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第66章 玻璃屋

穷神闯大唐小说:第66章 玻璃屋

编辑:隔山隔海更新时间:2021-11-02 12:53:52
穷神闯大唐

穷神闯大唐

姐妹花穿到大唐,李琼哈哈大笑道:自此,我要纵横天下,鲜衣怒马,加上永远不会健身减肥!李笙思索良久,才幽幽应道:我但是会觉得,我们该先去寻得,那个叫李渊的男人……压缩饼干统共只剩下十六块了。。

作者:婉若青扬 状态:连载

类型:竞技

全部目录 小说详情

什么?这老爷子,竟然是练家子?是一位曾得着高人教给的练家子?上官琼揉了揉额头,感觉,她的脑子,己经不怎么绰绰有余了。“那位和尚教我的法子,实际上也没什么出乎意料之处。这前前后后,总脱不开个深吸气呼气罢了,只但是,我老头子每日认真练过后,这身子骨,“那位和尚教我的法子,其实也没什么出奇之处。这前前后后,总脱不开个吸气呼气罢了,只不过,我老头子每天认真练过之后,这身子骨,是一天比一天的结实了。刚刚看姑娘坐在那边忙活,我偷眼瞧着,怎么跟我那个天天练着的法子有些差不多?怕中途惊扰了姑娘,老头子一直都没敢出声来着。”。...

精彩章节

什么?这老爷子,居然也是练家子?

是一位曾经得着高人传授的练家子?

上官琼揉了揉额头,感觉,她的脑子,己经不怎么够用了。

“那位和尚教我的法子,其实也没什么出奇之处。这前前后后,总脱不开个吸气呼气罢了,只不过,我老头子每天认真练过之后,这身子骨,是一天比一天的结实了。刚刚看姑娘坐在那边忙活,我偷眼瞧着,怎么跟我那个天天练着的法子有些差不多?怕中途惊扰了姑娘,老头子一直都没敢出声来着。”

上官琼闻言,震惊之余,简直要淌上几行的宽面条泪了。

都说,甲之蜜糖,乙之砒霜。

她日夜修习当宝一般的修炼功法,到了这位采药人的眼里,只不过是套用来强身健体的呼吸锻炼之法罢了,并没有什么神秘之处。

只能说,怪不得这位老爷子,刚刚爬山的时候,要走得比她快多了。

一直熟睡着的金钟意,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坐起身,只是静静的问道:

“敢问老人家,您当时,又是在何时何处遇上这位传您功法的老和尚的?”

齐伯伸手理了理衣服,呵呵笑道:

“我齐伯自幼便在这白山各处采药,一开始,年龄小,力气又不足,还不怎么认识路。常常是走着走着,就饿昏在山上的大青石旁了。那一天,遇上那位和尚师傅,也是这么个情形。师傅慈悲,抱我回寺里将养着,见我可怜,又传我一套炼气的法门。到后来,我回去后,再进白山,想再拜谢一下这位师傅,不知为何寻了几十年了,一年都进山好多趟的,全部都没有寻到。师傅他老人家,大约是不想再见我,一直都躲着我吧。你问我,师傅他老人家住哪?这我可不知道。总之,就在这白山深处便是了。”

居然还能有这等事?

上官琼只感觉惊㤞莫名,倒是金钟意,依旧是波澜不惊神色平静,也没再问个什么,只是简单的“哦”了一声。

揉了揉眼睛,上官琼打了个大大的呵欠。

“我己经休息完了,阿英,老爷子,你们两个赶紧的歇着吧。”

金钟意安静的说道。

“真的?可以歇会了吗?”

上官琼欢呼了一声,如蒙大赦,也顾不上避嫌,一头钻进金钟意刚刚睡过的被窝里,以最快的速度沉睡了过去。

朦胧中,听齐伯叹道:

“这孩子,只是稍稍娇气了一点,可到底还是个好孩子啊。”

“这我老早就知道了,齐伯。”

金钟意伸手帮她拉平被子,很是安静的说道。

……

很是安心的熟睡了几个时辰,上官琼感觉,她好像又满血复活了。

整个三人队伍里,除了金钟意,就只剩齐伯一个老人家。上官琼也不再避讳什么,直接的恢复了女儿装束,整个就像只跟屁虫,只要一有空,就粘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忙着生火做饭,看着他默默的收拾随身装备。

趁着刚刚休息过体力还很足,三个人,一鼓作气的一路滑下了山,又深一脚浅一脚的,一路来到了一个看上去并不显高的山坡下。

在山坡下的一棵枯树下站定,齐伯对着他们两个拱了拱手:

“二位,那个传说中的鹰嘴崖,就在这个山坡的背面,我上次侥幸得来的那个七星穿心莲,确定就是在这里得着的。这一点,千真万确,绝不欺瞒。只是,此处山坡上极为诡异,一般采药人都止步于此,我老头子自然也不能够例外。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年经人,老头子就不再陪你们了,祝你们好运!”

齐伯这是要回去了吗?

这一路上,一直都是依靠着他信任着他,千辛万苦的一路走来,怎么只是刚到了这山坡底下,他就执意要走呢?

再多陪陪他们几天,不好吗?!

这个山坡,真的有这般的诡异吗?诡异到,连齐伯这么厉害的老爷子,都想赶紧的抽身而退?

上官琼的心底,多少生出一点的失落。

“老爷子,这是给您的酬劳。”

站在一旁的金钟意,适时的递过来两只银锭:

“老爷子,山高路远,谢谢你陪我们走了这么远的山路。你这一路辛苦了。这是您该得到的酬劳,老爷子您请收下。”

“银子么?就不必了,老爷子我采药一生,卖了无数的草药,哪里就全给花掉了?!实不相瞒,老爷子一生攒下的银钱其实己经够多了,这辈子都花不完的,哪里还会在乎你们这一点半点的?!老头子看你们其实也挺急挺难的,而且,看你们两个娃娃也挺投缘的,这才有心帮你们一把。娃娃啊,你们也别拘礼了,若是有缘,我们还会再见的!”

看也不看金钟意手中的银子,齐伯挥了挥手,转身就飘然而去。

只留下上官琼和金钟意两个,默默的伫立在风雪中。

转过身,仰头看了看这个传说中神秘的山坡,皱眉问道:

“金兄,这山坡看着不甚高大,怎么就看来看去,都看不到一条上山的路呢?”

金钟意也不答话,只是弯腰捡起一团雪,在手上捏了几把,然后朝着山坡方向用力的掷了过去。

“啪”的一声,飞在半空中的雪团子,像是碰到了什么坚硬的看不见的东西一般,一下子碎了,散了,像个礼花一般的飞散了开来。

“咦?这又是怎么回事?”

上官琼好奇心又起,也学着金钟意的样子,捏了几个雪团,朝着山坡那边掷了过去。

无一例外的,这些捏得圆圆的雪团子,都像是碰到什么硬东西一般,纷纷的在空中碎成了雪沬。

“咦,这山坡上,难道有一个我们都看不见的阳光房,玻璃屋?一个透明的罩子?”

上官琼轻声的自语道。

“阿英啊,这阳光房么,勉强还可以想象一下,只是,你说的玻璃屋,又到底是什么东西?我怎么从都没有听说过哇?”

眯了眯眼睛,金钟意瞬间又化身为好奇宝宝,偏过头,微微的弯下身子,很耐心的问道。

显示全部

精品推荐

最新小说

相关资讯