呢?这也太可怕了吧!

在上官琼身上停顿了几秒,老和尚扬了扬眉,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旋过目光,老和尚又注视着金钟意,蔼然问道:

“少年人,那独孤少雄是你家什么人?”

金钟意不敢怠慢,俯身施礼,恭敬答道:

“小子回禀大师,此人,乃是小子先祖。”

“那你这身炼气功夫,自然也是得之于他的亲自传授啰?”

金钟意再次低头施礼,恭敬答道:

“不敢欺瞒大师,先祖醉心于修仙之术,并不耐烦处理身边俗务,早己云游四海不知踪迹久矣。小子所炼,乃是依照先祖留下的一册功法自行摸索修炼至今的。这当中,自有许多艰涩难懂之处,小子又无人肯教无处可问,到如今,己经囿于一境多年,至今都未能突破。小子也曾多次试着破开瓶颈,可惜终究是不能。”

“他的性子,从来都是这样的。”不知是为什么,老和尚的嘴角,居然露出一丝的笑纹来:“少年人,你年纪轻轻,单凭个人的天赋异禀,能走到这一步,己经实属不易了。今日你我既有缘相见,老纳索性就送你一场造化。”

召手换金钟意上前,他命金钟意盘坐在蒲团之上,密密的解说了几句。

取出一枚药丸递与金钟意,老和尚温声说道:

“此丹,乃凝气丹,服之以后,运功炼化,对功力升级有益。”

也不疑有他,金钟意接过药丸一口服下,即刻就开始运功炼化了起来。

上官琼暗暗的点了点头,也没有出言阻止。

这位老和尚的药丸,其实也没有什么值得疑虑的。

道理很简单,他们两个人的力量,在这老和尚的面前,完全是蝼蚁一般的存在。他若是有心对他们两个不利,只怕是只需一招半式,就能将他们两个统统的一举制服了,哪里还用得着说这么多的废话。

他既开口,愿送出一场造化,那应该就是真的。

看着金钟意坐在那浦团之上,满头大汗热气腾腾的忙着运功炼药,上官琼心底生出一点羡慕。要说,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像金钟意今天遇上的这种机缘,好多人,即使是穷尽一生,也不一定可能遇到。

看了上官琼一眼,老和尚微微皱眉说道:

“这位小施主,你修习的功法有点杂,而且,你的神魂,似乎是有些不稳?幸好小施主没有急于功法突破,不然,因这神魂不稳引来的真气倒灌反噬,可就麻烦大了。”

上官琼听了,不由得暗地里怵然心惊了一回。甚至,她的后背上,亦是悄悄的冒出密密的一层冷汗。

这老和尚这么说,莫非,已经看出了她的穿越人的身份?

仅仅的一缕神魂,自遥远的时空穿越至此,就这么寄居在别人的躯壳之内,无论怎样,不完全的适应,是绝对绝对无法避免的确实是有的。

神魂不稳,的确如此。

老和尚就这么直接的说出来,莫非……

诸般疑惑中,老和尚又轻轻的念了一声佛:

“阿弥陀佛,小施主也不必担心,这点问题,老讷自然也有法子可解。老讷这里有一段清心咒,小施主可以跟着默默诵读几遍,务心熟记于心。以后,小施主但凡有空,皆可再三诵读这清心咒,念多了,自然就可以增长神识,避免掉真气倒灌之隐忧了。”

“真的?”

上官琼闻言,不由得喜出望外。

这法子,真要能消除掉这一隐忧,这位老和尚,待她也算得上是功德无量了。

转念一想,上官琼又问道:

“大师慈悲为怀,肯搭救小子一二,小子自然是感激不尽。只是,小子有一事不明,还是想当向大师讨教一二。敢问大师,起先我们一起闯护山大阵的时候,为什么能够不费吹灰之力轻易通过呢?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还望大师明示。”

“呵呵,小施主果然是机敏过人。”那老和尚开心笑道:“好叫小施主得知,他的祖上,跟老讷颇有一点渊源。但凡是他族中子弟,俱可安全通过守山大阵。这么多年了,老讷枯守此间,这么一条规矩,己被许多人忘记掉了,没想到,今天居然让小施主给遇上了。”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