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68章 水镜圣地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68章 水镜圣地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53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有些做贼心虚的一笑,上官琼扛着金钟意往山坡上走。嗯嗯,个中缘由嘛,能再说,便再说!可能会有着护山大阵的原因,这山坡上并未一点积雪,反倒是绿树成荫,繁花胜雪。草径旁,树枝上,老想有好听啊的虫嗡鸣,悦耳动听的鸟嗡鸣,不时的传入耳中。嗅着空气中浓浓的花香,嗯嗯,个中缘由嘛,能不说,便不说!。...

精彩章节

有些心虚的一笑,上官琼拖着金钟意往山坡上走。

嗯嗯,个中缘由嘛,能不说,便不说!

可能有着护山大阵的原因,这山坡上并无一点积雪,反而是绿树成荫,繁花胜雪。草径旁,树枝上,老是有好听的虫鸣声,悦耳的鸟鸣声,时不时的传入耳中。嗅着空气中浓浓的花香,上官琼忍不住的在疑惑道:

外面是冰天雪地一片,这里居然是这么美这么好。他们两个,这是一不小心,闯进了一个世外的桃花源了吗?

“何方小子,敢闯我水镜圣地?”

好梦尚还未做完,一片剑光,密如雨点般的迎面刺了过来。

感觉到那片剑光里凌厉的威压,上官琼自知难敌,脚底下早己轻车熟路的向一侧滑出,随手“呛啷”一声,抽出了她的护身短刀。

即便是技不如人,倘使形势不乐观,抽冷子剁上两刀,也应该是可以的吧?!

再看金钟意,早己抽出了他的护身软剑,和那人战在一处。

虽不懂剑,但站在一旁观战的上官琼,还是看出了一点门道。

刚刚杀过来的那人,穿一身褐色僧衣,顶一只闪亮光头,手中剑的剑法胜在绵密,一把剑舞动起来,密不透风,行动间,自有一种风雷之势。

而金钟意的剑法,更胜在诡奇。每一剑挥出,剑法刁钻,行迹古怪,所以尽管功力大不及那人,可是,仗着身法飘逸剑法清奇,总算是跟那人勉强的战了一个平手。

可是,要是一直的这样不分胜负的缠斗下去的话,上官琼估计,如果被那个和尚熟悉了出剑路数的话,很快,金钟意就会落于下风的。

最好的解决方法,是过去砍上几刀。

“石头,石头在吗?”

上官琼又开始紧急呼叫道:“快点,帮我瞧一点门道路数,咱们两个继续联手,你说方向我出刀,一起出手,砍他!”

“可是,主人…”

神玉有些迟疑的应道:

“介个样子,好像是有点不符合竞技法则呢……”

“什么呀,咱这是在博命,不是在比武!休要再迀了!”眼见着金钟意体力不支己呈败像,上官琼痛心疾首。

“主人有命,神玉难违!”稍显为难的神玉念出几个字后,声线顿时平稳了许多:“主人,左七右五,砍!”

“金兄,阿英来也!”依着神玉的口令滑出几步,上官琼喊出一句之后,拚尽全力砍出了一刀。

要说,上官琼的功力,在金钟意跟那个和尚面前,还真就是不够瞧的。可是,好歹她炼气五级的底子在那,就这么拚尽全力的一刀,居然,也小有斩获。

至少,就连上官琼自己,看着她的护身短刀上飘扬着的一小片褐色僧衣袍角时,也不由得暗暗的愣了一下:

这一次,自己居然又得手了么?

这个破石头,每次的判断,居然都挺准的!

“两打一,好不要脸!兀那小子,且吃我一剑!”

一声厉叱之后,又有一个穿着褐色僧衣的小和尚,跳着加入了战团。

上官琼吃了一惊,顾不上再炫耀什么,赶紧又虚虚的划出了一刀。

“噫,这小子使刀,竟不按路子来,刀法瞎七瞎八的全不在谱子上,师弟小心了!”

起先的褐色破衣和尚,急三火四的厉声交待道。

哈哈,不按路子来?

比如吃肉,红烧肉是一种吃法,那么清蒸炖煮就不是吃肉了?

你躲在罩子里头唯我独尊,那么,全天下的武者就全是不入流了?!

这个帐,不该是这么算法的!

嘴角微微一挑,上官琼的身子一个回旋,又心随意动的砍出了一刀。

这一回,刀身一滞,感觉手中短刀居然又生生的砍到了一个硬物。

上官琼睁眼细瞧,这才发现,自己刚刚这温柔一刀,居然又斜斜的剁在那个刚来的小和尚的肩胛骨上,那和尚肩部血花四溅之余,正对着她金刚怒目一脸鄙视。

哈?他又在鄙视什么?

他的刀谱上,难道是没有她刚刚砍出的这一招吗?

她她她难道又犯规了么?

可是,大家不都是喊过,战场之上,刀剑无眼么?!

迅速的收刀转身,上官琼又虚虚的踏出几步,沉默的抱刀而立,给自己清出一个比较适当的安全距离。

“师兄,这小子邪门得很,帮我揍他!”

那个受了伤的小和尚捂着肩,龇着牙,很是痛苦的喊道。

“谁敢伤我家阿英!”

软剑一抖,金钟意又迅速的撤到了上官琼的身边。

“阿弥陀佛,都给我住手!”

不远处,又有一人高宣佛号,出言阻止道。

“师兄,这两个小子来路不明,闯我水镜圣地,行迹可疑!”

那个受了伤的小和尚,急三火四的忙着告状道。

“阿弥陀佛,他们二人进阵,师父其实早已经知道。他老人家吩咐,相逢即是缘,命你二人不可拦阻,更不可以随意添加杀戮,即刻带他们到寺里面问话!”

“可是,师兄……”

那小和尚犹有些不甘的嚷道。

“师父的话,你也敢不听了么?”那和尚冷冷的扫了他一眼,转而对金钟意双手合十郑重施礼道:“二位施主,远来即是客,家师请二位施主寺中偏殿一叙。”

“金兄,他让去说话,咱就去会会他呗,人家这意思,就是停战讲和了呗!”

正在发愁对面和尚队伍里又添一枚战力的上官琼,见他如此说,赶紧的见风使舵顺水推舟道。

回头看了上官琼一眼,金钟意收剑整衣,双手合十,肃然应道:

“尊师既然相邀,小子敢不从命!这位师兄,您先请!”

“施主,这边请!”

看他们二人你请他请大家请的相携而去,上官琼也微微一笑,抬手收了短刀,也跟在他们两个身后,负着手,沿着小径,一阶一阶的拾阶而行。

途中,有山风徐来,波澜不惊。

上官琼冷眼看着途中风景,意态闲适中,又暗生警惕。

心里,也在不断的猜测着:这山脚下的小和尚一个个的尚有如此功力,应付起来己经很吃力了。不知道那个在山上偏殿里等着他们的老和尚,又该是什么境界了?

唉。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